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海外研究是A股券商跳大神最厉害的领域,没有之一

互联网怪盗团

2022-03-01 14:46

152013 0 0

整整一个星期以前,即2022年2月22日,某A股券商的“策略资产配置首席分析师”(我一直没搞清楚这个头衔的关键词是“策略”还是“资产配置”),邀请复旦大学著名国际政治研究专家——沈逸教授,召开了一场题为《一场打不起来的战争:美欧俄大国博弈视角下的乌克兰问题》的专家电话会议。


后来的事实证明,弗拉基米尔·普京大帝还是给了点面子的,没有在2月22日当天开战,居然活生生地忍到了2月24日。但是,这并没有妨碍那位“策略资产配置首席分析师”和沈逸教授一起,沦为社交媒体的超级笑柄。过去一个星期,我起码看到这个截图在朋友圈被转发了20多次,在微博被转发了2000多次。有人问了一个严肃的问题:“沈逸老师的专家费需要退还吗?”


图片


别误会,我认为沈逸老师是一位很有学术水平的国际政治学家——B站的199万粉丝,以及观视频工作室“四大台柱”的身份,已经足以证明其水平。问题在于,乌克兰局势显然不在他的研究范围之内。根据我对沈逸老师的观察,他擅长的研究课题包括:美国政府如何失败,美国人民如何痛苦,美国经济如何即将崩溃,以及美国军队如何不堪一击。十年前就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只要美国有幸不崩溃,沈逸老师的学术研究就可以进行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当然,在漫长的研究历程中,沈逸老师也发表过一些有争议的言论,经常被微博和知乎网友挂出来批判。例如,他一度把阿里云托管的网站,误认为阿里巴巴主办的网站,并且为此与微博网友唇枪舌剑。总体看来,沈逸老师的学术水平还是值得认可的,但我不会建议任何严肃的投资者参考他的学术研究。假设你从十年前开始相信他关于“美国经济分分钟崩溃、美国霸主地位日薄西山”的言论,那你就会错过美股历史上最壮观的大牛市,从而少赚一大笔钱。

咳咳,闲话少说,书归正传。咱们都知道,A股券商研究非常良莠不齐,其中最被诟病的是海外研究。在最广泛的意义上,A股券商的海外研究分为如下三类:


  • 中概股(包括港股)研究。这些公司本来就是国内公司,只是在海外资本市场上市而已。所以,国内券商还是能研究出一些东西的,偶尔还能看得比较准。

  • 海外公司(尤其是美股公司)的研究。这个领域最不受重视,因为大部分国内机构买不了这些“纯粹的美股”;就算要买,也会听外资投行而非国内券商的观点。一般而言,这些研究都是拿来刷KPI的,并无市场影响力。

  • 海外宏观及策略研究,例如美国经济增长率和通货膨胀率,美股点位,欧盟贸易政策,以及乌克兰战争这种国际地缘政治问题。这个领域堪称A股券商跳大神的集大成者,不但跳得多,而且姿势花样百出,极具娱乐性。


2022年初,江湖上流传着一个段子:“对美联储加息问题研究最多的,不是华尔街投行,而是A股券商,迄今已经对加息问题发表了400多份研究报告。”我没有验证过这个数字,但是A股券商对“美联储加息”所发表的研究数量,很可能大幅超越了它们的美国同行,而且观点千奇百怪,大幅拓宽了人类想象力的边界。每次我读到这些报告,就不禁陷入沉思:如果中国的科幻电事业是由这些“海外宏观/海外策略首席分析师”去策划、去编剧、去导演的话,可能早就把好莱坞彻底击溃了。


与乌克兰问题相比,美联储加息问题就算不了什么了。有趣的是,A股券商的海外研究团队对乌克兰问题的研究观点高度一致——战争打不起来,因为大家都是理性人,要做生意,喊打喊杀是为了谈判,股市不会受到影响……


现在我们都知道了:在乌克兰问题上,一定至少有一方势力“不够理性”,导致战争居然打起来了。至于到底是哪一方不理性,我不太清楚;但我可以断言,A股券商的海外首席们肯定不太理性,也没有帮助任何客户避免损失。


图片


由此引发了我的一个深藏心底已久的疑惑:为什么A股券商如此热衷于研究海外宏观形势?众所周知,它们不具备对海外宏观研究的任何资源禀赋:


首先,任何身在中国的分析师,都不具备对美国、欧盟或俄罗斯宏观政策的任何信息优势。A股券商的国内宏观/策略首席,经常可以自称“我在海里有人”,或者至少“我在某部委有人”,总能骗到一些人相信;但是任何首席恐怕都做不到“我在白宫有人”“我在克里姆林宫有人”。跟我们这些业余爱好者一样,他们的信息来源也无非是新闻网站的大杂烩,甚至不一定来自英文网站。


其次,绝大部分国内研究人员,并不清楚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公共事务决策流程。就拿美国对Facebook和苹果的反垄断诉讼而言,很多研究报告甚至连诉讼进行到了什么阶段、当前的法官判决有什么约束力都不清楚。至于把西方国家的立法、行政命令、司法判决搞混的情况,就更是屡见不鲜。搞不懂人家的游戏规则,还能研究人家的什么经济政策?莫名其妙。


最后,就算能把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宏观经济研究清楚,对国内投资者的大本营——A股市场,意义也是比较有限的。众所周知,A股与美股的联动性很弱(要不然就不会出现过去十年美股大牛市、A股波澜不惊的状况了),美国经济政策当然对A股有一些影响,但不是决定性影响。就拿美联储加息来说,对国内货币政策有一些间接的影响,仅此而已。决定中国宏观和产业政策的因素太多了,研究A股的宏观基本面还是要立足于中国的国情,历史反复证明了这一点。


不过,如果你要研究港股,尤其是港股里面外资占比较高的大盘股,海外宏观还是需要研究一下的——乌克兰局势紧张初期,恒生指数变成了全球跌得最惨的指数,直到最近几天才被俄罗斯RTS指数所超过。如果你确实有志于把全球宏观形势搞清楚,我的建议一直是:学好英语,直接阅读英文新闻和研究报告,关注英文社交媒体,尽量不要看中文资料。


我还想强调一下:不但在研究全球宏观经济的过程中要少看中文材料、多看英文材料,在研究任何全球尖端行业(例如科技、新能源)的时候,都要尽可能阅读第一手的英文材料。比方说,我最近就在认真研读MAGA等美国科技巨头的财报、电话会议纪要,希望能够有所收获。虽然文字资料肯定有局限性,但英文资料在广度和深度上远远超过了中文,至少是比中文资料有用的。


因此,学好英语是第一生产力。在现代社会,从事任何专业工作,不精通英语就相当于聋子、瞎子、哑巴,只能沉浸于沈逸教授的学术研究成果,或“策略资产配置首席分析师”的深度研究报告当中。


所以,少年们,好好学英语吧!(本文不卖课,想学的朋友请自行寻找最适合自己的学习途径。)


# 海外研究
# A股
# 国际关系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