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空手套学生?租机变现无异于年利率超70%的贷款
来源 | 北京商报 2021-03-18 12:50
12484 0 0

围绕手机租赁业务,贷款中介瞄准了大学生。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日有贷款中介在部分贷款相关论坛发言区推出了关于在校大学生的指定贷款“福利”产品。3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这一所谓“福利”产品实际上是中介引导学生在租赁平台获得品牌手机,再将手机折价给贷款中介,获得一笔款项。而在这一过程中,贷款中介“一本万利”,在校学生则成为风险的全部承担者。

租赁手机成“跳板”

“学生党来,技术操作0首付,在校大学生必过”“大学生福利”……顺着这些宣传字样,北京商报记者以学生身份与一名贷款中介取得了联系。该中介人员告诉记者,满足“能通过学信网验证”“花呗从未逾期、违规”这两项条件的在校大学生,只需缴纳288元押金,便可由中介人员后台操作审核,最终在一个名为“俏租机”的电子产品租赁平台完成一款品牌手机的租赁。

贷款中介展示的“成功案例”显示,该用户租赁了一部银色、128G的iPhone12Pro,租期为12个月,所需要支付的总金额为9684.4元。

从“俏租机”平台的使用规则来看,用户有两种租赁方式可供选择,以同样配置的iPhone12Pro为例,一种是租完归还,租金为17.97元/天,月租金为541.19元,租期是12个月,在租期结束后,用户可将手机退回或续租,也可以选择再缴纳4549.5元买断;另一种则是租完即送,价格为28.94元/天,月租金为880.4元。

两种租赁方式下,用户想要完整获得一部iPhone12Pro,所需要花费的金额分别共计11043.78元和10564.8元。而按照“俏租机”平台规定,租赁手机需要通过芝麻信用完成授信工作,芝麻信用分在600分以上的用户,可申请免押金。不符合要求的用户,除了按月支付租金外,还需要先通过冻结花呗额度等方式缴纳足额的押金。

针对北京商报记者提出的花呗额度不足如何操作这一问题,前述中介人员表示,后台操作不用担心押金问题,可以做到免除全部押金,用户只需要支付每月的租金即可。

柒财智库高级研究员毕研广分析认为,从贷款中介人员的要求来看,“花呗从未逾期”“大学生”这两项条件本身便对用户资质做出了限定,这类用户通过平台审核的可能性本身较高。“贷款中介在租赁流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学生用户实际上并不清楚,也许自己操作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

除了租赁手机外,“俏租机”平台还提供电脑、无人机、智能手表等电子产品的租赁服务,产品价格不等。在北京商报记者问及是否可以操作其他产品以及其他同类型平台时,前述中介人员表示,只做“俏租机”平台和手机,也只做价格更高的品牌手机。

毕研广表示,不同于房产、汽车,手机这类电子产品,在交易过程中其所属权没有过多限制,因此更容易成为贷款中介的交易对象,品牌手机更是容易获得市场青睐。而学生用户之所以会选择中介进行交易,一方面可能是担心自身资质无法通过平台审核,更重要的是学生群体缺少分辨能力,对于其中产生的利率、可能蕴含的风险等无法把控。

无异于年利率超70%的贷款

引导学生用户租赁手机这一操作,仅仅是贷款中介的一个“跳板”,其另一步在于回收手机。前述贷款中介在介绍中还提到,用户在收到手机后,再将手机转寄给中介人员,可以获得6700元。

按照前述贷款中介所述,在其收到用户寄出的手机后,除了支付6700元手机费用外,还会退还用户事先支付的188元押金,只收取100元操作费。“如果收到手机后选择自用,那么押金将不会退还。”

而在业内分析人士来看,贷款中介这一所谓“福利产品”,实质上是引导学生以“租完即送”这一租赁模式在平台处获得一部手机,然后在中介处将其变现。而为了获得中介提供的6700元,选择租机的学生实际将产生9784元的费用支出。

仅从学生累计支出与实际所得情况来看,对于学生来说,租机套现这一操作不异于一项年利率超过70%的贷款行为。IRR计算口径下,这一交易产生的月利率为6%,年利率为72%。

对于中间产生的差价损失,北京商报记者也向前述贷款中介提出了疑问,该贷款中介表示,同样配置的手机,官网售价仅为8499元,有价差主要是由于平台溢价,回收价不能再给出更高的价格了。“但是对于学生用户来说,这款产品是最适合的。”

前述贷款中介进一步指出,针对学生用户的贷款产品并不多,部分对学生开放的产品不仅额度低、利息高,要求的还款周期也短,容易给学生造成过高的资金压力。“这个产品是月付,学生一次性可以拿到近7000元。每个月只需要还几百元,有资金需求用这个是最划算的。”

看似存在诸多优势的“福利”,但实际上,由中介主导的这一租赁、变现流程存在诸多猫腻。其所谓的“技术操作0首付”这一优势,本身是平台针对学生用户进行的优惠政策。根据“俏租机”平台展示,在校大学生可以使用一张“首月0元租用券”,通过审核的学生用户获得iPhone12Pro所花的费用正是9684.4元。

消费金融专家苏筱芮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这一系列租机、变现的流程中,贷款中介扮演了一个“助攻”的角色,这一产品本质上就是高利贷。同时,对于贷款中介来说,更像是“空手套白狼”,引导学生自主租机还提前收取所谓“押金”,即便审核失败中介也不会产生损失。在无需承担任何成本的同时,将所有的风险都转嫁到了学生用户身上。

仔细甄别风险

根据“俏租机”平台在结算页面提供的《租赁及服务相关协议》,“俏租机”主体运营公司为深圳市迅光云千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融资租赁服务则是通过合作公司山西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金租”)开展。

对于贷款中介通过“俏租机”平台引导学生租赁手机后套现这一情况,“俏租机”与山西金租是否知情?平台客户中学生群体占比如何?带着这些疑问,北京商报记者分别向“俏租机”以及山西金租方面进行了进一步采访。

山西金租方面回应称,公司会共同参与到用户资质的审核中,对于北京商报记者反映的这一情况并不知情,会进行进一步核实。

而“俏租机”平台创始人范海东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当前,“俏租机”平台对于用户的审核是综合判定的,对于贷款中介提出的“符合要求的大学生100%通过审核”这一情况,平台亦无法保证。基于手机这类电子产品流动的便捷性,平台也很难对用户如何处置租赁物进行监管,当前公司也尚未接到用户反映相关被骗情况。“学生群体应该提高警惕,谨防上当受骗。”

事实上,围绕手机租赁产生的骗局此前已出现过,由“手机回租”产生的变种现金贷还一度引起监管的注意,并发布风险提示。除了“俏租机”外,市面上还有多家同样开展电子产品租赁的平台,有些平台并未与融资租赁公司合作,而是直接以自有产品向用户提供服务。

苏筱芮表示,贷款中介与学生的交易中,不论是支付288元押金,还是将手机寄给对方,相关钱款操作流程都是通过微信转账等方式,缺乏有效资金监管。对于学生来说,中介真实身份不明朗,无法排除学生用户转账、寄出手机后无法联系对方的情况,有可能中介就是打着手机回收名号实施诈骗,学生很有可能会面临财物两空的局面。

对于融资租赁公司能否向学生用户开展业务这一情况,多位业内人士也持有不同意见。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律师魏广林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融资租赁和借贷存在区别,当前业内对于融资租赁公司能否向学生提供服务,尚未有明确规定,“如果平台融资费率明显超出合理范围,或者名为租赁实为借贷,还是应该限制”。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李亚则认为,融资租赁公司提供的服务,本身属于金融产品,其与信用贷款本质上都属于一种融资行为。但融资租赁公司不属于银保监会批准设立的金融机构,按照2017年监管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未经银行业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不得进入校园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因此按照规定融资租赁公司无法向在校大学生提供服务。

对于部分平台直接向用户提供手机租赁服务这一问题,李亚表示,融资租赁与普通租赁业务在租赁物所有权上存在本质不同,平台是否违规开展融资租赁服务需要对其业务形式进行仔细甄别,一些同样提供手机退还、续租、留购业务的平台,有可能就是在打擦边球。“用户通过这类平台开展业务,在租赁品质量、综合利率等方面可能会承担较大风险。”

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廖蒙

举报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
凯迪网APP下载

扫码下载凯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