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出海狂赚18亿,以游戏形式完成中国文化输出的《原神》做对了什么

这个是认证

电科技

2022-01-25 17:11

26532 0 0

2021年,国产手游开启了“大出海”时代。

来自统计机构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2021年共有42款中国手游在海外市场的收入超过1亿美元,其中收入最高的30款产品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总收入达到115亿美元,较2020年92.4亿美元增长24%,达到了2019年的1.8倍。美国市场一举超越日本,成为国产手游最大的出海口,收入高达36亿美元,较2020年相比大涨53%。

而在这其中,最为人瞩目的,无疑就是米哈游出品的《原神》。

2021年,《原神》在海外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总收入达到了18亿美元,单单2021年9月就狂赚2.3亿美元,打破了自己在2020年10月所创下的出海手游月收入纪录。

如果说收入还不能完全说明问题的话,那《原神》在海外社交媒体上的超高热度就是一张张最真实的“奖状”。

在Twitter上,《原神》是2021年话题度最高的游戏,力压《最终幻想》、《Apex英雄》、《堡垒之夜》等热门作品;在国外论坛Reddit上,《原神》版块的关注量也高居第一,甚至高过《英雄联盟》、《GTA》这样的国外国民级游戏。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原神》也存在各种问题。比如说它在移动端聊胜于无的优化,骁龙888、8 Gen 1这样的“差生”姑且不提,就连A15这种标杆级SoC在它手下也撑不了太久,目前只有M1这种级别的处理器才能够完美驾驭。有玩家戏称,这是米哈游在倒逼厂家升级硬件。

再比如老生常谈的“抄袭”、“借鉴”问题。电科技也不想一帧一帧去对比《原神》和其他游戏的相似之处,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款游戏确实会让人有意无意地联想到其他游戏。

就比如说“爬树摘果子”这种动作,这自然不是哪个游戏的专利,但《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中的林克爬树摘果子是因为他是一个“人类勇者”,在游戏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他的实力看起来还不如武侠小说中的主角,因此爬树摘果子是再正常不过的生存需要。

而《原神》中的角色个个都是法力无边的“二次元小神仙”,让这些人去爬树摘果子,看起来就有一种很强的违和感——乔峰郭靖是不需要爬树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原神的一些设计确实会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其他的游戏。

但抛开这些问题和外界的成见,至少从成绩来看,《原神》已经实打实地成为了国产游戏出海的标杆。万事总有不足,比起批判它的不足,搞清楚它做对了什么,或许才是更具有现实意义的问题。

《原神》最显而易见的优点就是精良的制作。从画面上讲,《原神》在免费游戏中已经称得上鹤立鸡群,蒙德、稻妻、璃月三个大区域分别有着明显的西式、日式和中式风格,很多过场动画也让外国玩家惊叹“这是免费游戏的质量?”。

从音乐上讲,《原神》请到了曾经获得过香港电影金像奖提名的陈致逸担任作曲,甚至专门拍摄了音乐制作的幕后纪录片。

还是以稻妻和璃月为例,在稻妻,你能明显听到音乐中有三味线等日本乐器的演奏,而璃月地区的音乐则有着大段的琵琶、古筝等乐器的声音。电科技并非音乐专业出身,无从判断这些音乐到底有多少和风或是中国风的成分。但作为一款游戏来说,能让人在这些地区闲逛时意识到相应元素的存在,就已经足够了。

在游戏最重要的游戏系统设计上,《原神》没有太多亮点,毕竟这是一款免费游戏,许多游戏体验还是建立在玩家大量消费的基础之上的。事实上,《原神》在海外由于极低的抽卡爆率,在Metacritic上的用户评分只有3-4分,和全平台80分以上的媒体评分相映成趣。

但至少,《原神》目前还是一款纯PVE游戏,不存在玩家之间的攀比,也不存在让玩家无穷无尽刷的对象,也就是说,玩家的强度到达一定程度之后就到头了,继续上升也没有太大意义。这样的设计再加上国内强制规定的“保底”机制(即固定多少次抽卡之后必须出制定的物品),让很多月卡(每天固定给一些资源)玩家甚至免费玩家也能获得相对不错的游戏体验。

另外不得不提的就是人物设计,必须承认的是,无论体裁是开放世界还是卡牌,这类免费游戏吸引受众的一大原因就是靠角色的外形。我们或许无法量化角色的“美”,但至少从各类海内外网站上海量的二次创作图来看,《原神》的角色设计还是受到了大量玩家认可的,而且是男女生通吃。

事实上,《原神》对角色的服装、台词、背景故事等素材的制作都十分考究。米哈游CEO蔡浩宇曾表示,《原神》的角色设计是以故事为驱动的,在确立了角色的背景故事和居住地后,任何团队成员都可以提出自己的想法供大家讨论,之后再进行动作、战斗、玩法的设计。

从上述角度来看,《原神》的制作规格大得不像个手游,这款游戏从立项之初的目标恐怕就不止于移动端。因此也就不难理解《原神》在主机上可以有着出色的画面效果,而在手机上却优化得不太尽如人意。

发力主机端或许也是《原神》在海外广受欢迎的一大原因,毕竟海外有着规模庞大的主机玩家。不过,《原神》优秀的出海成绩也离不开其在本地化上的用心。

就拿游戏近期版本中的京剧风插曲《神女劈观》来说,其中有一句歌词为:“曲高未必人不识,自有知音和清词。”放在汉语环境下,这句歌词并不难理解,但是要如何将这种意境带给外国受众呢?再进一步说,译文又能否保证押韵,显得更像一段歌词呢?

《原神》官方给出的翻译在电科技看来真的很漂亮:“From the world she seems apart, but there are those who know her heart。”

确实,在英文中并没有类似“高山流水”的典故,因此译文中也没有刻意追求对号入座,而是用了朴实简洁的语言,表达出了相同的意思,在保证了押韵的基础上,还能让国外玩家感受到了相似的灵魂触动。

《原神》在海外的成功被视为如今少有的中国“文化输出”成功案例。去年七月,国家商务部服贸司发布了《关于公示2021-2022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和重点项目名单的通知》,在附件《重点项目名单》的公示名单中,赫然出现了“米哈游原神游戏软件”的身影。具体来说,前文提到的《神女劈观》片段,在海外社交媒体上已经获得了超过300万的观看量,让不少外国玩家领略到了京剧的魅力。要知道在国外,因为人少,300万观看量其实已经是一个海量的数字。

在电科技看来,《原神》之所以能够形成润物细无声的“文化输出”,很大程度上恰恰是因为它并未刻意强调“文化输出”——即使再好的内容,顶着一个“受教育”的名头,很多人心理上就会开始抵触,而游戏则不然,它是以游乐的名义出现的,让受众在不知不觉中就潜移默化地完成了文化的接收。

综合来看,《原神》从风格到玩法上其实都没有脱离日式乃至欧美游戏的影子,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日本最出名的游戏角色超级马里奥,其形象不也是一个意大利水管工吗?

很明显,《原神》最先考虑的是怎么做出一款好游戏,是如何在一个能吸引人玩下去的游戏里加入中国元素,而不是怎么做出一款“中国”好游戏。游戏只要好玩,自然会在全世界受到欢迎,其中的中国元素吸引国外玩家了解乃至形成“文化输出”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文化输出,首先你得让人乐意接收。强制填鸭是肯定做不成文化输出的,就像有一个论调所说的那样:中国人老想着把京剧作为文化输出到海外,可扪心自问的是,你作为一个中国人,又有多少人真的是热爱京剧呢?

自己都不爱,又何谈输出。想让别人热爱中国文化,内容很重要,导向很重要,方式方法也很重要。显然,《原神》已经做到了第一步,过硬的内容已经征服了全世界的游戏玩家。

# 原神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