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上市即破发,理想陷入产品围城

ZAKER新闻

2021-08-12 14:03

39298 0 0


理想汽车今日正式登陆港交所,平开后走低,盘中跌破 118 港元 / 股的发行价,截至发稿,跌幅为 1.36%,成交额近 3 亿港元。



距离在美上市仅仅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小鹏汽车、理想汽车先后回港上市,新能源车市场再生变局。


外部环境来说," 鲶鱼 " 特斯拉不断降价,下探中低端价格区间,刺激了蠢蠢欲动的 " 等等党 ",也刺激了新能源车的新玩家们。


另外互联网大厂和地产、家电企业玩家的入场,也给造车新势力们带来了直接的冲击。


而造车本就是一个需要不断烧钱的行业,新能源车更是需要不断加大在电池、充电技术、智能驾驶和车型设计等方面的投入。


理想汽车选择在美股、港股两地双重上市,最直接的诉求便是融资,毕竟足够的 " 粮草 ",才是提升实力和应对外部竞争加剧的底气。


但理想的核心问题并非在 " 粮草 " 上。作为唯一一个 " 靠一款增程式车型活三年 " 的新势力车企,理想似乎陷入了自己的 " 产品围城 "。


车型单一,风险加剧


作为稳定在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的玩家,理想汽车的交付表现和用户反馈其实并不差。


今年以来,理想汽车月度和季度的交付量屡创新高,尤其是 5 月底推出新款理想 ONE 后,因多项性能升级,价格只较老款车上调 1 万元,新款理想 ONE 吸引了许多新用户。


6 月,理想汽车的交付量环比增长近 80%,7 月的交付量更是达到 8589 辆,多月来首次超过蔚来,成为造车新势力中的 NO.1,也距离其 CEO 李想定下的 1 万辆的 " 及格线 " 越来越近。


但从资本市场对上市持观望态度的反应来看,理想汽车的 " 成绩单 " 似乎还不够好。


理想此次在港上市公开发售部分仅获得 5.5 倍超额认购,低于抢先登陆港交所的小鹏汽车的 14.73 倍,更低于京东物流、哔哩哔哩等热门股超百倍的认购倍数。此外,其在港上市的定价也远低于 150 港元的最高价格,仅为 118 港元。


而招股遇冷的原因,除了造车新势力共有的 " 亏损 " 通病,或许能在其招股书长达 79 页的 " 风险因素 " 中找到其他答案。


在招股书中,理想汽车直言,之后的发展可能会受到行业新玩家、研发进度和国家政策变化等因素的影响。


结合小鹏汽车此前在港上市提交的招股来看,两家均点明了此后造车赛道竞争不断加剧芯片短缺疫情等外部 " 风险因素 "。


但从页数上来看,理想汽车指出的因素明显更多,且首先就强调了车型单一以及作为造车新势力中唯一选择增程式驱动方式的风险


目前,理想汽车只有理想 ONE 一款在售车型,小鹏汽车和蔚来则均有三款左右。


理想押注增程式不是最优解


在新能源车初次亮相市场时," 里程焦虑 " 这个词也随之诞生,这是很多人尝鲜新车型路上的 " 绊脚石 ",也是困扰着电动汽车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为缓解用户的里程焦虑,蔚来和小鹏汽车在研发纯电动车的同时,一直在扩展充电网络和寻找其他新方法。


截至 5 月初,小鹏汽车在国内的充电站网络已有 1140 个充电站,覆盖 164 个城市,且计划在今年拓展至 200 个城市,近日,其首批 11 座高速服务区充电站正式落成并上线运营。


不同于小鹏汽车和其他多数车企采用的补电模式,蔚来选择另辟蹊径,主攻 " 换电 " 模式。


目前,蔚来已建成 352 座换电站,通过换电站,车主们可以在几分钟内让车重新充满动力,相比于补电模式可节省大量时间。


图:蔚来换电站


理想汽车则选择抛弃纯电路线,转而押注增程式来缓解车主们的里程焦虑,这种车型一直备受质疑,很多业内人士都认为增程式只是个过渡模式。


大众集团(中国)首席执行官冯思翰曾公开表示,增程式电动车不环保,是一种 " 糟糕的解决方案 ",甚至有人将增程式形容为 " 脱裤子放屁 "。


那么何为增程式


目前市场上的新能源车主要有纯电动、插电式混合动力和增程式混合动力三种驱动模式。纯电动车的优缺点无需赘述,插电式混合动力和增程式混合动力则相当于 " 半调子 " 的电动车。


简单来说,插电式和增程式混合动力车型均同时包含发动机和电动机,而两者的区别主要在于动力来源。插电式有两种动力来源燃油发动机和电动机均可驱动车辆而增程式只能由电动机驱动燃油发动机只是为电动机提供电力的 " 充电宝 "


在增程式车型中,电量不足时,可以利用发动机持续发电为电动机提供电力支持,因此续航里程有大幅提升,新款理想 ONE 的 NEDC 综合续航可达到 1080 公里。蔚来与理想 ONE 同等价位的车型 ES6 的续航则仅为 610 公里。


或许正是因为不用像蔚来和小鹏那样对充电技术有过多研究,理想汽车研发投入的占比一直相对较小。2020理想汽车的研发投入为11亿元同比下降6%,仅占营收的11.63%,低于蔚来的15.32%和小鹏汽车的29.53%。


但因为不完全是电动车,近期部分城市对混合动力车型的认可度和补贴都有所滑坡。


今年年初,上海方面宣布,2023 年起,将不再为插电式混合动力(含增程式)汽车发放专用牌照额度;2020 年年底,财政部等四部委发布通知称,将插电式混合动力乘用车(含增程式)补贴幅度进一步下调,为 0.68 万元 / 台。


另外,其他电动车车企和上下游企业正不断提高快充技术和电池续航的水平,增程式车型的核心优势很有可能会慢慢殆尽


纯电动转向,来得及吗


也许是受到了政策和纯电动技术进步的驱动,在招股书中,理想汽车传达出了正向纯电动车转化的信号。



新车规划图显示,理想汽车将从 2023 年起,每年至少推出两款纯电动汽车。


但摆在眼前的问题很明显,蔚来和小鹏汽车早就开始布局充电和换电网络,产品矩阵逐渐丰富,理想汽车能追得上吗?


且从规划来看,理想汽车并未打算放弃增程式,其 X 平台继承了现有的增程式电动汽车平台,同时投入资金发力增程式和纯电平台,尽管回港上市可获得一定资金,但财报上的数据需要多久才能好看一些?


另外,除了现有的竞争对手,2023 年左右,小米汽车、集度汽车(百度和吉利共同成立)、恒大汽车等造车赛道新玩家的产品将陆续推向市场,如果没有其他核心优势,理想汽车的纯电动车可能很难 " 出圈 "。


李想曾在内部信中表示,理想汽车 2025 年的战略目标是拿下中国智能电动车 20% 以上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第一的智能电动车企业。


20% 的市场份额对应着约 160 万辆的年销售量,而 2020 年时,其全年销量仅为 3.2 万辆,5 年翻近 50 倍,李想的理想似乎太过 " 理想 "。毕竟,从第一辆车下线到年销量突破 150 万辆,吉利汽车都用了整整十年。


目前,蔚来一边坚持 " 高端路线 ",一边不断研究充换电技术,且已在该领域拥有多项专利,小鹏汽车则通过自主研发的 XPILOT 系统成为造车新势力中率先在财报中确认了软件收入的玩家。


反观理想汽车,除了成功应用增程式技术,似乎没有其他比较 " 显眼 " 的优势。


如今成功在港上市,理想汽车或能通过资金支持走出陷入产品围城的 " 窘境 ",但走出来后面对的纯电动汽车战场,只会比增程式的战场更残酷。


ZAKER 新闻出品


文 / 鲍星娃


编辑 / 曾宪天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