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原创] 丹青追梦 水墨本色-田博庵大写意花鸟画辛丑年新作展

这个是认证

品鉴书画

2021-10-13 21:56

20714 0 0



【个人简介】


田博庵,字庚石,山东菏泽人,大写意花鸟画家。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和国内大型专题展览并获奖。十余幅作品先后被国务院、中央办公厅、怀仁堂、天安门管理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等单位收藏。多家专业出版社、报刊杂志和网络、电视等媒体专题、专栏对其绘画作品和艺术成就进行介绍;出版个人专集多种。2019年6月应邀赴马来西亚参加“庆祝中马建交45周年、中国传统文化国际行(马来西亚)″交流活动;2019年11月在上海朵云轩成功举办《田博庵花鸟画展》。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郑州嵩山书画院院士。



作品鉴赏


笔墨回溯与探索中的深呼吸

——读田博庵的花鸟画

文、何频

 

这几年似乎与博庵疏远了。但我兀自关注他的热情并没有一丝减少,在一些重要的展示场所,我甚至因为他的缺失而由衷感到焦急和懊恼。

博庵是一位很有天分的花鸟画家。他从山东菏泽来豫,号称“牡丹乡人”。现代山东原比河南的国画平台高,俞剑华、李苦禅不去说了,于希宁在当代也卓然成家。上世纪80年代以来,山东书画热持续升温,花鸟画家张朋、齐辛民都有不俗的表现。田博庵学艺甫入社会就是大写意花鸟画创作的新锐,从全国花鸟画研究会第五届展览开始,至今每一届都有他的作品入选;90年代开初,中国美协在郑州举办全国首届花鸟画展,我是通过李自强先生认识特邀前来参加展事的他的,那时大家都还年轻,但他老辣雄健的作画风格和质朴敦厚之性情很快博得了大家的青睐和赞誉。

近代以降,一反贫弱陈腐的社会政治现实,吴昌硕、齐白石擎沉酣雄强大笔借古开出花鸟画艺术的新路。吴齐巨匠相同又不同,异在吴氏愈到晚年愈超化成纯粹的文人,而齐氏学习并熟练掌握了创作文人画所必需的文化和技术修养之后,以巧变而贴近市场,颇善经营。吴昌硕摹古习古自有心得,首次使用西洋红入画,将纯水墨局部染色变得古艳欲滴,赚人眼球;齐白石则开阔题材,大胆汲取民间艺术营养,又使纯欣赏的花鸟画多了些许公众性和批判性。齐白石融化了吴昌硕的创造所开辟的具有现代人文情怀的大写意花鸟画形式,至今仍无人可突破其樊篱。

在写意水墨艺术的坐标上,田博庵矢志以齐白石画风为真髓,兼采胎习于齐派而稍有变异的朱屺瞻和崔子范的风格,以此定位,长时间浸淫其中,乐此不疲,一以贯之,不见风使舵、左右逢源。其卓绝的过人之处是掩不住的,师法自然、师古出新,故而形成了属于他自己的内熟外生、沉酣朴拙、磅礴厚重的绘画语言和独特面貌。

博庵信奉赵子昂“作画贵有古意”和书法入画的原则,《麻姑仙坛记》、《好大王》、《爨宝子碑》临写经年,以北碑高古丰饶的笔势竭力营造枯涩而繁密的树藤花叶,精心配上拙而怪之禽鸟,貌似粗头乱服,章法失衡,实则惨淡经营,细心收拾,疏密之中讲求左右映带,恣肆汪洋里抒发绵绵诗情。艺术之胎骨固然离不开技术支撑,但艺人只能仗技取巧媚俗,艺术家却借助技术表现人生理想,同是习艺,高下自有分别。博庵最可贵是有人生和艺术上守拙的双重取向,以“我思故我在”的独立精神应对世象,他将由悟性而得的大深沉和大沉静,源源不绝地倾泻于笔端,努力提炼和升华着国画笔墨的纯粹和澄明。

博庵执着坚守在他挚爱的艺术天地,静默低调,不慕繁华、不事造作。在这纷繁世界也许是孤独的,但我要告知他:你辛勤的耕耘积累多多,已然质变——注定可为当今花鸟画坛燃起亮点。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