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原创] 「​舒建新」|丹青追梦 水墨本色-中国当代书画名家个人云展览

这个是认证

品鉴书画

2021-10-12 21:52

24043 0 0



【个人简介】


舒建新,祖籍山东青州。现为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一级美术师,曾于1995年任中国画研究院院长助理;2005年任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馆长,院学术委员会委员;2010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丹青云南 神韵楚雄舒建新中国画作品展》。2015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丝路丹青 茶马古韵舒建新中国画作品展》。



作品鉴赏



作为“国家队”的专业画家,他要在今年的年底,将在国家美术馆以“丝路丹青 茶马古韵”为题全面展示他八年来在南丝绸之路上的所见、所闻、所想用笔墨画卷艺术的再现今天的茶马古道。《茶马古道上》的画作,正是这样一幅情景再现的大作,人与景,情与景,丰富而源于生活,长长的马帮队伍,牵马的马帮汉子,画面分明昭示着古道上的民族精神与气节。沿途的险绝雪山、原始森林、高山深谷、绵长的石板小路;期盼回返的亲人在崖边目送着马帮的远去;在一块草水丰美的河谷马帮小憩;一组组鲜活的人物,在崇山峻岭中生动而恬静。

“茶马古道”几条主干线上居住着二十六个民族,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信仰,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徒……这些活灵的时代音符在建新的作品中得到一一展现。要让山水与人物紧密自然结合一起,互为映衬,互为主体,实现大和谐。这需要画面的精心构图与观察视角的反复辩证。从笔墨写意精神层面考虑,就要在笔法墨法上耐心推敲,对云南山水的破解,建新前几年挂职楚雄的创作初探就已成功,即通过书法线条对茶树,植被加以勾画皴染,并作为筋骨支撑起云南满眼绿被皆呈毛茸茸“墨肉”的样态。面对民族人物的刻画,他借以山水的勾皴笔法植入人物的服饰与动作吻合部位,使得气息贯通,自然化解了互为隔离的状态。以书入画,以山水画的笔墨语言艺术形式融入人物画的创作之中,画面令人耳目一新。

再看他近三年来的创作,除了气势与笔墨进一步突显浑厚华滋、松透自由、墨色丰富,人文气息清新温和以外,其最大亮点便是山水中的人物突破。以前的“丹青云南.神韵楚雄”系列,他是往写实里下力气,繁难深重。山水世界的性格气质、起承转合、气韵流动等等他把握得都很好。而镜头拉近的茶林、梯田、坡石所烘托的民族人物无论单个还是群体,他亦是一丝不苟地精心刻画。开始往技法难度上走是必须要过的一个大关,是一个紧收涤拣再推敲的过程,令人惊喜的是他终于摸索出了属于自己的表现语言,发明“舒式皴法”恰如其分地描绘出了云南茶山与密植的特点,也由于笔法上的“工”使得他的笔墨在刻画民族人物时在“形”上收得更为严谨了。他以书法线条化繁为简,不仅线条质量更为绵劲灵动,在参与“舒式皴法”的笔墨语言互渗转化中,大胆娴熟地“计白当黑”,有时竟“惜墨如金”,“意到笔不到”“笔断气连”,潇洒肯定,简约得当,气势撼人。


摸对了感觉,他的创作量大批跟上来了,精品频频出现。《最后的马帮》、《大山的守望者》、《藏传佛教的僧侣》等人物画作品远看好似一幅幅厚重的山水画,这些人物画用笔看似轻松随意,细细品味可见建新很注重书法用笔,画面人物从写生中来甚至许多画中人物都是他的朋友,故画面特别鲜活,生活气息很浓重。当我们再观赏他的山水人物画,无论距离远近,只要稍微一眯眼,你便觉出画中的民族人物其实就是山水中的一座峰,或一棵树、一块石头一丛植被……再看那马帮,完全体现了传统笔墨的大写意精神,就是以面块为主加以线条的穿插勾勒而得“形神兼备”“以简驭繁”之高妙境地。这样人物画融于山水世界显得更为自然妥帖并内蕴更大的张力。    

由此,建新通过在写意人物画层面的突破,完美地解决了可与大山大水气质相溶、气势贯通、和谐一体的笔墨难题!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外加他“十年磨一剑”修来的造化!仅凭这一学术亮点,我就肯定,他已是当今优秀艺术家之一,顶着“巨匠”“大师”头衔的“艺术家”在社会上听到不少,一个时代能为后世留下几个艺术大师已不得了。

 

原中国国家画院院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刘勃舒、文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