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梅艳芳》刮起怀旧风,港星在短视频复兴

智商税研究中心

2021-12-03 11:05

62758 0 0


内地无条件追捧港星的时代已经过去,老港星要是想赶紧跟上趋势就必须融入内地文化,近年国家对综艺、影视剧的严监管也正好让短视频补上了大众娱乐需求的缺口,给了入驻者聚集流量的好机会。


传记电影《梅艳芳》,让95后重新认识了一代港星。

 

按理说,95后对曾经风靡一时的老一代港星并不熟悉,但看到电影曲终时分荧幕上Anita穿着婚纱挥别了舞台,随后又响起了《歌之女》,听到“为你歌,感谢你始终未弃掉我”这一句诗,影院里不少年轻人也忍不住偷偷抹眼泪。

 

自影片播出后,#梅艳芳这个话题也成了抖音播放量超过75亿的存在。

 

顺着这条线索,小编不仅回顾了梅姐过往的神作,也刷到了一众早就从荧幕上息影,如今却又在短视频平台复活的港星。

 

有在直播间红红火火卖货的张柏芝,有拍短视频疯狂炫夫的蔡少芬,也有独自歌唱的陈奕迅,还有拼命营业的陈浩民。大家流量有高有低,但总算都找回了些存在感。

 

近几年,好些早过了气的港星为什么突然都在短视频平台复活了?


光芒万丈的港风滤镜


说起过气港星为什么能复活,那一定是香港文化筑起的滤镜实在太美好了。

 

要知道上世纪的香港是赫赫有名的亚洲四小龙,是中国影视娱乐业绝对的中心,那时香港文化的影响力不仅深入到了整个东亚,在欧美地区亦是名声大噪。这个时期的香港产出了一大批极具品质的影视作品,同时也孕育了一大群神仙一般的港星,港片和港剧不仅是很多国人的青春回忆,也早已成了不可磨灭的文化印记。

 

所以,很多人应该和小编一样,刷视频刷到朱茵时,眼中的人不是朱茵而是紫霞仙子;刷到吴启华时,眼中的人不是吴启华而是张无忌;刷到古天乐时,眼中的不是这个“黑古”而是杨过时期的“白古”;即使是刷到张柏芝带货,也会感叹柳飘飘终于还是得靠自己养自己……

 

观众太容易和自己喜欢的角色共情了,而港产剧集又早就和当代中国人的青春、童年纠缠在了一起。即使是很多早没有戏拍的过气港星,甚至是影视剧里眼熟的小配角到了短视频平台上也重新获得了一呼百应的力量,比如抖音上的万年女二胡定欣,还有和尚太监专业户戴耀明。

 

现在的一个事实是,香港艺人对从内地兴起的短视频平台开启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对于尚且有商业价值的港星来说,短视频频道可以作为固粉和宣传的阵地;对于早掀不起水花的真过气港星来说,没有关系,平台用户基数大定有看过自己作品的人,光靠卖情怀也比素人聚集流量轻松得多。可以说就是人们对港产作品的怀旧,才撑起了港星们在短视频平台的流量。

 

即便是在今天,港风穿搭、港风妆容也是能撑起主播、博主、设计师的饭碗的可怕力量,陈都灵、宋祖儿、钟楚曦等贵圈女明星同样频频靠港风妆容出圈,可见与港风相关的话题至今都具有不可小觑的公众影响力。

 

而这一切都是出于大家对香港那个才过去不久且光芒万丈时代的追忆,也是对如今华语影视作品式微的唏嘘。


文化输出阵地早变了天


一向高冷的港星为什么扎堆开始玩从内地兴起的短视频?无非是影视娱乐资源早就从香港转移到了内地,可惜许多港星非等自己过气了才回过味来。

 

有句老话说得好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20世纪末作为亚洲四小龙之首的香港早于内地完成工业化,并进入现代都市社会。而更强的经济基础,也意味着更有余力发展娱乐文化,所以当时的香港影视作品简直是引爆了全中国人对武侠世界和都市生活的想象,几乎是单向在给内陆地区输出香港文化。

 

然而进入21世纪后,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香港文化一枝独秀的情况也就结束了,以陈凯歌、张艺谋、姜文、冯小刚为代表的内陆影视文化团体开始发力,于是香港这个元素也渐渐在华语娱乐圈模糊化了,代表性元素回归了区域性元素的位置,这从近年来TVB衰落,以及港星移居大陆成风就可见一斑。

 

在武侠、职场剧的风潮退去后,宫斗剧算是TVB开创的最后一条新戏路了,《宫心计》《金枝欲孽》虽然好但后继乏力,比不上《甄嬛传》《延禧攻略》香。大陆《鬼吹灯》《白夜追凶》《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IP的崛起,更是高调宣判从玄幻、悬疑、仙侠等题材全面超过香港影视圈。

 

而这些也见证了影视资源向内陆集中的过程,大量香港人才也被吸引到了内陆市场。佘诗曼从《金枝欲孽》里的尔淳成了《延禧攻略》里的娴妃,蔡少芬从《珠光宝气》里的小妹成了《后宫甄嬛传》里的皇后娘娘。资深影视后期Howard告诉智商税研究中心,早先香港影视行业累积的资源现在已经完全融入内地影视工业,《如果爱》《一点就到家》,以及今年大火的《长津湖》都是内地与香港班底的融合之作。

 

内地无条件追捧港星的时代已经过去,老港星要是想赶紧跟上趋势就必须融入内地文化,近年国家对综艺、影视剧的严监管也正好让短视频补上了大众娱乐需求的缺口,给了入驻者聚集流量的好机会。

 

今年年初,刘德华正式入驻抖音,现在粉丝已经接近七千万,最近天王啃玉米的视频获赞两百多万更是冲上了热榜,网友直呼天王接地气到让人上头。10月成龙也入驻了快手,很久没有新作的大哥,如今通过短视频的方式再次耍起了武术、演上了小情景剧,在吸粉的同时也成了老铁中的一员。张柏芝直播带货的成功更是给广大港星们提供了变现的思路。虽然不是谁都有那么强的号召力,但这些成功转型的例子也算是给老港星们树立了榜样。

 

在长视频式微,人人都刷抖音、快手、微博的今天,对于想翻红的明星来说,短视频平台用户多、门槛低,的确是低成本和公众建立重新联系的好方式。


港星也是打工人


其实港星早就成了一个不太有必要的分类,香港新生代的明星依然活跃但是港星不再是个值得说道的光环了。Angelababy、陈伟霆、邓紫棋、王嘉尔等港圈出身的艺人,早在职业生涯早期就把重心转移到了内地,对于看到先机的他们来说当然没有什么复活之说。但是对于原来安稳捧港圈饭碗的老港星们来说,坐吃山空行不通了,如何重出江湖回归大众视野是个大问题。

 

赚钱是“打工人”永恒的主题,明星也不能免俗。对于明星来说,公众影响力直接决定了他们的商业价值,提前在内地布局的港星已经体会到了早鸟的快乐,迟来的港星不得不走从下往上渗透的路子,入驻短视频平台就是第一步。

 

过气明星之所选择选择短视频平台作为翻红首发站有三个原因:

 

一是入驻短视频平台低成本很低,即使不是官方邀请入驻的明星,门槛也只不过只交几百块钱明星认证费用而已,而且拍摄短视频所需要的技巧可比舞台低多了,手势舞、对嘴型统统不在话下。

 

二是港星滤镜本就自带流量,短视频平台已经成就过太多素人了,如果普通人都可以一朝成网红,那么本就和大众混熟了脸的港星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周海媚一条普普通通的日常视频就有百万人点赞,胡定欣的一条耍宝视频也能轻松获得上万点赞,这可是普通人花式整活儿也求不来的。

 

三是社交平台的良好运作是过气明星恢复商业价值的第一步,不管是卖情怀、接地气,还是分享日常,明星想积累粉丝比普通人多了一万条路子,当粉丝达到了一定阈值,恰饭广告、商务合作一定少不了,要是运作得当还能为以后接戏、接综艺打下好基础。


短视频电商=明星再就业天堂?


另外,在这个短视频平台与传统电商争夺市场份额的当口,平台方也是欢迎各路明星们来入驻的,甚至会主动请他们入驻,比如快手主动邀请了成龙,抖音也官方邀请了刘德华。短视频平台对香港明星的欢迎也是事出有因的。

 

第一,各个平台的抢人大赛早就进入了瓶颈,当原来的拉新方法已经走不通了,明星效应就起到了大作用。智商税研究中心与某短视频平台商务Nico(化名)交流,Nico认为明星之间也讲究人脉和圈子的,平台只要能请到一些大咖,根本不愁相应的圈子不来捧场,港娱虽然落寞但港星影响力还在,于是挖掘港圈大咖就成了各平台的新增长极,还进一步带动了港星入驻的热情。

 

第二,持续拉新也不是短视频最终的目的,抖音、快手这样的平台用户基数已经足够庞大,现在通过电商模式变现才是硬道理,而直播带货就是进军电商抓手,也是过气港星第二职业生涯的重要开端。同时实践也证明了即使是过气了直播带货依然有钱途,且不说张柏芝在抖音首秀就拿下了高达6213万的GMV,就算是早就查无此人的孙耀威也靠直播带货收礼物收到了手软。

 

然而,直播带货也不是一本万利的生意。直播带货看起来简单,但是商业链条极长,一场完整带货的商品品类可能会横跨美妆护肤、食品饮料、家居电器,商品数从几十到几百不等,把控全场确实是个苦差事。港星赚轻松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对于抖音、快手官方而言目前香港艺人群体的存在感其实整体偏低,因此不拿出绝活观众是不会买账的。

 

选品、定价、物流环节中间的任何差错都会影响主播的公信力,如不清楚其中门道稍不谨慎就容易翻车。就光拿选品这一点而言,很多港星对自己带货的商品实则一知半解,且和自己受众的需求严重背离,曾为品牌卖力带货的曾志伟就被网友质疑卖假酒,在直播间卖卫生巾的温兆伦更是让观众直呼尴尬。

 

总之,短视频和明星之间的共赢关系不假,但如何运作仍得靠自己。老看流水线生产的小鲜肉、小爱豆,大家也确实腻味了,趁着港风滤镜还在,香港老前辈们该展示真正的技术了。


# 直播
# 港星
# 直播带货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