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2 5
分享

牟其中:首富、首骗的堂吉诃德式人生|45年,45人系列

砺石商业评论

2022-02-28 09:33

224821 2 5

导语:1978到2022年,中国民营企业从一穷二白到蔚为大观,这45年注定是中国商业史上最独一无二的黄金时代。接下来的岁月,中国商业还会持续前进,但很难再复制过去45年的波澜壮阔。为了记录下这个黄金时代并对后人有所启示,『砺石商业评论』专门推出《中国当代商业史:45年,45人》系列。本期人物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位民营企业家——南德集团创始人牟其中。

吴杨盈荟 | 作者

清晨6点,一位82岁的老人在北京京郊的道路上准时开始晨跑。他的右腿摇摆颤动,略微跟不上左腿和主人意志的速度。右腿的问题,源自他狱中一次突发脑溢血的后遗症。

这位看似普通的老人,却是中国当代商业史上不能回避的一个人物。他叫牟其中,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位民营企业家。

他身上裹挟着多个商业传奇:用火车将上千车皮的中国保温瓶和罐头运送到苏联,换来4架“图-154”飞机;要“炸开喜马拉雅山”,把大西北变成江南的鱼米之乡;要开发满洲里,打造中美俄三大世界强国的发展焦点;要发射800颗卫星把地球包起来,比马斯克的星链计划提前20年。

他先后三次入狱,在55岁登顶中国富豪榜第四位,却在60岁因为“信用证诈骗罪”,被判入狱16年,不幸在人生壮年末期,遗憾错过中国融入全球大分工的关键经济浪潮。

今年是牟其中出狱第6年。他的宏大想象仍在继续。他提出“万尾鲨鱼苗计划”,要将全世界的智慧大脑集中在一起,改变资本主义以资本为中心的生产方式。

这些想法,在今天并未太多人再当真,大家将他看作是挑战风车的堂吉诃德。但在1980年,中国改革开放刚刚起航。正是他的宏大想象,砸开计划经济禁锢人们头脑的玻璃围墙,向中国市场经济浪潮投下第一颗石头。

石头溅起的层层涟漪,已经影响了中国之后的40年,未来甚至会影响数百年。

1

破坏式创新:市场经济第一人

有些人天生力量巨大。“如果是对市场经济来说,他是先锋,如果是对已有的计划经济,他就是一个很有力量的破坏者。越是这些力量大的人,破坏性强的人,他就得进好几次监狱。”SOHO中国创始人潘石屹如此评价牟其中。

牟其中1941年出生于四川省重庆万县。他的父亲牟品三是当地颇有影响力的商人,民国时期曾担任过四川盐业银行的行长、万县商会的会长。1926年,为抗议英国军舰在万县制造的“九五”惨案,牟品三曾发动万县全体商人罢市游行,捐款慰问死伤军民。

一生的起点,奠定了牟其中一生的基调。受父亲影响,他从小就显示出很强的抱负,立志成为记者,影响他人、影响社会。

但他刚踏入社会,就在“大学梦”上重重跌倒。1959年,18岁的牟其中高考落榜。他不甘认命,赶往武汉中南工业建设设计院参加大专班招生,并顺利考取,但半年后,却因为户籍原因被迫退学。此后,他听说新疆有艺术院校招生,便只身奔赴新疆,然而到了才知道,新疆艺术院校早已停办。最终,牟其中回到万县,成为万县玻璃厂的一名普通锅炉工人。

锅炉工人的身份,丝毫没有影响牟其中的政治抱负。文革中,他和几个年轻人组织了“马克思主义研究会”,攻读马克思主义经典,写出了《从文化大革命到武化大革命》《社会主义从科学到空想的倒退》等文章。

难以抑制的政治热情,为他招来了第一次牢狱之灾。1974年,牟其中写作《中国往何处去》万言书,提出中国的前途在于建立社会主义商品经济体系。牟其中随即被捕入狱。据他回忆,他当时一度以“反革命”罪被判死刑,万幸的是没有执行。

1979年12月31日,牟其中蹲了4年零4个月监牢后出狱。出狱之后的牟其中,不但没有放弃之前的经济改革思想,而是进一步立志,要用行动充当“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试验田”。

2个月后,1980年2月13日,牟其中拿到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张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创办中国第一家民营企业,万县市江北贸易信托服务部。他的全部创业资金,只有卖掉家里缝纫机换来的300元钱。

此后,他先后辗转万县、重庆、烟台、海南等多个地区从事贸易,倒腾过万县藤编制品、上海“三五牌”座钟、天津海蜇皮、韩国冰箱等多种产品。随着生意越做越大,他手中经营的公司也历经多次升级,从万县市江北贸易信托服务部变为中德商店、中德实业开发总公司,最终发展为南德集团。

此后20年,牟其中和他一手创办的南德集团,接连创下中国市场经济的多个“第一”。

日后蜚声中国商业界的“万通六君子”潘石屹、易小迪、冯仑、王功权、刘军和王启富,后四者都出身南德集团,曾是牟其中的老部下。潘石屹人生中看到的第一本正儿八经的商业策划书,就出自牟其中之手。冯仑在牟其中手下作为第一任主编,编撰了一份报纸《南德视界》,由此开启了中国企业办报刊的一代先河。

1996年牟其中和员工在南德集团工作会议上合影 图源:网络

企业家的本质是什么?经济学家熊彼特对此下了一个简单明确的定义——创新。创新是经济发展的动力,没有创新,就没有变动和发展。而这种创新,有时候甚至是破坏式的创造。

牟其中在他的商业实践中,将熊彼特的理论,应用到了极致。“政治上极度保守,经济上极度激进。”香港《明报》如此评价牟其中。

其中最为精彩的是冰箱一战,牟其中也因此挣得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1984年,牟其中带上2000块钱跑到北京来。他发现,中国市场对冰箱极度渴求。刚刚改革开放的中国人民,对冰箱所代表的现代化生活充满狂热需求。但当时国内生产的冰箱,无论是生产质量还是数量,都远远跟不上市场的需求。国外冰箱的水平领先国内一大截。

想进口?国家为了保护本国制造业,明令禁止进口国外冰箱,只允许进口散件机械来组装。怎么办?

牟其中在国家政策的缝隙中,创造性地寻找到一条可行道路。“任何情况都有例外。”牟其中说。他发现,同一个文件,国家禁止进口冰箱,但鼓励进口冷冻机械。两者的区别是,360升以下就叫冰箱,360升以上就叫冷冻机械。

牟其中将这点看准了。他跑到韩国,找到一家制造商,量身定制了1万台361升的“冷冻机械”。这批冰箱拉回中国大受欢迎,1987年投放市场后,瞬间销售一空。牟其中也由此赚到人生中第一桶金,1500万元人民币。

牟其中的商业大冒险,让他在中国大地上声名日盛,也让久处在计划经济下的中国人意识到:原来事情还可以这样干!原来看不见摸不着的“点子”,可以直接带来数量让人无法想象的金钱!

2

“无中生有”的赚钱术:不靠魔术靠理论

赚钱难,成为首富更难。但牟其中却说:“他们怎么感觉那么难呢?我感觉(赚钱)没有很难”。

牟其中的商业秘密,可以从他的经济理论中窥见一二。他认为,金融的本质,是跨时间的价值交换。他用一场“无中生有”的经济魔术,完成了对这一理论的直接证明。

90年代,牟其中用1000多个车皮的保温瓶内胆等中国轻工业用品,从苏联换回了4架图-154飞机,狂赚1.6亿元人民币。同时期中国普通职工一年的收入,只有2711元。单是这一笔交易利润,一个普通职工不吃不喝也得挣6万年。

而如此天量交易的背后,牟其中的个人出资只占零头,约等于无。牟其中是怎么做到的?

1989年,牟其中在前往北京的火车上听说,苏联准备出售图-154飞机,但找不到买主。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当时从欧美进口波音客机,一架需要2-3亿元人民币。而一架图-154飞机仅需5-6千万元,价格只有从欧美进口的五分之一。市场嗅觉敏锐的牟其中,立刻意识到,这里面藏着巨大商机。

牟其中多番探寻后打听到,四川航空公司刚成立一年,正准备购买一批大飞机,逐步替换掉运7、运12飞机。于是,牟其中找到川航,成功说服川航与自己签订购买协议,由他出面向苏联购买4架图-154飞机。

更精彩的技法正在上演。牟其中决定,不用钱“买”飞机,而是用中国市场上不甚值钱的轻工业日用品,向苏联“换”飞机。

苏联“图-154”飞机 图源:网络

1989年,东欧剧变,苏联正面临解体危机。苏联市场上以飞机为代表的重工业品过剩,但各种轻工业日用品奇缺。牟其中算准了,对于当时的苏联,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果然,苏联人同意了。但购买跟苏联交换的日用品,也需要一大笔钱。钱从哪来?

川航不会掏钱,这是他们给你购买飞机资质的交换条件。银行贷款?没有抵押物,银行凭什么相信一个空口无凭的人,把钱借给你?

牟其中决定,向苏联人要钱。

你一定觉得牟其中疯了。跟苏联人买飞机,还向苏联人要钱?但惊人的商业创举,正需要惊人的想象力。

牟其中在合同中与苏联人约定,双方同时发货。当飞机从莫斯科机场起飞的同时,牟其中也装了满满一趟火车专列的日用品发往苏联。

飞机从苏联起飞,到中国降落,一共花费8个小时。而牟其中1000多个车皮的货,向苏联发了整整5年才发完。“当时中国到苏联一共就40趟货运专列,能给我们专门拨出一趟专列,就不得了了,俄罗斯(苏联)也看见了。我们按照合同竭尽全力执行。”牟其中说。

最先装车的,是北京昌平热水瓶厂生产的空瓶胆,因为足够便宜,同时体积足够大。装满一趟专列,只花了700万元。

瓶胆的购买费用,由牟其中先自己掏钱。发货前,牟其中已经跟北京市工商银行谈好。等苏联飞机一到中国,牟其中以其中一架飞机向银行抵押贷款,贷出6000万元,解决了后续向苏联发货的所有成本。

牟其中将这一套商业打法,总结为“价值转化”理论。他认为,这是一套已被验证的商业方法论,不受社会变迁和环境变化的影响,任何人只要掌握,都能取得商业成功。

其根本原理,来自马克思主义的“劳动价值论”:只要付出劳动了,就一定可能产生价值了。但为什么没有产生价值呢?因为总是差一点东西。“价值的形成,是无数个生产要素集合的结果。在生产要素集合的过程中,差一个的时候,我找这个东西。我找到了,差一点点,就成功了。”牟其中如此解释自己的商业方法论。

牟其中的商业创举,看似天马行空。但听他剖析思路,背后总有一整套环环相扣的战略思维。“马克思”、“中国”、“资本主义”……这些宏大词汇,是他嘴里最常蹦出的关键词。

他的这些举动,在今天个人主义和实用主义盛行的时代,显得格格不入。但这却是造就“中国市场经济第一人”的最真实的精神动力。正是这样宏大的精神底色,画下中国市场经济第一笔浓墨重彩,开创了一个商业新时代。

3

一个人和时代的冲撞

牟其中最崇拜的人是邓小平。为了表达自己对小平同志的敬佩,牟其中在邓小平的生日,在家中召集了一帮人来祝寿。

这一举动在旁人看来有多异样?其老部下、万通集团创始人冯仑的看法可作代表。“给邓小平做寿,是党内一种特殊的政治生活,也是极少数人的特权与恩荣。你一个劳改释放犯、小商人在家里大操大办、给邓小平做寿,纯粹为党添堵啊。”冯仑多年后仍不忘撰文提及此事。

但牟其中不在乎,他迫切需要表达出自己与邓小平的共鸣。“我深刻地理解邓小平说的,改革就是一场革命。”牟其中说。

1983年,牟其中顶着“投机倒把,买空卖空”的罪名再次入狱。这一次,他是幸运的,只在监狱里待了11个月。

他的提前释放,既与个人努力争取有关,更大的原因则来自时代:1983年和1984年,胡耀邦和邓小平先后前往深圳特区视察,中央强调防止政治和经济上部分“极左”倾向,全国开展思想解放,继续改革开放不动摇。

提前出狱反映出的时代风向,加深了牟其中的信心。他所有经济上的宏伟想象和庞大计划,都源于同样的精神动力:找到中国面临的问题,用市场手段高效快速地解决它。

1990年代,牟其中提出“炸开喜马拉雅山”的惊天设想。他这样阐释背后的理由:中国的问题首先是农业问题,而农业问题首先是水的问题。如果在喜马拉雅山炸个洞,把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引进中国,不就能把整个大西北,变成江南的鱼米之乡吗?

冯小刚把这个故事作为段子,放进了电影《甲方乙方》。冯小刚当时还不甚出名,牟其中在资金吃紧的情况下,从美国自己吃饭的账户中,给他投资了36万美元。牟其中本来把这笔钱当成是私人情怀的顺水人情,却顺带打开了中国民营企业涉足艺术领域的大门。

此外,牟其中又提出了“开发满洲里”的宏大构想。在他的叙述里,满洲里是中美俄三国历史发展的焦点:美国有钱,中国有市场需求和劳动力,俄罗斯有全世界最丰富的资源。但整个西伯利亚地区常年冰天雪地,而南下满洲里就有不冻港,能实现物流运输。“这个事极其好,对国家极其有利,利润也极其大。”牟其中说。

1993年,根据牟其中的南德集团与满洲里市政府达成的合作协议,南德集团由此开始了对满洲里区域经济的全面整体开发、投资、建设。牟其中向满洲里投资一到两个亿,建设14条通道。为激励南德集团对满洲里国际公路口岸建设的投入,满洲里市人民政府则以优惠地价向南德集团出让10平方公里土地,供南德集团进行投资开发。1998年11月,满洲里国际公路口岸建成通车,到今天为止依然是全国最大的陆路公路口岸之一。但由于此后牟其中遭遇信用证问题,满洲里开发中断搁置。

满洲里口岸货运通道 图源:新华社

牟其中的脑子里,都是跟中国有关的大问题。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商人的分外之事,但牟其中不同意。

“一个殖民地的国家,一个积贫积弱的民族,突然要站起来,要强大起来,要在短短几十年内把我们几百年的遗憾弥补上来。本来是马拉松的事情,现在要用百米的速度去跑马拉松,所以就需要我们这一代人超常规的付出。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事情。”牟其中说。

研究完中国和国际地面局势,牟其中更进一步把目光放到了天上。他要突破地球,进军宇宙。

1992年,牟其中成立南德商用卫星公司。据牟其中讲述,他当时与比尔盖茨会谈,就研究过如何发射800颗卫星,把地球包起来。

美国知名华裔企业家,硅谷筹建者之一李信麟,是牟其中卫星计划的关键牵线人。李信麟将牟其中介绍给“美国卫星之父”乔治·查德卫克。牟其中以160万美元,收购查德卫克的卫星设计公司。随后,他开始切入低轨道卫星,计划要用7颗卫星覆盖东南亚。

1995年11月,南德集团投资的航向2号卫星在哈萨克斯坦的拜科努尔发射场发射成功,经调试,1996年1月正式投入使用。

但还没等卫星计划进行到一半,牟其中的资金链出了问题。就在1996年8月,因国内传言牟其中的卫星项目虚假,牟其中被迫决定将其持有的航向卫星股权转让给了国际卫星组织。其时,航向卫星已经成功出租并已逐年产生收益。

南德公司出版的报纸称:“为了退还无锡公司的股权,南德忍痛将收入为4440万美元的卫星股权,以1450万美元的价格变现出让,承担了极大的损失。”据此计算,牟其中在卫星计划上的损失就高达2.5亿元人民币。

“如果当时不把我们抓起来,卫星可能变成中国非常大的产业。”牟其中说。

在牟其中看来,他和南德集团的悲剧,是被不可预测的外力介入突然打落。但实际上,在看似偶然的事件背后,蕴藏着他所忽视的必然命运。

南德集团是中国第一批发展的民营企业,然而近20年过去,到了1999年,南德集团还没有成为大企业的样子——既没有核心优势业务作为支柱,也没有建立起坚不可摧的护城河,依然四处出击,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这种商业投机主义,让牟其中不得不做出很多冒险举动博取成功概率,最终遭遇资金链断裂的苦果。

这一次,命运没有再给予他奇迹和宽容。牟其中由于编造进口记录,被认定为信用证诈骗,判处无期徒刑。

对牟其中构成“信用证诈骗罪”的事实,武汉市中级法院的《刑事判决书》这样认定:1995年初,国家实行紧缩银根的政策,南德集团在银行的贷款渠道被堵死,而前期贷款陆续到期,加之经营卫星业务急需继续投入大量资金,牟其中多次在集团开会强调,广开门路融资,包括用信用证的方式。1995年6月至1996年8月,南德集团编造进口货物协议,通过湖北轻工从中国银行湖北分行对外开立180天远期信用证33份共8000余万美元,在香港渣打等银行议付信用证31份,获取7500余万美元。

1999年,牟其中因涉嫌信用证诈骗罪,经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00年,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牟其中案作出终审裁定,认定牟其中犯信用证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图源:网络

但牟其中案无论是在法律界,还是在社会舆论场中一直争议不断。人们争议的核心,落脚在这起事件到底属于民事纠纷,还是刑事犯罪。

牟其中坚称自己无罪。他在狱中曾有机会获准保外就医,但他拒绝了,称自己要清清白白地走出去。此后多年他坚持通过律师、诉讼委托代理人等多种途径不断依法申诉。

这起案件至今悬而未决,更破天荒迎来时隔19年的重审。2018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民事裁定书,裁定再审牟其中案。裁定书中显示:“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2019年8月30日上午9点,牟其中案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三法庭公开开庭审理。

“这表现了党中央依法治国的决心,案件推动对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十分重要。提振了民营企业家的信心。”牟其中对媒体说。

希望或许来得有些迟了。此前由于狱中表现良好,牟其中获得数次减刑,最终从无期减为16年。2016年9月27日,牟其中走出服刑了16年的湖北洪山监狱。他出狱时,已从壮年企业家,变成了一个头发全白,身体清瘦的76岁老头。

从2000年到2016年,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快速的阶段,也是牟其中人生中正值壮年的最后阶段。但这个曾经的中国首富,却因为被判入狱16年,缺席了大时代和人生中最为绚烂的一段时光。

4

跟命运抢时间

牟其中出狱后,在京郊盘下一个布满绿荫的老年活动中心,用来办公。他公司里不少员工头发花白,戴着厚底老花镜,眯着眼睛操作电脑。跟随他最久的一个员工,已经在他身边待了30年。

16年的监狱时光,让他的商业帝国崩塌成一片废墟。网上流传他还有北京264套房子,价格翻了20倍,从1990年代的每平米不到2000元,飙升到眼下的三四万。实际上,这些房子早已被法院拍卖,换了主人。南德集团的办公楼也变成小肥羊火锅店,又在拆迁中碎成砖头和瓦砾。

但牟其中依然在跟命运搏斗。每天清晨,他5点起床,看材料,沿着河暴走10公里。他要跟命运抢时间。“我现在是保10年,争取20年。活到100岁,还能干20年。”牟其中说。

早晨6点半,牟其中(左一)正在快走运动 图源:十三邀

出狱后的牟其中,将工作重心放在了“万尾鲨鱼苗计划”上。他宣称目前黑天鹅事件频发,是因为全球300年来形成的秩序受到了根本冲击。资本主义以资本为中心的生产方式已经过时,一定要有新的生产方式产生,它是以智慧为中心的一种生产方式。因此,他要通过此计划聚集全世界聪明的大脑,给这些人提供服务。牟其中出钱帮助他们做项目:项目失败了,认了;成功了,拥有每年49%的分红权。

这听起来是一个粗糙版的风险投资平台。但牟其中坚决否认。他认为,这是一套完整的理论和实践制度。不需要尽调,不需要管理,只要他认可项目,就直接把项目全包了。他给出的可行性论证,依然充满投机意味:只要1000个里成功几个就够了。又是一场和老天爷赌概率的冒险游戏。

同时,牟其中还将重心重新放回了满洲里。“驰骋西伯利亚,饮马贝加尔湖”——一张鲜红色的条幅,醒目地张贴在他会议室的最高处。旁边墙面挂着一张巨大的俄罗斯地图,中俄边境线两旁的城市细节清晰可见。过去几年,他经常会重新坐上火车回满洲里转转,寻找新的机会。

机会在30年前是有的,但现在呢?满洲里在1992年被国务院批准为首批沿边开放城市。虽然它目前在“一带一路”中仍发挥着重要作用,但大环境已经改变。东北三省衰落,长三角和大湾区炙手可热,铁路时代已经过去,海洋时代属于未来。旧梦还能重续吗?

牟其中的想象是过于宏大,不可理喻的吗?还是他只是领先时代快了几步,不慎错失命运给他的证明机会?

他曾提出,延安旁边的神木,有很多煤炭,有很大的经济价值。但当年的结果是,煤挖得出来,却运不出来。20年过去了,后来榆林神木的人都发了财,靠的就是煤。

他曾试图开发800颗绕地卫星。20年后,马斯克在美国推出“星链”计划,目前已将2000多颗卫星送上太空,最终要在低轨以及极低轨部署4.2万颗卫星,实现全球无死角覆盖的太空高速互联网组建。

牟其中的人生,就像是一场延续40年的商业艺术实验。人们叫他首富,又叫他首骗。现在,人们把他看成是一个应该放在博物馆里瞻仰的传奇,一个挑战风车的堂吉诃德。

5

结语

相对任正非、张瑞敏等企业家来说,牟其中算不上一个严格意义上的企业家,更像是一个草莽商人。他是中国改革开放最早投身民营企业经营的人,但南德集团却始终未能完成,从商业蒙昧期向现代企业制度的转变。

其在商业上的致命弱点有二:

第一,崇尚个人英雄主义,忽视管理体系建设。以系统性取代个人化,是现代企业的典型特征——保证不论失去任何人,企业均可正常运转。但南德集团从始至终只是牟其中用来实现个人价值的工具,他从来没有试图建造一个没有了牟其中也能正常运转的现代企业。因此牟其中入狱,南德集团随即土崩瓦解。

第二,热衷短期商业投机主义,忽视主业聚焦,未形成长期核心竞争力。南德集团从事的业务,主要源于牟其中个人发现的“商机”。直到他入狱之前,他自始至终没有确定支撑企业可持续发展的主业,没有建立其严谨的关联体系,无法累积成南德集团的长期核心竞争力。

但用“现代企业”的定义来套牟其中,或许是用错标准了。牟其中与其说是一个“企业家”,不如说是一个“思想家”。他生产的产品不是企业,而是一系列超前的思想。

万通集团创始人冯仑指出,牟其中的悲剧性在于,要用冲撞体制的办法不断证明自己的强大和翻身。“生存就是在每个阶段改变自己,适应环境。牟其中的商业逻辑并不是不成立,但是这个逻辑跟社会制度的变化节奏不够吻合,和体制变革的逻辑是冲突的。”冯仑说。

但这一点,恰恰是牟其中的伟大之处。他孜孜以求的是改造世界,而不是服从世界。他用尽一生之力,试图将自己的理论在现实中亲自实践。商业成就从不是他真正的追求目标,只是他“思想实验”的实现手段和副产品。

只有牟其中这样的“堂吉诃德”,才会无视环境约束,向风车发起直面冲锋;也只有他这样的“堂吉诃德”,才能打破计划经济的藩篱,成为中国的“市场经济第一人”。

牟其中的意义在于,他向我们展示了商业世界里令人叹为观止的奇迹——一个人,如何在时代中,开创自己的一生。

“我觉得自己很幸福。改造世界,是最幸福的事情。”牟其中说。

*参考资料

[1] 十三邀:许知远对话牟其中

[2] 潘谈摄影间:潘石屹对谈牟其中

[3] 冯仑:我所知道的牟其中

[4] 牟其中案的法理分析

[5] 李兴丽:牟其中归来这两年

[6] 李慰饴:1997:牟其中现象,经济观察报

[7] 闻星:牟其中信用证诈骗案案情来龙去脉,南风窗

[8] 张华:牟其中狱中岁月,南方周末

# 牟其中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1人投喂支持
5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这个是认证
观天下事
介绍一下,
2022-02-28 16:43
0
0
这个是认证
鸟鸟鸟
且看今朝,且看今朝。
2022-02-28 11:38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