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偶像塌房到底能不能防?
来源 | 骨朵星番 2021-05-04 16:26
14189 0 0

“塌房”,顾名思义是房子塌了,放在饭圈语境当中,则代表了偶像这座“房子”曝出了一些负面新闻,令粉丝的美好想象破灭。原先这些负面多指恋爱等传统意义上的偶像失格行为,但经过了被戏称为“塌房元年”的2020年,和2021开年两档选秀节目的暴击后,恋爱这件小事已经不够资格在塌房圈一战,偶像塌房的方式永远超乎网友想象。

首先是牵扯到父母辈的“塌房”:被曝光是老赖、被限制消费,更有甚者还有传闻产业涉嫌黄赌毒的,而这些选手基本都在选秀节目中坐拥高人气。除了道德、法律层面,今年还有外籍选手的公司不尊重我国领土主权的情况发,可谓一边吃饭、一边砸锅。这两年的偶像圈,说一声“五毒俱全”不为过。

当偶像塌房的下限被不断拉低,恋爱与否已无暇被公众“审判”,是否有私德、家庭、国籍、政治立场……等等“不干不净”的风险背景,十分魔幻地成为了现在观众争议、粉丝自发“防塌房”的关键。这不禁让人想问,在选拔初期和最终出道、后续运营的整个过程中,评判一位偶像的整体素质如何,是否需要包含对这些雷点的规避?而回到最原始的问题:偶像的意义是什么,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称之为“偶像”?

眼下,处处都可能是偶像的隐藏雷点,偶像塌房难道真的无迹可寻吗?泥沙俱下的偶像产业中,究竟有没有能始终坚挺的“房子”?

01

连环塌房

《青春有你3》大热选手余景天和罗一舟的争C之战打得正酣,余景天的“房子”猝不及防就塌了。

4月29日,有网友爆料余景天父亲余萍旗下的产业之一景立KTV疑似涉黄涉毒,爆料人不仅提供了KTV经理朋友圈里的涉黄信息,还曝出了景立KTV涉嫌毒品交易的法院判决文书,看似证据确凿。随后,余景天经纪公司星宇愔乐发布声明,称余景天并未做过任何与网传相关的负面行为或者参与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的活动,但对其父母只字未提。

随后,余景天的母亲李勤发声,表明“涉黄”“涉毒”均为不实信息和造谣言论,已委托律师全权处理。但据公开信息显示,李勤称在2008年就已将景立KTV的全部股权转让,但KTV涉嫌毒品交易一事发生在2006年。二来,2018年4月,余萍还以景立娱乐歌城个体业主的身份,委托他人与当时的物业管理公司签订了一份租赁合同。如此看来,这份声明存在漏洞,公司和其母亲的解释都不能令人信服。

舆论直接倒逼“余景天退赛”,当他还是照常出现在《青春有你3》的见面会上,哭着说“遇到困难往后看,再艰难也可以度过”时,网友明显不买账。

无独有偶,隔壁《创造营2021》的选手“成分”也令人堪忧。大热外籍选手米卡、庆怜、赞多、力丸所在的日本艾回公司,官网上有网页将台湾列为“国家”,与中国并列。虽然艾回道歉,称今后将杜绝此类不当言论出现,但此举依旧给四位选手的观众缘造成了不小的打击。另一外籍选手井汲大翔所属的经纪公司韩国RBW,则在微博和ins上公告称“我司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后,将这则公告删除,引起了轩然大波。

打造国际男团,随之而来的是政治立场不坚定的隐患,本国选手这边又有周柯宇父亲周武军疑似传销、骗钱跑路的新闻曝出。虽然周柯宇的哥哥发文回应称周柯宇父母早在他年幼时就已离婚,且周柯宇毫不知情,但这则声明和星宇愔乐的一样,并未正面回应周柯宇父亲是否违法一事。直至后来企查查辟谣周柯宇爸爸是老赖,对于他的质疑才有所平息。

《青3》《创4》中的选手接连爆雷,但这并非偶像塌房的起点。

早在2020年,参加过《青》《创》系列且成团的周震南、虞书欣、黄明昊都被曝光过父母成失信执行人,与“老赖之子”的名头关联。周震南所在的R1SE更是堪称“无人生还”,除了刘也,其他人都有过或大或小的塌房和疑似塌房的新闻。其他偶像当中,同样出自《创》系列的陆思恒被曝和女团成员同居,出自青系列的李汶翰被曝恋情、嘉弈被曝劈腿、丁飞俊被曝私联站姐,乐华还有练习生因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

相比之前的偶像塌房多发生在出道成名后,同时因为圈层化属性并未引发更多讨论,在大众层面仍属“扑朔迷离”的事件,今年塌房发生在了极有可能拿到C位出道位的选手身上,这对于一档节目的打击是否是致命的还未可知,又会在偶像产业引发怎样的蝴蝶效应?

至少它反映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好的偶像苗子越来越稀少。而偶像塌房犹如滚雪球,如果不能及时制止它的滚动,那么在打破人们最后的认知底线后,将无可挽回。

02

偶像为何频频塌房?

虽说偶像塌房率高不是国内独有的现象,但国内偶像的塌房方式一次次刷新了粉丝和观众的认知底线,不仅恋爱、劈腿扎着堆地来,就连所谓的“原生家庭之罪”也并非个例,不禁让人感慨,偶像艺人到底从何而来?这是一群怎么被选拔出来的人?为何偶像圈的塌房频率越来越高?

首先需要承认的一点是,偶像成名的速度太快而所获太多

2018年的一档《偶像练习生》一档《创造101》,让无数怀揣偶像梦的少男少女及其背后的经纪公司见识到了走红的捷径,为了参加后续节目,不少练习生只培训了几个月就“下放”,零基础“进厂”“上岛”成为行业默认的规则

即使在节目中未出道,人气选手也会有一段时间的节目红利期,高强度的曝光、商务乃至片约纷至沓来,把握好机会还能实现从偶像到演员的转型,付出的成本极小而收益极高,从实际表现来看,偶像这一身份在一部分人眼里沦为迈向人生巅峰的跳板而非值得尊重的职业。如果连初心都缺乏,遑论遵守职业道德。

再者,国内的偶像产业着迷于打造人设,富二代、贵公子、富家女这些标签的爆点,有时甚至要强于偶像本人的业务能力。网友们也很受用,对“富二代逐梦娱乐圈”“如果不出道就要回去继承家业”的人设有股谜一样的喜爱和崇拜。对于选手来说,唾手可得和破釜沉舟这两种心态,可付出的努力和可舍弃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而着迷于富二代人设的偶像也好、粉丝也好,对舞台的重视程度反而没有那么高了。有些在国内参加选秀并出道的选手,也曾参加过南韩的选秀节目,成绩平平,但依靠打下的粉丝基础和人设营销,反而在国内一炮而红。走红来得如此容易,如何能培养起危机意识?

如果从2018年开始算起,国内的偶像产业发展至今也不过四年时间,因为有了爆款而竞相逐利,无论选人捧人都是机械化、快餐式的,造成的后果就是对偶像的后续规划不足。龙丹妮曾说过哇唧唧哇没有阻拦过任何一个艺人谈恋爱,抛开所谓人性,很难说这种自由放任的运营思路是不是导致R1SE频繁塌房的原因之一。经纪公司缺乏对偶像的培训和管理意识,不能做到提前规避风险,往往事出之后才进行补救,结果为时晚矣。

但偶像高频率塌房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在于,塌房所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小了

任豪、夏之光被曝劈腿、恋爱,也只是被暂停60天和30天的个人活动和团体活动。曾经被冠上“老赖之子”的偶像们,除了周震南,其他人的工作也没有受到影响。余景天父母疑似涉毒这么严重的事件,目前看来也没有进一步的核查说明,余景天的粉丝打榜依旧打出了一分钟20万、五分钟38万的成绩,徒留不明真相的其他观众在“无效愤怒”。

归根结底,内娱偶像产业没有统一标准化的偶像行为规范,经纪公司和粉丝、网友三方之间对于“塌房”的定义无法形成共识。比如更多了解并熟知日韩偶像产业的网友对作为后起之秀的国内选秀产业规范无法苟同,但在其他不关心偶像产业的观众眼里,这些偶像的行为似乎又跟普通艺人演员“会犯的错”没有区别。对错之间隔着的是不同群体的舆情对垒,但谁也没能成为舆论领袖,产业的“主导者”则倾向于失声。于是“又糊又作”的塌房偶像们总有一个缝隙可以呼吸。

如此就造成了一副怪相:偶像被贴上“粗制滥造”的标签,仿佛跟利益相比,塌房几乎没有任何代价。

03

偶像塌房能不能防?

偶像产业高速发展至今,塌房对于秀粉而言已成家常便饭,今年《青3》《创4》的“问题选手”含量更是大大增加,难道偶像塌房真的防无可防吗?

和龙丹妮不阻拦艺人恋爱一样,人性这种东西很难通过手段规避,不止内娱,南韩偶像的恋爱新闻同样不少,2020年的塌房事件当中,也以曝光恋情的居多。可见恋爱这种塌房相对来说最难避免。而国内的偶像产业尚不完备,有些偶像即使付出了昂贵的练习成本,也得不到同等程度的回报,出道即失业、节目红利期一过即失业的现象时有发生,再加上自控能力不强,内外交困,就更难抵挡住甜蜜恋爱的诱惑。

恋爱或许不可防,但家庭背景并非查无可查。爆料余景天的网友是通过余景天哥哥创立的画室的企业信息中找到了余景天母亲的信息,进而找到了其父母共同经营的公司,定位了景立KTV,种种信息均公开可查。

这些参加选秀的偶像,不必像政审那样严格,但充足的背调仍然可以有效降低塌房率。即使某些“黑料”在选手参赛前被隐去了,总会有蛛丝马迹留存,众多选手的“黑料”也都是赛时被曝光的。赛时不处理,等到赛后事态发酵,就只能通过暂停行程、删除节目镜头等方式弥补。

要破局还要从根上找问题。如今选秀的好苗子越来越少,能薅到一个好苗子已经不容易,是否会花费时间做繁杂的背景调查,或者即便有问题也抱着“赌一把”的心态,我们不得而知。但偶像产业人少+风险预估不足,也的确是近两年的选秀节目频繁暴雷的原因。

有网友总结如何鉴别塌房咖,虽然多是主观推断,且为后置判断,也仍能看到“内娱苦塌房已久”的无奈。

从隔壁日韩偶像产业来看,相比“半路出家”、在选秀节目中才被看见的偶像,养成系偶像的塌房几率则大大降低。日韩一般有长达数年的培训期,扎实提高艺能的同时不断深入了解练习生本人的秉性和背景,缺点是投入很高。目前国内少有培养数年再送去参赛的选手。但国内成功的案例也有,比如TFBOYS。TFBOYS可以说是真正成功的本土化养成系偶像团体,作为被全民看着长大的小朋友,TFBOYS由草根至顶流的每一步都清晰可循,三人的发展方向和步调虽然不一,但从未出现过有关道德和法律层面的大瓜,且年年登上央视春晚,可谓根正苗红。和TFBOYS师出同门的时代少年团情况也与之类似。

专注养成的时代峰峻在艺人形象上的把关相对严格,公司前艺人陈玺达就因违反规定谈恋爱被公司开除。在网友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养成系,安全系数还是比“来路不明”的成年偶像要高。

防止偶像塌房无论对偶像本人还是经纪公司来说,都是门必要的学问,尤其是某些低龄粉丝的价值观尚未成型,一旦热衷于追星,就更需要来自偶像的正向引导。部分余景天粉丝甚至说出“祝缉毒警察的子女下辈子投胎到余景天这种富贵之家”的糊涂话,很难不让人引以为戒,重视偶像塌房所带来的不良后果。

不追劣迹艺人,对港台艺人和外籍艺人的政治立场加以辨别,追选秀节目前看网友总结的已塌房名单、精准避雷,都是闪避塌房咖的有效手段。而想要进一步“防塌房”,仅凭网友自发避雷并不够,艺能艺德都是路遥知马力的事儿,希望内娱偶像产业能借此“塌房潮”梳理出运营门道,让优质艺人不被埋没、涉事艺人有对应措施,产业能够长效良性地循环发展下去。

举报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
凯迪网APP下载

扫码下载凯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