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原创] 高途董事长陈向东的深夜来信

这个是认证

硬通社

2021-08-17 15:20

18989 0 0

文/肆月

出品/硬通社


曾经以业绩高增长而蜚声业界的高途,在今年的一季度交出了一份“史上最差”的成绩单。


今年1月份高途的股价创下了149美元新高,市值将近378亿美元。而到今年7月30日,高途的收盘价显示只有3.185美元,市值8.14亿美元。


6个月,370亿美元市值蒸发了,缩水9成。


其他媒体报道称,今年整个在线教育市值蒸发了近7400亿元,而高途与好未来是跌幅最大的企业。


独角兽一夜之间被打回原形,高途集团董事长陈向东在辗转难眠的深夜,发出了,也许是他这辈子都不想发出的一封信…… 





· 高 途 裁 员 被 实 锤



此前网络上一片沸沸扬扬,在线教育头部企业开始集体裁员的消息,并且裁员比例都是30%-40%以上的规模,各头部企业包括新东方的俞敏洪在内纷纷站出来辟谣,这只是“正常优化”、“调节冗余”或为了给更优秀的老师提供机会。


7月底高途集团就裁员事件首先被实锤,陈向东连夜发出企业内部信,就“裁员”一事做出了正面回应。高途集团必须严格遵守“双减”政策,改变运营模式,保留实力,为未来发展储备弹药和资金,为了先活下来,高途决定,正式大规模性裁员……


信中有着陈向东很多的不得已,很多的不舍得,为此而连续发出了5个“抱歉”,但依旧必须面对现实。但这也算是有温度的裁员,陈向东在信中特别对裁员同事的赔偿问题做了清晰的解释和合理的经济安排:


·无论试用期还是正式员工,都按照N+1进行赔偿;


·2021年3月-4月,工资置换过股票的同事,在算月度基数时,都可以还原回去;

也就是,股票跌成了这样,但大家曾经的钱,还是曾经的钱。


·对于实习生,在岗未转正的,都按照转正来处理;签约未到岗的,都赔偿1000元。短期实习的,不涉及赔偿。


这些对离职员工的经济安排,在8月10号都会兑现。如果有未处理完的,最晚延迟到9月10号。


图片

*图片来源于公开网络信息


陈向东在信中还回忆了7年前创业的艰辛和7年来高途的成长与变化,同时也提到了,2016年整个教育行业的“冷静期”对高途集团来讲,是致命的劫数。


但是那一次,高途挺过来了,而这一次高途表示也要“活下来”,而且有信心一定能够活下来,同时陈向东表示,目前高途集团账上的现金流还比较充足,足够活3-5年是没有问题的。


而高途的裁员力度到底有多大呢?陈向东在信中并未提到确切的数字。


笔者了解到,早在这份内部裁员信发布之前,公司就已经宣布关闭全国 13 个辅导老师中心,全国16个中心仅留下郑州、成都、武汉三个。


查阅此前媒体的报道看,高途的每个中心大概有上千名员工,如果关闭13个辅导中心,则裁员人数可能涉及1万人,而高途总共的员工也就3万人次左右,也就是说本次裁员力度可能达到了全公司的三分之一。


陈向东说,高途裁员的核心目的就是活下去。缩减开支,疯狂创造价值,这是高途“活下去”能做的。


但是笔者采访了一位业内知情人士称,高途的账面现金和等价物加起来总共29.1亿元左右。无论如何裁员,高途还是一家有至少有着将近2万人庞大队伍的企业,参照一、二线城市的工资水平来看,撑3-5年基本是不行的,而不裁员可能一年都撑不下去。哪怕是这样,可能壮士断腕是目前高途最好的路。




· 从 创 造 教 育 平 台 到

重 塑 教 育 生 态



高途的前身是“跟谁学”平台,成立于2014年,创始人陈向东。陈向东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在创办跟谁学之前,他曾任职于教育界的“黄埔军校”——新东方。


1999年,陈向东加盟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

2002年创建武汉新东方学校

2003年10月任新东方集团副总裁

2006年任新东方集团高级副总裁

2010年11月任 新东方集团执行总裁,全面负责集团管理工作

2014年1月辞任新东方执行总裁职务。

2014年6月,创办跟谁学。



图片

*图片来源于高途官网


跟谁学是一家主打K12教育(学前教育到高中教育的缩写,从幼儿园到十二年级)培训课程的教育机构,这也是跟谁学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板块。


据相关数据披露,2018年跟谁学在K12版块的业绩贡献占全年总收入的73%,到2019年K12版块的收入比例占到了总营收的81%,到2020年整个比例达到了93%!也就是说,一旦K12版块业务受到重创,这对跟谁学来讲,是很要命的一件事。


其实,跟谁学一直在变,不停的根据市场动态,对自己提出改变,变得更完善、也变得更有市场容量。


成功来自于不断的折腾,笔者查阅了大量的资料,简单理出了跟谁学“变”的轨迹:


2014年,创建,主攻线上教育培训;


2015年,从O2O平台(即帮学生找老师)完成第一次战略转型,从找老师变成找机构;


2016年,推出B端产品“天校”、“百家宝”和“U盟分销”等赋能工具(提供线上上课平台、课件、全套课上视频、教育机构管理软件等技术性产品);


2017年,完成第二次战略转型,拆分2B业务,正式转型为B2C的在线教育直播课平台;


2018年,发力在线K12课程,实现其收入占全年总收入73%。


“跟谁学”渐渐变成了一个平台,连接授课教师或机构,与学习者的平台。从以上这些简单的主动变化轨迹,我们大概能看出来,跟谁学的初衷,就是想做一个教育界的“淘宝”。左手产品,右手平台,这是一个可以完成自我良性循环的商业逻辑:


一个核心点是,当用户锁定在跟随学平台里,切入点是,有相当多丰富的课程内容和老师可以选择,第一层推动力是,当你看了A课,可能还想看B课,课程复购率就是一个体内循环的事,第二层推动力是,由复购率带来了更高流量,也带来了更高的营业额,第三层推动力是因为有了大量复购,就会引来更多的课程和老师入驻,更多的需求者来听课。


图片

*图片来源于高途官网


再讲直白一点就是,在职人士学完考证课程还能学学瑜伽、插花,小朋友上完英语课以后还能学学钢琴、围棋。


跟谁学的增长飞轮,就是这样推动了起来。而跟谁学的野心,在增长的飞轮下,不仅仅是教育平台这么简单,而是整个教育生态。


事实证明,有着多年商场经验的陈向东是成功的。


2019年6月,跟谁学在纽交所上市,他也是教育中概股中,首个实现规模盈利的在线K12上市公司。


跟谁学刚刚上市时的市值大概在30亿美元左右,如今已经到300多亿美元,直比教育巨头新东方。


而新东方是1993年成立,跟谁学不过是2014年成立,比起新东方而言,晚了20年,太年轻了。




· 自 救 的 教 育 和 逃 跑 的 资 本



跟谁学打开了在线教育的潘多拉魔盒以后,太多的在线教育机构拔地而起,资本们也打开了教育市场的大门。


有了资本的加持,教育机构们迈开了野蛮的步伐,据相关研究机构披露,在线教育机构在广告宣传、低价营销的泥潭中拼命砸钱,有至少三家头部教育机构企业2020年的总营销费用就高达60亿元。


在线教育大班模式获客的普遍成本在3000-4000元/人,续班率普遍不超过75%,笔者再查了查,所谓大班的上课费用,发现基本也就是这么多钱。


图片

*图片来源于《教培校长参考》


敏锐的陈向东也嗅到了危机的味道,其实从2020年开始,他一直在调整“姿势”,开源节流:


在2020年一季度过后,跟谁学打出了“更名牌”,4月22日,跟谁学宣布,即日起将公司名称统一更名为“高途集团”:


原K12业务保持不变,仍为“高途课堂”


原跟谁学成人业务则更名为“高途学院”。


跟谁学官方给出的解释是,为了更好的业务聚焦和节省营销费用,品牌的统一,意味着高途对外宣传时无需再强调各品牌之间关系,某种程度上可以适当降低获客成本。


除了品牌焕新,今年5月,3至8岁启蒙业务“小早启蒙”被砍掉,近1000名员工被迫转岗或离职。也有业内人士称,其实从那个时候开始,高途内部就已经在传即将裁员30%的消息了。


5月26号,高途集团发布的第一份财报披露的数据显示,公司营收19.40亿元,净亏损14.26亿元,同降近11倍,创下其上市以来最高单季亏损,且已超过高途去年全年13.93亿元的净亏损额。


图片


再来看看资本的态度,2020年中国教育机构的融资金额高达540亿,几乎达到了顶点。


陈向东曾经就说过,2020年全球教育投资大概有80%都流向了中国,这在历史上都是难以想象的。而据权威报道称,今年以来,A股、美股以及港股上市的教育股公司市值合计蒸发超过了7400亿。


据其他媒体报道,去年10月,野村证券分析师将高途评级从“中性”下调至“卖出”;今年1月,高盛也将高途评级从“中性”下调至“卖出”;今年2月,摩根大通从“中性”下调为“减持”。


经过K12的行业洗礼以后,教培行业显然必将走入冷静期,资本躺赢赚钱的日子肯定是没有了,这场洗礼也是对互联网教育行业反垄断的停止,因为照比垄断衣食住行来讲,垄断教育资源是很可怕的。但教育也不会走向万劫不复的境地,就像俞敏洪说:百年以后,阿里腾讯可能没有了,但教育一定还在。


近日,经济学家任泽解读了刚刚出台的优化生育政策和教育的双减政策,不难理解,要有勇气生三胎,如果依旧还是昂贵的住房、医疗和教育,一定会让很多年轻人望而却步!


End

更多上市公司硬通资讯   请关注硬通社公号~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