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韩栋:做着演员工作的普通人

这个是认证

传媒1号

2021-04-21 09:41

139960 0 0


韩栋:做着演员工作的普通人

韩栋:做着演员工作的普通人传媒1号×横店影视城:第2篇

韩栋几乎可以满足演员行业所有对职业演员的要求,生活中敏于观察,镜头前善于运用技术,有一定的表演天赋,大多数时候出戏入戏游刃有余,尽量让交出的作业对得起合作伙伴和对手演员。在演艺圈里,他更像一名想要把饭碗端好端牢的「打工人」,身在系统中,却又避免困在系统里。

"

忙碌

演员韩栋一直很高产。入行15、6年,几乎每年都能有3至4部影视剧作品与观众见面。翻看他的微博,经常一部戏已经杀青留念,没过多久,他又会发出另一张剧组合影,上面写着「感恩相遇」。

韩栋:做着演员工作的普通人

因此,专访韩栋,总有种记者稿件追不上演员作品的紧迫感。

最初确认韩栋将接受1号采访时,由他参演的抗美援朝战争电视剧《跨过鸭绿江》刚杀青不久;去年12月底一个晚上拨通韩栋的电话时,他刚刚驱车从横店返回上海,前一天顺利完成了一部以聊斋新编为主题的网络电影,用了不到20天的时间;等到稿件准备发布时,《跨过鸭绿江》已经首播收官。

韩栋:做着演员工作的普通人

韩栋《跨过鸭绿江》杀青照

近几年,除了写进合同里、雷打不动地要在除夕至大年初二的三天时间里回家陪父母过年外,韩栋最长在家休息的时间不超过半个月。

在他眼中,演员不像大众想象的那样,有着各种各样的渲染和滤镜,谈到这个词,韩栋最多提到的词就是职业和工作。

他毫不讳言当下的影视环境并不尽如人意,因此「有工作来,为什么要拒绝」。「这个行业很多时候是有些人『有的选』,有些人『没得选』,而我现在还属于『有的选』的阶段。那么当有这样一份工作,我又正好有档期,我就会去认真考虑。」

他享受拍戏期间的规律性。每天开工进入角色,收工回宾馆休息,长此以往,他在片场建立起了一种近乎模式化的身心平衡。「有时候回到生活中,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反而会让我不适。」他说,「我觉得很多演员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和感触,那些长期工作在一线的人,一旦让他休息,相信我他一定会『生病』。」

韩栋:做着演员工作的普通人

微博截图

去年冬天因为疫情突然按下的暂停键,让韩栋一度有些不知所措。

回忆起居家不外出的一个月,「单调」是他唯一给出的总结。每天除了健身,似乎没有其他的事情在他的脑海中留下印象。反倒是横店宣布将陆续复工后,在横店宾馆隔离等待复拍的半个月,让他觉得「最好玩」,「每天起床后,写写毛笔字,拿着平板看两部片子,很快一天就过去了。」想到即将开始的工作,能够带给他极强的安全感。

一旦开工,韩栋就会暂时把毛毡和宣纸暂时放回到箱子里去。他有时候会觉得,静下心来写字会耽误挺多事,「一旦拍上戏,我们的时间很紧张」。

韩栋粗略算了一笔账:一般在剧组,演员的工作时长是12个小时,有时候会遇到一些不可预计的突发情况,考虑到剧组各环节工作人员的辛苦,工作时长就会相对延长,再减去洗漱休息前后的10个小时,休闲时间至多仅剩2个小时,他还希望用这一天中仅有的放松时间健健身,看看片。「我在拍戏时一般不会去看小说,因为一旦看进去,我停不下来。」

韩栋:做着演员工作的普通人

韩栋近期横店工作照

频繁在剧组之间穿梭,韩栋通常需要在很快的时间内完成不同角色间的切换。作为演员,站在聚光灯下,被人讨论得多了,外界的审视也多,他努力保持职业状态的方式,就是认清行业环境,在平时加强自己的知识储备,逼迫自己练就出一身「随时进入、随时走出」的本领。「当有角色降临到你身上的时候,你得扛得住。」

合作伙伴的认可逐渐建立起韩栋对演戏的自信,几乎每次尝试新的角色类型,杀青后都会有新的同类型剧本来找他出演,这也让韩栋在他擅长的古装和民国等题材领域积累起了大量的作品。「不仅要完成导演和编剧所想要的效果,你还要告诉自己,你得想办法超越自己,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会打心底里愉快和开心。」

天赋

韩栋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决定去学表演的。很多报道都描述了土木工程专业毕业的他,因为看到报纸上的一则活动广告,然后辞去了稳定的国企工作,跟随著名导演尤小刚从杭州萧山去到北京开启另一番人生的经历。

韩栋:做着演员工作的普通人

「当时是懵懵懂懂的,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表演,只是单纯出于年轻人的无知和好奇,愿意去尝试和接受新鲜事物。」回想起当时广告标语上写着「你想成为周润发吗」、「你想成为赵雅芝吗」,韩栋笑着说,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有见过周润发和赵雅芝。

韩栋从小在铁道部大桥工程局大院长大,家里没有人从事和文艺相关的工作。妈妈第一次听到他要去北京读影视学校时,下意识觉得广告肯定是骗人的。即使放在当下,上万元的的学费,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数字,何况那是在15年前。

后来,全家人坐在一起,郑重开了一次家庭会议,讨论了那个看起来与当时名声在外的香港TVB艺员培训班相类似的「培训机构」。再之后没过多久,韩栋就坐上了北上的火车。

初到北京,韩栋生活得并不容易。交完学费后,生活费所剩无几,也不好意思和家里要钱,生活一度陷入窘境。但至今回忆起来,他都很感念那一年的学习经历。「很多中戏北电的教授和来自香港的大演员都过来给我们授课。」他形容当时自己就像一块海绵,在快速地吸取各种之前从未接触过的专业知识。

直到韩栋真正成为了一名职业演员后,他才慢慢意识到,家庭给予他的,除了足够温暖和有力的信任和支持之外,还有随着桥梁工程,跟着父母各个城市辗转所建立起来的环境适应力。「光小学我就读了4个地方」,「所以从小出远门就不害怕」。

尽管最初面对镜头,一度因为紧张产生过「眩晕」的感觉,但韩栋始终认为,除了长相出众外,自己是有演戏天赋的那一类人。在2005年出演了尤小刚执导的《非常24小时》后,韩栋开启了他的演员之路,并且开始不断得到新的试戏机会。

我们这个行业,天赋占很大的一个部分,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把生活中的体验外化表达出来。很多人一次两次机会还是不能摸到表演的门路。但慢慢地,我发现自己具备这样的能力,也开始爱上了表演。」

松弛

真正从「体验派」走向「技术派」,韩栋用了接近10年的时间。去年他正好满40周岁,是一个用来阶段性小结的绝佳时间点。说起来,在他不长的演艺生涯里,一共经历过三次较大的改变。

谈到至今仍被奉为古偶经典IP的《步步惊心》,「这当然算一部具有阶段性意义的作品。」韩栋说。《步步惊心》中的九阿哥一角,让他从籍籍无名走进大众视野。「虽然现在看起来当时的表演真是幼稚,但这部剧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建立起了我对于表演的认知。」

韩栋:做着演员工作的普通人

韩栋《步步惊心》时期片场工作照

时间退回到十年前,还是个古装热潮的年代。秉承着「有活儿就接」的韩栋,真的能做到如报道所说,一年365天超过360天待在横店。他形容横店是自己的「发祥地」和「第二故乡」。

韩栋:做着演员工作的普通人

微博截图

《步步惊心》火了之后,韩栋接连出演了《美人无泪》、2013年版《天龙八部》等多部古装剧。后来他在一次采访中说,自己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永远不会留头发」的经历。韩栋被外界津津乐道的「横店一哥」的名号,也是他在那个阶段逐渐建立起来的。

韩栋:做着演员工作的普通人

韩栋在2013年版《天龙八部》中饰演虚竹

「在那边认识了很多能够谈心交流的朋友,我也那里待着也会觉得很自然,很舒服。」包括接拍《步步惊心》,也是发生在横店,朋友的一个饭局上。韩栋记得很清楚,「那顿饭还是我请的」。不过有一点和传闻不同,韩栋说,他没有在横店买房,「我总觉得还是要把工作和生活分开」。

之后,韩栋主演了古装爱情剧《错点鸳鸯戏点鸳鸯》,与赵丽颖合作对手戏,饰演圆滑机敏、精于谋略、用情至深的二堡主石无痕。

韩栋:做着演员工作的普通人

韩栋在《错点鸳鸯戏点鸳鸯》饰演石无痕

在石无痕的角色里,韩栋真正找到了松弛的表演状态。面对嘈杂的创作环境,他依旧能够构筑起自己的表演城堡。「因为松弛,才有可能真挚地去表演。」沉迷在戏中,全面调动全身所有感官忘我地表演很费体力。「有时候,你的工作经验告诉你这么做可能太低效,是在浪费时间,但这实际是你学会了偷懒的方法。回过头来,还是一步一步走最让人踏实。万变不离其宗,各行各业都是一样的。」

再后来,韩栋进入了一个开始不断在角色中做试验的新阶段。到了2014年民国剧《南京爱情》里的反派角色高金榜,韩栋总结说,自己开始「抠细节」。

有场戏,高金榜的一个比较暴力的情节之后,浑身抽筋地躺在地上,如变态一般地大口喘息,手指在地上来回搓。这些看似从情绪到状态的呈现,都是他自己引以为傲的一些小设计。「虽然角色是剧本赋予给你的,但你会觉得很『够』,演完之后你会有种莫名的兴奋。」

韩栋:做着演员工作的普通人

韩栋《南京爱情》杀青照

「那时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真得很爽,我能够不断地为创作而添彩,我所塑造的角色终于不再都是所谓现实的一些东西了。」

平和

有了更成熟的演技,身处光怪陆离的演艺圈,如今韩栋也能看淡很多事情。这几年,越来越多的粉丝为他着急。戏好人不火,大家替他不值当;主角不如配角热,大家也替他不值。

曾经有一位给他化妆的小姑娘,喜欢他在2017年版《射雕英雄传》里饰演的王重阳。韩栋告诉她,在拍这个戏的时候,自己正处在两个主角戏之间的空档期,利用休息时间来帮忙客串一下。他偶尔也自嘲,辛苦拍了120天的男一号没人去念叨,现场拍了几个小时的戏反而被别人记住了,「你说你上哪儿说理去」。

韩栋:做着演员工作的普通人

韩栋在2017年版《射雕英雄传》中饰演王重阳

韩栋并非不懂名利圈的生存规则,早年常驻横店的时候,他看多了一夜爆红的例子。但他却有意识地让自己远离片场之外的镜头。

和每年的高产作品相比,韩栋鲜少上综艺。除了必要的路演宣传,他甚至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同我对话时,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自己虽然看上去阳光热情,但其实是个慢热的人;他告诉我自己习惯做有把握的事情,但上节目是他不擅长的事情,他也不能从其中找到乐趣。

别人怎么想,韩栋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他能把握的,只有自己。四十而不惑,在圈子里待久了,他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当然希望自己火,火了就可以拿到更好的资源,接到更好的戏,和更好的团队去合作,但如果硬要让一个只会埋头干活的人去吆喝,这就有悖于我的初衷了。」

在韩栋看来,判断他「火不火」这件事情,还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刻,「保不齐我明天就火了」,他调侃自己说。

这份平和给了韩栋一份只为做好演员这份工作的纯粹和自洽。虽然忙碌,他依旧希望自己保持在一个创作者的角色。他判断角色只有两个标准,一是制作团队能够带他提升,二是角色本身有没有足够的「诱惑力」。

在《跨过鸭绿江》中,志愿军38军112师335团侦察连排长郑锐,是最近一次他认为有「诱惑力」的角色。在收官纪念的微博推文中,韩栋写道,他相信这会是他目前演艺生涯里「最深刻、难忘的一部作品」。

这是身为南方人的韩栋第一次去到东北地区拍戏。「零下几十度的低温,下的雪随着寒风拍在脸上,手伸出来停个三五秒就麻木了。」

韩栋:做着演员工作的普通人

但他依旧觉得很亢奋,每天早上四五点起床,迷迷瞪瞪上了车,但一到片场后人就立马清醒了。「穿着戏服,走在那样的环境中,心是热的。」

韩栋说,自己的英雄情结是深入到骨子里的。从他小时候高过头顶举少先队礼开始,就知道为人需常怀责任心。再加上郑锐是一个虚构的角色,代表着千千万万冲在前线的志愿军战士,反倒更多映照出韩栋的内心。他喜欢小人物,他愿意为这样一个普通的战士义无反顾地投入。

韩栋:做着演员工作的普通人

韩栋在《跨过鸭绿江》中饰演郑锐

他很珍惜自己如今「有的选」的阶段。

韩栋曾一度觉得40岁是个「很大、很老」的年龄,但真等到自己到了40岁时,他反倒认为自己迎来了职业生涯的黄金年龄期。他每天健身,让自己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持精力旺盛;他从不感觉到失落,觉得上至50岁、下至20岁的角色他都能接,「现在这个年龄真的是正好的时候。」

为数不多的遗憾是,他希望自己能演绎一部真正反映人性多面的文艺片。「我不是那种喜欢在固定模式下去工作的人,我不希望自己受限。」不过,至今为止,还没有文艺片的剧本送上门来。「所以还是得做宣传,真的是。」说到这里,韩栋又笑了。

特别鸣谢:横店影视城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