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藏着满帮的两把双刃剑

这个是认证

翟菜花

2021-08-14 11:29

119959 0 0

德国人文地理学家F·拉采尔曾指出“交通是城市形成的力”,纵观世界上一些伟大城市的发展历史可以发现,交通的发达程度与城市的繁荣程度往往呈现出正比关系。正如那句谚语“条条大路通罗马”所讲,罗马的繁荣离不开“罗马大道”的支撑,四通八达的公路网促进了中世纪欧洲的发展,也使罗马成为了昔日的欧洲中心,发达的公路网建设是成就罗马辉煌历史的重要功臣。

细数国内城市的发展历史,因“交通红利”兴起的城市也不在少数,如石家庄、郑州、哈尔滨等,这些被称作“火车拉来的城市”皆是势起于交通网络的发达,当下,被称为基建王者的中国,高速公路长度已经突破了7万公里(截止到2010年),依附着公路网络的高速发展,公路货运这一行业的规模也随之水涨船高,据CIC报告,2020年中国公路运输市场规模达到6.2万亿元,大市场孕育大企业,2021年6月22日,数字货运平台满帮集团领跑公路货运行业,成功登陆纽交所上市成为“数字货运第一股”。

2021年8月10日,满帮集团发布Q2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第二季度净亏损为19.58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净亏损2.97亿元扩大了5.6倍。

成就满帮的,也能成就任何人

先从满帮所处的公路货运行业来看,交通的发达程度与经济发展速度相互成就,货物的流转象征着货币价值的流通,而承载这一价值流通的主要渠道就是公路,公路交通的发展水平是一个国家,一座城市的民生、经济脉络通顺程度的见证,而公路交通的效率和覆盖程度是衡量货运发达程度的两个主要因素,但传统货运行业也有着分散度高、效率低、信息不对称的特点。

同时,货运运输渠道有着分层、分级、分类的特征,按输送价值分类分为人和物两种,按收发模式分为个人对个人、个人对企业、企业对企业三种,相对而言对于企业来讲,三者的商业价值也各有不同,如前述顺序由低到高排序,其中企业对企业模式对货运需求较为稳定,同时有大宗货物的特点,据艾媒咨询报告,在同城货运细分市场规模结构中C端和B端及快递城配加起来的业务份额不超过10%,B端业务则有着90%以上的稳定份额,在公路货运行业中可以说是得B端者得天下,而满帮的所做的正是这一细分领域。

企业的经营与金矿的开采过程无二,找到金矿,继而寻找开采方法,而满帮作为一个数字化货运平台,其商业模式与滴滴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只是把司机与乘客的匹配置换为了司机与货物的匹配,借由互联网信息技术收集双方需求进行匹配,通过服务费用及衍生增值服务获得盈利,本质上是通过解决传统行业信息不对等问题的痛点立足的企业。

此类企业的经营特点是轻资产化,供给端非自营建立,只需要对需求双方的信息进行匹配就可以获利,有着成本低毛利高的特点,但与此相对的缺点是非自营模式的管理困难问题,以及提供服务的非唯一性造成的用户流失问题。

由这两点来看,满帮目前在公路货运行业的领先优势并不足以令他高枕无忧。就像美团王兴曾经关于淘宝做出的思考那样,由于淘宝一直提防的对手是京东,故而忽视了拼多多的威力,最终拼多多得到了喘息的成长空间成为了威胁到淘宝的存在。

满帮成功上市后,许多声音认为福佑是满帮当下的主要竞争对手,应该严防公路货运行业内同业者的竞争威胁,用王兴的思维来看,换个角度去想,同样是运输行业内的供需信息匹配,滴滴等网约车平台拥有丰富的司机端管理经验,并且掌握着大量的用户流量,当滴滴入局公路货运打响公路货运补贴大战时,最后站着的会是谁?已经涉足同城货运的滴滴,离公路货运还有多远?

寻找第二曲线的满帮,是否守得住老本行?

和满帮需要担忧的问题一样,滴滴与货拉拉等其他细分领域的货运平台,也在担忧满帮的入局问题,2020年满帮进军同城货运赛道,横向拓展业务范围之余,或许也是在为自身上市后提前寻找第二增长曲线,细数当下的同城货运市场,滴滴货运、货拉拉、快狗打车等平台,殊途同归都可以归类为供给双方的信息匹配业务,但加入拥挤的同城货运赛道的满帮,能否有精力在拓展同城货运业务的同时保证老本行公路货运业务的稳固呢?

细数满帮的自身优势,满帮脱胎于货车帮与运满满的合并,前身就有着在货运行业耕耘积累多年的优势,合并后的满帮掌握大量司机资源以及货主资源,但纵观网约车发展史,浓墨重彩的补贴大战仍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天堑,如果公路货运行业再添新玩家,司机和货主的资源优势在价格优势的面前,可以坚持多久呢?

另一方面,新业务的拓展势必增加资金压力,这种情况下为保证新业务的如期拓展难免对老业务造成影响。满帮集团财报显示,2021年3月满帮集团佣金模式的GTV量为86亿元人民币,在集团总GTV中占比为36.3%,佣金交易额在总交易额中占比较重,同时,此项业务创造的营收也显著提高,从2020年Q2的总营收占比1.7%提升到了2021年Q2的17.16%。

诚然,满帮找到了更直接有效的变现方式,营收得到了提高,但和美丽的出局相反的是,由于司机与平台利益的此消彼长,收入减少的司机忠诚度降低会造成的流失问题,司机资源作为满帮集团的底牌之一,缺少了司机资源的满帮或许将会顾此失彼动摇自身根基。

刚上市不久满帮在IPO阶段募集到资金规模约为20亿美元(募资净额为17.1亿美元),现金十分充沛的满帮集团或许有着拓展业务的决心与承受亏损的底气,寻找第二增长曲线的满帮像极了薛定谔的猫,当未来的某一刻打开盒子时,满帮的股价涨跌只能交投资者对其的期待值来定夺。

但以财报发布当日公布的另一数据综合来看,除亏损扩大外满帮第二季度总收入为11.2亿元,上年同期为5.57亿元,同比增长101%,超过一倍的收入增长证明了满帮的企业增长活力。2021年8月10日第二季度财报发布当日,满帮股价上涨5.89%,投资人对满帮的未来似乎充满了期待。

满帮财报中的两把双刃剑

前述财报显示,满帮集团第二季度成本与费用为31.66亿元,较上年同期的9亿元增长250%,其中;

销售与市场费用为2.37亿元,上年同期为7150万元,同比增长231.47%;

管理费用为21.23亿元,上年同期为3.47亿元,同比增长511.82%。

关于销售与市场费用和管理费用的增长原因财报中显示是由于员工股权激励费用增加导致,成功上市后满帮作出员工股权激励的决定并不难以理解,但暂且不讨论这一问题,一般情况下总收入增长往往代表着销售与市场费用和管理费用的增长,并且对于满帮而言,扩张经营阶段的满帮销售与市场和管理费用增长显得于情于理,但这两项费用也恰好是当下阶段的满帮需要重点注意的问题。

第一把双刃剑,销售与市场费用。对于扩张经营阶段的满帮而言,无论是品牌知名度的提升或是用户心智的占领,身处于货运行业中补贴烧钱、营销品牌都是家常便饭,加上同城货运业务的拓展,上市没多久的满帮在次向费用上的增长或许会是利大于弊。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通过营销和补贴取得的胜利只会是阶段性的,不会是长期的,扩张之时销售与市场费用增加固然可以理解,但更重要的是自身平台的用户体验优化,在非自营的轻资产模式下,管理会是满帮的一大难题。

第二把双刃剑呼之欲出,管理费用。财报中显示满帮集团管理费用较上年同期同比大幅增长,如果将管理费用单独拎出来看增速夸张,但综合增长超过一倍的总收入以及员工股权激励费用来看,满帮集团管理费用的变化或许是由于企业规模扩大所导致。

对于满帮而言,同城业务的拓展以及公路货运规模的扩大势必造成管理人员的增加,管理成本上升管理费用增加,对于非自营的轻资产经营模式而言,管理成本的支出增加落实后可以理解为用户体验的提升。

但以货运行业的乱象而言,管理困难难以规范是货运行业的通病,产品体验优化难,管理司机难,技术创新难,但满帮的对手不是用户,而是自己及竞争者,只要保持领先保证自己走在竞争者的前面,满帮就是帮了自己的大忙。作为一个向供需双方提供服务的数字平台企业,如何为用户创造价值应该是每一个信息服务平台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