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原创] 安徽“网红”图鉴,除了大司马还有谁?

这个是认证

渔舟唱皖

2021-10-14 19:16

21780 0 0

文/渔舟唱皖

这两天,一则“郑州一网红被追征662.44万元税款”的新闻被冲上热搜,网友惊呼,税都要缴那么多,这得挣多少?其实,近几年网红挣得多的早已不是什么新鲜新闻,头部网红一年的收入完全能够比肩一线明星。

此次上面对网红主播的税务审查更像是一个开始,估计下半年会有更多主播网红补缴税款的消息和新闻。

在全国都具有知名度的安徽籍“网红”还是不少的,比如直播一姐薇娅、芜湖大司马、疯狂小杨哥以及徐大sao等人。其实我对网红并不是很了解,但是头部一些多少有些耳闻,薇娅是安徽庐江人,但是成名于杭州,在商业直播之外还做了很多助农直播和公益直播,口碑很好,去年还被授予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并当选2020中国经济新闻人物,名气不输一名明星。

芜湖大司马在我还读大学那会便已经火遍全网,直播中的口头禅:“芜湖,起飞!”直接拉高了芜湖的城市知名度,在今年八月芜湖举行的“畅聊早餐会”中,芜湖党政领导更是直言大司马是芜湖的城市品牌,其实这话并不夸张,在互联网时代一个头部网红确实拥有很大的宣传影响力,大司马好友PDD更是戏称他为“韩厅”,芜湖大司马本名叫做韩金龙。

疯狂小杨哥是安徽六安人,早年活跃于快手,很早之前便看过他炸墨水的短视频,如今在全网粉丝过亿,在抖音平台粉丝更是高达5600万,属于超头部网红。和薇娅带货直播以及芜湖大司马游戏主播不同,疯狂小杨哥主要以其家庭成员为核心拍一些搞笑的段子,由于内容贴近生活,令人忍俊不禁,每条更新点赞量大多均超过200万以上,自带巨大的商业价值。

网红的迭代和互联网的发展是离不开的,在2G和3G图文时代,初生代网红“芙蓉姐姐”硬是靠着被转的发绿的靓照火遍QQ空间和对话框,但在讯息野蛮生长的幼年时期,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网友都没有意识到网红能够带来那么大的经济转化。

2015年,“papi酱”率先吹起了宽频时代网红的冲锋号,可以说是短视频时代的开始人,同时,随着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崛起,大批网红开始陆续被网友熟知,有人靠颜值、有人靠内容、有人靠技能、有人靠搞怪、有人靠卖萌、有人靠声音、有人靠露肉、有人靠扮丑、有人靠个性……不一而足,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但由于当网红的低门槛和低成本的显著属性,使之有意加入这一群体的成色鱼龙混杂,质量参差,有人为了博取关注和流量,往往做出莫名其妙、不讲政治、低俗、出格、无脑、甚至愚蠢的举动,这使得公众对所谓网红的印象极差。

在一般的公众认知中,网红一词甚至成了贬义词,顶着一张整容脸在镜头面前扭来扭去是网红、握着麦克风大喊大叫是网红、软萌妹发嗲让大哥刷飞机也是网红……,尽管网红一词被污名化了,但年轻人并没有因此远离,反而趋之如骛,有些孩子更是直言不讳的说自己的梦想就是当网红。

原因很简单,当网红太有“钱”途了。

网红带来的巨大流量拥有极大的变现能力和商业价值,同时,在专业团队的包装和运作下,头部网红能够迸发出碾压一线明星的商业能力,就算是二三线网红也能够轻轻松松实现个人财务自由,比如日前媒体报道的几个还在读大学的女孩子靠着在宿舍拍摄的短视频,月商业流水近百万,太有吸引力了!如今,很多影视明显也放下身段,“下海”与网红遨游广阔的红海,明星与网红已是傻傻分不清楚。

当网红虽然门槛低,但是要做到头部并不容易,没有几把刷子注定是昙花一现,甚至昙花不现,如果想走捷径,比如搞低俗、碰瓷政治历史、吃人血馒头,也必将被严厉打击,随着国家对互联网管理的收紧和净化网络环境的重拳,网红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未来,网红将会变得更加专业化,成为游离于明星与普通人之间的特殊群体。当然,门槛也会越来越高,进入“精耕细作”的时代。存在即合理,“网红经济”作为互联网经济下的重要产物,有着自己的内在逻辑,而最先一步玩明白的都红了,也发了,后来跟风的则大多成了韭菜。网红看似差不多,但可惜的是,网红的成功并不容易被复制。如今,人们睁大着眼睛,期待下一个风口。

文章用图:网络

本文完

更多安徽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同名公众号“渔舟唱皖”:复制搜索:YZCW20150821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