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她随口一句玩笑,有人为之奋斗五年,结局令人痛心

这个是认证

清允ZXD

2021-12-08 16:05

16099 0 0
      北风肆无忌惮的席卷这片土地,江铭在一间酒吧忙碌着,路边地植物露出那光秃秃的骨干,为这个冬天搭起支架,人们都到为即将到来的跨年做准备。


      江铭起早贪黑于实习岗位与兼职之间,每天睡五六个小时。距跨年就只有三天了,他为她的一句话,每天拖着自己似丧尸一样的身体,筋疲力竭于多赚点钱,筹备一个盛大的告白,看她一个时辰的笑脸。距成功仅一步之遥时,上天给江铭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江铭兼职处的老板每月十五发工资,但这个月市场饱和,销售大于供求,物价大幅下降,工资已经拖了两个月没有结了。之前结的工资在实习期也用了一些,老家的母亲又突然病倒,查出肝癌,前几年筹备的资金只够老母亲初期治疗。


      这几天经理又推脱责任,还大骂上级领导这时候出差了,想带着公司最后一点资产赶在老板回来前辞走。“老经理,可以把我的工资结一下嘛,家里出事了,急需用钱,”江铭迫于严峻形势,只能和老经理索要工资。经理一脸无辜地说:“我很同情你的情况,但我也没有发得工资,我也没有办法,等懂事长回来看吧啊,”话毕一只脚已经跨出门槛。江铭无奈地低垂着脑袋,继续回到一地鸡毛的工作中。


       跨年的倒计时欢快的奔跑着,时不时嘀嗒嘀嗒地演奏新年好。江铭问之前的朋友借钱,肯借钱的只有阿伟,不过阿伟是个妈宝男,也只借了一千五百元。通讯录联系好友每个依次打过,只借的三千八百元,挂断电话。天空泛起片片鱼肚白,山的尽头射出一束光。江铭值完早上的班,就来到人民医院,把医用费结了一部分,陪母亲说了会儿话。回到实习岗位继续奔走,于忙碌中回到一摊死水的兼职里,在这里,每个人都被染上了颜色,抑郁昏暗。


      “喂,您好,江先生,你之前付过首付筹备的告白宴还继续嘛,考虑到跨年的节日氛围,这边可以给您在打点折扣,…”,江铭漂流在时间缝隙里。“江先生,您在听吗?江先生…”,江铭陡然回过神来,答复说晚上连续活动主办方。裤兜一阵响动,江铭掏出手机,看到珠儿发来的消息:江铭,我想你了,明天一起跨年嘛。江铭立马又回播了活动方电话,“一切按计划开始,费用的话,微信转账给你。”挂断电话,江铭和实习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把给母亲治病的钱转给了活动方。“后勤,后勤,赶紧把这些搬走,礼花准备就绪,…”现场一片涌动。


       江铭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江先生,你今天真帅,你女朋友真幸福”。珠儿顺着就绪流程,来到礼堂,珠儿推开大门,踏着一路鲜花,来到江铭对面,“江铭,搞这么大阵仗,求婚呢,准新娘呢?”一脸看好戏样子,“珠儿,我们在一起吧,”江铭一脸认真的看着珠儿,珠儿迟疑了几秒,看看周围是那么熟悉,舒服。这个场景闪现冲撞进大脑,明白过来,这是她描绘过想要的未来。


“江铭,我只是随口一说,当时只是一时兴起,不作数的。”说毕,转身离开,不——作——数——的几个字敲击着江铭的内心,最后一根弦断了,等江铭放映过来。珠儿已经离开一个小时有余了。
# 情感故事
# 距真实故事改编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