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原创]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这个是认证

小猫说娱乐

2021-10-21 07:32

8682 0 0

在港片大银幕上,风格各异的“恐怖题材”电影作品,获得了诸多影迷的青睐。

80年代,将“功夫元素”与“灵幻故事”相结合的“灵幻僵尸片”,就曾成为一个时代的港片创造潮流。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而进入九十年代之后,分段式的“都市恐怖片”,也开始一步步在票房市场崛起。

《夜半一点钟》、《怪谈协会》,都是这一时期的经典作品。而《阴阳路》系列,更是将“分段式都市恐怖片”的发展,推向巅峰。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新千年之后,《三更》系列成为了“分段式都市恐怖片”最后的高峰。而随着《见鬼》的出现,借“鬼怪之事”表现人性、隐喻社会的“哲学恐怖片”,开始成为港片大银幕上的创作主流。

2008年,郑伊健、余文乐就联手出演了一部隐喻色彩浓重的恐怖题材作品——第一诫》

凌厉的镜头语言、巧妙的剧情结构,让这部《第一诫》的故事,迷惑了不少观众的双眼。而通过不同角度,对《第一诫》的故事进行解读,也激发了一批又一批影迷的兴趣。

接下来,我也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大家聊一聊这部《第一诫》的故事。我的观点可能与你的想象不同,但我相信,以下对《第一诫》的解读,一定会让你对这部电影,产生新的认识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一个好的故事,就应该像“冰山”一样,虽然只表露出来整体的八分之一,但却能让观众体会到隐藏于水下的那八分之七。

《第一诫》的故事,就完美地做到了这一点。

下面,我们先来梳理一下,电影镜头中所表露的那“八分之一”故事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第一诫》的故事,一直以余文乐饰演的“李国强”为线索人物,而电影的镜头,也一直以“李国强的视角”,进行展现

三个月前,李国强在一个地下车库,抓到了一个开车不系安全带的司机“陈福来”。开罚单时,李国强发现,陈的车上,有一具“女尸”。

李国强要逮捕陈福来,却被陈福来开枪击倒。陈福来原本打算干掉李国强,岂料,车上的“女尸”突然坐了起来。陈福来被这一幕吓懵了。而李国强也抓住机会,将疑犯击毙。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因为受伤,李国强在医院住了49天。出院后,他回“警局”报到,而领导也借机,与李国强展开谈话。

那天的“停车场枪击案”里,被击毙的陈福来,是一起“连环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重案组追踪了3年,都没有查到结果,却被李国强误打误撞、破获。

不过,领导认为李国强提供的口供有问题,根据法医的报告,案发时,“受害女子”已经“死亡”超过3个小时。

但李国强十分肯定,自己看到“女尸”坐了起来,自己的口供没有问题、完全正确。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看到李国强如此执拗,领导只好将他调到“杂务科”工作。

“杂务科”是一个专门负责处理“灵异案件”的科室。“警局”每天都会接到一些“报警”电话。如果是“命案”,就交给“刑事科”;如果是“涉毒”,就交给“缉毒科”;如果是“交通事故”,就交给“交通科”。

但是,总有那么一些市民,会因为遭遇“灵异事件”、“恶鬼袭击”而报警。“杂务科”就是专门负责这类案件的。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在现代化的社会环境之下,“鬼神之类”的迷信,不过是人们自己吓自己。“杂务科”的主要工作,就是帮助报案人走进科学、破除迷信。

因为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部门,所以“杂务科”只有科长“黄sir”(郑伊健饰演)、文员“四仔”,以及刚刚调来的李国强。

“杂务科”的第一条戒律,就是要“坚信世界上没有鬼”。李国强明白,领导调自己来“杂务科”,就是让自己忘掉之前目睹的灵异现象。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杂务科”的工作很无聊,李国强并不想待在这里。于是他去找领导,打算更改“停车场枪击案”的口供,争取调回刑事组。可是,却被拒绝。

原来,黄sir一直想辞职,但是因为没人愿意顶替他的位置,所以领导一直没有批准。

这一次,李国强调到了“杂务科”,黄sir再度提出辞职,并向领导送了礼。最终,领导决定,月底让黄sir离开“杂务科”,让李国强顶替黄sir的位置。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跟随黄sir查案期间,李国强发现,“杂务科”的第一诫是“坚信世界上没有鬼”,但其实,世界上是有“鬼”存在的。

在一起案件的办理过程中,李国强还目睹了“鬼上身”行凶的场景。黄sir告诉李国强,“恶鬼上身”也会害很多人,抓“恶鬼”和抓“坏人”一样,都对这个社会十分有意义。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李国强不明白,工作这么有意义,黄sir为什么还要辞职。不过,听了黄sir的过去之后,他也开始理解黄sir的决定。

原来,曾经的黄sir,因为工作与妻子离婚。现在,黄sir发现,工作再努力,也比不上一家人的美好和睦,于是他决定辞掉工作,和前妻复婚。工作陪不了他一辈子,但老婆可以。

为了成全黄sir,李国强决定留在“杂务科”,肩负起“降魔伏怪”、维护社会治安的重任。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时间过得很快, 还有两天就月底了,黄sir马上就可以离职了。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起大案。

先是几名女学生,离奇“自杀”。随后,医院的郭护士,也神秘失踪。黄sir怀疑,这几起案子,是“恶鬼”所为。经过一步步调查,黄sir发现,之前“停车场枪击案”中被击毙的疑犯陈福来,化身成为“恶鬼”。利用“鬼上身”的方式,四处害人。

一番调查之后,黄sir、李国强确定了“恶鬼”的位置,他藏身在一所女子学校。李、黄二人赶来“抓鬼”。可是“恶鬼”利用“鬼上身”的把戏,造成了大量伤亡,之后附身在一位“女警”身上,逃离现场。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黄sir留在现场照顾伤者,李国强前去追赶“被附身的女警”,可是最后还是跟丢了。

夜里,李国强、黄sir先后回到“杂务科”,结果发现同事“四仔”被害,现场还留下了一个地址。

二人知道,这是“恶鬼”的挑衅。天亮之后,二人根据“恶鬼”留下的地址,前来对其实施“抓捕”。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黄昏时分,李国强独自返回“警局”,向领导报告了这一天的行动情况。

原来,天亮之后,李国强和黄sir,赶到了“恶鬼”所指示的地址,可是这里空无一人。二人决定埋伏在这里,想等“恶鬼”出现,将其击毙。

二人从清晨等到中午,从中午等到下午,终于,有一个人来到了这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黄sir的前妻。

李国强认为,黄sir的前妻已经被“恶鬼”附身,想要开枪将其击毙。可是,黄sir却动了恻隐之心,阻止了李国强。

其实,“恶鬼”就附身在黄sir前妻的身上,趁着黄、李二人争执之际,“恶鬼”又附身到了黄sir身上。迫于无奈,李国强只好开枪干掉了黄sir。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讲完了事情的经过,李国强还拿出了黄sir的三件遗物:证件、配枪、酒壶

领导拿起了黄sir的酒壶,倒了一杯酒,尝了一尝,结果发现是水。领导将黄sir的酒壶,交给了李国强,并宣布,正式任命李国强为“杂务科科长”。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拿着酒壶,李国强一脸惆怅地返回家中。他惆怅的原因,并不是黄sir的去世,而是因为自己的谎言,被领导识破了。

酒壶里是酒,并不是水。在汇报工作时,李国强说了一个谎言,而领导也回敬了他一个谎言。

回到家中,李国强开始回忆整个事件的真相。

原来,之前李国强追赶被附身的“女警”时,被“恶鬼”上了身。现在的李国强,躯体内寄宿的是“恶鬼”陈福来的灵魂。

陈福来利用李国强的身体,干掉了“杂务科”的四仔,还故意留下一个地址,将黄sir引入其中、干掉。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回忆完了整个案件过程,被附身的李国强,想起了 一个故事:一个猎人上山抓熊,他以为熊不是黑色,就是白色。最后,猎人被一个灰熊干掉了。

“恶鬼”以为,自己的对手要么是黄sir这个“白熊”,要么是李国强这个“黑熊”,可是到最后,他却被领导这个“灰熊”给算计了。

领导平时一副“看不见头脑,只知道吃喝”的样子,但其实精于算计,早就看穿了一切。

领导知道,现在的李国强已经被“恶鬼”上身,但还是提拔他做了“杂务科科长”。毕竟,找一只“恶鬼”去对付“鬼”,远比找一个人去对付“鬼”有效。而且,找一个“恶鬼”去宣传“第一诫”,显然也比找一个人去宣传,更有说服力。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以上,就是电影镜头中呈现出来的故事。如果,你认为这就是《第一诫》的全部内容,那么恭喜你,已经被电影的镜头成功地误导了

在这部《第一诫》里,导演唐永健,利用余文乐的视角,讲述了一个“警察抓鬼”的故事,但是在一些桥段细节上,导演却又反复提醒观众,你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实的。

比如:坐在轮椅上的“四仔”,其实并不是残疾。一开始互相追逐的两个男人,其实都是警察。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黄sir”和“领导”,一直都在强调“第一诫”,强调“这个世界上没有鬼”。

这其实是导演在提醒观众们,这不是一个“鬼故事”,所谓的“鬼”,不过是余文乐饰演的“张国强”,在故意捣鬼。

如果没有“鬼”,那《第一诫》要表达的故事,又是什么样的呢?

接下来,我们就聊一聊《第一诫》所隐藏的另外“八分之七”故事。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电影中,除了讲述黄sir、李国强一起“抓鬼”,同时还对李国强、黄sir的日常生活,进行了大量的镜头表现。

如果说“与鬼有关”的故事是假象,那么故事的真相,就一定隐藏在没有“鬼怪”参与的日常生活中。

李国强受伤住院,出院后却发现,自己的女朋友“阿MAY”怀孕了。李国强不在家时,时常有一位“数学老师”,送阿MAY回家。

黄sir在调查陈福来时,发现陈福来是一名补习班老师。而李国强在“停车场”遇到陈福来时,陈福来对阿MAY的照片,似乎也十分有兴趣。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这些桥段细节的出现,似乎将电影的故事推向另一个方向。

下面,我就根据自己的理解,为大家梳理一下,没有“鬼”的《第一诫》,究竟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李国强的女朋友阿MAY,和一位数学老师有染。李国强利用自己的“警察身份”,对这位数学老师进行调查,结果,他查到了开设补习班的“陈福来”。

李国强以为陈福来,就是那个数学老师,于是打算对其实施报复。在停车场,李国强开枪干掉了陈福来,还伪造现场、设下苦肉计,诬陷陈福来是“连环杀人犯”。

可是,领导从李国强的口供中,发现了端倪。

口供中,案发时的李国强身中5枪,双手双脚都被陈福来打伤。可是,之后的李国强,却又持枪“反杀”了陈福来。医院开具的验伤报告,李国强似乎也只是“右手受伤”。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领导找李国强谈话,并对口供中的疑点进行盘问,李国强坚称自己的口供没有问题。

陈福来已“死”,可谓是“死无对证”,领导对于李国强,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好先将他调到“杂务科”,暗中观察。

领导找李国强谈话,并对口供中的疑点进行盘问,李国强坚称自己的口供没有问题。

陈福来已“死”,可谓是“死无对证”,领导对于李国强,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好先将他调到“杂务科”,暗中观察。

回到家中,李国强在洗衣服时睡着。梦里,他梦到自己干掉了阿MAY,而阿MAY变成“恶鬼”,从洗衣机里爬了出来。

梦醒后,李国强看到一名数学老师,送阿MAY回来。此时他发现,自己“杀”错人了,陈福来并不是阿MAY的出轨对象。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错杀”了陈福来之后,李国强的内心,开始被恐惧折磨,他担心自己的供词漏洞太多,领导会查出真相。

难以忍受折磨的李国强,来找领导坦白,打算修改口供,说出真相。可是,在领导的办公室,李国强偶遇了黄sir。

黄sir为了辞职,向领导送礼、行贿。李国强发现,有些问题,其实可以靠特殊的方式来解决。黄sir可以靠送礼离职,那么自己也可以靠送礼,摆平口供上的漏洞。

当然,只靠送礼是不行的,还要把事情的问题处理干净。黄sir想离职,除了向领导送礼,还要找到一个能够接替自己岗位的同事。

而李国强想摆平口供上的漏洞,除了送礼,还要将“与案件有关的线索”全部抹除。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为了扫除所有的线索,李国强开始疯狂作案。在“陈福来补习班”上过学的学生,为陈福来、李国强验伤的护士,这些与“停车场枪击案”有关的人物,全部被李国强干掉,并伪装成“自杀”,以保证“死无对证”。

接连发生的“自杀案”,引起了黄sir的注意。黄sir顺着线索,查到了陈福来。

陈福来在刑事组是有案底的,他曾经因为与“一名未成年女学生”发生关系,被判入狱。可是,在之前的“停车场枪击案”里,陈福来又被认为是一起“连环凶杀案”的凶手。

如果真是如此,刑事组一开始排查“连环凶杀案”的时候,就应该能从“有前科的可疑人员”中,查到陈福来。可是“连环凶杀案”查了3年,都没有进展,说明陈福来与“连环凶杀案”无关。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黄sir将自己调查的线索,分享给了李国强。得知消息后,李国强担心自己“干掉陈福来,栽赃嫁祸”的事情败露,于是设计干掉了黄sir。

为了保险起见,李国强连“杂务科”的四仔,也一并除掉,以防万一。

做到了“死无对证”之后,李国强向“领导”行贿,顺利摆平一切。“领导”喝着李国强送的咖啡,黄sir留下的酒,也变得寡淡不堪,如同水一样。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解决了所有问题之后,李国强回到家中,想起黑熊、白熊的故事,很多人都认为世界非黑即白,一个人要么是好人、要么是坏人。 但其实,很多人都和“领导”一样,是灰色的,而这种人也是最要命的。

黄sir殉职之后,李国强接任了“杂务科科长”的职务。之前的案子里,李国强是唯一的幸存者,而他所讲述的案情经过,是一个“鬼故事”,一个“杂务科科长”勇斗“恶鬼”陈福来的故事,也就是我们通过镜头,直观看到的那“八分之一”故事

这“八分之一故事”的经过,虽然有一些逻辑漏洞,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只要把问题,全部都推给“鬼”就可以了。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以上便是笔者本人,对于《第一诫》的个人理解。当然,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对于故事的理解不同,所持有的观点也不同。我的这个解读,也仅供喜爱电影的朋友,作为一个理解《第一诫》的参考。

除了在故事设计上的巧妙布局,在镜头调度、音效配乐方面,这部《第一诫》做的也都十分出色。

来自于新加坡的唐永健,为《第一诫》担任了导演、编剧的工作。恐怖片,一直都是唐导的拿手题材。在《第一诫》之前,唐导的《女佣》、《鬼啊鬼啊》,都在亚太电影市场,获得了不错的市场反响。

2008年,唐永健与港片制作人合作拍摄了《第一诫》。该片的故事,在唐永健的心中酝酿了很久,而影片的拍摄,也仅用了18天的时间。

《第一诫》虽然只拍了18天,但呈现出来的效果,却异常精彩。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诫》的制作水准虽然过硬,但票房成绩却一片惨淡。

因为片中包含大量的“血腥”、“恐怖”场景,所以这部《第一诫》并未走入内地票房市场。

而在港片本土电影市场上,这部《第一诫》仅获得了3万多港币的票房成绩。

郑伊健、余文乐的烧脑恐怖片,18天拍成的神作,却遭遇票房挫折

2000年之后,港片市场一片低迷。2008年,金融危机的冲击之下,港片票房市场的环境,也变得更为恶劣。在这样市场环境之下,《第一诫》遭遇惨淡的票房成绩,实属无奈。

不过,票房代表不了一部电影作品的全部。高水准的制作,还是让这部《第一诫》,成为了诸多影迷心中,难以磨灭的港片经典。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