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骗子”造车,作茧自缚

ZAKER新闻

2021-08-16 09:47

36257 0 0

8 月 10 日晚,中国恒大、恒大汽车、恒大物业联合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接触潜在独立第三方投资者探讨有关出售旗下部分资产,包括但不限于出售恒大汽车及恒大物业的部分权益。



相比近几年一直在 " 买买买 "、给人一副财大气粗形象的恒大汽车,甚至还立过 "2025 年实现销量 100 万 "、" 用三到五年成为全世界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10 年内产销达到 500 万辆 " 等 Flag,如今却要被抛售,这样的结局确实让人意外。



无独有偶,另一家进军汽车界的地产巨头——宝能,日子同样艰难。


8 月 10 日,有媒体通过多处独立信源获悉,继 2021 年 2 月份的裁员之后,宝能汽车已于 7 月 22 日开始了第二批裁员计划,裁员规模甚至大于年初的第一批,其汽车板块从年前的 23000 人左右裁到了现在的 8400 人左右,且目前仍在以每周裁几百人的速度持续,裁员比例超过了 65%。



两大地产巨头入局造车," 财大气粗 " 的它们在汽车界确实掀起过一阵风雨。多年的布局之下,原以为属于它们 " 辉煌时代 " 即将到来,没曾想,迎接它们的却是 " 或将团灭 " 的厄运。


造车,需要心存敬畏


仍记得那是 2017 年前后,新能源大趋势下,国家政策利好,各行各业开始涌入汽车界,造车新势力遍地开花。



刚起步,造车领域又没经验,那就必须往成熟的传统车企方面入手,挖人才、组团队,造车新势力们纷纷开出了更为诱人、甚至是成倍数增长的待遇。一时间,造车新势力成为汽车界香饽饽:

原沃尔沃中国销售公司执行副总经理向东平,加盟天际汽车;原东风雪铁龙市场部总监邓凌,成为合众汽车品牌公关中心总经理营销公司副总裁;原长城汽车副总经理李贺兴,入职观致;原东风日产高管大谷俊明,加盟宝能汽车任副总裁 ....



据不完全统计,2017 年从传统车企跳槽至新势力品牌的高管不下几十人。


如今几年过去,最初那一批造车新势力绝大多数连车都没造出来一辆,死的死、伤的伤,那些吹嘘到 " 天花乱坠 " 的车型和品牌,永远停留在了 PPT 之中。


其实,这其中也有部分已经成功推出新车并上市交付的车企,如前途汽车,如赛麟汽车。



前途汽车由国内著名设计公司——长城华冠成立,是国内第三家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造车新势力,首款量产车型前途 K50,定位为纯电跑车。数据显示,前途汽车已申请专利 1618 项,其中发明专利 723 项;申请国际专利 11 项,其中国际发明专利 8 项,另拥有软件著作权 11 项。前途汽车曾计划打造高中低三个平台,将在五年内累计开发 6-7 款车型,覆盖经济实用型、B 级车、SUV 及高端轿跑。



就这样一家专利数排名靠前、重视技术、获得了 " 双资质 "、有母公司长城华冠背后撑腰的车企,最终也烧光了母公司长城华冠通过定向增发募集到的资金 20 亿,而且从 2019 年 2 月开始出现拖欠员工工资的现象,甚至被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三次列为被执行人,历史被执行总金额约 3.5 亿元。


而顶着 " 全球超跑典范 " 名头的赛麟汽车,其高光时刻乃 2019 年 7 月在鸟巢举办的 " 赛麟之夜 " 发布会。吴 XX、杰森 · 斯坦森、华少纷纷站台助阵,据悉就单单这场发布会斥资超两亿元人民币。然而后续推出的量产车型却让人大跌眼镜,赛麟迈迈最大功率仅有 80kW、破百时间 9.5 秒、续航仅为 305km,妥妥的 " 弱鸡 ",还定价为 15.88-16.88 万元。



试问这样一款毫无诚意的 " 老年代步车 ",谁会为了所谓的 " 美国超跑基因 " 买单?最终,造车耗时四年,烧光了 66 亿元,只卖出了 31 辆,赛麟汽车工厂人去楼空,董事长王晓麟远飞美国。



有 " 明日买票王晓麟 ",还有 " 下周回国贾跃亭 "。


从原先的乐视汽车,到法拉第未来(FF),贾跃亭的汽车梦造了 5 年,前前后后花了几百亿元。直到前段时间法拉第未来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首款量产车型 FF91 才正式开放预定并投入量产。



法拉第未来 FF91 好在是量产了,同一时期的另一家主打高端车型的新造车品牌拜腾就没这种命运了,被央视点名 " 烧光 84 亿还造不出车 "、又因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停工停产,在富士康 2 亿美元接手之后,如今仍未有一辆量产车。



我们回过头来再看看车界管理人才的流动方面。天际汽车首席营销官向东平离职不久后加盟现代汽车;原博郡汽车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陈曦加盟奇瑞高端品牌星途;原合众公关总经理兼营销副总裁邓凌加盟上汽大通;蔚来前用户中心副总裁赵昱辉入职长城汽车;拜腾汽车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CEO 戴雷已经辞职 ......



许多高级别的管理人才从新造车企业离职,甚至是回流到传统企业,而这也进一步体现了如今绝大多数新造车企业已是困兽之斗,已无任何停留价值。


其实早在几年前,就有专家预测,国内的造车新势力最终仅有 1% 能存活下去。就算如今成功存活下来,且发展得最好的 " 蔚小理 " 三家,依旧在亏损当中。



两大地产巨头入局造车,又岂是那么容易?


截至 2020 年年底,恒大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总投入是 474 亿元,至今未见水花,甚至到如今需出售部分资产;宝能收购长安 PSA、收购观致汽车,同样未见成效,如今开启了第二批裁员计划。



有钱,不一定能够造出车。


日产前 CEO 戈恩也曾在一次访谈中表示:汽车行业的盈利能力和投资回报水平太低了。造车是一件高门槛的事情,投入大、回报少。" 如果人家在自己的行业能赚很多钱,为什么它们会跑去别的行业赚更少的钱呢?"



既然如此,那么这些巨头为何前赴后继想进军汽车界呢?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造车动机不纯?


我们不妨提出一个疑问:它们是真心想造车吗?决策层思维我们不一定完全摸得透,但从一些事件上,我们也不难看出些许端倪。


今年 2 月份,ZAKER 新闻曾前往广州宝能新能源汽车产业园进行实地探访。2017 年奠基动工的广州宝能新能源汽车产业园,项目总投资 300 亿,首期规划产能 50 万辆新能源汽车,整车和零部件产值将超 1000 亿元,首期项目预计 2019 年底建成投产。



如今,3 年多过去了:在建设三年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内,偌大的园区内,只能看到一个厂房框架和铁架,没有机械,没有设备。基地的另一边,更是一片荒芜。未完全平整的土地上,铺着绿色无纺布,挖掘机停放在旁边,一整个上午都没有启动过。


恒大汽车方面,当年许家印表示:" 未来三年将投入 450 亿元同步研发并制造 15 款新能源汽车车型,恒驰全系列产品于 2021 年陆续实现全面量产。" 而恒大汽车在今年上海车展上也宣布:"2025 年实现年产销超 100 万辆,2035 年实现年产销超 500 万辆。" 口号、目标、Flag 倒是立了不少,前前后后少了 474 亿元,却迟迟不见有任何一款新车量产。



......


或许,新造车企业们并不是真心想造车,而是假借造车之名获取其它利益。


去年恒大汽车拿地超过 1000 万平方米,其中包括了大部分住宅用地;宝能汽车也圈地 457 万平方米,同时还获得广州开发区国企 120 亿元。


对此,国家发改委在去年 11 月份便发下发过一份红头文件《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的通知》,要求各地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并点名了两家企业。恒大与宝能,正是这两家车企。



再如拜腾汽车与赛麟汽车,其造车项目也导致了国有资产的流失。


作为中国电动汽车的初创企业,拜腾当初还是得到了不少关注的,通过三轮融资,拜腾引多方豪华融资团入股,甚至包括数家国资背景机构,拜腾首席事务官丁清芬曾公开表示:" 南京方面对拜腾的支持,除了股权投资以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补贴,包括土地、债权等等全方位的支持。"



随着拜腾汽车创始人离职,百亿国资就这么打了水漂。甚至有拜腾员工曾激愤透露,此前南京政府曾派发用于解决南京员工工资问题的一千多万美金费用,却被拜腾高管转到美国公司,用来给美国公司员工发放薪水。


去年 4 月份,江苏赛麟高级法务经理乔宇东实名举报公司董事长王晓麟,称其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司巨额资金。乔宇东表示,王晓麟将成本价 50 万美元的 " 美国赛麟获得的授权 " 和 2000 万美元的 " 微型电动车知识产权 " 分别作价 55 亿元和 11 亿元入股江苏赛麟,导致数十亿元国资流失。2020 年 7 月 2 日,王晓麟等人因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挪用巨额资产等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 我没有任何责任!" 空手套取 66 亿国资之后,如今远在美国的王晓麟在接受采访时也明确表示:暂时不打算回国。


目的不单纯,总将被反噬


雷军说过," 站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起来 "。在局外人看来,新造车是大势,是机会,是风口。但这风口又可容纳多少 " 猪 " 呢?


这么多年来,疯狂涌入的新造车企业死伤无数,毕竟如日产前 CEO 戈恩所说的,汽车行业的盈利能力和投资回报水平太低了,何况这其中大部分企业入局造车还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造车目的不单纯,对造车没有敬畏之心,终将被反噬。


8 月 9 日,在恒大汽车发布 2021 年上半年盈利预警公告中提到,预计今年上半年录得净亏损 48 亿元。关于集团亏损的原因,恒大汽车解释:" 本集团录得经营亏损净额,主要来自处于开发及投资阶段的新能源汽车分部。" 另一份数据显示,2018 年至 2020 年恒大汽车每年的亏损分别为 14.28 亿元、44.26 亿元、77.4 亿元。三年下来恒大新能源汽车业务一直处于前期投资阶段,尚未进入量产交付期。



此外华尔街见闻报道称,截至 2020 年底,恒大集团借款 7165 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借款 3355 亿元,而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以及受限制现金总额仅有 1807.4 亿元,资金链压力不小,何况还要继续填补汽车业务的大坑。


宝能方面,宝能投资集团被曝一款 21 亿元的信托计划出现违约,民生信托、平安银行已经介入;宝能旗下的金控平台钜盛华,截至 2020 年末,宝能系已经质押了七成多的股份;再到宝能汽车内部员工透露宝能拖欠员工薪资、年终奖以及断缴社保,甚至已经开启第二批裁员,可见宝能资金链已经呈现十分紧张的状态。



入局造车,花费了恒大与宝能的大量财力物力。巨额的投入就像砸入无底的深渊,至今未见一滴收获,甚至还在持续巨额亏损中,这对如今资金紧张的恒大集团也好宝能集团也好,无异于是雪上加霜,最终才不得不考虑 " 断臂 " 自救。


另一方面,宝能和恒大的 " 断臂 " 自救,也很好地告诫了各个想踏足造车领域的企业:造车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就算再大的集团、再雄厚的财力物力,造车目的不单纯,对造车没有敬畏之心,终将作茧自缚。


文丨丁文博


图丨来源于网络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