评论
3 3
分享

腾讯收回给李小冬的“半条命”

这个是认证

字母榜

2022-03-04 08:00

310494 3 3

腾讯收回给李小冬的“半条命”

2005年夏天,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毕业典礼上,50岁的乔布斯发表了一场著名的演讲,在这场被列入英国广播公司的前100名英语演讲中,乔布斯说出了后来被很多人奉为经典的一句话:“Stay Hungry,Stay Foolish”(求知若饥,虚心若愚)。

在当年的观众席上,27岁李小冬就坐在台下。乔布斯的一番话,点燃了李小冬的创业之火。而激励李小冬的不只乔布斯这一句话,还有乔布斯分享的第一个故事:connecting the dots。多年后,这条标语成了李小冬创立的商业帝国Sea Limited(冬海集团)的品牌Slogan。

经过十多年打拼,李小冬借助“Shopee、Garena、SeaMoney”三大业务,构建起了一座囊括电商、游戏、金融在内的商业帝国。随着冬海集团股价一路创下新高,这位行事低调的创始人开始获得媒体的大范围关注,2021年8月31日,李小冬超越海底捞张勇夫妇和迈瑞医疗李西廷,以198亿美元的身家成为新加坡首富。

但是不到半年,李小冬身家又急剧缩水。《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腾讯1月4日表示要将冬海集团持股比例从21.3%降低至18.7%,投票权降至10%以下之后的两天时间,李小冬的身家减少了20亿美元。《彭博商业周刊》1月7日报道称,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自从冬海集团美国存托凭证(ADR)于2021年10月19日见顶以来,李小冬的财富已经减少近110亿美元。

李小冬手握的现金流砥柱游戏《Free Fire》,也在出海扩张中遭遇了印度政府的禁令。这些因素的叠加,让外界提早有了对冬海集团新一季财报亏损数据扩大的预期。

果不其然,3月1日晚的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及2021年全年财报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冬海集团营收总额32.2亿美元,同比增长105.7%;净亏损为4.8亿美元,同比扩大12.3%。而2021年全年冬海集团营收总额为99.6亿美元,同比增长127.5%;净亏损为15.7亿美元,同比扩大17.9%。

腾讯收回给李小冬的“半条命”

图源:sea官网

回顾李小冬的发家史,从一名打工人到新加坡首富的逆袭道路上,离不开三个男人的身影:乔布斯、陈欧和马化腾。

乔布斯的那番演讲让李小冬从中获得了创业的勇气,在2020年被评为“新加坡年度商人”的时候,李小冬说,正是乔布斯的演讲一直激励着他;后来在新加坡结识陈欧,让他一脚迈入了游戏行业,并由此有了抱上马化腾大腿的契机。最终,在马化腾的扶持之下,李小冬率领冬海集团稳坐东南亚互联网第一把交椅。

但随着腾讯年初的减持动作出炉,两个月以来,冬海集团股价累计跌幅超过35%。腾讯扶持力度减弱的信号,一环环反馈到冬海集团身上,让李小冬几乎丢掉了半条命。

经历“3Q”大战之后,马化腾在2015年首次提出将搜索、电商等“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的开放生态策略。如今,随着减持冬海集团的信号发出,马化腾赋予李小冬的这半条命开始有了被收回的风险。

眼下的李小冬颇有点进退两难:失去腾讯大力扶持,会失去投资人继续买单的信心;继续绑定腾讯,又无法避开如印度一类的海外监管难题。

A

1978年,李小冬出生于天津,他的父母在当地的一家国营企业工作。高中毕业后,李小冬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学工程系。毕业后,李小冬顺利进入了外企摩托罗拉,成为一名人力资源经理。在这里工作不久,李小冬又跳槽到了康宁。

李小冬性格偏内向,即使是成名之后也鲜少出现在公众面前。李小冬在读书时给自己取的英文名,就取自于电影《阿甘正传》中男主人公的名字——Forrest,自称Forrest Li。

2005年的夏天,斯坦福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参加女友毕业典礼的李小冬,听到了乔布斯那场著名的“Stay Hungry,Stay Foolish”演讲。回去之后,李小冬便辞去令人艳羡的安稳工作,申请赴美留学,拿下了美国斯坦福大学MBA学位。

腾讯收回给李小冬的“半条命”

李小冬 图源:sea官网

毕业之后,李小冬随着女友来到了新加坡。在这里,李小冬结识了比他小五岁的陈欧,使他一只脚迈入了游戏行业。这时候的陈欧还没有创办聚美优品,当然也还没有说出那句“我为自己代言”的经典广告语。

在乔布斯发表演讲的这一年,陈欧和同在南洋理工大学读书的刘辉一起创办了游戏平台GGgame。据刘辉表示,当时的投资人非常相信MBA学位,陈欧为了给GGgame拉来融资,选择去斯坦福大学攻读MBA。

通过斯坦福校友的介绍,陈欧认识了李小冬,并招徕其加入GGgame团队,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出任公司CEO,持股30%,陈欧作为创始人,持股35%。

随着公司逐步壮大,陈欧和李小冬开始在管理上产生分歧。2008年,陈欧以70万美元的价格卖掉了GGgame的35%创始股份。但是对于陈欧的离开,外界众说纷纭。

两人之间有关GGgame的爱恨情仇甚至持续到聚美优品时期。2014年聚美优品上市期间,一篇名为《JMYP的C公子》的文章匿名讨伐陈欧,表示在李小冬加入之前,GGgame还只是一个壳公司,陈欧因为要去美国读书所以在公司还未盈利的时候就以70万美元卖掉了他所有的股权。

不久之后,刘辉撰写了一篇《陈欧和我怎样从Garena出来》的文章予以回击,诉说了自己和陈欧作为昔日的创始人,是如何被职业经理人李小冬挤出GGgame,并且GGgame如何变身Garena的过程。

然而,任凭舆论如何发酵,两位当事人都没有站出来回应。无论当时真相如何,在李小冬带领下的Garena发展确实顺风顺水。尤其是抱上马化腾大腿之后。

2009年的中国游戏市场发生了一件大事,腾讯以极低的价格取得了美国游戏公司Riot Games的40%股权,一举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这家公司就是研发出日后风靡一时的《英雄联盟》的拳头游戏。

据说,在当时为了能够拿到《英雄联盟》在新加坡的代理权,李小冬跑去深圳见了马化腾。在引入腾讯投资后,李小冬获得了《英雄联盟》东南亚独家代理权。

《英雄联盟》之后,《王者荣耀》《穿越火线》《全民突击》等游戏,腾讯都将其东南亚市场交给了Garena。外界开始戏称,Garena是腾讯在海外的“亲儿子”。到2014年,Garena估值超过10亿美元,成为游戏市场的东南亚“小腾讯”。

2017年,冬海集团上市招股书中的股权结构显示,腾讯持有39.8%股权,是冬海集团的最大股东,李小冬持股20.7%。

B

李小冬的野心不止于游戏公司。

2015年,在新加坡李小冬的办公室,来自安大略省教师退休基金的香港投资人在敲定一笔1.7亿美元的融资后,还在担心李小冬会不会把这笔钱亏到里面,“你确定你不会搞砸对吧?这可是加拿大教师来之不易的养老钱。”

李小冬则笑着说:“别担心,我们亚洲人不会让老师失望。”两年后,李小冬将冬海集团送到了纽约证券交易所。自2017年10月上市以来,四年时间,冬海集团股价涨幅超过23倍。

这离不开李小冬在游戏、电商和金融支付方面的布局。李小冬于2015年杀进电商领域,推出电商平台Shopee(中文名“虾皮”)。在当时的东南亚市场,电商领域一直都是Lazada的天下,它比Shopee早诞生了三年时间。

东南亚也是当时大多数中国互联网厂商出海的第一站。2016年,阿里巴巴斥资10亿美元收购了Lazada的51%股份,第二年又将控股比例增加到了83%,形成了绝对控制权。可以说,当时的Shopee根本没有能力和财大气粗的阿里巴巴硬拼。

但是,随着采取类似拼多多低价+免运费的发展模式,Shopee形成了自己的差异化竞争优势,逐步在东南亚市场赶超Lazada。

根据东南亚电商比价与数据网站iPrice的报告,2018年末,Lazada和Shopee的访问量非常接近。到了2019年一季度,Shopee的年度下载量、月活数、用户留存率开始登顶第一。TMO Group的2021年最新报告同样指出,在马来西亚、泰国和菲律宾三国中,Shopee的热度均超过Lazada占据榜一。

腾讯收回给李小冬的“半条命”

在电商业务发展的同时,李小冬还推出了支付软件AirPay,一款类似于支付宝的金融支付软件,在东南亚广受欢迎。

虽然外界将冬海集团称之为东南亚“小腾讯”,但是李小冬并未放弃全球扩张计划。从2019年开始,李小冬开始将触角伸向其他国家和地区。

不过,随着冬海集团进军南美、欧洲等市场,其现金流也迎来挑战。例如,2021年9月10日,有媒体消息称,冬海集团计划通过出售股票和债券,筹资63亿美元,以支持其全球扩张和收购。

而筹资用来全球扩张也给冬海集团带来了一定风险。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今年1月援引马银行金英证券分析师赖劲溧的分析报告,投资者一般对尚未盈利的上市公司反应比较敏感,腾讯减持冬海股份,令市场更不安。“我们认为,短期风险来自比预期严重的亏损,特别是集团将利用在2021年筹集的60亿美元来资助它的增长。”赖劲溧在报告中写道。

C

如今,李小冬这位“马化腾学徒”遇到了和马化腾一样的难题。

一方面是出海碰壁。不仅是李小冬计划进军欧洲市场的电商平台Shopee在法国折戟,而且被李小冬视为现金奶牛的游戏《Free Fire》,在印度的扩张也被迫按下了暂停键。

根据36氪消息,在上线四个月之后,Shopee宣布将从3月6日起停止运营法国站(shopee.fr)。Shopee方面则表示,法国站是短期的初步测试,已决定不再继续在法国提供Shopee服务。

与此同时,有外媒报道称,当地时间2月14日,Garena 旗下游戏《Free Fire》在印度遭禁,这一度导致冬海集团股价当天大幅跌超18%。据Sensor Tower估计,在禁令实施之前,《Free Fire: Illuminate》和《Free Fire Max》在印度的下载量总计超过2.38亿次,是去年三季度以来印度排名第三的手游。

此外,去年8月,冬海集团在进军印度市场不久后,就遭遇了印度全国贸易商联合会(CAIT)的反对,要求调查Shopee在印度的情况,并且加入封禁名单。而在反对信中特别提到了,腾讯拥有冬海集团 25%的控制权,可视为中国公司。

另一方面是,冬海集团过于依赖单一游戏输血。

2017年,Garena发布了东南亚版吃鸡手游《Free Fire》,这款游戏很快成为Garena的现金奶牛。从最新财报数据来看,2021年全年,数字娱乐业务的营业收入达到了28亿美元,而电子商务和金融服务的营业亏损分别为26亿美元和6亿美元。

腾讯收回给李小冬的“半条命”

图源:sea官网

在游戏开发商Krafton的一份对Garena的指控中也提到,仅在2021年第一季度,《Free Fire》就为Garena赚取了超过1亿美元的收入。

但李小冬一手打造的游戏业务正在遭遇瓶颈。2021年第四季度,冬海集团数字娱乐的预订额为11亿美元,同比增长6.8%,但是却出现了环比下降。第四季度的季度活跃用户数(6.54亿人)和季度付费用户数(7720万),环比第三季度的7.29亿和9320万,均有了明显下降。

为李小冬的商业帝国持续输血的数字娱乐业务,还在面临侵权诉讼。外媒Pocketgamer报道,《绝地求生》开发商Krafton在今年1月份对Garena提起诉讼,并且把《Free Fire》描述为《绝地求生》的一个山寨版本,指控其很多玩法元素侵犯了《绝地求生》的版权,包括游戏道具、武器和地图等。

腾讯收回给李小冬的“半条命”

图源:Pocketgamer

李小冬来到新的十字路口:如何处理与腾讯的复杂关系?又如何为冬海集团寻到下一个“Free Fire”?这些正在成为他的新难题。

参考资料:

《Shopee关停法国站,去年10月上线》36氪出海《Sea:“东南亚小腾讯”是如何发家的?》远川出海研究

《一个天津人,去新加坡创业,做出了东南亚最大的初创公司》彭博社

《Krafton sues Garena, Apple, and Google over Free Fire copyright infringement》Pocketgamer

《腾讯减少持股 冬海集团股价大跌 主席李小冬财富三个月累积蒸发149亿元》新加坡联合早报

# 李小冬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3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这个是认证
新用户1492753
好牛
2022-03-04 13:58
0
0
猫友20220304263
不会吧
2022-03-04 12:25
0
0
猫友2022030482
好的很
2022-03-04 12:14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