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22
分享

高谈阔论被驱逐有感

这个是认证

女娲之子郑天

2021-12-14 19:02

1033955 0 22


高谈阔论被驱逐有感:

    今天我在某个大学做了半天的双十二兼职,还是快递行业,然后被老板劝离,他说是下午没货没事做了,我知道什么原因,也没有多说什么,拿了钱就离开了,最后也把他的微信给删了。其实是因为我的高谈阔论,难免厚古薄今,少不了说些当地的不是,但是并没有影响我干活,我也不是和学生们聊天,而是和一块做事的人聊天。可能我高谈阔论被校方里的人憎恨,觉得我是在传播什么,便勒令老板把我赶走。这所大学去年我在里面做过兼职保安,也不知道外包了几手,招工的中介都不一样,有次不知道谁安排来一个老保安,看我拿手机看《续资治通鉴》,便不停的挖苦和数落。类似事件在当地那是层出不穷,我阅读史籍,我欣赏诗歌和当地有什么关系呢,何苦神经兮兮,纠缠不清。里面的快递也是外包的,然后由总承包人再外包给各个快递,快递又外包给了私人做,最近抢甘蔗的保安也是市容单位外包的,这天下到处都是外包,严重影响到一线打工者的工资收入。

    上次双十一的兼职也是在这所大学里,有天晚上来了一个老者,他大摇大摆,不可一世的样子,不愿排队,我只是提醒一下排队和签字,他便暴跳如雷起来,先是骂快递公司,然后又对我谩骂。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见状也帮着他谩骂,甚至想一起动手打人,不知道他们是校内老师还是教授,或是保卫科的什么人,可能校内藏污纳垢,隐藏了一些狐假虎威,欺善怕硬的流氓。找我干活的老板也是个承包商,他承包了某家快递,别看他戴着眼镜,对我高谈阔论其实他也是很忌讳的,毕竟我早被当地视为了异端,应该小时候就把我列为了可镇压对象,他也不想被我牵连。他还年青,需要生活的稳定,才不关心什么诗情画意,什么朝闻道夕死可矣,什么精神文明,这些东西在当地一文不值。我推崇的东西在这里确实是曲高和寡,这些话题也很容易碰壁,因为大多数人就是容不下文化和思想,看不惯正直和善良,对富人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反对,可是对底层人,他们就会气势汹汹,一幅大兵压境的嚣张气焰。

    只要是底层人,无论你是拥有还是信仰了这些东西,生活都容易被推进死胡同,我就是活生生的案列,这次我再次流亡在福州五年,失业的时间就有四年,几乎都是被诽谤和排挤。曾有人告诉我,在福州不要多说话,不要把自己表现成很有文化,很正义,他所以这么说应该是他也曾遭遇过类似的是是非非,我们都是极端现实化,病态化的牺牲者。因为现实所以病态,如果那些人不病态,怎么会把我这样的底层人视为威胁,怎么会容不下一个底层人的兴趣爱好呢。曾经我还没有去帝都的时候,有过一段时间喜欢去大学寻找中文或历史系的学生聊天,当作以文会友,那时候的我,知识算是萌芽,当然不如现在满腹经纶,可惜现在我已经老了,想继续和才子佳人交流似乎也不合时宜了。不过当时我经常去的大学是在仓山的福建师范大学,可不是今天做快递的这所大学,当年有段时间我搬家住到师大背后的城中村,当年除师大外,我感觉不到其他的大学有文学气象。

    那时候的人都喜欢去书店看书,也喜欢讨论天下大事,现在的人都喜欢吃喝,可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就说福州,我的身边总有一些人会看不惯我的高谈阔论,他们用排挤的手段,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我的激情给消灭。我每被排挤一次,我就更坚信自己爱好的东西很有价值,就越要坚持下去,他们可以嫉恨我,诽谤我,折磨我,可我对他们仅仅是鄙视和疏远。我没有完整的家庭温暖,双亲关系破裂,就我这么一个居无定所,朝不保夕的人,尚且能有爱好和信仰,那些一直破坏我生活的人,不都是正常父母养大,正常上学的人,结果只能吃喝,做尽小人。如果互相换一下出生环境,我的文化是不是更上一层楼呢,我的身边何愁没有文艺激情的朋友呢。福建一直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噩梦,母亲自杀,养父貌合神离,村庄咄咄逼人,到福州后又差点被污浊的环境给同化。这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躲避异化,一直在给自己灌输文化和思想,在精神上起到抵抗意志,我的执着被人误解,被人嫉恨,我只能选择独处。(2021年12)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22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