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年少不懂红楼梦,再读已是老色批

这个是认证

一代文嚎

2021-05-27 09:54

54114 0 0


自入中年以来心态有了很大的变化!以为到了这个年纪就自然拥有了清心寡欲的能力,忘记了“生我之门死我户,看得破时忍不过”的道理!曾经厌恶反感的黄段子越说越溜,俭以养德的告诫听得越来越烦。虽然还是做到了拒绝黄赌毒,但还是“跳不出七情六欲关头,打不破酒色财气圈子”!嗨!原来我不是好人啊!


我也时常劝自己:“你从此可都改了罢!”


然而毒已入骨邪已侵心,我再也不是曾经那个骚年。


“寒潭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美不美?


美极矣!


可我就是觉得没意思,还是“绣房窜出个大马猴”有感觉。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大观园的海棠诗社雅不雅?


可我就是偏觉得贾珍、贾琏、薛蟠、邢大舅、贾环这几个浪货聚在一块吃喝嫖赌开荤腔的乌烟瘴气更绝倒。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宝哥哥与林妹妹的青梅竹马纯不纯呢?


纯得很!


可我就是再无感动,这样的感情便是放在今天也没正果。


反倒是“贾琏一面大动,一面喘吁吁答道:‘你就是娘娘!我哪里管什么娘娘!’”


每每看到这些,嘴角扬起,我的笑容,逐渐变态。


然而“营营逐逐,急急巴巴”的老色批在自我批评中,对“食色性也”有了更多的认识,以前奉鲁迅的话为无可置疑的铭言,比如吃人的“礼教”,这也是《红楼梦》的诸多读者所批判的,可老色批有自己的思考:封建礼教固然有“吃人”的一面,可未尝没有“活人”之功啊。


人性是追求自由的,“礼教”的本质是规则和约束,说白了,人这种动物欠管。


譬如繁衍,为什么要有“周公之礼”的约束呢?


繁衍是人的本能,有一万个快乐的理由吸引你不择手段不计后果去做,但如此瞎搞则会乱套(近亲繁衍、疾病传播、争风斗杀等等),而对女性伤害犹大,因此白居易才说:“寄言痴小人家女,切勿将身轻许人”。


也如此便有了“男女授受不亲”等规范要求,这不是为了道德而道德的提倡,生存压力山大的古人其实没那么无聊务虚。


古人当然不会反对性行为,而是反对不受规则约束的瞎搞,正所谓万恶淫为首,这个“淫”字的本意就是放纵恣肆。


你看那《金瓶梅》,约五百次“淫妇”之骂独步全书。这很容易给人以错觉,以为封建礼教对性的约束甚至压迫针对的都是女性。


然而西门庆之死及全书开篇就点明了主旨,你就算做不到柳下惠那般,也别像西门庆一样纵欲找死。


可毕竟是男权时代,雄性又有着广撒种的繁殖本能,因此这种理论“看得破时忍不过”,约束效果十分有限,甚至于以己度人,男人自己都不相信坐怀不乱这种事的存在,于是一群拥有顶级繁衍权的男人为了保护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便做出了不愧是人才能干出的禽兽不如的残暴事儿——阉割另一群男人。


大家总说封建礼教对女性迫害甚深,但这种源自促进有序繁殖目的的社会规则何尝不伤害着男性?或者说受害最广的是女性,遭虐最深的却可能是男性。


然而害不损功,在一切皆For Survive的时代,封建礼教多少是有积极价值的。


在不可能把“祸根孽胎”贾宝玉的“祸根”给阉了的情况下,坊间又盛传着东府只有两只石狮子才干净的流言,贾政的严父之心也就好理解了。


尽管曹雪芹知道,警幻仙姑知道,读者也知道,贾宝玉不是贾珍、贾琏那种淫魔色鬼,但书中的人物贾政不知道,他当然“嫌恶”贾宝玉这个“小色批”,各种迹象都表明他长大后会成为贾赦、贾珍那种老色批。



贾家俨然已是在走下坡路,在一代不如一代的同族中,贾政算是最争气的一个,起码不会去主动惹祸。后来的贾家遭了殃尚有挽救,不能说没有贾政的大功。(这里说的是程高本《红楼梦》)


既然封建礼教的本源就极度务实地为了生存,父母之命的包办婚姻便也好理解了。


两情相悦的自由婚配当然是美好的,但这种婚姻的结果在概率上更有利于生存繁衍吗?


青少年于婚姻往往重情不重利,但凡重情的事,人往往会比较冲动上头,但重利的事则会斤斤计较十分理性。


即便是重利,以青少年的阅历来看,也很难有效,尤其是多处于选择地位的女性,始乱终弃的渣男负心汉实在太多了。


正如警幻仙姑所说:“更可恨者,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解,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耳。”


不是说重利的封建父母们在包办子女的婚姻时就不在乎对方的人品,只是父母在乎的人品跟小姑娘小伙子喜欢的人品不一样,父母在乎的人品一言以蔽之就是“过日子的人”。


当然在不同的父母眼里,“过日子”的内涵也是有高低之别的,唯钱是尊的贾赦那哪是嫁女儿,简直就是卖,或许也正是以此心态度人,深知“自古嫦娥爱少年”老色批贾赦依然有自信求娶鸳鸯。


当然,贾赦失败了,但要明白,贾赦的失败只是运气不好的小概率而已。


贾宝玉称逐利功名的男人是“禄蠹”,满心算计的老婆子们“比男人更可杀”,可他本人的婚姻还是被这种人给包办了,难道他们不知情爱的美好吗?

怎可能不知!谁还没个年少思春时。


然而他们是过来人,所谓的“过来人”,换个说法就是被社会毒打过的人,两情相悦虽美好但却大概率短暂,既然终归要平淡的,柴米油盐的生育繁衍却是每天都要面临的挑战。


如果稍稍考察一下人类为生存而做出的残酷努力,包办婚姻带来的不幸福实在不算个事儿。


看完日本电影《楢山节考》整个人都不好了。


故事发生在一百多年前日本信州深山里一个偏僻的村落。由于生活的极端贫困,男人到了70岁,女人到了60岁,就要由儿子背到村后的楢山上去,任其自灭。


村民们平时只做两件事,这两件事发生在低等动物身上叫做交配和觅食,在人身上则叫婚恋和谋生。电影里屡屡出现禽兽蛇虫交配或觅食的镜头,或是在暗示:人之所为,皆为繁衍生存,他们有时候是感情和善的生物,但却因为有了高智力,有时却能干出比禽兽更残酷的事来。


据国外研究称,新生儿夜间哭闹并不是因为饥饿等不适,而是生存的本能促使他尽可能地折腾自己的父母,以使他们没有精力在短时间内再去造人,如此他便可获得全部的存活照料。


或许,人类为生存而拼的残酷是刻在基因里的,人类顽强繁衍至今,靠的绝不仅是善良。


至今世人仍在为几两碎银子奔波算计,谈婚论嫁桃之夭夭的美好总是摆脱不了房子、车子、门当户对的大煞风景,在一切皆For Survive的认知中发现贾母、贾政、王夫人等封建家长也不那么面目可憎了。


很明显,老色批读《红楼梦》已经开始上升到了哲学的观察高度,有的时候还会闭上眼睛享受。


最近骚扰电话依然不绝,若是在以前,老色批会尊尊敬敬地告诉对方自己的意见,老色批明白,这都是为生存所迫,而如今的老色批则会接通了电话一言不发,默默打开毛片,将声音放到最大。


我这事干的是不是有点缺德啊?


再熬上几年,荷尔蒙彻底不分泌了,也就踏实了。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