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分享

带货界初代网红蘑菇街被曝大裁员 接连错过多个风口

这个是认证

雷达财经

2021-12-24 23:23

666230 0 1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蘑菇街居然还在!”这是很多网友看到蘑菇街的第一反应。

近日有脉脉用户爆料称,蘑菇街技术部门将裁员80%,整体大概裁员30%。

作为带货界的初代网红,蘑菇街也曾红极一时。其创始团队的四人,曾被誉为“淘宝最好的产品经理+最强的技术专家+最牛的营销策划”外加一个铁血BD,然而在漫长的电商赛跑中,蘑菇街却先后错过了海淘、品牌特卖、电商社区和社交电商等多个风口,眼睁睁地看着洋码头、唯品会、小红书和拼多多从自己身边成长起来。

2018年,蘑菇街流血上市,但此后公司不仅没能扭亏为盈,自2017年来累计归母净亏损已超68亿元;股价也连年下跌,截至目前,公司市值较上市之初高点已蒸发超98%。

蘑菇街是怎么一步步“掉队”的?

蘑菇街被曝大裁员,员工数五年缩水七成

这已经是蘑菇街两年来的第二次裁员风波。

2020年4月,就有消息称,蘑菇街正在进行新一轮裁员计划,裁员人数达140人,比例约为14%。

彼时,蘑菇街对此的回应是,2020年一季度,公司对业务模式有了调整,蘑菇街坚定了聚焦直播电商行业的决心,所以优化掉部分非强相关业务,导致本次裁员的发生。

而这次的裁员显然更加猛烈。根据蘑菇街员工在脉脉上的爆料,蘑菇街此次裁员,技术部门裁员比例高达80%,调整后只留下三十余人(含前端、后端、客户端、算法等所有技术相关人员);整体大概裁员30%,运维部门仅剩3人,产品岗则仅剩2人。

在行业人士看来,此次裁员的背景或与2020年4月时相似。

“蘑菇街现有系统基建过于庞杂,需要精简一下,可以更聚焦核心业务,降低维护成本。被裁员的同事也表示理解,拿到的赔偿是‘N+1.5’。”有蘑菇街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还有网友总结道:“研发重点被裁的原因有考虑蘑菇街整体上云,核心技术基本无外包,研发成本又高不再继续养闲人,从五百多人裁到仅剩几十人维护系统即可。”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2017财年年报中,蘑菇街员工尚有1311人,但此后公司员工数量便逐年下滑。至2021年3月31日,蘑菇街员工仅存605人。而按照本次外界透露出的裁员比例,蘑菇街裁员后员工数将进一步降至400余人。

这意味着,蘑菇街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员工数已缩水七成。

All in直播电商,仍难摆脱亏损泥潭

无论是2020年裁员时创始人陈琪所发表的内部信,还是此次裁员后一些员工的看法,都将裁员背后的矛头指向公司为专注直播带货而精简业务。

事实上,蘑菇街本是最早布局直播的电商平台之一,2016年3月蘑菇街上线直播功能的时候,淘宝都还未染指此领域。

近两年,随着直播电商市场规模向万亿逼近,蘑菇街对直播电商的态度也从“试水”逐渐转变为“All in”。

2019年,蘑菇街提出“双百计划”、“候鸟计划”、“百加计划”等,着重发展直播业务,面向全网招募有穿搭、美妆经验的主播,并鼓励拥有优质主播资源的机构或供应链入驻,期望以直播电商为突破口,打破公司发展瓶颈;2021年,蘑菇街还推出了全新业务形态——短播,期待用短视频的方式让每场直播的商品沉淀下来,以便用户在更长的周期中消费。

蘑菇街确实吃到了一部分直播电商崛起的红利。据财报,2021财年,蘑菇街平台总GMV为138.55亿元,其中直播GMV达108.78亿元,同比增长38.1%,直播GMV占平台总GMV的比重达78.5%。

至2022财年第一季度,蘑菇街平台直播GMV继续保持增长,其在平台总GMV中的占比已增至90.8%。

而根据12月23日蘑菇街刚刚发布的2022财年中报,公司直播业务相关的GMV同比增长8.5%至49.72亿元,占总GMV的比例进一步升至91.2%。

在前北京基石资本投资人、七尾创始人贺聪看来,蘑菇街实质上已成为直播电商公司。

不过,转型直播电商平台并没能扭转蘑菇街萎靡的业绩。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自2018年来,蘑菇街从未有任何一个单一季度的归母净利润转正,自彼时至今,公司归母净亏损累计已超52亿元;营收也是逐年下滑,2017年10.66亿元的营收已是近五年的巅峰。

2022财年上半年,蘑菇街实现营收1.51亿元,同比减少31.27%,归母净亏损4.12亿元,同比下滑125.53%。

行业人士指出,当前蘑菇街所面临的竞争形式较为严峻。一方面,蘑菇街直播GMV能实现连续提升,很大程度上要仰仗KOL的带货。2021财年,蘑菇街前十名KOL贡献了GMV总额的43.7%;但无论是头部主播的吸金能力还是平台总GMV,蘑菇街与当前的第一梯队——淘抖快都存在不小的差距,当KOL离开,用户的流失将没什么挽回空间。

另一方面,随着雪梨、薇娅的连续被罚,直播电商行业已进入“洗牌阶段”,品牌自播正成为新的趋势。然而蘑菇街的品类以低客单价的女性服饰为主,也缺少具有品牌效应的头部大牌,这就更提升了蘑菇街想要在直播电商这个领域做大做强的难度。

电商专家、海豚社创始人李成东指出,直播电商终究还是流量模式,流量的影响很大,即使是淘宝直播,想要不依靠淘宝、完全独立发展也十分不易,对蘑菇街这样单打独斗的垂直电商平台而言,显然难度更大。

悲观预期下,蘑菇街在二级市场上已沦为“仙股”。仅2021年内,其股价下滑的幅度就已近80%,截至12月24日,蘑菇街市值仅剩4351万美元。

也因此,蘑菇街已经收到了纽交所的通知函,称其美国存托股票(ADS)的交易价格低于合规标准。即公司已经连续30个交易日的平均收盘价低于1美元。

据了解,通常情况下,收到通知函的公司需在此后6个月内将其股价和平均股价提升至1美元以上。如果6个月缓冲期期满,期间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未达到每股1美元,并且在缓冲期的最后一个交易日结束的30个交易日内平均收盘价未达到每股1美元,纽交所将启动停牌和退市程序。

被封杀的淘宝导购平台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蘑菇街的起点并不低。

蘑菇街的创始人陈琪,毕业于浙江大学,是淘宝的第51号员工。据他所述,自己进淘宝的原因很简单:“我喜欢做点感性和理性相结合的事情,淘宝的网页设计工作,正符合我的这两个要求。”

跟随淘宝初创的那段时间里,陈琪结识了后来的创业伙伴岳旭强和李研珠。据了解,岳旭强在加入陈琪的创业团队前,是淘宝的首席架构师,为了创业,他放弃了千万期权;李研珠也是淘宝的资深员工,花名胡斐,擅长网络营销。

而蘑菇街四大创始人的最后一位,则是陈琪的大学同窗魏一搏,其毕业后曾短暂在中兴通讯入职,李研珠对魏一搏的评价是:“没有他搞不定的客户。”

起初,陈琪和他的团队只是想做一个关于女性的社区:“在这个社区里,女性可以扎堆聊天,晒购物,分享时尚心得……”在四个人的努力下,2011年情人节,蘑菇街正式上线,并迅速在女性消费者中传播。

随着话题讨论的深入,用户的购买需求呼之欲出,分享链接成为常态,蘑菇街顺势转型为导购,这一度为公司积累了大量的用户和商家。

短短13个月内,蘑菇街便吸引了超过600万名注册用户。2012年4月的一篇报道显示,蘑菇街彼时每天有约160万人的访问量和8000万的浏览量,每天发布近1万件商品信息,借此给淘宝带去4万张订单。

此时,蘑菇街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撮合成交额带来的佣金,而陈琪对蘑菇街的定位则是淘宝大生态系统里积极和重要的参与者。

一位2012年入职蘑菇街的资深员工曾回忆称,彼时淘宝还没有个性化算法推荐,但蘑菇街却会用爬虫技术或用户自己上传进行人肉算法推荐。这导致大家越喜欢一件商品,它的排序就会越靠前,就成了爆款。

靠着这门“绝技”,蘑菇街在12到13年期间拿到了很多淘宝客的佣金,巅峰时期,蘑菇街和美丽说为整个淘宝提供了10%的流量,但这也为后续淘宝对其的封杀埋下了隐患。

2013年前后,淘宝意识到被第三方平台瓜分流量的危机,遂以质量管控等为由,开始封杀外部导购网站,这让蘑菇街元气大伤。公司不得不转型为电商平台,而这也是蘑菇街一步步坠落的开始。

至今仍有观点认为,蘑菇街在被淘宝切断链接后,始终未能找到符合自身发展的定位。

多次与风口擦肩而过,已错失最好发展时机

事实上,即使被淘宝抛弃,蘑菇街在后续发展的过程中,也陆续赶上了不少机会,但公司一直没能抓住,反而在不断的摇摆中逐渐沉沦。

“俗话说,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但其实有时候风口踩到了,你也不一定飞得起来。”一位蘑菇街资深员工在评价自己的公司时如是说道。

2014年,蘑菇街试水海淘,用户在蘑菇街网站上下单后,公司系统会帮用户自动在海外下单,并邮寄过来。但试了几个月,蘑菇街并没能打通整个链条,便砍掉了这个业务。随后,海淘App曾如雨后春笋般涌出,包括洋码头在内的海淘网盛行。

此后,蘑菇街的老板还考虑过要不要帮大品牌处理一些尾货,但公司对此的尝试也仅限于讨论层面。直至唯品会大火,才有蘑菇街员工透露,管理层有一些后悔,因为蘑菇街本身非常适合做品牌特卖。

而最可惜的风口则是社区。蘑菇街本就以社区起家,转型期间也曾多次强调社交电商的概念,还曾因此在2014年收获超2亿美元的融资。

2016年,蘑菇街在与美丽说、淘世界合并,成立新公司美丽联合集团后,主打的概念亦是“社区+内容+电商”的模式。

然而,公司一直没能持续地将重点放在打造社区方面,而是在左右摇摆中,选择了押注电商。同期,做海淘攻略和购物分享起家的小红书在社区内容方面不断积累壮大,其在11月完成最新一轮5亿美元融资后,估值已高达200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蘑菇街还曾在金融领域广泛布局,2016年前后,适逢P2P行情火爆,蘑菇街旗下纳入了“白付美”、“种豆宝”、“美丽借”、“贷款超市”等多款金融产品,涵盖消费信贷、P2P等领域。但在P2P的暴雷潮后,蘑菇街对金融领域的尝试沦落为“一地鸡毛”。

蘑菇街还抱到过腾讯的大腿,其一度成为微信小程序第一批内测合作的公司。2018年截至9月30日的前6个月,微信小程序占蘑菇街总销售额的31.1%,显著高于一年前的14.4%。蘑菇街甚至为此直接成立了一个团队,专门在微信楼的边上租了房,研究怎么做小程序、利用好微信的资源。

结果跑出来的,却是发明拼团的拼多多,京东也借此孵化出了京喜。而此时的舞台上,已经没有了蘑菇街的位置。

行业人士认为,当下普遍的商业模式是以用户为中心的用户思维模式,或以流量为中心的流量思维模式。这两种思维的选择,决定了公司的战略和资源投入。一个既有商品,又有内容的App,体验上并不如以商品为主或以内容为主的App。

而对于选择了交易平台的蘑菇街来说,不幸的是,女性服装购物这个品类已经基本被淘宝占据。相比之下,选择内容社区的小红书,就因为错开了与淘宝的竞争,从而赢得了一个位置。

错失了一系列机会的蘑菇街将走向何方?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金猫榜#

# 蘑菇街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1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