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22年前岳母打死女婿,76岁出狱要求女儿养老,女儿直言:绝不原谅

这个是认证

阿诺聊三农

2022-01-21 20:53

19486 0 0

2012年4月的一天,四川省乐山县全福镇年近80岁的王桂珍老人找到媒体和记者,向他们反映小女儿不给自己赡养费,想让记者帮忙进行调解。关于养老问题,她此前已经将两个女儿诉讼法庭,想让她们支付赡养费,虽然判决已经下达,两个女儿每个月需要支付王桂珍老人100元的生活费。可是就这100块钱,小女儿说什么就是不给。王桂珍告诉记者,她和老伴只有两个女儿,老伴10年前就去世了,她本来住在大女儿家,可是自从半年前,大女儿将她带到村里,扔给村里的工作人员后,就再也不让她回去了。村里工作人员前去调解过几次,都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无奈之下,暂时只能将王桂珍老人安置在村里的一处公房里。

王桂珍在王桂珍看来,这间房子虽然不大,没有电灯、家具,不足10平方米大,只有一张破旧的床铺和支离破碎的灶台。但是这里能遮风挡雨,这里就是自己的家,她也不愿意回到大女儿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儿,能够置自己母亲于不顾。为了解情况,记者让王桂珍老人带着她前去寻找自己的两个女儿,可是王桂珍还没走到门口,她说什么也不愿意往前走了,只是拿手指着两个破败的房子,远处的是大女儿家,近处的是小女儿家。记者看着王桂珍老人的神态感到非常疑惑,于是问到,“你是不是很久没来女儿家了?”王桂珍回答,自己已经很久没来过女儿家了,只要自己一来,他们就会赶自己走,她只能在远处看看,却不敢靠近。王桂珍的两个女儿为什么不愿意赡养老人呢,为了弄清楚事情的原因,记者首先来到她的大女儿家。

王桂珍大女儿宋秀枝向记者诉苦,“她老是笑话我们家日子过得差、过得苦,笑话我们家几个月都吃不了一次肉。而且,她总是偷我们家的鸡去卖,我养了7只鸡,有一天出去干活,回来一看只剩4只了。一开始问她,她不承认是自己偷着去卖了,后来她还是承认了。要知道,这可是我们家用来改善生活的。”从宋秀枝口中,记者得知,自从母亲王桂珍来到大女儿家,他们经常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发生争吵。无奈之下,宋秀枝只得将母亲送到村里去。那么,二女儿宋秀荣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呢?在记者的鼓励下,王桂珍来到二女儿家,她在门外老远处就喊着女儿的名字,让她给自己100元的赡养费。“宋秀荣,宋秀荣,你快出来”。这时,只见一名中年女子从房屋里出来,对着王桂珍说,“你又喊我干什么,你年轻的时候这么凶,这么大年纪了还是这么凶”,说话的人就是王桂珍的二女儿宋秀荣。王桂珍赶紧说,“我年龄大了,挣不了钱,你快给我那点钱”。听到母亲又来要钱,女儿宋秀荣气不打一处来,“我哪有钱,你还好意思和我要钱,要不是你害得我家破人亡,我能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吗,这都是你害的,你忘记了吗”。王桂珍说,“我没忘记”。宋秀荣说,“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王桂珍非常气愤,“我生了你,你就得养我,快给我钱”。听到母亲开始不讲理,宋秀荣不愿多费口舌,直接锁了门,不再和母亲王桂珍争论。由于没有在小女儿这里要到钱,王桂珍也很生气,她徘徊在二女儿家门口不愿离开。让记者没有想到的是,她从路边找来一根树枝,朝着二女儿家的鸡窝走过,一边用树枝抽打着那些鸡鸭,一边嘴里念叨着,“你不给我钱,你不养我的老,我就打你家的鸡”。在记者的劝说下,王桂珍老人终于离开了。

宋秀荣听完宋秀荣的话,看着王桂珍老人的做法,记者有些疑惑,他们娘俩家似乎还有什么特殊的过节。他们母女间究竟有什么样的矛盾,让老人有家却不能回呢?工作人员与宋秀荣进行了一次深入交谈,从宋秀荣口中,他们得知了一件发生在12年前的悲剧事件。22年前的一天晚上,宋秀荣与丈夫向往常一样为生计而亡,宋秀荣在厨房里做饭,丈夫在房门口捆猪草,10岁的儿子在屋中写作业。宋秀荣忽然听到一声qiang 响,赶紧从厨房跑出来一看竟然是丈夫被打了,在宋秀荣的目视中,丈夫缓缓地倒了下去。只见父亲拿着一把土qiang,母亲王桂珍站在父亲身旁。宋秀荣赶紧跑上去将丈夫抱在怀中,丈夫的嘴一张一张的,不一会的功夫就撒手人寰。1999年12月份,宋秀荣的父母因为与自己的丈夫积怨很深,在这一天偷了女婿私藏的土qiang,并亲手打死了女婿。这件事情曾轰动一时,宋秀荣的父亲因为故意杀人被判处无期徒刑,母亲王桂珍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入狱的第二年,宋秀荣的父亲就去世了。2011年,已经服刑10年的王桂珍被提前释放,她回到了村里。此时,宋秀荣已经年近八旬,失去了劳动能力。为了维持生活,她向每个女儿讨要100块钱的生活费。宋秀荣处于两难的境地,一方面与父母有着杀父之仇,一方面父母又养育了自己。对于21年前的事情,她很难忘却,多年前丈夫躺在地下的那个情景让她无法忘记。对于是否要赡养王桂珍,同村的村民意见也不一致,有的认为,王桂珍毕竟坐牢十年,已经受到法律制裁,而且已经年近八旬,多大的仇恨也应该化解了。宋秀荣作为女儿,理应赡养母亲王桂珍。

宋秀荣有的认为,虽然是自己的母亲,但是王桂珍亲手毁了宋秀荣的家庭,宋秀荣不养她也是能够理解的。况且,王桂珍太凶了、太狠了,而宋秀荣这么多年一个人将儿子拉扯大,实在是很不容易。为了解决这件事情,王桂珍老人在志愿者贺女士的帮助下,找来电视台帮忙进行调解。在调解现场,王桂珍老人说事发当天,女婿不让她去厕所,女儿对此表示否认。而志愿者贺女士作为知情人却强调,那天宋秀荣的父母并没有打死女婿的打算,并不是预谋。她猜测,当时宋秀荣的丈夫打鸟回来,将土qiang放在了墙边。当时他们争吵起来,老头子才突然qiang,本意只是想吓唬他一下,没想到却走火了。对于贺女士的猜测,宋秀荣立即给出了否定,她对贺女士说,“你不了解当时的情况,你又没在现场,请你不要乱说”。贺女士说,这是你妈告诉我的。对于这件事情,现场有律师给出了质疑,因为从对宋秀荣父母的判决情况来看,他们属于共同犯罪,同样受到了制裁,也就是说当年的情况并不像贺女士他们所讲的那样。要知道当时宋秀荣的父亲是具体实施犯罪行为的,但是王桂珍同样与丈夫具有犯罪的意识;要么当时宋秀荣的父亲在犯罪时,王桂珍同样在帮忙,比如望风、帮助寻找犯罪目标等。

宋秀荣在2001年下达的判决书中有这样一段清晰地描述:王桂珍趁女婿不注意,将火药qiang拿到自己的房屋中,当女婿在门口切猪草时,王桂珍帮助丈夫瞄准后,丈夫扣动了扳机。对于犯罪原因,王桂珍父亲当时是这样说的:女婿夫妻两人长期不让我们挑水做饭,还经常辱骂我们,案发当天还扬言要杀掉我们,我们一时气愤,才做了错事。对于丈夫与父母的矛盾,宋秀荣给予了承认,她说自己的丈夫和父母矛盾很深,主要是为了房子的归属问题。对于女婿的为人情况,王桂珍老人在现场说到,她的女婿有小偷小摸的习惯,连别人家的青菜萝卜都不放过。由于王桂珍夫妻两人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出嫁比较早,就将小女儿宋秀荣留在家中,招来上门女婿,也就是宋秀荣的丈夫。但是,时间长了,老两口与女婿间的矛盾越来越深,经过协商,他们分家了,但是过日子还是在一个院子中。婚后,宋秀荣与丈夫建起了房子,而老两口总认为他们不应该住在这处房子里,总想将他们撵出去,就因为这事经常发生争吵。老两口脾气很不好,经常骂宋秀荣和丈夫,而且还经常偷他们养的鸡和猪。对于女儿的说法,王桂珍给予了否认,她反复再说,女儿女婿不让他们在厨房做饭,他们只能在院子中煮饭,下雨天连饭都做不成。就连他们费事去打来的水,他们都给倒掉。调解人员到宋秀荣的村里去走访,问过不少村民,当年女婿到底对老两口好不好。有位老人家曾直言,“如果对他们好的话,他也不会被打死了”。不少村民坦言,那个女婿对两个老人确实不好,不给他们吃,不给他们穿,因为这样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宋秀荣不承认夫妻两个曾经虐待过父母。说到这里,宋秀荣悲从心来,她说自己实在是太苦了, 你们根本不能理解。他们两口子要出去挣钱,要养家。一家五口人,外面要挣钱,田里的活要干,老人孩子都要管,这些事情全部都要靠他和丈夫两人。就连父母两人的衣服,都要她去洗。每天早上,宋秀荣和丈夫做好饭,吃完就出去干活,把父母的饭菜都留在锅里。他们老两口起床起晚了,饭菜都凉了。一旦出现这种情况,老两口就要骂人。每天晚上干活回家晚了,老两口就怀疑宋秀荣夫妻俩在外面下馆子了。宋秀荣哭着说到,他们两人哪里舍得出去吃,就挣那么一点钱,儿子要上学,父母还要两人照顾,一家五口人全指着他们夫妻俩,挣的钱根本就不够花的。宋秀荣哭诉到,当天事发的矛盾还是由父亲引起的,而且父母两人经常吵架,而且还找事。按理说夫妻两个应该住在一起,可是父母就偏偏不这样,他们家是自己盖的那种农村二层楼房。父母两人一个住在一楼,一个偏要住在二楼,半夜两三点钟,父母两人经常吵架,弄得他们夫妻俩也睡不成觉。而且,她的父亲还故意经常在二楼阳台上随地小便,当时的二楼阳台比厕所还要臭。宋秀荣想起丈夫,她就一直不停地在哭,自从丈夫去世后,宋秀荣的压力很大,不光有生活方面的,还有内心的压力,自己的父母杀害了丈夫,这样她一下子失去了3位亲人。宋秀荣反复强调,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双方的矛盾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村民调解人员问宋秀荣,你觉得在丈夫被害这件事情中,谁的责任比较大。宋秀荣非常果断地说,责任主要在于自己的母亲。听到这里,王桂珍老人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调解人员又问王桂珍老人,当时出现这个事情,一直到现在,你有没有后悔过。王桂珍老人说,是有点后悔,当时老头子一动手,她就有点后悔。而且,王桂珍老人强调,老头子在动手时,她在厕所解手,这一点与判决书中描述的有些出入。听到母亲说自己有点后悔,宋秀荣冷哼了一声,她告诉调解人员,她根本没有感到后悔,要不然坐牢10年后,还是以前那种做事习惯,一不高兴了就骂我们,动不动就打我们养的鸡出气。对于这些事情,宋秀荣都反映到了村里,治安管理人员也对王桂珍老人进行过批评教育,但是宋秀荣认为母亲根本没有一点悔过的意思。如果真后悔了,她就不会做这些事情。宋秀荣表示,自己之所以不愿意赡养母亲,一方面是当年的杀夫之恨,一方面是母亲根本就没有悔过。母亲王桂珍刚出狱回来时,村里考虑到她和小女儿宋秀荣有过节,就想让她先和大女儿一块生活。宋秀荣认为只要她能够改过自新,不再像以前那样骂她和姐姐,不再无理挑事,她还是愿意原谅她的。让她没想到的是,仅仅过了两三个月,王桂珍就开始跟大女儿吵架。在大女儿家,王桂珍经常拿着她家的稻谷、鸡鸭出去偷着卖钱,大女儿一家对她颇有微词。埋怨很多。性格倔强的王桂珍受不了这些埋怨,一气之下独自搬出大女儿家居住。在王桂珍看来,两个女儿没有什么差别,动不动就气自己,还不赡养自己。于是,在2012年初,王桂珍将两个女儿告上法庭。经判决,两个女儿每月都要给王桂珍老人100元生活费,并依据票据共同承担其医疗费用。自判决下达后,大女儿宋秀枝一直每月按时给予100元生活费,而宋秀荣却没有给,这让王桂珍的生活又陷入困境。贺女士作为志愿者,去看望过王桂珍老人几次,她看到王桂珍住的房子很破,里面连基本生活用品也没有,晚上点煤油灯,一天只能喝两顿稀饭,她很是为王桂珍老人担心。贺女士认为,王桂珍毕竟是宋秀荣的亲妈,即使有再大的仇恨,王桂珍老人千错万错,宋秀荣也应该赡养老人,毕竟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年了,而且她已经是年近八旬的老人了。

知情人贺女士对于贺女士的质疑,宋秀荣有些生气,她认为贺女士应该去帮助那些真正有需要的人,而王桂珍老人一点悔过之意也没有。调解人员对宋秀荣说到,自己很能理解她的想法和做法。但是,即使杀害丈夫的人是自己的亲妈妈,她也得供养她,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一点毋庸置疑。志愿者贺女士从王桂珍老人那里听来宋秀荣不赡养她的理由是这样的:宋秀荣在挑拨是非,她认为王桂珍只帮着大姐干活,却不帮着自己家干活,所以她才不赡养自己的母亲。对于这样的说法,宋秀荣根本不屑一顾,她认为这是贺女士和王桂珍编造的理由。无奈之下,宋秀荣吐露了一个埋藏在心中多年的秘密。22年前,父母杀害丈夫后,虽然父母都入狱了,但是法院还同时判决他们要赔偿自己损失费10000元,其中包含丧葬费2000元、抚养费5000元、赡养费3000元,这部分费用主要用于自己和儿子的生活所需。但是,这笔钱至今未付,而且当年发生这件事情后,父母根本没有提起赔偿这件事情。由于失去丈夫,没有生活来源,民事赔偿又没给,宋秀荣和儿子的生活格外艰难。

本图片来自某电视剧在宋秀荣看来,当年父亲亏欠了自己赔偿款,现在就不用付赡养费。调解人员也强调,虽然宋秀荣的父亲去世了,但是老太太还在,这笔赔偿并不会因为父亲的去世而灭失,王桂珍老人依然有责任给女儿宋秀荣赔偿款。王桂珍听到这个说法反驳到,当时自己在监狱里,出狱后又没有生活来源,自己没有办法赔偿。自从王桂珍老人出狱后,宋秀荣从来也没有提起过让她支付赔偿款的事情。现场观众有人发表观点,宋秀荣女士太不容易了,家中的劳动力没有了,她还要抚养孩子,自己的日子都过得苦哈哈的,她哪来多余的钱呢?这名观众对王桂珍老人说到,你的女儿现在这样对你已经很好了,已经很仁义了,你还不知足。如果你的女儿用那1万块钱的赔偿款和她应该支付的赡养费进行对冲的话,她差不多10年都不用支付给王桂珍。你总觉着女儿对你不好,但是你根本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现场调解结束后,工作人员陪着王桂珍老人回到了村里,她说自己要兑现12年前的一个诺言,那就是亲自去女婿坟前进行拜祭。12年过去了,女婿坟上已经长满青草,如果当时王桂珍和丈夫能够搂住脾气,女婿没有丧命,他现在看到儿子已经长大成人,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呢。

王桂珍到女婿坟前拜祭想到当年的一时冲动,王桂珍十分愧疚,“女婿啊,丈母娘来看你了,当年不应该把你整死,你别恨我,过去我确实对不起你”,这一刻,积蓄在心中12年的悔恨涌上心头,她跪在女婿的坟前,久久不愿离去。第二天,得知母亲到丈夫坟前去祭拜,一直没有原谅母亲的宋秀荣主动找到工作人员,她终于改变态度,提出以后会赡养母亲的,那100块钱她每个月都会挤出来给她的。12年来,在这一刻,宋秀荣终于放下心中那份沉甸甸的负担,放下了对母亲的怨恨。为了让母亲安心,宋秀荣决定带上油和鸡蛋等生活用品去看看她。母亲王桂珍住的地方与宋秀荣家并不远,但是迈出这一步,却花了她12年的时间。她放下了仇恨,重拾亲情。这是宋秀荣第一次来到母亲的住所,看到房中简陋的情况,她有些不忍心。王桂珍老人向女儿宋秀荣提出,等外孙子结婚时,她一定要去现成祝贺。宋秀荣对于这件事情并没有反对,看到女儿的态度,王桂珍老人发自内心的高兴。由于多年未和母亲走的如此亲近,宋秀荣有些拘谨,但她却在私下里托工作人员告诉王桂珍,只要今后她上门,自己不会再拒之门外。临别前,王桂珍老人嘱咐女儿宋秀荣,以后一定要经常来看自己。自己现在已经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乱来了,以前的事情妈妈做的不对,就让那些事情错去吧,今后都别再提了。望着女儿宋秀荣离去的身影,王桂珍老人久久不愿离去,这一刻,她终于感受到了亲情的可贵。纵观22年前让宋秀荣失去丈夫的那件事情,双方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一些家庭琐事而已,但却酿成不可挽回的悲剧。这让我们深思,两代人之间即使生活观念再不同,但有什么是不能包容的呢?你认为,宋秀荣应该不应该原谅母亲王桂珍呢?

# 生活
# 交流
# 解说盘点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