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3 3
分享

接亲时新娘索要8万8千8搬箱费,新郎取消婚礼婚宴改聚餐:娶不起

这个是认证

浩说情感

2022-01-27 06:56

168312 3 3

缘,真是妙不可言。人与人相识相知,甚至成为伴侣的机率到底有多少?

有一位人口社会学家这么说过:

人与人沟通的比率非常小,两个陌生的人能够见面就是十几万之一,倘若能说上一句话将是几十万分之一,如果能够成为朋友机率将是百万分之一,若成为知己机率将是千万分之一,若成为伴侣最终做到一块机率将是亿万分之一。

多么难得的缘分,陌生男女要在亿万人中才能相遇成为夫妻。“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不论是在茫茫的人海,还是在时间的长河,“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张爱玲语)

如此想想,这样的相遇是不是非常美好,这样的机缘是不是值得珍惜?

可世事难料,人心难测,即使再美好的相遇,也无法经历世俗的捉弄;再难得的缘分,也无法逃脱欲望的重压。

相爱容易相守难,恋爱容易婚姻难。难就难在,婚姻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二重奏,而是两个家庭的交响乐。每种乐器弹奏出来的乐句,每个节奏、每个音准、每种强弱,都必须在标准和谐的基础上,才能奏出美妙的婚姻乐章;如果每一种乐器都各自演奏,那生活的乐曲就会杂乱无章,听来让人生厌,忍不住想逃离。

好的婚姻到底是什么样的?

两人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相互包容、相互支撑,你理解我的辛苦,我明了你的不易。相互付出,而非一味索取。两个家庭相处和谐、共荣共生,亲密中有疏离。

婚姻,讲究势均力敌,精神和物质都要旗鼓相当。可人们往往忽略精神上的平等匹配,而去过度关注物质上的门当户对,甚至把找一个比自己家境好得多的伴侣作为人生目标。

在他们眼里,婚姻成了致富的手段,婚礼成了敛财的工具。在谈婚论嫁中,五花八门的费用层出不穷,一些费用的名目真是闻所未闻。婚礼成本的剧增,让身在其中的人叫苦不迭:这个婚,是结,还是不结?

朱明强(化名)说,他在婚礼那天,也是被逼得处在这种不上不下的位置。不结吧,就好比箭已经在弦上了,人已经到了新娘家,宾客已经到了酒店,就等着新娘到位;可要继续结吧,手里没有足够的钱去满足新娘家五花八门的要求,最主要的是咽不下这口气。

朱明强与魏语(化名)是自由恋爱的。两人的单位相邻,上下班总是会遇到。后来,为了解决单身职工的人生大事,单位工会组织了联谊活动,两人就这样熟悉并好上了。

朱明强是当地人,魏语家离得也不远,但却在另一个省份。因为风俗不同,在谈论婚事时,遇到了一些麻烦。

朱明强家所在地的风俗,男方是不用给女方彩礼的。但在魏语家那边还有彩礼的习俗,彩礼标准是按新娘学历高低,这也是当地约定俗成的,好像是本科学历10万,大专8万,中专6万。

刚开始,朱明强家并不知道有这回事,所以在刚谈到彩礼时,朱明强父母态度有些强硬:“我们这里是没有这个彩礼钱的。没有,我们怎么会给呢?不合规矩嘛!”

魏语父母则认为朱明强家故意不给,心里很不爽。

好在朱明强父母也是明理的人,了解到这个情况后,主动上门道歉,并承诺,他们家的彩礼肯定要高于当地的标准,以证明他们是看中这个准儿媳,也是喜欢魏语的。

不过,魏语也确实招人喜欢,个子小小的,说话也细声细气的,很乖巧的一个女孩子。大学毕业,她是一个人在这边工作。和朱明强好了之后,朱明强母亲就让她到家里吃饭。

每次去吃饭,魏语总是会买点东西,到家之后,还会主动帮朱明强母亲做家务。

得到朱明强父母的承诺,魏语父母一张嘴就要了15万彩礼,一次性付清。可要按魏语那边的习俗,二本院校毕业的魏语拿不到这个彩礼数。

这一回合,让朱明强父母对魏语父母有了认识。为了避免以后节外生枝,朱明强父亲还专门在订婚宴上说:“因为我们这边不兴彩礼,又不了解你们那边的习俗,所以闹了点误会。既然亲家提出15万彩礼,我们就出15万,就按你们的意思办。希望以后你们家有什么要求,提前说出来,我们两家一起好好商量,把这两个孩子的婚事办好,不要出什么意外。”

其实朱明强父亲的意思很明确了,有话明说,别再出什么幺蛾子。

魏语父母也表示,没什么要求了,只希望魏语嫁过去以后,朱明强一家要好好待她,都是宝贝着长大的。

朱明强家也表了态,会像对待亲闺女一样对待魏语。

后面的事情就是按部就班地进行着:拍婚纱照、订酒店和婚庆公司、发请柬。

不过这件件事情都是按着魏语家的要求来办的,比如订什么档次的酒店、什么规格的酒席,甚至连买什么样式的请柬,魏语父母都是要过目的,毕竟是最小的女儿出嫁,不能输了场面。

喜日子终于到了。婚礼前一天,新娘和家人带着陪嫁的东西,好几个箱子,住进了朱明强为她们订的酒店。

朱明强把她们安顿好,并再一次确认了第二天的流程后,安心地回家睡觉了。谁又能想到,第二天居然是个无比混乱和搞笑的一天。

一大早,朱明强穿戴一新,来酒店接亲了。

从酒店大厅到魏语住的房间,可以说有重重关卡。不过这些关卡也好过,无非是红包开路呗。

朱明强早就准备好了20多个红包,按要求最小面额50元,直到888元不等。因为魏语娘家来人不多,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有两三个红包。

到了魏语房间,里面的人也没有多为难朱明强,塞进几个红包后,门就打开了,然后就是一通跪拜敬茶,改口喊“爸妈”。

这一路行来,还是很顺利。下面就该把新娘抱上,下楼上车去酒店典礼,完成自己的人生大事了。

这时朱明强才发现,门被堵了。

魏语大姐拖着一个大箱子,和魏语嫂子一左一右站在门边,笑嘻嘻地向朱明强伸手要钱,说是搬箱费8万8千8。

姐姐嫂子都说,这是他们家那边的规矩,主要是讨个好彩头。

朱明强都懵了,接亲时身上不可能带这么多钱,而且事前也没人说有这个环节:“魏语啊,能不能婚礼结束后再给呢?客人们都已经到酒店了,这里耽误不得了。”

魏语娇娇地说:“你问问我爸妈,我也不清楚是什么规矩。”

魏语父亲一脸严肃:“这个搬箱费是婚礼前要给的,没有婚后给的道理。这是规矩。”

朱明强急得只差给魏语父亲下跪了:“爸,你看,典礼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误了吉时也不好呀。”

“对呀,不能误吉时,赶快想办法吧,明强。”

朱明强说:“要不,我先打个欠条。”

“女婿,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打什么欠条呀,太生分了。还是问问你爸爸,把这个钱先给了,也好让典礼准时进行啊。”

朱明强父亲在酒店也等得心急,了解到情况后,急忙赶了过来,见面就对魏语父亲说:“亲家,你看,我们结个亲也不容易。你们有你们的规矩,我们也有我们的规矩。我们尊重你们的规矩,这个钱,我给。但不是现在。现在我们两家各退一步,先把婚礼进行完,结束之后,结算完份子钱,我们就给,你看行不行?”

魏语父亲没有吱声,魏语姐姐心直口快,快得母亲拉都没拉住,就把他们一家的小心思全说出来了:“结完婚,你们要是不认账了,我们怎么办?”

朱明强父亲一听,脸沉了下来。这一家人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呀!于是把心一横,问朱明强:“这个婚不结了,行不行?”

朱明强在酒店已经磨了很长时间,耐心早就没有了,能尽早了结此事他求之不得,马上就同意了父亲的建议。

“小费要得太贵,娶不起。”

一队迎亲队伍无功而返,回到酒店,朱明强父亲直接宣布,因为有一些原因,婚礼不举行了,今天就当请大家吃顿饭,吃完饭各自领回随礼钱,就散了吧。

一周之后,无论新娘家如何哀求,甚至愿意退回彩礼钱,朱明强家也不愿意再结这一门亲事,两人办了离婚手续。

多好的缘分,败给了贪心。

婚姻中,物质是很重要。但是一旦对物质的欲望超越了感情和婚姻本身,这样的婚姻注定不会幸福。

物质,通过努力可以拥有,但一个人的真心却没有那么容易得到,如果真心受到了伤害,它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对物质的贪心斩断了大好的姻缘,值得吗?

# 情感
# 婚姻
# 彩礼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3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1128112q
婚姻的社会发展阶段,还是买卖婚姻阶段。
2022-02-13 12:04
0
2
浩说情感
“你字多你说得对”
2022-02-14 08:09
0
浩说情感
没办法现在这个社会确实有点现实和物质了一些
2022-02-14 08:08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