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放弃AMC控股权,王健林弄丢了万达的影视梦?
来源 | 全天候科技 2021-03-18 23:30
11778 0 0

曾经扬言“买下”好莱坞的王健林,似乎要放弃他的“小目标”了。

3月15日,美国最大院线运营商AMC在财报中披露:截至3月3日,万达已将其在该公司的持股和投票权由原先的40%削减至9.8%。等同于,万达放弃了对该公司的控股权。

尽管AMC首席执行官亚当·艾伦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强调,大连万达集团仍然是AMC的最大股东。万达集团在AMC仍保留两个董事会席位,能够对公司管理产生重大影响。但仍然难以掩盖其中的貌合神离。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AMC业绩惨淡,公司旗下上千家影院关停,部分员工被遣散,高管也开启减薪计划。

根据AMC2020年财报,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 -45.89亿美元,同比下降2977.87%;营业收入为12.42亿美元,同比下跌77.29%。

2020年下半年时,曾有市场传言,AMC可能会考虑申请破产以缓解公司债务,但这一消息迅速遭到公司管理层的否认。

转机出现在今年1月。AMC宣布已募集资金9.17亿美元,包括新股权和债务资本。然而,这笔资金如今对于深陷困境的AMC来说,显然只能是杯水车薪。

疫情带来的长期业绩不振,以及创下的巨额亏损,或是AMC被“弃”的直接原因;在市场大跌之时抛售资产,对于同陷于困境中的万达来说,这可能也是个不得不做的选择。

从蜜月到“分手”

成立于2007年的AMC曾是美国最大的电影院运营商。

2012年,万达以26亿美元收购AMC 100%股权,按照收购承诺,万达在并购AMC后需投入运营资金不超过5亿美元,相当于万达给予AMC的交易价格为31亿美元。

2012年9月4日,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右)与AMC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杰里·洛佩斯在美国西洛杉矶一家AMC影院出席新闻发布会。(新华社 图)

这在当时成为中国收购美国企业案例中规模最大的一单。超出市场预估73%的成交价,也惹来诸多质疑,有声音认为万达在做一笔赔本生意。

王健林给出的理由是:“万达要成为全球的大公司,这一交易将帮助万达成为真正的国际影院所有者。”

彼时,AMC的表现也没有让万达失望。

一年之后,处于亏损状态的AMC登陆纽交所,融资近4亿美元,并让万达手中持有的80% AMC股份实现了翻倍。

同时,王健林的个人财富也在迅猛增长,按照2013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排名,王健林以860亿人民币净资产位居榜首,成为中国首富。

万达开始加速布局影视产业。

2013年,万达在青岛耗资500亿元建设全球最大的影视产业基地——东方影都,并声称将打造成“中国好莱坞”。

在影都启动仪式上,王健林邀请来美国奥斯卡学院主席艾萨克、美国电影协会首席运营官迈克尔·罗宾逊,美国索尼影业、华纳兄弟、环球影业、派拉蒙等董事长或总裁,并邀请到妮可·基德曼、莱昂纳多等好莱坞巨星。

这在当时引发了诸多报道和关注,过去其他国际电影节都难以请到如此多的国际巨星到场。万达这一举动,被认为是收购AMC的边际效应。

同时,AMC方面也展开了一系列激进的扩张计划:

2015年,AMC以约1.7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Starplex影院;2016年3月,以11亿美元收购Carmike影院,同时AMC取代Regal成为美国最大的放映商;2016年7月,AMC再次以12.1亿美元并购UCI和Odeon影院集团,并在次年1月以9.29亿美元收购Nordic影院集团。

多方收购、合并,使得AMC跃升为全球最大的院线运营商,拥有银幕数量超过一万块。而万达作为AMC的控股股东,也从房地产商升级为“全球规模最大的院线运营商”。

然而,在激进扩张之余,数十亿美元的投入,也让AMC背上巨额债务,为公司带来了难以预测的风险。

2017年,公司开始由盈转亏。加之美国票房收入持续下降,AMC遭遇了连年亏损。

这时万达似乎终于意识到,这不是笔好生意。

2018年开始,万达陆续减持AMC院线的股票。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万达持有AMC院线约50%的股份。2019年12月底,持股比例再次下调至38%。

万达出海折戟沉沙,穆迪、标普、惠誉三大国际评级机构纷纷下调了万达商业的评级。

去年“封锁令”期间,AMC旗下影院被迫停运超过五个月。2020年3月,AMC曾发声明表示,公司从4月起将不再支付旗下影院租金,并解雇600名员工。包括CEO亚当·阿伦在内的25000名员工暂时停职,以保证现金流及在健康危机解除后,AMC能再次开业。

在这之后,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公司甚至对AMC院线给出了垃圾股评级(CCC-)。

虽然在2020年8月AMC北美影院得以重启,但票房恢复较为有限,缺少重磅影片加持。同时有报告指出,疫情或将改变美国电影行业,更多好莱坞大片和新片将在流媒体平台播放。

10月,回血困难的AMC对外宣称公司的现金储备将在2020年底或2021年初基本耗尽。

王健林也扛不住了。2020年10月-12月,万达对AMC的持股比例继续下调,由37.7%下降至23.1%,到如今放弃了对AMC的控制权。

买买买到卖卖卖

实际上,不仅是AMC,过去一段时间里,万达也身处水深火热之中。

作为万达集团的核心业务之一,万达影视业务遭到了重挫。1月底,万达电影发布业绩预告:万达电影计提商誉减值40-45亿元,预计亏损达61.5-69.5亿元。

但这不是万达电影的第一份亏损成绩单。2019年,万达电影亏损达47.29亿元。两年合计,共亏超100亿元。

今年春节期间,由万达主投的春节档电影《唐人街探案3》截至目前票房收入已经超过44亿,由此万达电影获得了不菲的收入。但二级市场并不买账,在春节后A股连续三个交易日,万达电影累计下跌近10%。

3月18日,万达电影发布公告称,于2021年3月17日收到公司董事、执行总裁刘晓彬先生提交的书面离任申请,后者同时辞去了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和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

不止万达电影,万达原本其他核心业务包括商业、体育等业务也并不好过。

以万达商管为例。近日,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披露,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4200万股股份被挂牌出售,占总股本的0.9277%,转让底价21.84亿元。

据信息时报此前报道,截至2020年09月30日,万达商管营收270.53亿元,净利润107.2亿元,期末总资产为5558.57亿元,总负债达2825.56亿元。而据Wind数据显示,2020年和2021年,万达商管到期的公开债务分别为378.1亿元、367.5亿元。

肩负着在A股上市重任的万达商管还迟迟未有进展,另一边,1月29日,在纳斯达克上市仅500多天的万达体育退市了。

万达体育传媒(香港)控股有限公司将收购万达体育所有A类股份,以2.55美金/ADS(1.7美元/A类普通股)的价格私有化。以此价格计算,万达体育估值3.45亿美元,相比上市时7.94亿美元的市值,已经缩水过半。

为缓解资金压力,曾经热衷于买买买的王首富,早已开启了卖卖卖的模式。

2016年,王健林公开对外界承认当时万达集团负债达四千多亿元。“四千多亿元的负债是出现在万达商业的财报上,并非整个万达集团。”他指出,看企业的负债不仅要看负债,更要看资产,万达商业的资产达6000多亿元。

虽然淡定回应,但在此后不久,万达将商业旗下核心资产万达广场悄然易主。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万达已经抛售了77个万达酒店、37家万达百货门店、13个文旅项目,以及清空了全部海外地产项目;其他业务上,万达还抛掉了保险业务百年人寿、早教业务霍尔果斯万达教育等。

根据2019年福布斯富豪榜数据,王健林的个人财富进一步减值,由2018年的1566.3亿元缩水至883.9亿元,排名从第四位跌至14位,资产缩水682.4亿元。

如今,再抽身AMC,或意味着万达的国际院线梦已黯然收场。但是对于王健林而言,梦想之外,他还有更棘手的问题亟待解决。

作者|徐曼菲 编辑|罗丽娟

举报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
凯迪网APP下载

扫码下载凯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