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王晶:是我让舒淇拍三级片

这个是认证

价值谈娱乐

2022-01-25 15:07

11842 0 0

在尔冬升导演的《色情男女》中,有一经典片段:张国荣饰演的色情片导演,被朋友罗家英拉去看大热的三级片,学学如何赚钱卖座。

罗家英顿足:“没人要你做王家卫,你做王晶行不行啊?”

张国荣坚持要拍一部有个人色彩的戏。见张国荣执意不改,罗家英又拉着他去看午夜电影场,“去了你就明白了。”

电影院里,一间在放王晶的《十大酷刑》,观众骂声一片,但座无虚席。另一间在放尔冬升的《没有车轮的赛车》,观影区鸦雀无声。

“谁肯做你老板啊?讲艺术感。”罗家英骂道。多年后,有人问王晶:“电影里,张国荣的挣扎,您有过吗?”

王晶回答:“没有,一点都没有。”

王晶打小就知道,文艺片是笔赔钱的买卖。

他出生电影世家。父亲王天林被誉为“香港影史百佳导演”,母亲却嗜赌成性。第二次赌光家底后,王天林父子俩只得在外头躲债。

早年间,王天林喜欢拍文艺片。为了生计,王天林转而投奔TVB,拍商业电视剧。

多年后,王晶看了父亲拍的文艺片《野玫瑰之恋》,连连称赞:“老爸,你简直是50年代的王家卫。”

实际上,这部影片是王天林的隐痛。它承载了王天林的心血,商业水准和艺术造诣兼备,成了当时夺奖的“大热门”。

结果是一场空欢喜。有人猜测,是对手公司举报该片抄袭《卡门》,公司高层思量后,将其从参赛名单里拿了出去。

谁也没能想到,那部“没希望”的商业片《家有喜事》,却意外为他摘下亚洲影展最佳导演奖。

父亲的遭遇,王晶记在心里。“我决定走不空谈只务实的路。”

“赚钱”二字,刻进王晶的骨子里。他刚从香港中文大学毕业,就一心要进TVB。父亲介绍他去《欢乐今宵》写段子,一个段子八块钱。

第一个月,他赚了96块,不多不少。

第二个月,他已摸清写段子的路数,产量惊人,工资涨到800块。

在TVB这些年,他写下《陆小凤》《楚留香传奇》等经典剧本,成为业内有口皆碑的编剧。

1979年,好友黄霑跟他说,当导演能赚更多。如果能与邵氏签约,定金就有一万元。

王晶想都没想,转头就递了辞呈。第二天就在邵氏高管的跑车车顶上,签下了电影合约。

王晶有个绝活:他看票房,误差不会超过25%。

处女作《千王斗千霸》开拍前,他找到老板邵逸夫,主动提出降薪,只求与电影共荣辱,拿分红就行。

1981年,电影上映,票房惊人,506万元。王晶分到25万,远超同行导演的薪资。

每个进入邵氏公司的人,都会听到一个经典的故事。王晶也一样。

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蔡澜曾问过邵逸夫:“我们可不可以拍十部片,赚九部的钱,去拍一部不赚钱的电影呢?”

邵逸夫反问:“既然十部都赚钱,为什么要拍九部呢?”

后来,王晶拍了部文艺片《笨小孩》,女主角凭此登顶影后。电影口碑好,却赔得精光。

王晶决定,再不拍文艺片了。“偶尔赔钱还可以,部部赔,谁理你?”

有人说,王晶近十年的电影,烂透了,不愧为“烂片之王”。

这一说法并不准确。在他拍摄的电影还不超过10部时,就有人说他烂了。

1984年,他拍摄的《青蛙王子》被骂得最惨,但他也就此坐上“邵氏最卖座导演”的位子。

很多粉丝给王晶寄信,说他的电影就是“屎尿屁”。王晶也不甘示弱,说他们是“一群下雨前的飞虫,又吵又无知”。

“我拍的是纯娱乐片,你给钱,我就收,过一个肥年。我不拍,还惹麻烦。”王晶说。

王晶回忆起那时的香港电影圈,订单几乎接不过来。导演为钱,演员也是,轧戏飞纸都是常有的事。

周润发拍《英雄本色》时,同时在轧四部戏。有次,周润发迟到,前辈劝他好好拍,周润发说:“我们捞嘛,不怕。”

结果,“捞”的这部《英雄本色》,赢得了金像奖。

当然,业内人也骂过王晶拍烂片,没底线。

尔冬升曾经公开骂过王晶:“王晶拍的戏多就代表他厉害吗?看看他拍的都是什么!我不拍王晶投资的电影,接他的戏对我来说是一种侮辱。”

王晶也不示弱:“尔冬升的戏,我从来不关注。”

但他又忍不住嘲讽几句:“尔冬升的戏,一百万票房都不到,有一部香港票房倒是三千万,但成本是四千万,拍了两年呐!”

尔冬升的母亲和王晶的父亲是老相识。两人碰面:小孩子闹别扭,咱别管。

后来,冯小刚一度被称为“内地王晶”。

尔冬升出来解围:这是抬举王晶了。

王晶的电影,真就全是糊弄事吗?非也。

电影专家大卫·伯德维尔的一番评价,可以一读。

“基本是各种胡闹笑料的穿插,包括恶作剧与认错人,蒙骗与失忆,以及人体排泄的洋洋大观。他的电影并非放任率性,而是机关算尽。”

看上去是过分凑合的笑料拼贴。实际上,他的每个点,都在卖力地取悦观众,精准地打在票房的增量上。

王晶爱钱,同时也更能与因贫致困的人共情。

90年代初,他正在找女主角,恰巧在台湾写真集上看到了舒淇,当即拍板,去台湾,签女郎。

第一次面试,舒淇就鸽了他八个小时。

攀谈中,王晶了解到舒淇的故事。她原名林立慧,16岁辍学养家,一开始做模特,后又签给黑社会大佬柯俊雄,没什么钱,一直得出去工作。

舒淇对签约很感兴趣,但首先要解决一件麻烦事:与黑社会大佬解约。

王晶联系上柯俊雄,对方漫天要价:500万解约费。

几乎是天价。王晶和好友文隽抱着合同,翻来覆去地看。灵光一现,他们发现舒淇签约时未成年,合同不合法。

一分钱没花,哥俩就把舒淇带去了香港。

柯俊雄气到放话:我要搞死王晶。

他们签约了6部大尺度戏。

拍完第二部时,王晶有些后悔,他找到文隽:“我们错了,不要浪费她的天赋,后面我们就拍正常的戏给她演,不要让她跟艳星混在一块。”

此时,舒淇已一夜成名。王晶却选择,不要继续消费舒淇的名气。

很多黑道也找上门来,让王晶安排他们和舒淇吃饭,价钱随便开。王晶统统拒绝了,并且撂下一句:“看清楚,我们不是那种人。”

他把舒淇推荐给准备拍《色情男女》的尔冬升。

1997年,舒淇凭借《色情男女》获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此后彻底与三级片告别。领奖时,舒淇哭着说:“我要把脱下去的衣服,一件件地穿回来。”

是谁把舒淇拖入三级片的泥淖?人们将不满的目光对准了导演——王晶。

做情色片的导演,是一件丢脸的事吗?王晶不这么觉得。

“我是根据市场的需要来拍片的,但我拍什么都要拍到最好,这种片子我要拍到女孩子都愿意看。”

后来,舒淇为了几百万片酬的角色,推掉李安的《卧虎藏龙》。很多人说她眼光短浅,只有王晶站出来支持她。

因为他知道,那些钱对曾经为钱所困的舒淇而言,有多重要。

王晶帮过的人,不止舒淇。

他主动给古天乐涨片酬。

当时古天乐片酬不高,一些污七八糟的戏也找他拍。王晶看不下去,和古天乐签戏的时候,他主动把片酬拉高,给古天乐加钱,提高报价。

一些不好的戏,从此被片酬挡在门外。“我觉得在市场上,那个人值那个钱,你就得给。”

刘德华的公司曾一度濒临破产,王晶一口气和他签了6部戏,补上了资金缺口。刘伟强曾经是片场的摄像,王晶认定他有才华,资助他拍片,后来刘伟强的名气一度红过王晶。

1984年,王晶拍电影《鹿鼎记》,他力排众议,舍梁朝伟,取周星驰。开拍前,他和金庸谈起了选角,金庸落笔:不做第二人选。

此后,周星驰与王晶组成“王炸组合”,拍一部红一部。《九品芝麻官》《百变星君》《整蛊专家》,都成为一代经典。

只是后来,二人也为钱生出了罅隙。

王晶曾在自传里,讲述了二人的矛盾。

他曾想与周星驰合作《少年李小龙》,资方给出800万港币的制作费,让周星驰和王晶分红。周星驰三次修改分红比例,从六四分改成七三分,最后改到八二分,周八王二。

王晶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但后来,周星驰仍选择放弃《少年李小龙》,去拍《武状元苏乞儿》。

将二人矛盾放大的,还有《千王之王2000》。主演是张家辉,王晶邀周星驰来客串。据王晶在相关采访中所述,一个礼拜的拍摄,周星驰要价800万港币。

电影上映时,反转出现了。王晶硬生生把周星驰写成“领衔主演”。当时在市场上,邀周星驰主演的片酬已接近2000万港币。

这套帮古天乐解决麻烦的方式,最终被王晶用来对付周星驰。

多年后,在节目中,王晶说:“周星驰从来不会为香港人拍,他只是为钱拍而已。”

主持人本能地接了一句:“跟你一样吗?”

1990年,导演许鞍华将自己与母亲的故事,改编成电影《客途秋恨》。

王晶碎嘴:“谁会爱看胖胖的老女人的故事?”

许鞍华与王晶从此交恶。有媒体拱火,许鞍华便直言:“我认为王晶拍戏态度不端正。”

后来,许鞍华要拍《天水围的日与夜》,资方都在观望,无人愿投。王晶伸出援手。该片一举斩获金像奖4项大奖,但票房回报仅与投资持平。

许鞍华要拍《天水围的夜与雾》《得闲炒饭》等文艺片,王晶都继续提供投资,供她创作。许鞍华说:“这个风险很大,我挺感激王晶的。”

这些片,无一例外都赔了。

有人问王晶,这么做图什么。

他露出标志性的“肥螳螂”笑容:“反正投的起我就投呗,而且也不是太贵,太贵就没办法了。”

后来,他还资助了一些名导演拍文艺片,并要求不要写上自己的名字,以免“烂片滤镜”影响口碑。

只有一次,他流露出了一些别样的情绪。他认为,文艺片对于电影行业是“根基”般的存在,冒点风险也值得,“拍商业片赚钱补回来就是。”

90年代,市场崩溃,港片没落。名导纷纷北上,去内地寻找机会。

但王晶与文隽、刘伟强坚持留在香港,合开电影公司。他顶着赔钱的势头,让刘伟强拍下《古惑仔》等影片,引爆“古惑仔”潮流,缔造港片最后的辉煌。

王晶炮制大量的烂片,却养活了一众香港电影人。在此之前,大多数人都是停工状态。

这些片子,王晶没能大赚一笔,也没亏,能回本。

有“香港电影教父”之称的吴思远,曾被王晶骂过,如今也不计前嫌。

他说:“你们光觉得《无间道》救市,实际真正救市的是王晶。要不是他保留了香港电影的一些种子,现在香港电影早就完蛋了。”

2014年,在一次聚会上,尔冬升、王晶、王家卫合影,被称为“世纪合照”。

“新时代已经在眼前了,期望我们同业之间放下不必要的争执和成见,为我们行业长远的目标紧密合作,一起面对充满挑战的未来。”尔冬升说。

尔冬升的新电影上映后,王晶在微博上帮尔冬升宣传,一笑泯恩仇。

“香港导演站在一起的时候,都是互相提携,互相帮助,有什么私人恩怨,都会先放到一边。”王晶说。

有人问王晶,最钦佩的香港导演是谁?

王晶的回答是,吴宇森和许鞍华。

这么多年,王晶被媒体追问的问题,大多相似。

人们期望,在他身上能找到,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泯灭。然而他总是坦坦荡荡地说出,电影不过是门生意。

“你有没有像有些导演那样,超支也要拍,一定要拍到我心中的那个结果?”

“我会计算,超多少,能得到多少。”

“你会不会赚够了钱,选择去拍一个有艺术性的片子?”

“不会。如果我有钱,我不拍戏,我去投资别的行业,赚得要多多了。”

“在你心中,有没有一个理想的电影?”

“我觉得没有电影是理想的,时间会令你失效。”

王晶,想成为王家卫吗?

他曾经写过一部电影《精装难兄难弟》。主角叫王晶卫,一个从现代穿越回粤语片时代的戴墨镜的导演。要回现代只有一个办法:拍一部有人能看得懂的电影。

电影里,王晶给王晶卫的设定是,拍的影片被全世界禁映,所有影评人都给了零分。

他给自己安排了一个角色,穿背带裤的小胖子王星。

王星很崇拜王晶卫,在那个虚构的世界里,他是唯一能欣赏和理解王晶卫的人。

王星拉着王晶卫:“我要拍你那种电影。”

王晶卫说:“傻小子,别拍我那些了,你拍拍你的《赌神》《追女仔》吧,你记得戏中加点屎尿屁的片段,会有人喜欢的。”

“你不低俗,怎能显得哥哥高格调呢?”

听完此话的王星,放下了心中的情结,一跑一跳地奔向了远方。

如今,王晶很少再去反驳“烂片之王”这一称号。

2021年,在《导演请指教》的舞台,三人相争。《色情男女》的那一片段仿若照进现实。

一位新人导演的作品公映后,学术派和商业派争锋相对。电影是要面向自己,还是面向观众?

王晶插了一嘴,问道:“你想不想成功?”

他成了罗家英的那个角色。

导演的话,和张国荣的台词,如出一辙:“我觉得我按照我的方向走,我会成功。”

王晶无奈,最后劝了一句:“你多少考虑一下赚钱,考虑一下市场吧。”

席间,一位向来斯文的影评人嘲讽道:“对,因为王晶不做王家卫。”

而王晶笑了笑,不说话了。

# 娱乐
# 王晶
# 舒淇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