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儿媳工资卡上交婆婆,半夜收到银行信息,儿媳气愤的提出离婚

这个是认证

牛哥谈情

2022-01-25 12:05

34176 0 0

1

早上八点,李瑾顶着一对黑眼圈晃悠悠地往家走,她刚打开门,她的女儿豆子就欢喜地朝她扑了过来。

她的婆婆看着她冷冷地说:“你又在外面吃过了?家里有饭菜,怎么又在外面浪费钱?”

李瑾说:“我说过我不喜欢吃稀饭,让你做饭时不用做我的份啊。”

她也很无奈。她的婆婆特别省,每天早上煮一大锅稀饭配一小碟子咸菜。刚开始她还能忍着吃几天,可她上夜班回来饿得慌,还吃这清汤寡水的玩意,能顶饱吗?而且,不管她怎么说婆婆都不愿意改变,固执地天天煮稀饭,想要逼她就范。

婆婆看她竟然敢顶嘴,脸色更难看了:“稀饭不能吃饱吗?你一顿早餐能吃掉全家人一顿的生活费,你这个败家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我早说过让你们俩把工资卡交给我一起保管,每个月开销我统一分配,你偏不愿意。”

李瑾没想到吃个牛肉炒米粉都能算败家,她压着火气说:“我这么累死累活地挣钱,如果连吃个早餐都不能吃饱,我还挣钱干嘛?”

呵呵!有一些婆婆,不管媳妇有没有工作有没有挣钱,她都想拿捏。不但拿捏媳妇的人,还想连带着媳妇的钱也要捏在手心里。

婆婆黑着脸,怒气冲冲地瞪着她。

晚上,李瑾的丈夫林元安下班回来,问她是不是今天顶撞他妈了。

李瑾把白天的事跟他说了,重点强调了自己吃不饱。那一锅稀饭,稀得能照见脸上的痘痘,上几次厕所交了水费,肚子里的存货就没了。

林元安说:“你别说得那么夸张,我们从小都吃稀饭配咸菜长大,不也长得挺好?你就是矫情。”

李瑾不想跟他吵,直接说:“行吧,你说得有理。她要怎么煮饭我管不着,我想怎么花自己的钱她也管不着。”

林元安张了张嘴还想说话,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作罢。

2

李瑾和林元安是传说中的闪婚一族。

婚后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李瑾曾一度很庆幸,自己瞎蒙也能找到一个情投意合的好男人。这种庆幸,在她接触到婆婆后就土崩瓦解了。

当初李瑾要嫁给林元安时,就有朋友劝过她,说早早丧父的男人和家里有两兄弟的男人,一定要慎重对待。林元安两样都占全了。

婚后没多久,李瑾怀孕了,她一直坚持上班到接近预产期才休假。她旁敲侧击过几次,林元安都只字不提坐月子时要怎么办。她也并没有指望根本没怎么相处过的婆婆会来照顾她,便叫了自己母亲过来。

她休完产假后想回去上班,问林元安能不能让婆婆过来帮忙带孩子,会每个月给婆婆开一份薪水补贴她。

林元安不是很乐意,让她干脆辞职在家带孩子算了。他还强调他妈老了,带不动孩子,不能再去榨取她的劳动力。

李瑾看他把话说得难听,话里话外都把女儿当成是她一个人的,要她自己搞定。她心里窝火,也不强求,转头就请自己母亲过来帮忙。

可林元安总是黑着脸,对丈母娘不冷不热,说他妈好不容易把他拉扯大,他刚能挣钱就养着丈母娘,别人会认为他有了老婆不要自己的娘。

3

豆子两岁时,李瑾便将她送去早托班,让母亲能歇一口气。

没想到林元安第二天便将婆婆喊了过来。婆婆来时大包小包拎了一堆东西过来,说是将老家的房子租给别人了,今后要在这里长住。

李瑾心里冷笑。孩子需要人带时她躲着不敢来,孩子一上早托班,她就要过来长住了。

两个老太太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还都不是能忍气吞声的主儿,火气一上来便吵了起来。

李瑾妈看不惯林元安妈那抠抠搜搜的样子,一家五口人吃饭,饭桌上就一个炒青菜一碟子咸菜肉丝,那肉丝少得一人夹一筷子就没了。即使大人不要吃,小孩子还要长身体呢!她要去买菜,林元安妈还拦着不让,说要是钱多得花不完就给她,别浪费。

林元安妈看不惯李瑾妈大手大脚,觉得她奢侈浪费,每顿饭都要有荤有素。她认为早餐随便吃吃就行,这亲家母竟然能一口气吃掉两个大肉包和一杯豆浆,看得她肉疼得紧。偏偏儿媳妇也随了亲家母,那个败家的德行,那花钱的架势,简直让她心如刀绞。

林元安自然是偏帮他妈的,虽然他不敢明着指责丈母娘,还话里间都向着自己妈。

李瑾妈知道外孙女带大了,女婿用不上她了,想故意撵她走。她也不拖泥带水,跟李瑾说了一声就拎着行李风风火火地离开了。当初要不是为着女儿能继续工作,她才懒得来看女婿那张冷脸呢。

婆婆来了才一个多月,李瑾已经觉得度日如年。咸菜是餐桌上的主力军,天天难得见荤腥,豆子馋得在放学路上见到别人吃烧饼,都挪不动脚步。

李瑾见过抠门的人,没见过抠成这样的。每个月给婆婆那么多生活费,就让吃这些东西。后来她才知道,婆婆将生活费克扣下来补贴小叔子了。

4

婆婆进了这个家后,就自动自觉把自己荣升为大总管,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要管空气。

大到李瑾的工资卡,小到李瑾用多少钱一包的卫生巾,她都要过问。家里每一分钱,她都想要捏在手里。

婆婆经常会拉开李瑾的衣柜,将衣服扯出来逐件问她当初买衣服花了多少钱,李瑾说多说少多都不合适,索性不理她。婆婆看到豆子衣柜里的衣服,也会摇头叹息说:“买那么多衣服干嘛?小孩子长得快,拿别人家的旧衣服穿就行了。”

李瑾腹诽,那也得是旧衣服才能穿吧!也不知道她去哪里扒拉来那么多旧衣服,说是衣服都抬举了,简直皱得像抹布,有的还有黑霉点。

日子一天天过,婆婆就像见风长的树藤,悄无声息间已经将藤蔓伸满了这个家的每一个角落。

有好几次,李瑾都发现家里的沐浴露牙膏毛巾少了,厨房里买的酱油花生油也少了。她有囤货的习惯,每次见到超市搞特价,她就会多买一点,省钱。

后来,她发现不但她囤的日常用品少了,就连女儿的衣服也时不时丢几条,玩具也玩过两次就不见踪影。她直接开口问婆婆,是不是拿孩子的东西送人了。

婆婆脸无愧色地说:“是啊,你弟家条件不好,他女儿花花啥都没有。反正豆子也用不了那么多,我就分给花花一些。还有,豆子已经大了,奶粉可以断了,我将家里那十罐奶粉都给花花了。”

李瑾眼前一黑,那十罐奶粉可是她托出国的老同学帮忙代购的,还想存着给豆子慢慢喝。她不敢相信婆婆竟然不吭一声,就拿她的东西送人,难道她的条件就好吗?她还不是为了省钱才在商场搞特价时囤货。

她这头一块钱两块钱地省,婆婆却在那头一批一批地送人。

而且林元安的弟弟都已经有老婆有孩子的人了,还不愿意正经找份工作,整天就知道跟林元安这个哥哥要钱花。

她对婆婆说:“妈,你在动我的东西之前,得先问过我经过我同意才行。”

婆婆一听就拉下脸来:“问过你又怎么样?问不问都得给,我想拿我儿子家的东西,你管不着!”

李瑾没想到婆婆竟然这么蛮不讲理。晚上她跟林元安说了这事,林元安不耐烦地说:“都是些小东西,也值得你来告状!你的心胸能不能放宽一点,都是一家人,这么斤斤计较有意思吗?”

5

第二天,李瑾得知林元安又将两人的共同存款借了两万给他弟弟。

李瑾问他时,他还发火,说他弟弟最近遇到一点小麻烦,他这个当哥哥的不能不帮。

李瑾撇嘴。他弟弟能力不大,野心倒不小,整天闹着要做什么生意要当老板。可折腾了几年,啥都没折腾出来,还欠了不少外债。

林元安时不时偷偷借钱给他弟弟,他弟弟从来没有还过,李瑾为了这事跟他吵过很多次,都没用。这次,她不想吵了。

李瑾将豆子送回娘家附近那所机关幼儿园,林元安听说女儿在那里读书,占用着大舅子的家属名额可以免费,便没有说什么。

到了晚上,林元安突然收到一条银行发来的短信,转账五万元,卡里余额只有七八十块钱。

他吓了一大跳,赶紧打电话问李瑾。

李瑾轻描淡写地说:“我哥最近跟人合作一个项目,还差点钱,我这个妹妹不能不帮。当时比较着急,就没有提前跟你说,都是一家人,你不会介意吧?”

林元安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他咬牙切齿地问:“那你有没有让你哥写欠条?亲兄弟得明算账。”

李瑾冷笑了一声:“那你借钱时让你弟弟写欠条了吗?”说完她就挂了。

林元安心想,等她回来得好好跟她说道说道。没想到李瑾说两头跑太累,以后下班她就和女儿住在娘家,周末有空再回来。

而且,李瑾还叫了一辆车,将自己和豆子的衣服用品,包括她买的那些日用品囤货,一股脑地拉回了娘家。

当时婆婆看着她搬东西,脸黑得好像割她的肉似的。

到了周末,李瑾借口要加班,没有回去,陪着女儿出门玩了一天。

第二个周末,她又找了别的借口,继续逗留在娘家。

6

林元安首先坐不住了,过来接她们娘俩。

以前他每天下班回去时家里有肉有菜,李瑾还说菜不好,吃不饱。当时他觉得李瑾夸张又矫情。李瑾回娘家后,他才发现菜真的不好,天天都是一些咸菜炒肉末或者腌大蒜之类,能下饭,但吃不饱。

原来李瑾每天下班都会买一些烤鸭叉烧之类的熟食带回家,他母亲将这些熟食的大半都藏起来留给他,所以他天天吃得满嘴流油,还觉得李瑾说谎。

家里开销原本是他负责房贷,李瑾负责生活费用。李瑾一走,不但肉没了,家里柴米油盐水电煤气处处要花钱,弟弟还三天两头跟着要钱,他突然就感觉花钱如流水,有点吃不消了。

而且李瑾在时每个月给他母亲包一千块钱红包,说她带孩子做家务辛苦。李瑾一走,这红包也没了,他母亲明里暗里说着不满的话发作给他,说自己没钱花。

他就不明白了,家里的费用都是他出,她一个老太太在家,能有啥花钱的地方?

李瑾不愿意回来,说:“你妈要是继续住咱们家,你得跟她说清楚,以后不准管我,不准不经过我同意拿家里的东西送人。还有你,以后动用咱们共同攒的钱之前必须得跟我商量,不然你借出去多少,我就借出去双倍。”

林元安满口答应。

婆婆刚开始还收敛了几天,渐渐地又故态复萌。林元安也从一开始的帮理不帮亲,慢慢又变成从前那样一味偏袒他妈。甚至,在李瑾离开家里时,婆婆还让林元安弟弟一家每天三顿来她家蹭饭,大鱼大肉地伺候着,一天的饭菜钱都得花不少。

7

这次,李瑾倒是没有太大反应,她只是不再往家里花一分钱。

家里的东西用完了,她不买。无论婆婆怎么唠叨菜又贵了,她也不给生活费,后来她索性每天带着豆子在外面吃饱才回家。一到交水电费的那几天,她就带着豆子回娘家住。

婆婆生气地说:“这种媳妇就是欠打,抽几记耳光就老实了!”

林元安正烦着呢,冷冷地说:“你天天哄着弟媳妇,就见不得我好是吧?弟弟是你儿子,我不是吗?你的心都快偏到咯肢窝去了,难怪她不肯回来!”

他母亲气得朝他直瞪眼。

林元安是不敢朝李瑾动手的。别说李瑾是个恩怨分明的个性,就是他那个彪悍的丈母娘,都能追杀他几条街。

当初李瑾生下女儿豆子,他看到不是儿子,心里很失望。李瑾坐月子时,他在自己母亲的撺掇下,借机对着李瑾发火,指桑骂槐。他说她矫情,一个剖腹产的刀口而已,被她整得好像遭遇千刀万剐似的瞎叫唤。

没想到丈母娘顺手提起豆子的便盆就往他头上扣,盆子里那些一言难尽的玩意糊了他一头一脸。

他当时非常气愤,动手推了丈母娘一把,丈母娘跳起来将他挠了一顿。不到一个小时,李瑾本家那些堂兄弟就蜂拥上门了,又把他教训了一顿,还将李瑾两母女带走,说如果他再敢欺负人,就打断他的狗腿。

他想了好几天才明白,家里房子的首付是当初丈母娘卖了一块地支援的。现在房子已经疯狂涨价到他买不起的地步,有钱男人换老婆容易,但他一个没房没车的二婚男,要再娶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何况李瑾还算讲道理,至少不像自己妈那样,一心偏袒小儿子。

林元安拿李瑾没办法,又天天被自己妈唠叨得脑勺疼。他突然感觉,当初丈母娘在自己家住也挺好的,他啥也不用操心。

8

又熬了半个月,林元安终于熬不下去了,他亲自将弟弟一家赶回他们家,将自己妈送回老家,才去请李瑾和女儿回家。

李瑾说:“要我回去可以,以后家务平摊,如果你花在家里的精力和时间少了,出的钱就必须多一些。还有,我要请个钟点工接送豆子,我妈老了,带不动孩子,我们不能再去榨取她的劳动力。”

林元安尴尬地笑了笑,除了点头答应,屁都不敢放一个。

李瑾看着自己的家,心里庆幸自己当初的明智。房贷和生活费是家里两大开销,当初她见识过婆婆对老公弟弟的偏心,就跟林元安约好了,房贷他来供,生活开销她来出,就是担心有这一天。

若是让她每个月还房贷,林元安无休止地压缩家用来补贴他弟弟,那她家的生活水平就会一落千丈。

婆婆总认为她儿子有本事,以为家里的钱都是她儿子挣的,认为他们当哥嫂就应该无限度地贴补小儿子。她也不用跟婆婆和老公吵,就直接断了生活费,让他们一家看看,林元安到底有多大本事。让他们试试,没有钱还能不能硬气得起来。

要是由她出面撵走婆婆和小叔子,少不得要落人口实。让林元安亲自将他们送走,谁也说不着她不好。

她不是没有想过离婚,但动不动就离婚,也未必就能找到比林元安对她女儿更好的人。怪只怪当初闪婚,没有了解清楚对方的家庭就着急忙慌地嫁人。

既然都嫁了,多想无益,打起精神来保卫自己小家庭的利益,才是最要紧的。

# 夫妻
# 婆媳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