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吴京的文戏 章子怡的诗!

这个是认证

阿翔娱乐

2021-10-08 08:49

48624 0 0

吴磊饰演舍己为人的士兵马乘风

章子怡与黄轩演绎我国第一代航天人

章子怡

豆瓣7.0分、淘票票和猫眼9.5分,国庆档电影《我和我的父辈》维持了“我和我的”系列的好口碑。跟该系列前两部不同,《我和我的父辈》由四位演员出身的导演——吴京、章子怡、徐峥、沈腾自导自演,镜头对准四个不同时代的“小家”,塑造出不同历史坐标下的父辈形象。

四位导演的作品,哪个更受欢迎?在影评网站和社交媒体上,人们为此各执一词。但不少观众认同,相较已在“我和我的”系列中证明过实力的徐峥和沈腾,首挑大梁的吴京和章子怡为这个“国庆档第一IP”带来了新的惊喜。

《乘风》

三场文戏,吴京导演功力愈发成熟

《乘风》真实取材于抗日战争时期一支战功卓著的铁骑队伍——冀中骑兵团。吴京、吴磊“上阵父子兵”,两人分别饰演冀中骑兵团团长马仁兴及通讯员马乘风。

影片的故事很简单:冀中骑兵团偶遇一村的老弱妇孺,决定保护他们撤离。但撤离途中,他们屡屡被日军追上,马仁兴发现原因是我方的通讯线路已经暴露。在撤离群众遭到日军围堵、无法脱困的情况下,马仁兴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让身处包围圈外的儿子马乘风暴露通讯地点,引开敌人……

《乘风》大部分时候展现的是吴京式的硬汉风格,大量的战场厮杀戏刺激观众的感官。据悉,吴京为此搭建战场、挖出1:1的战壕,更动用了两百多匹战马参与拍摄。演员们则进行了大量骑马的“魔鬼训练”,同时学习举刀冲锋、不拉缰绳骑马等高难度动作。吴京说:“马是有灵性的,演员们每天买一袋胡萝卜喂自己的马,跟它们培养感情。”尽管如此,拍摄中仍先后有60多位演员从马上摔下来,一边拍戏一边上药成为演员的常态。为了保障人和马的安全,置景组将地面进行了棉花触感的特殊处理,剧组的救护车更是24小时待命。

除了高燃的战争场面,《乘风》中还有三场令人惊喜的文戏。第一场是吴京吴磊父子在夜间闲聊,儿子一心想要去前线,父亲则唠唠叨叨:“我不怕你怕死,我怕的是你不怕死。”“你爹对得起所有人,就是对不起你娘。”“我不怕我儿当岳飞,就怕我儿当岳云!”几句看似粗浅的台词,就将父子两人各自的脾性、相互的关系以及家庭背景交代得一清二楚,更为最后马仁兴选择之难埋下了伏笔。

第二场文戏则发生在马乘风暴露自己、引开日军之后。马仁兴来到突围点等待儿子,却只等来一匹马鞍空空的战马。他面无表情地转身,独自跑进干枯的芦苇荡,终于痛哭失声……那一刻,一个普通父亲的悲痛、绝望和内疚揪住了无数观众的心。

在马乘风为保护村民而牺牲的同时,张天爱饰演的烈属大春子成功地诞下了一个新生命。第三场文戏展现了生与死的交叠,也是该片匠心的最佳体现——多年后,已经参军的大春子再遇马仁兴,并表示她给那个在战火中诞生的孩子起名“乘风”。当马仁兴抱起“乘风”,将软软的孩子放在自己脸旁的那一刻,不少观众的眼泪再次忍不住落下。乘风救了“乘风”,过去救了未来,吴京以其愈发成熟的导演能力,为其一贯擅长的家国情怀赋予了更悠长的韵味。

观众评价

冰川:《乘风》在叙事上极大地提升了震撼程度,“父辈”不光是“父亲”,也是未能成为父亲的那一代革命先烈。

大海里的针:热血爆棚,“含京量”十足,尤其是骑兵团冲击日寇阵地的大场面,准确表现了骑兵冲锋的威力。父子情是《乘风》的主线,不过与以往的中国式父子不同,这一次作出牺牲的并不是父亲。但父亲在两难选择中作出的取舍更加令观众动容。

《诗》

诗意温柔,章子怡拍出别样航天梦

1970年4月24日21时35分,“东方红一号”卫星由“长征一号”运载火箭从酒泉卫星发射场成功发射升空,开创了中国航天史的新纪元。首次担任导演的章子怡,把目光对准了研制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背后的第一代航天人。

章子怡为这个题材定下了诗意的基调:“航天事业非常浪漫,总是让人充满好奇。”在查阅大量资料、了解过各种航天相关的技术工种之后,她最终选择用一个并不为人熟知的职业——火药雕刻师,来展现航天工作的切面。火药雕刻师负责为固体火箭发动机燃料做药面整形工作,该工作属于世界级技术难题,而且火药雕刻师接触的几乎都是烈性燃料,这可以说是一份行走在生死边缘的工作。章子怡感慨:“从第一枚运载火箭的研制到今天神舟十二号的成功发射,这个高危工作都不能用机械化替代。在中国,现在只有200多个人从事这个职业。我被这个职业深深地打动,它让我更加敬畏中国航天的幕后英雄。”

在《诗》中,章子怡饰演的不但是中国初代火药雕刻师,还是两个刚刚失去爸爸的孩子的母亲。为了祖国的航天事业,她也随时可能献出生命——这如何与她的母亲身份自洽?这是整个故事最大的矛盾,也是最吸引人之处。而章子怡最终给出了一个令观众信服的答案:信仰和浪漫。

从故事一开始,《诗》就真实还原了中国第一代航天人的工作和生活的状态。荒芜的土地上,章子怡与黄轩饰演的航天人夫妇带着一双儿女挤在简陋的平房里,他们虽然衣着朴素,但眼神清澈坚定。航天工作具有极强的保密性,孩子们被人嘲笑,说他们的父母是“做鞭炮的”;黄轩饰演的父亲则温柔解释,他们的工作其实是“在天上写诗”。当父亲牺牲后,章子怡饰演的母亲继续以孔明灯为喻,向孩子们解释由“火”助推“灯”升空的原理,在航天二代的心里种下畅想蓝天的种子。

作为该片四位导演中唯一的女性导演,章子怡提醒了观众:“父辈”之中,同样包含无数为家、为国牺牲的母亲。她在片中展现了两个层次的母爱。第一层是普通母亲的细腻与关怀:她在丈夫牺牲后向领导提出请求,这个噩耗能否先瞒着孩子们?领导于是建议所有男性工作人员集体“加班”,不许回家。但当瞒不住真相时,她还是决定向儿女坦承自己的理想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牺牲。

第二层的母爱则浓缩在母亲写给孩子们的一首诗里。她把自己作为航天人的信仰写入诗中,为孩子描绘出一幅有爱、有梦、有未来的美好蓝图。这首诗打动了银幕前的无数观众:“孩子,如果可以,我想告诉你世间的一切奥秘。告诉你山川大河,日升月落,光荣和梦想,挫折与悲伤。告诉你,燃料是点燃自己,照亮别人的东西;火箭是为了自由,抛弃自己的东西。生命是用来燃烧的东西,死亡是验证生命的东西,宇宙是让死亡渺小的东西。渺小的尘埃,是宇宙的开始;平凡的渺小,是伟大的开始。而你,我的孩子,是让平凡的我,想创造新世界的开始。”

最后,母亲的女儿带着这首诗上了太空。父辈的爱,成了承载中国下一代梦想的翅膀。

观众评价

江湖骗子:章子怡可以用“惊艳”两字评价。从拍摄手法到光影处理,从故事设置到情感处理,章子怡所展现出的能力和用心都显而易见。尤其感受到了她作为女性导演的十足的温柔凝视。

Amy望望:抱着合家欢剧场的预期走进电影院观看《我和我的父辈》,章子怡导演的《诗》带给我意外惊喜。细腻有诗意,把那个艰苦的年代呈现得温暖动人。为国为家、为妻为母,有艰难的时刻,也有她的闪光之处。也许因为章子怡是女性导演吧,女性视角下的家国情怀,有一种别样的诗意。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