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一心傍富婆,情史无数的捞男巴尔扎克:他这一生,只把女人当工具

这个是认证

梅娘说

2022-01-18 09:02

4787 0 0

“捞男”巴尔扎克的情史:男人的上进心,可能是婚姻中最大的风险

文\枕书听雪、江左梅娘

某音有个段子说:

“全天下的女人没有一个会承认贪图男人的钱,她们说自己要的是男人的上进心、安全感和稳定的生活。但我仔细一想才发现,上进心指的是将来有钱,安全感指的是现在有钱,稳定的生活指的是一直有钱。金钱不能决定婚姻的幸福,但能左右婚烟的走向。”

在很多男人的眼中,女人爱上进心的男人也是爱他背后赚更多钱的可能,穷光蛋再上进都没用。这么去想,似乎有一定的道理,然而你又会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在两个同样有上进心的男人中间,女人爱的往往是条件更差的那个,这又如何解释呢?

比如,在金庸的小说《笑傲江湖》里,林平之的资质比令狐冲差多了,但岳灵珊就是爱他。

比如,在《倚天屠龙记》里,同样是武当后人,周芷若就是不爱宋青书,却对张无忌念念不忘。

所以,若女人真的拜金的话,现实中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凤凰男上位、白富美下嫁了。在择偶时,女人其实永远比不上男人功利。

但是,女人需要注意的是,不功利是美德,可并不代表一定会幸福,上进心这东西,适度就好,若是太过,其实往往会成为婚姻中最大的风险。

著名“捞男”,《人间喜剧》的作者,大名鼎鼎的法国大作家巴尔扎克的情史就是最好的证明。

“捞男”巴尔扎克的情史:男人的上进心,可能是婚姻中最大的风险

01.巴尔扎克的“大志向”

说起来,巴尔扎克的上进心跟他的家庭背景息息相关。

他的父亲农民出身,凭借着辛苦钻营,成了暴发户。

51岁时,因为娶了银行家的女儿安娜·夏洛特一跃成为了中产阶级,当上了参议员,巴尔扎克父亲的“捞”成了他最好的表率。

巴尔扎克兄弟姐妹四个,父亲在外还有几个私生子,母亲也不是专一的女人,巴尔扎克最宠爱的弟弟就是母亲瞒着父亲跟别人生的孩子。看来两个人的感情并不好,这也为巴尔扎克童年的不幸埋下了种子。

巴尔扎克虽是长子,却自幼不受待见。刚出生就被送到了乡下,七岁才回到了图都尔市的家里,15岁时又被送到了寄宿学校。

在学校里,他经常被同学霸凌,在家里,他也经常被母亲克扣用度:“我从来没有母亲,她实在太可怕了”。

缺爱的童年和长期寄人篱下的生活,造就了他扭曲的感情观和价值观。

他对婚姻的看法非常功利:“一个女人和一笔财产”他年纪轻轻就立下了这样的宏愿:

“早晚我要发一笔大财,或者搞文学,或者搞政治,或者经商,或者娶一位有钱的寡妇。”

“捞男”巴尔扎克的情史:男人的上进心,可能是婚姻中最大的风险

02.巴尔扎克的第一段情史与他的花心病

巴尔扎克的第一任情妇是他的邻居德·贝尔尼夫人。

彼时,他22岁,是贝尔尼夫人孩子们的家教,贝尔尼夫人45岁,比他的母亲还大一岁。

贝尔尼夫人出身显赫,父亲是路易十六的宫廷乐师,母亲是王后的贴身侍女。

她自己是国王和王后的教女,自幼熟悉宫廷礼仪,举止典雅大方,颇具成熟魅力。

刚开始,她对巴尔扎克的追求非常震惊,拒绝单独见他,后来,被他一封又一封的情书打动了,接受了他的求爱。

两人相爱后,贝尔尼夫人像太阳一样,温暖和治愈了巴尔扎克。

巴尔扎克想成为作家,父母和亲友全都嘲笑他,只有贝尔尼夫人发自内心地欣赏他。她在经济上支持他,精神上鼓励他,帮他审查稿件、校对、提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

追逐文学梦想失败后,巴尔扎克决定弃文从商,贝尔尼夫人又借给他资金,为他疏通关系,办理营业执照,教给学会上流社会的礼仪和分辨生意场上的勾心斗角。

“捞男”巴尔扎克的情史:男人的上进心,可能是婚姻中最大的风险

她既是他的情人,也是他的母亲、心理医生、老师和朋友。

然而,巴尔扎克并不满足于只有一个情人,他又认识了41岁的贵妇德·阿布兰代斯公爵夫人,对方出身高贵,是拿破仑的名将于诺将军的遗孀。

年轻时,公爵夫人曾经跟梅特涅亲王私奔过,亲王意外过世后,她返回了巴黎定居。

这桩风流韵事轰动了整个欧洲,为公爵夫人蒙添了一层传奇色彩,很多想要攀龙附凤的男人都渴望得到她的青睐。

为了打败情敌,征服公爵夫人,巴尔扎克下足了血本:他经常登门拜访,陪她聊天到凌晨;带她出入剧院,殷勤伺候;给她写情书,帮她写回忆录;为了她,改变了政治立场,从自由党变成了保皇党,甚至还把自己的姓氏改成了贵族姓氏“德”,是个想要软饭软吃的典型,为此他不惜沦为整个巴黎的笑柄。

然而任凭巴尔扎克多么深情,公爵夫人始终对自己的旧情人念念不忘,所以她残忍地拒绝了巴尔扎克的求爱。无奈,巴尔扎克只好灰溜溜地回到了贝尔尼夫人的身边。

“捞男”巴尔扎克的情史:男人的上进心,可能是婚姻中最大的风险

03.有名气的巴尔扎克与他对情妇们的筛选

30岁时,巴尔扎克在文坛渐渐有了名气。

讽刺的是,给他带来声誉的并非小说,而是被他视为“文学垃圾”,羞于署上真名的小册子《妇女生理学》。

这本小册子为他赢得了“妇女之友”的称号,让他收到了欧洲各地的女性读者来信。

于是,他双管齐下,一边在读者来信中筛选合适的结婚对象,一边让朋友和妹妹帮忙留意那些“有钱的寡妇”、“有二十万法郎的贵妇”等等。

在这些来信中,巴尔扎克发现了一位刚刚守寡的德·卡斯特里公爵夫人,符合了他的标准,就给她写了很多情书。

但对方却迟迟不肯正面回应,只吊着他的胃口。

在他的软磨硬泡之下,公爵夫人答应了见面。见了面后,公爵夫人发现巴尔扎克追求自己只是想给他的猎艳史增加一个有分量的名字,而巴尔扎克发现公爵夫人看重的则只是他大作家的名声。于是,最终这心怀鬼胎的两人,不欢而散。

“捞男”巴尔扎克的情史:男人的上进心,可能是婚姻中最大的风险

随后,巴尔扎克又结识了一个姑娘珠尔玛·卡洛,她聪明,善良,颇有见地。

巴尔扎克经常向她倾诉自己的荒唐事,珠尔玛每每都会劝告他专心创作,不要总是去攀附贵妇。

但是,珠尔玛相貌一般,出身贫民,丈夫只是下级军官,对巴尔扎克毫无用处,于是巴尔扎克只把她当成红颜知己,始终跟她保持着距离。

随后,他却跟自己的漂亮女管家打得火热,不管白天黑夜都哄骗着对方伺候自己。

两人纠缠了一段时间后,聪明的女管家发现他只把自己当作泄欲的工具,不肯给予她实际的好处,于是起了报复之心。

她偷走了他和贵妇们来往的情书,向他索要青春损失费,如果他不给钱,那些情书就会被交到贵妇们的丈夫和家里人手里,巴尔扎克不想身败名裂,只好赔了她一大笔钱,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捞男”巴尔扎克的情史:男人的上进心,可能是婚姻中最大的风险

04.巴尔扎克钓到的大鱼和他的不安分

为了钓到贵妇,巴尔扎克买下了豪宅,添置了香车、仆人、家具、华服,欠下了一屁股债。

好在他的“投资”有了回报,在那些读者来信中,他钓到了一条“大鱼”——乌克兰贵妇德·韩斯卡夫人。

她的领地足有法国一个省那么大,她的丈夫富可敌国,且比她大25岁,这意味着她很有可能很快就成了寡妇。

巴尔扎克对这位韩斯卡夫人特别重视,在给妹妹写的信中,他写道:

“假如我不因《人间喜剧》而成为伟人,那也会因为这次成功(成功跟韩斯卡夫人结婚)而名留青史的……要想有出息非得在巴黎不可,开办沙龙,集结社会精英,找一位文雅的女子,如王后般令人肃然起敬的女子,与名门贵族联姻,她要聪明风雅,随身带来(财富不算在内)最珍贵的社会地位,那就大有作为了。”

两人书信往来,情意绵绵,韩斯卡夫人趁着丈夫带着家人旅游之际,跟巴尔扎克见了面,并答应巴尔扎克,丈夫一死,她就会嫁给他。

于是,巴尔扎克便天天盼着情妇的丈夫死去,自己成功上位。

“捞男”巴尔扎克的情史:男人的上进心,可能是婚姻中最大的风险

在此期间,他一点也没闲着,这边告诉妹妹他有了私生子,那边又写信给韩斯卡夫人信誓旦旦“三年以来,我的生活贞洁一如处女”。

他越来越出名,情妇也越来越多。

在这些情妇当中,英国贵妇德·维斯孔蒂伯爵夫人是对他最好的。

她美艳绝伦,作风开放,经常在他被债主逼得走投无路时,把他接回家居住,还安排他去意大利旅行。

然而,巴尔扎克却在旅行当中,偷偷带上了女扮男装的马布提夫人,跟她寻欢作乐。

马布提夫人的丈夫是高级司法官员,她也是高官贵妇,意大利媒体却误以为她是大作家乔治·桑,将这桩私情闹到了报纸的头版头条。

最终,维斯孔蒂伯爵夫人因为巴尔扎克花心和债务问题,跟他分了手,但是巴尔扎克很快就迎来了自己最大的幸运。

“捞男”巴尔扎克的情史:男人的上进心,可能是婚姻中最大的风险

05.巴尔扎克幸与不幸

1842年,韩斯卡夫人的丈夫终于去世了。

此时的巴尔扎克因投资银矿和房地产等生意失败,欠下了二十万法郎,听到这个消息,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立即去了乌克兰,要求韩斯卡夫人兑现诺言嫁给他。

然而,韩斯卡夫人早在报纸上看到了他那些风流韵事,一气之下,提出了解除婚约。

等了十几年,却等来这个结果,巴尔扎克自然不甘心,他不断写信向韩斯卡夫人解释,三次到乌克兰拜访,并陪同她游历了整个欧洲。

韩斯卡夫人最终还是心软,原谅了他,1850年,51岁的巴尔扎克终于实现了年轻时候的宏愿,娶到了带着嫁妆的贵妇。

遗憾的是,长年累月的超负荷脑力劳动,放荡的私生活和过量的咖啡,损害了他的健康,结婚不到五个月,他就去世了,只留下了一大堆债务给韩斯卡夫人。

巴尔扎克死后,韩斯卡夫人留在了巴黎,为他偿还巨债,整理文稿,出版《人间喜剧》全集。

此后三十多年,她都住在巴尔扎克为她准备的房子里,一直到去世。可怜的巴尔扎克,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大志向”之后,却只能落得这样的下场,可悲可叹。

“捞男”巴尔扎克的情史:男人的上进心,可能是婚姻中最大的风险

06.梅娘说

“你只能把人看作工具,尤其是女人,只是别让她们发觉。”

对于巴尔扎克来说,女人只是工具,有好与不好用之分,没有爱与不爱之分。

成名前,他称贝尔尼夫人为“永恒的爱人”,以她为原型写下了《幽谷百合》,向她深情表白:

“她把我造就成一个作家,给我这个年轻人以慰藉,教给我高尚的口味。”

成名后,他只顾风流快活,对年老色衰、疾病缠身的贝尔尼夫人不闻不问。

贝尔尼夫人告诉他自己时日无多,想再见他一面,他却忙着跟韩斯卡夫人风流快活,令贝尔尼夫人含恨而终。

他的情史告诉女人,男人的上进心,是他自己的附加价值,对女性用处不大,害处却不小。

在婚姻中,很多男人利用天生的,或者装出来的上进心吸引女人:

他们不满足于现状,频繁跳槽。

他们不断创业,不断亏损,败光了所有的积蓄,让自己的老婆为自己还债。

他们热爱钻营,攀龙附凤。

他们流连赌场,输得倾家荡产。

所以,我并不十分赞成女孩用有没有上进心作为衡量男人是否能嫁的标准。

难道重庆姐弟坠亡事件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上进心不过是稍增加赚钱能力的概率而已,往往很有限,还不如才华、人品等因素来得重要和可靠,只要这个男人不懒惰,正常上进就好,真的太处心积虑地想上进,太可怕了。

在婚姻中,男人最有价值的不是他的上进心,而是他的责任感、忠诚度和良心。

-END-

我是梅娘,你最贴心的情感咨询师,如果你有情感上的困惑,请私信给我,梅娘带您走出困惑。

# 傍富婆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