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4 42
分享

[原创] 23岁女生跳车身亡:货拉拉卷入贩毒走私枪案创始人曾为德州赌徒

这个是认证

易简财经

2021-02-24 18:47

161598 4 42


货拉拉跳车身亡女生冲上热搜。

 

23日,涉事司机被刑拘,24日,货拉拉发致歉整改公告称,跟车订单将上线强制全程录音功能。

 

事件真相尚未明朗,但平台货拉拉的监管责任无法逃避。安全问题本该是防患于未然,而不是用鲜血付出代价。









致命搬家

 

2020年2月6日,距离除夕还有7天,长沙23岁女孩却再也回不去家。

 

晚上九点,女孩因为搬家乘坐货拉拉,却跳车身亡了。

 

女孩的家属告诉媒体,“不到10公里的搬家车程里,货车司机多次绕道且偏航了三次。”

 

2月23日,司机周某春,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2月24日,货拉拉在微博发布关于用户跳车事件的致歉和整改公告。

 

跳车前女孩经历了什么?司机为何在晚上9点舍近求远三次绕路?发现副驾乘客跳窗,司机为何不阻止甚至没有刹车?


另外,作为平台,为何货拉拉没有任何的后台监管措施?货拉拉是否有司机审核和安全培训?

 

真相成迷,无论司机是否无辜,作为平台的货拉拉疏于监管,难辞其咎。

 

 “赌徒”创始人下的货拉拉

 

官网显示,货拉拉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从事同城/跨城货运、企业版物流服务、搬家、零担、汽车租售及车后市场服务的互联网物流商城。

 

公司创始人周胜馥,是香港新界史上第一个十优状元、斯坦福大学毕业生。

 

周胜馥曾当过三年贝恩的顾问,拿着百万年薪的他偶然接触了德州扑克,并且疯狂迷恋。后来,周胜馥还辞职来到澳门,当了整整八年职业赌徒,颠峰时一月能赚上百万港元。

 


真正让周胜馥决定放弃“赌徒”身份的,是他意识到德州扑克对他来说,已经算不上一种挑战了,打牌本身和赢钱已经让他提不起太大兴趣。“我想做一些创造价值的事。”

 

2013年,移动互联网进入高速发展时期。当时国内优步和滴滴这类出行平台快速发展,周胜馥有了想法:要做货运界的滴滴。

 

于是,货拉拉在香港诞生了,2014年开始进入内地。

 

截至2020年9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52座中国大陆城市,港台及海外21座城市,全平台(中国及海外)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市场占有率超50%。


众所周知,出行平台的盈利模式一直未完善成熟,国内多家货运平台盈利微乎其微,滴滴打车甚至两年倒贴15亿。同样,货运物流是个重资产,要想快速扩张,烧的钱要比一般出行平台更多。

 

充满“赌性”的周胜馥,在货拉拉成立之初就已经all in,在香港连一套住的房子都没有留下。钱烧没了,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资本市场。中国同城货运网络平台的交易量从2015年开始 ,就以20%的年增速狂奔,在2019年达到496亿元,资本市场对此也很是看好。

 

天眼查显示,目前货拉拉已经完成8次融资,累计融资额已超25亿美元,估值达100亿美金(近650亿元),相较天使轮5000万美元的估值翻了200倍:

 

2015年3月,天使轮,1000万美元,投资方:清流资本、极客帮创投、Aria Group、零一创投、Sirius Venture Capital、概念资本;

 

2015年9月,Pre-A轮,1000万美元,投资方:概念资本、个人投资者、之初创投、清流资本;

 

2016年5月,A轮,1000万美元,投资方:Asia Plus、概念资本、AppWorks之初创投、清流资本;

 

2017年1月,B轮,3000万美元,投资方:襄禾资本、黑洞投资、清流资本、概念资本;

 

2017年10月,C轮,1亿美元,投资方:顺为资本、襄禾资本、MindWorks Ventures概念资本;

 

2019年2月,D轮,3亿美元,投资方:Pacific Venture Capital、高瓴资本、红杉资本中国、襄禾资本、钟鼎资本、概念资本、零一创投、顺为资本;

 

2020年12月,E轮,15亿美元,投资方:红杉资本中国、高瓴资本、顺为资本;

 

2021年1月,F轮,15亿美元,投资方:红杉资本中国、高瓴资本、博裕资本、Tiger Global Management、Vitruvian Partners、D1 Capital Partners。

 

周胜馥是自信的。不论是对自己还是对货拉拉。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资本宠儿,却频频翻车。

 

风控及监管的缺失

 

在女生跳车身亡前,货拉拉对司机缺乏监管已不是个案。

 

遭受货拉拉司机性骚扰及言语威胁、遭遇乱加价、因为打了差评被司机堵门威胁……黑猫投诉上针对货拉拉的投诉,有3000多起。天眼查显示,货拉拉关联的法律诉讼包含运输合同纠纷、生命权纠纷等等。



来源:天眼查APP


占领同城货运半壁江山的货拉拉,速度与规模迅速扩大的同时,为何没能管住司机?合规与安全又在哪?

 

首先,平台接单,撮合交易,货拉拉挣的是运费抽成,这是最传统的中间商赚差价的生意。所以司机就是货拉拉的“财神爷”。司机肯定是越多越好,入驻和审核的门槛也就会越降越低。有司机对媒体表示,半天时间,就能完成入驻及培训流程,然后就可以上岗了。

 

此前,因为平台上注册的客车、入驻的司机存在违规行为,货拉拉多次被交警部门约谈。

 

其次,新司机想要入驻平台,首先需要交1000的押金,然后就是“会员费”,货拉拉实行会员制,有初级、高级、超级三个等级,一个月最高699块钱。会员全部能够无限接单,初级会员收15%的信息费,高级则是12%,超级不收费。

 

货拉拉“两头通吃”,当越来越多司机将平台与司机之间的矛盾以及经济压力,转嫁到消费者身上,不仅容易产生司机对消费者的二次收费,甚至平台忽略的安全保障也会出问题。


 

滴滴由于几次安全事件,现在已经极大改进了对司乘安全的保护措施。例如在后台监管上,有乘客上车需确认,全程开启录音,订单页有明显一键求助按钮,超时、停车、绕路等异常行为及时上报后台等手段。

 

在司机监管上,引入信用记录、犯罪记录等档案,对司机进行岗前安全培训及考试,夜间女性乘客优先匹配女性司机,个别城市还对户籍及车牌号进行限制。

 

反观货拉拉,在互联网货运平台市场横冲直撞了好几年,撞出了市场份额第一,撞出了几百亿的估值,却仍然罔顾消费者的利益和人身安全。


涉多起贩毒走私运送枪支案

 

货拉拉的管理缺位,还意外使得货拉拉间接成为违法犯罪行为的“工具”。

 

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货拉拉的身影在多个走私、贩毒案件中出现。

 

一则走私普通货物二审刑事裁定书


货拉拉在贩毒案件中,扮演运输工具的角色


不仅如此,货拉拉还曾被用于非法枪支的运输。

 

2019年9月,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份判决书显示,张某强与杨某江共同出资经营拓泰公司,2017年11月,邓某委托杨某江以每件25元的价格定做510件枪身,并根据邓某提供的收货地址,通过“货拉拉”进行发货。

 

除了在货物层面乱象频出,在用户端,准入门槛不高的货拉拉司机,还涉嫌买毒、偷窃等行为。

 

2020年3月,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披露的一份刑事裁定书显示,2019年3月7日至3月24日,买毒人陈某2、陈某1四次共同出资向被告人陈龙购买毒品冰毒,两个买毒人三次驾驶货拉拉面包车进行交易,而这意味着,驾驶此辆货拉拉面包车的人,或许正是在货拉拉平台注册的货车司机。

 

八年时间,货拉拉疯狂成长,甚至游走在灰色边缘……可平台监管却严重缺位,难道每一次都要用生命来换取监管的完善吗?强力整改,将是货拉拉及整个同城货运行业的首要任务。

•END•


举报
打赏
42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猫友1501579
凯迪的读帖功能挺好用的,产品就是这样越有人性化越有卖点。
2021-02-24 19:11
0
0
这个是认证
猫论江湖
黑料这么多,,
2021-02-25 12:07
0
0
關關關
副驾驶座一定要系安全带,那个女孩子如何解开安全带的跌出车外的
2021-02-24 21:02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