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河南小伙,在北京捡垃圾,身家千万,娶3房太太生6子,被判19年

这个是认证

岗岗侠

2022-01-01 23:38

116891 0 0


捡垃圾有多挣钱?

在北京市昌平区,曾有一个大名鼎鼎的“破烂王”,叫乔保锋。

90年代,人均存款615元,乔保锋靠捡垃圾,挣下千万身家。

他的资产和现在的亿万富豪相比,也毫不逊色。

然而,为了赚更多钱,他胆大包天,偷国家的电,给国家造成100多万元损失。

更奇葩的是,乔保锋还伪造离婚证,“娶了”三房太太,生下6个孩子。

后来,他锒铛入狱,因偷电、重婚,伪造证件等,数罪并罚,被判刑19年。

后娶的两房老婆跑了,只有原配留下,替他照顾老母亲和年幼的孩子。

乔保锋做对了什么,才能靠捡垃圾发家?又为何会从巅峰坠落到万劫不复的深渊?

他入狱后,三房太太,只有原配肯留下,他后悔过曾经的所作所为吗?

乔保锋背后的故事,太狗血。


对富豪乔保峰来说,他的前半生是励志传奇,后半生却是一部荒唐史。

1970年,乔宝锋出生在河南省固始县,一个非常贫困的农村家庭。

俗话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乔家一共有三个男孩子,家里的粮食根本不够吃,所以一天只吃一顿饭。

每天晚上,母亲都会让乔保锋和两个哥哥早点上床睡觉。

原因很简单:睡着了就不饿了。

童年时期,乔保锋总是饥肠辘辘,睡觉时躺在床上,抓心挠肺一样难受。

他翻来覆去睡不着,碾得床板嘎吱嘎吱响,畅想道:等以后有钱了,一定要买100个烧饼,吃个够。


乔保锋被抓后

一开始,乔保锋的理想是“吃个够”。

后来,父亲因病去世,母亲想改嫁,但新对象看她有三个儿子,非常不高兴,不准她继续抚养三个孩子。

母亲舍不下三个儿子,只能放弃改嫁的念头。

差点成为没爹没娘的孤儿,乔家三个小子很受伤,发誓一定要自力更生,以后让母亲享福,过好日子。

家里没了男人,母亲养三个儿子不容易,就连年幼的乔保锋都成了劳动力,要帮忙干力所能及的家务活。

没钱,学也没法上,读完小学三年级,乔保锋就辍学回家。

要是他能多读点书,说不定后面不会这么惨,不过,他一辈子都不懂多读书的好处。

那时,一家人累死累活,还吃不饱。

乔保锋捂着咕咕叫的肚子,梦越做越大:要是有一万块钱就好了,就啥也不用干,每天躺在钱上睡觉。

没想到,等他以后真挣到一万块钱,却干下这么多荒唐事。

不过,乔家那几年穷得揭不开锅,要是谁说乔保锋以后会大富大贵,没准会被人呸一脸口水。


直到乔保锋的大哥长大,乔家日子才稍微好过一点。

乔大哥搞了一条小船,渡人过河,一个月收入不高,但勉强能让家里人吃几顿饱饭。

为了多挣钱,乔大哥不顾安全,小船经常超载。

没多久,小船在河中央沉没,造成30多人死亡,乔大哥因此被判刑。

死了这么多人,大部分还是附近的村民,家属当然不会放过乔家人。

在十里八乡,乔家名声完全臭了,日子差点过不下去。

熬到1985年,乔保锋终于15岁,可以当一个壮劳力来用。

乔二哥决定带着他去北京,找份工作“讨生活”。

那几年,北京发展速度非常快,四处大兴土木,工地很多。

兄弟俩到北京没多久,就在昌平区一家砂石厂找到工作。

乔二哥负责筛沙子,而乔宝锋实在太瘦弱,身高只有一米五,工头看不上他,只准他在厨房打杂,混口饭吃。

没多久,工地停工,有人告诉乔二哥,秦皇岛有个工地要人,挣得更多。

可人家同样看不上乔保锋,不让乔保锋跟着去。


乔二哥没办法,路费也不够两个人的份,就劝乔保峰继续留在北京,随便找个工地打杂。

临走前,乔二哥拉着弟弟的手,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小三儿,我去秦皇岛那边找到活后,再来接你过去,你一个人在北京一定好好的干啊。”

或许是哭得太伤心,除了一副铲沙子的铁锹外,乔二哥一分钱都没给乔保锋留。

这下好了,乔保锋连吃饭都成问题。

他没办法,扛着铁锹去别的建筑工地找活,靠筛沙子挣钱养活自己。

到了晚上,他钻进工地上的水泥管子里,找点乱草一铺,就是家。

乔保锋累得连叫苦的力气都没有,每天倒头就睡。

入狱后回想起来,他语气中反倒满是怀念:

那时可是没日没夜地干,困极了睡会儿,醒了又筛,饿了就煮点挂面,根本没有时间的概念,只知道筛了沙子就能挣钱,挣了钱才有饭吃。

乔二哥绝对想不到,他没给弟弟留钱,却把弟弟逼成了千万富豪。


在工地上筛了一段时间沙子,乔保锋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累傻了。

晚上,他躺在水泥管里,盘算着新的“发财路”。

他心想,绝不能再这么干下去了,别还没挣到钱,就把自己给累死了。

那也太不划算了,他还没娶老婆呢。

这么一想,乔保锋又有了挣钱的动力。

他所有精力都用来挣钱填饱肚子,整个人邋里邋遢,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但就是这幅“尊容”,给他带来新商机。


一天,乔保锋路过一家单位门口。

有人把他叫住:“哎,收破烂的,我们楼里有堆废品,你要不要?”

乔保锋莫名其妙,想解释自己不是收破烂的人。

可看到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和鞋子,他鬼使神差地说了句:“我没有钱。“

那人鄙视地瞪了他一眼,不耐烦地说:“算了,你赶紧拉走,帮我们把办公室腾出来。”

乔保锋乐呵呵地点头,赶紧去借来一辆板车,把楼里的废品全拉走,卖到废品回收站。

几趟跑下来,他竟然卖到10几块钱。

这可比在工地上给人筛沙子强多了!

有了新的谋生之道,乔保锋再环顾工地,顿时觉得遍地是“黄金”。

他把工地上废弃的水泥袋、钢筋等东西捡走,拉到废品回收站卖掉。

几个月下来,不但解决了吃饭的问题,还小有积蓄。


80年代的三轮车

那时,正常人都觉得捡垃圾丢脸,乔保锋几乎垄断附近的“垃圾市场”。

渐渐地,麻袋不够装,他花78元,买下人生中第一辆车——二八大杠自行车。

当时,在工地上累死累活,一天才挣一块钱。

对乔保锋来说,捡垃圾比干工地轻松多了,丢不丢脸这种事,他根本顾不上管。

他在自行车后座上绑了两个筐子,每天起早贪黑地捡垃圾。

没多久,自行车已经无法满足他的野心,他把自行车卖掉,换置成一辆小三轮车。

因他“业务能力”太强,没多久,小三轮车又置换成更大的平板三轮车。

短短几个月时间,装备不断升级,暗示乔保锋的身家也水涨船高。

这种速度,跟坐火箭没什么区别。


80年代的平板三轮车

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在任何一个细分领域做到极致,都会有出头之日。

对乔保锋来说,他捡垃圾捡到极致,就找到了生财之道。

一天,他路过昌平区一家水泥厂,看到大门口堆着山一样高的水泥袋,立即两眼放光,仿佛眼前有座金山。

他屁颠屁颠地跑去问门卫:“你们堆了这么多破水泥袋子,能不能卖?”

水泥厂正愁这堆垃圾没法处理,领导同意让他拉走。

乔保锋那时候还没有后来那么奸滑,他老老实实地估算一番:“给你们1500元吧,我全包下。”

水泥厂领导也不是笨蛋,眼珠子一转:“给2000块,你拉走。”

乔宝锋二话没说,拿出全副身家,凑足2000块钱拍在领导桌上。

他这种动不动就爱对人拍钱的习惯,这时就已经初露端倪,间接害了他一生。

水泥厂领导看他这么痛快,反而挺后悔,认为自己卖亏了。


这堆水泥袋,乔保锋倒腾了整整一个月,才卖完。

他用平板三轮车,拉一车卖一车,没睡一天好觉,蹬车蹬得双脚发肿。

有人看他这么努力,好心指点他:“运到山东爆竹厂去卖,那里价格更高。”

要说,乔保锋运气是真好,这就遇上贵人了。

他搭上一辆火车,到山东爆竹厂问,结果厂家告诉他:“4层的上好牛皮纸袋,收2毛6一斤。”

乔保锋愣了。

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事儿?

要知道,以前他卖给回收站的牛皮纸袋,一斤才3分钱,这中间的差价将近9倍。

乔保锋兴奋之余,又心疼之前少赚到的钱。

他连夜赶回北京市昌平区的水泥厂,把剩下的牛皮纸袋全部运往山东卖。

几趟折腾下来,乔保锋挣到了整整一万块。

当年,一个普通工人每个月的工资才60块钱,他靠捡垃圾,挣到了普通工人十几年才能挣到的钱。

这是1986年春节前,乔保锋才16岁。

那时,国家为社会青年提供了很多受教育的机会。

如果他能暂时收手,拿着这笔钱去上学读书,命运或许会被改写。

可惜,他根本没意识到,只会挣快钱不是好事,还要多读书。


乔保锋做梦都想挣到一万块钱。

活了16年,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躺在租住的小屋里,一整夜时间,他把每张钱都摸了一遍。

大拇指细细摩挲过每一张钱,他忍不住傻傻地笑。

即使他后来挣下万贯家财,也没有比这一刻更高兴过。

他睡意全无,起床打开灯,拿出收废品时捡来的两本书,把一张张10元大钞,全部夹进两本书里。


书香气被铜钱味覆盖。

乔保锋从没有认真读过一页书,他的品德素质、文化水平,没有随着财富的累积而提升。

这对任何一个想长久发展的人来说,都不是好事。

第二天,乔保锋揣着两本书,去了北京市昌平区最大的百货商店。

挑来挑去,他选中一双旅游鞋,两头微翘,镶着金色的边,漂亮又耀眼。

他看都不看售货员一眼,也不问价格,指着鞋说:“我要这双鞋。”

售货员懒得搭理他,一双眼睛像“X光线”一样,把他全身上下都扫描一遍,完全没有掩饰对他的鄙夷。

半天没动静,乔保锋抬起来,发现售货员斜着眼打量他,下意识看了一眼身上的装扮。

他长时间捡垃圾,捆扎水泥袋,全身灰扑扑的,穿着一件破旧军用棉袄,连扣子都没有一颗,还要用绳子拴着,才不会敞开;

而他的裤子不但薄,还全是洞;鞋子是捡来的,鞋底都磨穿,鞋面满是破洞,隐约露出半截脚趾头;手冻得红彤彤的,长满冻疮。

活脱脱地一副乞丐模样。

乔保锋没有生气,反而有一种难以启齿的快感,他又指着鞋说:“唉,你听见没有,这双鞋我要买。”


80年代的百货商场

售货员火了,心想:这人是哪里来的神经病?

他赶乔保锋走,还不忘挤兑两句:“你识字吗?这写着呢,18元一双!”

乔保锋从破棉袄的口袋里,掏出两本书,往柜台上一拍:“你是不是以为我买不起?”

力气太大,两本书被震开,夹在里面的10元大钞,一张张地往外飘。

售货员被溅了一脸的唾沫星子,根本顾不上擦,立刻换上一副嘴脸,笑脸相迎:“我没说您买不起嘛。”

这是乔保锋第一次,体会到胜利的快感。

他非常享受这种把钱甩在别人脸上的感觉,金钱的魅力有多大,他想象到了。

因为穷,乔保锋是泡在“苦”里长大的。

从记事以来,他一直在吃苦受罪,活得还不如条狗。

这一刻,他明白了,钱不但可以让人过好日子,还意味着尊严。

哪怕后来有很多几百元、几千元一双的鞋,他也一直珍藏着这双18元买来的鞋子。


对售货员这惊心一拍,乔保锋说他“一生一世也忘不了”。

因此,他每次遇到事,都喜欢往别人桌子上拍钱。

他觉得自己是个直爽的人,不喜欢做弯弯绕绕的事,既然这招有用,干嘛不一直用呢?

其实,乔保锋最无知的地方,就是坚持认为:“没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钱当然是好东西,但它有双面性。

拥有与财富相匹配的德行,才能驾驭金钱,而不是被金钱驾驭。

乔保锋的文化素质、思想格局等各方面,十几年如一日,没有任何长进。

对他来说,钱少一点不是坏事,钱越多,给他造成的负面影响会越严重,直至把他完全吞噬。


挣到一万元以后,乔保锋心里滋生了更大的欲望。

他租了几分地,找了些树枝圈起来,搭上一间小房子,划分好属于自己的“地盘”。

在北京市昌平区,有很多水泥厂、矿厂,废弃的牛皮纸袋很多。

乔保锋头脑灵活,时常“给管事的人送点好处”,逐渐垄断整个昌平区废品市场。

一个人不够用,他又叫来很多同乡捡垃圾,自己则专门负责支摊子收废品。

为了不让别人摸清门道,威胁他的江湖地位,他制定很多规矩,比如交份子钱、划地盘……

一旦有人违规捡垃圾,就会被安上“叛徒”的身份,驱逐出垃圾行业,以后再也不能捡垃圾。

这简直是新时代的丐帮。


因为乔保锋的废品回收价格,比其他地方高几分,附近的拾荒者都爱把废品往他那里送。

生意越做越大,废纸、废塑料已经无法满足他的野心。

他开始回收利润更高的废旧钢铁,然后和北京、河北等地的炼钢厂合作,专门给他们供货。

拾荒者们闻风而动,井盖儿、护栏、变压器、电缆,都成了他们眼里“白花花的银子”。

或许,河南人爱偷井盖的传闻,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流传的。

1987年,乔保锋才17岁,存款高达10万元。

他花4万多元钱买了一辆货车,开车上路时,真是“春风得意车速快”啊。

1988年,乔保锋年仅18岁,刚到北京3年,已经挣到第一个100万。

他手底下有100多名拾荒者,江湖人称“破烂王”。

往后,从1987年到1999年,12年间,乔保锋就像开了外挂。

他的资产以平均每年100万元的速度递增,收废品的小摊子,从原来占地几分,扩展到占地十几亩。

乔保锋的大名,在整个北京市昌平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我国和德国合作生产的第一辆桑塔纳小轿车

当然,富起来后,乔保锋一直没忘记“衣锦还乡”。

1988年,他穿着名牌服装,开着德国进口原装的桑塔纳小轿车,回老家接母亲到北京来过好日子。

母亲和他说好,要在老家给他“找个媳妇”。

当年,一斤猪肉才两元,一辆桑塔纳小轿车大概20万左右,相当于北京三环附近的一套房。

那时候开桑塔纳,和现在开劳斯莱斯差不多,豪车中的豪车。

在家乡人羡慕的目光中,乔保锋一扫多年来的憋屈和压抑,彻底扬眉吐气。

母亲替他物色了一个媳妇,叫李加敏。

两人青梅竹马,家离得很近。

而且,以前乔大哥渡船出事,乔家的日子如履薄冰,李加敏一家人帮过他们很多。

离开时,除母亲之外,乔保锋还把李加敏带到北京。

两人在北京市昌平区的酒店举行婚礼,属于“事实婚姻”。

新婚之夜,想起李加敏曾经对他的鼓励和支持,乔保锋对天发誓:“你放心,今后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网上有个段子:“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不知道乔保锋日后干那些污糟事的时候,还记不记得他说过这句话。


李加敏老实贤惠,第二年就生下乔保锋的大女儿。

孩子都有了,乔保锋才想起来办结婚证。

他托人把自己和李加敏的结婚证带回河南,请人帮忙办好结婚证带回北京。

但根据规定,结婚和离婚,都必须当事人双方到现场办理,所以结婚证就没办成。

所有事情,李加敏都听乔保锋安排,毫无防备之心。

而乔保锋心思活络,干脆托人办了一本假结婚证,蒙混过关。

没多久,这本假结婚证就派上用场。

1992年,乔保峰的大女儿四岁,小女儿两岁。

事业蒸蒸日上,妻子李加敏贤惠听话,不但从来不管他的风流债务,还任劳任怨地替他照顾母亲和女儿。

他每次回家,李加敏还会费尽心思,做一桌子家乡菜,好茶好菜的伺候他。

但外面的花花世界太迷人,乔保锋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

李加敏任劳任怨一辈子,一共给他生下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要是知道后面这些事,不知会不会后悔。


1992年,他和一个叫张艳影的家乡美女勾搭在一起,直接同居。

张艳影比乔保锋小7岁,长得非常漂亮,她很想要名分,逼着乔保锋回家离婚。

乔保锋舍不得抛弃原配李加敏,而且老母亲那关也过不去。

母亲唯一满意的儿媳妇就是李加敏,听说儿子要离婚另娶,气得跳脚,赌气搬出去租房住。

为了家庭和谐,享受齐人之福,乔保锋耍了个小聪明。

他偷偷地刻了一套假公章,办齐离婚手续,给张艳影交差。

张艳影半信半疑,乔保锋给她做思想工作,劝她不要再提结婚的事,以后安心过日子,他会像对待妻子一样对待她。

刚开始,张艳影心里不痛快,但她舍不下富贵的生活,只能安心给乔保锋当二太太,陆续生下两个儿子。

可万万没想到,乔保锋干的荒唐事,就这还不算完。


1995年,乔保锋遇到老乡梁中慧。

他故技重施,又把梁中惠“娶”回家当三太太。

梁中惠比乔宝峰小6岁,在乔保锋的工厂打工,她之前已经知道乔保锋有两房太太。

但她觉得,乔保锋对两位太太都很好,对她也体贴入微,这种不抛弃任何一个女人的行为,有情有义。

她心甘情愿地给乔保锋当三太太,生下一个儿子。

不得不说,梁中慧的三观,真是歪到了天边去。


三房太太,六个孩子,乔保锋志得意满。

为了安置三房太太,他在北京市昌平区最繁华的地段,同一小区,同一栋楼,不同单元买了三套房子。

每套房面积、朝向、楼层一模一样,连家具也大同小异。

这三套房子,是乔保锋分给三房太太的唯一财产。

另外,他每个月给每位太太1000多元生活费,养孩子的费用则全部由他承担。

从这以后,回家成为乔保锋最喜欢做的事情。

他会三套房子都转转,看看孩子,和太太们说说话,想睡在哪一家就睡在哪一家。

周末,就带着孩子和三个太太去看母亲,让三个太太陪母亲打牌,他拿钱当奖励,谁赢谁拿走。

三个太太也很识趣,从不吵架,还会聚在一起过年,就连几个孩子,都会互相串门。

这真是天下一大奇观。

三位太太相处融洽,乔宝锋对她们的“贤惠”感到很满意,同时认为自己“协调有方”,骄傲不已。

恐怕就连《鹿鼎记》里的韦小宝见了他,都要甘拜下风。

为了对外粉饰太平,乔保锋用伪造的公章,自己给自己办了和三个老婆的结婚证、离婚证。

有人问起来,他就说分别和三个太太结婚,又离婚,所以才有这么多孩子。

他期望用这种愚蠢的手段,达到“婚姻合法”的目的。

没想到,这些最终都成为他犯重婚罪的证据,让他多吃了好几年牢饭。


乔保锋对待法律的态度,已经到了无知到愚蠢的地步。

但他在别的地方没少动脑子。

他明白,自己能让几个妻子俯首帖耳,都是因为有钱,他不敢放松赚钱。

温香软玉在怀,被窝再温暖,他也从不睡懒觉,每天7点就准时起床干活,别人都夸他勤劳又孝顺。

1999年,乔保锋的废品回收站,占地面积已经扩张到十几亩土地。

车库里停着20多辆汽车,其中奔驰轿车、三菱跑车等豪车好几辆。

在废品回收这一行里,他的买卖做得很大,“破烂王”的地位稳得不能再稳。

有媒体想采访乔保锋的发迹史,他闭口不谈,认为过去“捡垃圾”的事情不光荣,想转行镀金,成为真正的企业家。

其实,是不是企业家,不在于做什么行业,而且在于格局和情怀。

学海无涯,越是干大事的人,越懂得谦虚低调,多读书学习。

可惜,没人告诉乔保锋这些道理。

后来,他进了监狱,记者再去采访他,他一改往日沉默,对着记者讲了两个小时的故事。

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狂妄:“在外面时,别人求我讲这些我也不讲。”

或许,进了监狱改造,他悔悟许多。


1999年7月,乔保锋投资承包了一个铸造厂。

对于炼钢、做模板、搞机加工这一套,乔保锋一窍不通,还不乐意潜心学习。

投资时,他被人忽悠,买的设备全是别人废弃的,没用多久就坏掉,损失一大笔钱。

而且,设备不行,做出来的产品质量不好,产量还不少。

但乔保锋的眼界、格局受到文化、环境等影响,最终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为了炼钢,他把井盖、自行车、下水管道,一股脑往里扔。

一次,不知道从哪里混进来一颗废弃炸弹。

他居然没有经过任何检测,糊里糊涂地把废弃炸弹扔进炼钢炉,引起爆炸。

折腾下来,投资办厂虽然说出去好听,但真没“捡垃圾”来得实在。

每个月都在亏钱,乔保锋焦头烂额。

有人给他出主意:“干这行不偷电,根本别想赚钱。”

乔保锋吃了没文化的亏,信以为真。

他从老家请来电工,开始非常猖獗的偷电活动。

乔保锋一系列无视国家律法的行为,直接把自己送上绝路。


乔保锋偷电的方法很直接。

他让电工安装大电流变压器,或者直接将接到电表的电线拔掉,等有人来检查时,再把电表接上。

胆子大到这种份上,旁人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时间一长,供电局发现输出的电能,和收回的电费不平衡,差异大到一眼就能看出问题。

供电局方面非常重视,多次派人去查,发现问题出在乔保锋的铸造厂。

为了核实,供电局特意给乔保锋的工厂单独安装一个电表,打算过段时间再看。

本来这是一次绝好的改错机会,乔保锋却越错越离谱。


乔保锋指使电工,用特殊办法干扰电表,然后吩咐员工打开机器,24小时不准停,公然和供电局叫板。

供电局拿到证据后,把乔保锋工厂的电停掉,让他去交罚单。

如果乔保锋悬崖勒马,知错就改,结局或许会好很多。

可他不信邪,四处托人给供电局局长说情、送礼,都被供电局局长挡了回来。

砸钱没辙,他就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地冲进供电局局长办公室,把铁锹“咣”的一声砸在局长办公桌上。

他指着局长的鼻子破口大骂:“我实话告诉你,老子就是靠一把铁锹起的家,今天你要不把电供上,我就用这把铁锹活埋了你。”

局长又不是被吓大的,一点不慌,反而平静地请他坐下等消息。

乔保锋以为自己计谋得逞,洋洋得意地坐在供电局等着,结果,供电局领导直接打电话报警,他被警察从供电局抓走。

经过核算,他偷走的电量,电费高达130万。

2002年的130万,按照购买力算,相当于现在的6000多万元。

哪怕是现在,普通人一个月挣一万,也要不吃不喝挣10年,更别说还有很多人月薪不到5000元。

随后,警察又从乔保锋办公室的抽屉里,找到他伪造的公章、结婚证、离婚证。

乔保锋犯下的一切罪行,证据确凿。

他却极为不服:

我每个月的纯利润就70万,用得着去偷100多万元的电吗?

别说,他还真的至于。


乔保锋被抓后

2003年,乔保锋的行为构成盗窃罪、重婚罪、伪造国家机关证件、印章罪,依法数罪并罚,被判刑19年。

他不服判决,坚持要上诉,还为自己叫屈:

如果我真的偷了那么多电,会坐在供电局等人抓吗?

乔保锋坚持认为自己是用电大户,因为没有和供电局“搞好关系”,才会被诬陷。

他67岁的老母亲头发花白,连旁听宣判都不敢。

从别人嘴里得知判决结果,听说儿子还要上诉,母亲眼睛都哭肿:

上诉不需要钱吗?现在我们一分钱都没有,那两个儿子也不担事儿,怎么上诉啊

曾经,乔保锋发誓要让母亲过好日子,结果乔大哥才出狱没多久,他又进去了。

对一个母亲来说,这种痛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其实,比起大富大贵来说,遵纪守法,平平安安挣钱,就是对家人最好的交代。

这一年,乔保锋33岁。

最大的女儿14岁,最小的儿子才3岁,每个孩子都要上学、花钱。

可他的工厂、房产、豪车都被拍卖,用来缴纳罚款和欠下的电费。


后娶的两房太太得知乔保锋要蹲19年监狱,家产被拍卖,迅速把房子搬空,带着孩子离开。

说起这些,乔保锋母亲的眼泪没停过:

后面两个媳妇还不是冲着他的钱。他刚进去,两个媳妇就把屋子搬空了,带着孩子走了。

只有原配妻子李加敏最厚道。

她还住在乔保锋买给她的房子里,带着3个正在上学的孩子,还帮忙照顾乔保峰的母亲。

乔母感慨连连:

她没有文化还要带孩子,打工都没地方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老人家只承认李加敏是她儿媳妇,她的眼光很准,错就错在儿子不知道珍惜。

而乔保锋坚称早已和三个太太离婚,只想要孩子。

到底是为了撇清关系,逃避处罚,还是希望原配妻子能放弃等他出狱,寻找新生活,外人不得而知。

等乔保锋19年后从监狱出来,已经是2022年。

时代巨变,他在监狱里度过了“黄金年龄”,等到他出狱,他已经50多岁。

他没有多少文化,眼界格局也不高,还能跟上社会发展的速度吗?

综合乔保锋的人生经历来看,他想要东山再起,几乎不可能。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修改于2022-01-02 00:11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