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8 16
分享

胡润“失败”富豪榜:前浙江女首富、吴亦凡幕后老板现身

这个是认证

新摘商业评论

2021-12-15 07:55

177161 8 16

图片

从胡润富豪榜“榜主”到法拍房“房主”,危机在他们登顶时就已经孕育。

作者/毕胥萍

出品/新摘商业评论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坍塌。

曾身价数百亿的富豪,一旦破产成老赖,就仿佛“从天堂坠入地狱”,甚至不得不“卖房还债”。最近,一则法拍房(法院拍卖房产)的消息引起热议,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双11期间,有8位富豪及其关联公司的房产被拍卖,其中7人曾登上胡润百富榜。

这些法拍房的主人,不乏显赫一时的“大人物”,典型如浙江前女首富周晓光、甘肃前首富阙文彬、青海前首富肖永明,广东富豪刘绍喜、蔡小如、饶陆华,还有上海富豪陈建铭、江苏富豪钟玉等。

据新摘统计,今年以来,共有16位富豪成“法拍房”主角,其中4位折戟房地产,包括新光集团周晓光、宜华集团刘绍喜、三盛宏业陈建铭以及永凯实业集团赖可宾。这些法拍房的房主都曾是中国成功企业家的代表,如2015年胡润百富榜并列第7名的王靖、贾跃亭,耀莱影视的掌门人綦建虹。

图片

 新摘制图

诸如王靖、贾跃亭这类“New Money”代表人物的失败故事,除了资本商战之外,鲜有能吸引大众目光的传奇事迹。

而那些踏着新中国发展浪潮崛起的初代创业家们,人生故事则更加跌宕起伏,且大多白手起家。新光集团创始人周晓光,从一个走街串巷的货郎担,进入胡润百富榜第53名,化身浙江女首富。

极盛之时,以周晓光为原型改编的电视剧(张译、殷桃主演《鸡毛飞上天》)在各大卫视热播,新光集团接班人、周晓光大儿子举办婚礼时,由杨澜担任主持,现场还有董文华献歌、施华洛世奇高管致辞,好不热闹。

浙江舟山的传奇富豪陈建铭,极盛时期名下有三家上市公司;1992年以前,陈建铭在浙江省委党校经济教研室任教10年。另一位耀莱集团綦建虹,曾登上2016胡润百富榜排名第213位,今年却以“吴亦凡内地经纪公司老板”身份登上热搜。他曾和成龙、范冰冰、冯小刚、吴亦凡等众多影视圈人物觥筹交错,如今却陷入债务危机成为“老赖”。

自1978年起,从鸡毛换糖的“行商”到进入富豪榜的“巨贾”,周晓光用了40年;从教师转身上市公司老总,陈建铭用了25年;从百货公司的职员,到登顶胡润排行榜,綦建虹用了24年。然而,他们商业帝国的垮塌,用时却不到1年。

每一套法拍房背后都是一个辛酸的创业故事,这些胡润富豪榜上的失意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浙江“最励志”女首富周晓光:

义乌小商品让“鸡毛飞上天”,却深陷资本迷途

中国日益繁荣的市场经济,肇始于1978年的改革开放。这一年,周晓光16岁,她带着母亲在全国各地流窜做小贩。此时的她,完全看不出“浙江最励志”女首富的影子。

1962年,周晓光出生于浙江诸暨小山村,父亲深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她是家里的长女,下边有六个妹妹和年龄最小的弟弟。周晓光青少年时期,商品经济还是“禁区”,但家里极度贫困。为了改变家里的经济状况,她从小跟着妈妈在四邻八乡去做小买卖。依据周晓光人物原型改编的电视剧《鸡毛飞上天》,她当时靠着“鸡毛换糖”谋生。“鸡毛换糖”也就是货郎担,走街串巷的日子增长了她的见识。

从17岁起,周晓光带着母亲开始北上南下,去过上海、东北,海南等地,这样的生活持续了7年。四处漂泊之际,周晓光认识了同乡、同岁的老乡虞云新——她的终生伴侣,也是未来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1985年,两人回到浙江义乌结婚定居。起初,他们在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里摆摊,主营也是小饰品,几年内,在义务市中心最繁华地段开了店。1992年,仿真饰品开始流行。台湾一家知名饰品商选中了周晓光作为代理商,生意日益兴隆。周晓光萌生了开办自己饰品加工厂的想法。她的人生也自此步入快车道。

1995年,周晓光和虞云新凑到700万元,开办了自己的饰品加工厂“新光饰品有限公司”,公司名称来自两人的名字。新光饰品逐步在全国建立起产品销售网络,1998年成为国内饰品行业的龙头企业。2000年起,周晓光带着新光饰品连续三年参加香港举办的亚洲时尚饰品展,并签下大量出口订单在国际上打响声量,“美国总统小布什都戴过新光的领带夹”。

穷苦出身农家女变金凤凰的故事在周晓光涉足房地产时迎来转折。

2004年,周晓光成立了新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正式踏足房地产,先收购了浙江万厦,又独资投入70多亿元开发了“浙中第一高楼”义乌世茂中心。

2016年4月,周晓光以万厦房产和新光建材城完成对方圆支承的借壳,完成了地产业务的曲线上市。2017年胡润百富榜,周晓光夫妇以330亿元的身家排名胡润百富榜第65位,登顶浙江女首富宝座。

“首富”的位置没坐稳两天,新光集团就有两笔总计30亿元的债券发生违约,周晓光也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为了实现上市三年业绩不低于40亿的承诺,周晓光无节制扩张,最终资金链出现问题而暴雷,新光集团一度有高达337.64亿元的有息负债。

今年双十一,杭州市西湖区一套打通的排屋被拍卖。这套香墅的主人,是周晓光的二儿子——虞江明;周晓光家族被拍卖的还有东阳市白云街道东义路希宝广场1幢101室及1幢地下室。

图片

而周晓光夫妇四套别墅也在今年8月被法院竞拍结束,四套总价5466万元。

资本“易容术”高手陈建铭:

党校教师创业资产过百亿,坐拥三家上市公司折戟房地产

相比周晓光的励志,浙江舟山的传奇富豪陈建铭的故事来得更惊心动魄。

今年9月份以来,阿里法拍网上,陈建铭及关联公司名下多套房产和车位,起拍价合计近2.84亿元。除1起案件所涉的房产在杭州外,其他4起均在上海。

杭州、上海,也是陈建铭的大本营所在地。

上世纪90年代初,陈建铭在杭州省委党校和舟山政府机构任职,随着“下海潮”兴起,毅然决定弃文从商。

在家乡舟山,他利用当地资源优势,成立了舟山中昌海运股份有限公司,主营海运业务;随着房地产行业兴起,又成立了杭州三盛房地产有限公司。千禧年之后,陈建铭将业务迁至上海,并搭建起三盛宏业投资集团。自此,房地产、投资、海运三足鼎立,构成他未来主要的商业版图。

2006年,陈建铭将旗下的普陀海运70%的股权注入上市公司华龙集团,接着华龙集团又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收购了三盛宏业旗下的中昌海运。陈建铭的第一家上市公司“中昌海运”诞生了。

但后来中昌海运的发展并不顺利,持续的亏损让陈建铭决心兑掉“航运”业务板块。2016和2017年,陈建铭耗资超24.7亿元收购了博雅立方、云克科技、亿美汇金等资产。依托几家新纳入子公司业务,几番收购后“易容”成为一家大数据公司中昌数据。没曾想,收购的几家子公司已经埋雷。

创业24年,2017年,62岁的陈建铭已经坐拥三家上市公司,均靠资本运作实现。除了中昌数据,三盛宏业以约20亿港元收购港股上市公司镇科集团后,子公司“借壳”上市,更名为中昌国际控股,同年,陈建铭旗下的钰景园林成功挂牌新三板。此后,他以100亿元身家登上了2018年胡润百富榜,排名第354位,三盛宏业跻身“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第54名。

一系列疯狂收购的资本并购运作,即将付出沉重代价。2017年,房地产行业已经显露出危机,但陈建铭仍然在疯狂扩张。2018年,三盛宏业曾对外公开宣称,已经在舟山、杭州、上海、广东、沈阳等多地布局,土地储备超过3000亩。房地产市场进一步收紧,市场遇冷,资金链的断裂迅速压垮了陈建铭。

2019年上半年,中小房企三盛宏业净利润断崖式下跌,亏掉了6.75亿元,在全国各地的项目,也大面积停工。此时,三盛宏业背负了417.65亿元的债务。

不仅房地产业务遭难,中昌数据业务也是连年亏损。当年收购的两家子公司博雅立方、亿美汇金在同一栋楼。外界猜测,“他可能被组团骗了”,此事真相已经成谜。

只知道,为了填补资金窟窿,陈建铭发动员工及家属上千名购买公司发行的所谓理财产品(其实是借款),这笔钱总额高达8亿元,因难以兑付,2019年10月,员工集体堵门讨债,陈建铭当场大哭。当时,这戏剧性一幕也被社交媒体热议。此后,陈建铭因价格操纵“中昌数据”股市交易,被证监会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家族式管理,也是导致陈建铭公司经营不当的因素之一,他妻子和妹妹都任三盛宏业副董事长,妹夫是上海区域公司总经理,而弟弟是公司监事。

危局下的ST中昌,一度陷入控制权纠纷。公司新董事长上任一个多月,陈建铭却迟迟未移交公司印章、证照资料等,看起来,陈建铭还无法适应没有权柄的生活。

影视圈幕后操刀人綦建虹:

踩雷范冰冰、吴亦凡,公司“大本营”遭拍卖陷至暗时刻

在3轮竞价之后,11月9日上午,北京市朝阳区幸福二村40号楼不动产以近3.4亿元成交。该商业地产地处三里屯核心商圈,是耀莱中心所在地,整个“耀莱系”的大本营,涉及数十处房产——它们曾是影视圈幕后大佬、富豪綦建虹的资产。2017年,綦建虹以160亿元财富值位居《胡润中国富豪榜》第199位。

綦建虹的故事,开始自1994年。27岁的綦建虹在商业上崭露头角,彼时,他加入了当时贸易部下属的中商百货。因颇具经营管理天分,32岁的他已经成为该公司北京分舵的掌控人。百货公司曾是一个时代的标志,不少的县市级城市的老城区市中心,仍然坐落着数十年前遗留的“百货大楼”。

成龙是綦建虹生命中最重要的贵人之一。成龙曾在其自传中写道,“我认识他的时候,他(綦建虹)还是黄毛小子,那时候香港还没回归,每次我来内地都是他招待我”、“当时他对我来讲算是酒肉朋友,也没有生意上的来往。”

搭上香港回归的顺风车,这些曾经的酒肉朋友便纷纷成为他商业之路上的“摇钱树”。2000年前后,綦建虹与香港的珠宝大王达成合作,还拿下宾利和劳斯莱斯在北京的代理权。

2008年,北京奥运会,綦建虹将旗下两家豪车业务公司借壳上市。耀莱集团就此诞生,后来成为“中国大陆最大的奢侈品代理集团”。那一年,成龙因参与大合唱《北京欢迎你》常驻北京。在幕后,成龙和綦建虹频繁接触,两人推出了“耀莱成龙影城”。成龙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为听候(綦建虹)召唤,我推掉了一部戏、两个广告。”

耀莱影城以价格战迅速在国内崛起。北京耀莱成龙影城五棵松店,曾连续数年蝉联全国票房冠军。受疫情影响等综合因素,该店如今已暂停营业。

成龙的加盟让綦建虹的商业野心日益膨胀。2016年,文投控股上市初期,綦建虹以耀莱文化所持文投控股权作为抵押担保,通过厦门信托融资35.48亿元,用于扩张规模——他希望加杠杆以获得超额收益。

鼎盛时期,綦建虹几乎参与了那些年成龙主演的每一部影片,而且与冯小刚等影视圈内人过从甚密。2016年圣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范冰冰因冯小刚导演的《我不是潘金莲》获最佳女主角奖。她的致谢词提及的“小綦哥……”正是綦建虹。

2017年是綦建虹的巅峰期,他以160亿元财富值位居《胡润中国富豪榜》第199位。但好景不长,2018年范冰冰的“阴阳合同”事件爆发,影视圈地震。与范冰冰牵涉较深的文投控股,当年股价全年下跌75%,是传媒板块除了贾跃亭的乐视网、*ST巴士以外跌幅最大的上市公司。

綦建虹在耀莱文化持有文投控股15.21%的股权,经司法过户交给厦门信托。过户完成后,耀莱文化在文投控股所持股票仅1.14%,綦建虹成了“老赖”。

2018年年底,綦建虹还对外称“我会好起来的。”如今三年过去了,他的房产还不时出现在“法拍网”上。

除今年双十一期间成交的“耀莱系”大本营地段的房产外,早在今年5月,綦建虹在北京市朝阳区CBD附近一套高档酒店服务式公寓也被拍卖。2008年,此处房屋每平米均价高达六位数,号称北京销售单价最贵的楼王。

今年,一则“吴亦凡内地经纪公司老板房产被拍卖”的消息,让綦建虹又一次暴露在聚光灯下。2016年,耀莱宣布成为吴亦凡在内地的经纪公司,而促成这一合作的,是綦建虹爱追星的女儿綦美合。

疫情加速了影视圈寒冬的降临,身处漩涡的綦建虹也未能独善其身。

结语

周晓光、陈建铭、綦建虹的溃败是近年来房地产、影视行业遇冷的缩影。

房地产、影视行业均属于资本集中度较高的领域,高杠杆经营一直是房地产行业的常态,周晓光、陈建铭在企业经营中采用重资本、大扩张的打法,在大经济环境遇冷的情况下不免成为牺牲品。家族人员参与管理也是“硬伤”,根植于心的家族观念,让现代化企业标准和流程经营难以深入,影响了企业日常经营。

近年来,为防范房地产金融风险,相关宏观政策调控持续收紧。受恒大事件冲击,金融机构对房地产企业融资行为也更加审慎。其实决定房企生死的并不是高杠杆,而是核心资产的变现能力。不幸的是,周晓光、陈建铭未能等到盈利点到来。

新冠疫情给餐饮、娱乐行业带来了巨大打击,餐饮巨擘海底捞都主动收缩经营,关停了300家门店,影院收入占大头的耀莱集团经营承压也是必然。

从胡润富豪榜“榜主”到法拍房“房主”,危机在他们登顶时就已经孕育,高额的经营负债本就让企业经营如履薄冰,而疫情无疑加剧了外部环境的不稳定性。

时代的罗网撒下,湮没了这些没能跟上大势的企业家。浮华散去,繁花落尽,从富翁到负翁的他们,不免也要感叹一句: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 那座城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16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这个是认证
猫友1599254
😓😓😓😓😓
2021-12-15 16:59
0
0
八千年一遇的帅哥
牛的
2021-12-15 15:43
0
0
这个是认证
企业博闻
厉害了
2021-12-15 14:24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