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男人婚后在房本上加妻子名字却被提离婚,妻子问:我要的是房子吗

这个是认证

禾田飞歌

2021-07-31 21:06

33817 0 0

做你的情感树洞。点击上方“关注”,你的故事,你说,我听

禾田飞歌 | 原创文章


1、

都说女人的心海底的针,明白女人的心就犹如大海捞针,要凭运气。运气好,你刚好猜中的她的心事,皆大欢喜。

但是因为男人和女人在思维上的天然差异,男人十次有一次猜中,那算是运气好的,大多数情况是,女人已经出离愤怒了,可男人还不知道危险已经来临。

比方说,周五晚上,看着满天彩霞,女人对男人说:“呀,今天天气真好,我觉得周末两天天气肯定也很好。”

男人说:“嗯,我觉得也是。不过天气瞬息万变,也有可能周末不是好天气呢。”

这时女人掏出手机查看天气后,兴奋地对男人说:“你看你看,周末两天也是大晴天。”

男人凑过脑袋往手机上一看:“哟,还真是好天气呀。”

然后,然后就没有了,这时,女人已经有些情绪低落了。

因为什么?

因为男人没有领悟女人说周末天气好的含义。其实女人说天气好,心里是有所期待的,她希望男人会安排一场郊游,或是出门逛逛,或是短途旅行,而不单单是告诉男人周末天气好这一事实。

但如果男人领悟不到这一层含义,只是认为女人在叙述一件事情,只回应一声“噢”,对于女人来说,是非常失落的。心思极细腻、有些矫情的女人会直接怀疑男人对自己的爱意。

也许你会说,女人你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说出来,不更好吗?

确实,总是让男人靠猜来了解女人的想法,确实有些为难神经大条的男人。

但是,没办法,就像神经大条指男人的粗犷,而心思细腻奇巧也是女人的特点。

对于这样的女人,男人可能要多留意,多付出些心思,去观察女人,记住她们的兴趣爱好,因为女人很多时候都是看男人在两人相处时的细节和反应,来确认男人是否在乎自己、是否爱自己。

有时,女人也会因为在这段感情中缺乏安全感,而使用这种让男人去猜的方式,她需要在这段关系中不断地去测试男人是否在意她的需求,是否在意她的存在。

陈斌(化名)与妻子杨玉姣(化名)的婚姻在陈斌主动在房证上加妻子的名字,却因为没有猜对妻子的心思 ,而变得岌岌可危。

2、

陈斌28岁那年认识了还在上大学四年级的杨玉姣,玉姣比陈斌小6岁,陈斌把玉姣当孩子那样疼,成功让玉姣答应毕业后就结婚。

于是陈斌开始规划他们结婚一事。说来也巧,在结婚前半年,陈斌公司内部优惠购房,陈斌正好有资格,70多万的房子,陈斌首付了30多万,用公积金还贷,每月的公积金只差300块就能覆盖每月还贷,而且公积金里有余额,还贷基本没有压力。

玉姣大学一毕业就嫁给了陈斌。结婚时,陈斌给了玉姣15万彩礼,玉姣用来装修婚房;家具家电是两家共同置办的,陈斌家占了大头,玉姣家出了3、4万块钱。玉姣父母还给他们买了一辆17万左右的代步车。

两人有商有量地把婚礼办了。

陈斌觉得两人感情好,怎么也得让玉姣心满意足,所以他决定把那套婚前 买的房子加上玉姣的名字。拿到房本后,陈斌专门去到公积金贷款银行、担保公司去咨询政策和流程,开始积极推进这件事。

那时玉姣已经怀孕,每次产假,陈斌都要请假去陪她。还差一个多月,玉姣就要生了,而陈斌的年假也只剩下不到两天了,陈斌还是决定把年假用在陪玉姣产检上。

但明显玉姣有不同想法,她说:“你为什么还要陪我去做产假,你年假都快没了,办理加名还有时间弄吗?你是不是不想加了,不想加的话,你可以明说。”

陈斌觉得自己好冤枉,因为他一直在与贷款银行、担保公司、还有产权处在咨询沟通这件事,所以他说:“你别冤枉我好不好? 我怎么可能不想加名吗?如果可以,只写你一个人的名字也是可以的。”

陈斌把之前的手续都跑完了,于是请了半天事假,与玉姣一起到产权处加名字。

在填写申请时,工作人员问两人:“你们产权比怎么分配?”

陈斌脱口而出:“五十五十吧。”

玉姣抬头看了陈斌一眼,一言不发,事情办得很顺利。只是回到家,玉姣跟陈斌闹开了。

3、

晚上玉姣突然对陈斌说:“我还以为你会多分我一点。”

陈斌看着大腹便便的玉姣,陪着笑脸说:“一人一半,我觉得这是让我们两个都开心的比例呀。”

“你前两天不是说就算写我一人的名字,你也是愿意的吗?为什么就不能多分我一点呢?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以后会离婚啊?”玉姣说着就掉了眼泪。

陈斌见不得玉姣掉眼泪,马上向玉姣道歉认错,批评自己没有照顾到玉姣的感受,没有给到她安全感,并承诺第二天去产权处修改分配比例。

玉姣又问:“那你想怎么分?”

陈斌的想法是尽可能地平等,他可以接受四六或三七。但因为不知道玉姣到底怎么想的,他也不敢马上把心中所想告诉玉姣,只是问玉姣:“你觉得怎么分好呢?”

没想到玉姣却说:“你定吧,我怎么都行。”

陈斌一听头都大了,又把问题丢给了玉姣,而玉姣又不动声色地把问题又踢了回去。两人在产权比例上来回推拉,最终也没形成决定。

玉姣脸色越来越难看,陈斌也不再纠结,他小心翼翼地说:“要不四六开?”

玉姣听了,起身回了自己房间。陈斌知道情况不妙,马上追了上去,并以身边人举例,谁与谁都是五五开,也有不写产权比的,两人过得同样幸福。

而玉姣却说,她家房产证上写的都是母亲的名字,她父母也同样相爱。

陈斌有些耐不住性子,但还是强压着火气说:“那你说,你的心理预期是多少?”

玉姣扭过脸不看陈斌:“干嘛要我说,你明知道你给的越多我越开心,但是你偏偏只给六十,你并没有你说的那么爱我,真的爱我的话,只会害怕给我的不够,而不是担心自己的那一份。”

陈斌急了:“你心里总有一杆秤吧,你能告诉我什么样的比例才会让你开心,让你感觉舒服吗?如果刚才我说的是九十的话,你会不会高兴?”

玉姣却说,就算是陈斌说九十,她也不会高兴,但陈斌说的不是九十,“如果那天你在产权处你主动给我六十,我会很开心,但是你现在就算是给我九十九,甚至全部都给我,我也不想要了。”

两人不欢而散,最后玉姣因为这件事,给陈斌和他们的婚姻下了定论:

“说到底,你只是不愿意多给。那你就不要说愿意全给我的话。我不想和你这种口是心非的人在一起生活了,爱不爱也是虚假的。我要离婚,孩子归我,孩子的所有开销,一人一半。”

4、

陈斌与玉姣的故事看起来像是一场闹剧,但实际上,根源在于陈斌没有给足玉姣安全感。这根本不是数字游戏,而是妻子希望得到更多疼爱、更多关注的需求,没有得到他的及时回应。

冷静梳理故事的发展,他们都不应该闹到离婚的地步。

首先,陈斌愿意在婚前购买的房子产权证上加玉姣的名字;

其次,玉姣也不是贪财的人,她把彩礼用于装修房子,娘家还买了部分家具家电,送了一辆17万左右的车,说明玉姣家境还算殷实,而且大学一毕业就嫁给陈斌,她图的不是钱财,而是感情。

他们之间没有原则性的矛盾,只是想问题的方向不一样。

女人她不会主动说出自己的需求,就是想让男人去猜,她需要男人主动细心地去发现自己的需求。

如果发现了,她会认为男人在乎她、爱她;如果没有,或者让她自己说出来,男人是在被动完成自己布置的任务,就会觉得自己在对方心里不那么重要。

就像玉姣,她不愿意说出产权比,她希望陈斌说出来,其实她心里也没有什么理想的数字,她只是想用陈斌说出的数字去判断陈斌对她的爱。

女人要的是什么?不过就是这种被人放在心尖尖上、怎么也撕扯不断的安全感吗?

而实际上,男人的在乎,并不是靠一种行为来解读的。因为每个人表达爱意的方式不一样,再加上男人和女人的天然生理差异,有时,让男人来猜自己的心事,往往得不偿失,还会让自己患得患失,倒不如直接说出需求,让男人明白自己的想法,少了很多误会的产生。

也许有的女人会觉得直接说出自己的需求,会掉价,会显示不出自己在男人心中的位置。

可是你要知道,男人也是人,而且是与女人生理构造、思维模式都不一样的人,就算是双胞胎,也不能完全明白彼此的想法,何况是男女这两种完全一同的生物。

当然,我是已经在婚姻中过了近二十年的人,对婚姻中夫妻如何相处,更加通透。但对于年轻夫妻来说,在婚姻前几年会像两只偶遇的小昆虫,伸出触角彼此碰撞,去小心翼翼地了解对方,还难以做到直截了当。

那么作为男人,就要用自己的语言和行为,去表达充足的爱意,让女人知道自己被在乎、值得被爱,不会在关系里不断试探,以给她足够的安全感,给她把她放在心尖上的爱情。

其实有的时候,一个蛮不讲理的拥抱、一个不管不顾的亲吻,就会平息女人心中的不安与怒火,何至于到离婚的地步呢?女人有时有些小脾气,哄哄也就好了。

夫妻要达到那种真正的心有灵犀,不是一蹴而就,而是需要彼此在婚姻中不断学习和成长。

图|网络,如侵必删

END

今日互动话题:

你有没有对男人使过小性子,最后怎么解决的?

请在评论区留言分享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