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转载] 小电科技申请IPO,创始人唐永波:必须养活自己,为共享行业正名
这个是认证

飞翔的野马2020

2021-05-13 13:31

41570 0 0

“共享”潮水退却后,唐永波如何带着小电逃过大浪的吞噬?

近日,小电科技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成为怪兽充电后又一家冲刺上市的共享充电公司。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小电科技营收分别为4.2亿元、16.4亿元和19.1亿元;税前利润分别为-4471万元、1.9亿元、-1.1亿元。

成立5年,小电科技共获得5轮融资,2020年12月完成C轮融资后,估值达45.565亿元。根据招股书披露,小电科技创始人、CEO唐永波持股28.415%,位列第一大股东,其后还有腾讯、红杉资本、金沙江创投等投资机构。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小电科技共享充电服务点位数达71万个,投放充电宝近600万个,其中直营与第三方渠道的占比为93.6%和6.4%;在点位市占率这一数据指标上,小电科技以29.2%在行业内位居第一;订单数据方面,截至12月31日,小电科技注册用户数为2.37亿,日峰值订单数为210万次,累计订单数为11亿次。

时针拨回到2017年。

那年下半年的一天,北京瑰丽酒店,深夜两点,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和他的黄金拍档王刚,以及小电创始人唐永波达成共识:小电必须自己养活自己,必须盈利。

商议两个多小时就做出这样事关公司根本商业策略的重大决策,未免有些仓促。但回过头来看,当时做出这个决定却没那么容易。

2014年开始,共享出行行业发生了激烈的补贴大战,一场血雨腥风后,作为最终幸存者,滴滴成功催生了一种流行的商业策略,这种策略在创业市场上被广泛接受,那就是:用金钱换速度和体量。

“那个阶段,(大家)认为万物都可以用钱来催生,都可以快速解决,都可以牺牲一定的财务模型收入来换取市场的量。”唐永波向《中国企业家》回忆。在那股潮流中,小电也不可避免地卷入其中。

“我们发现这条approach(方式)是有效的,但是它取决于一个非常重要的点——行业是否(由)刚需(驱动)。另外,市场非常不一样,因为像共享出行的汽车、自行车,是非常典型的直面消费者,但我们不是,我们是to B再to C,要考虑中间商家的利益。所以,我们的产品迭代、服务及定价策略,一系列都要变化。”

事实上,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被称为“资本宠儿”的共享单车领域,很多项目节节失利。ofo迟迟未等到新的融资,生死未卜,所有打着“共享”旗号的项目笼罩在阴霾之中。一时间,五花八门的共享经济项目纷纷折戟,多个小有名气的共享充电宝项目也接连宣布失败。

而就在2017年初,共享经济如日中天,共享充电宝行业乘着东风,曾在短短40天内敲定了11笔融资,合计金额高达12亿元。然而,以当年10月份“乐电”公开宣布停止运营为起点,近10家共享充电宝公司相继开始清算,引发了外界对共享充电宝项目如潮水般的质疑。

如今来看,在行业动荡之时,那场深夜两点的会议起到了决定性作用,难怪朱啸虎戏称这次会议为“遵义会议”。2018年,在共享经济受挫、全行业几乎没有宣布融资的背景下,小电完成了B轮融资。

回忆起那段经历,朱啸虎评价唐永波:“很理性,包括在困惑的时候,交流也非常理性。”在这位被称为“独角兽捕手”的投资人眼里,唐永波身上最优秀之处在于成熟、专业。而成熟与专业是处理各种棘手问题时外化的应对方式,但往更深层次追溯,外化的品质里总有一个核心的内驱力。

采访当天,唐永波身着黑色polo衫、运动裤。采访前三天,他辗转了青岛、北京、上海、杭州四个城市,却未有丝毫疲惫。采访中,唐永波很爱笑,但让人意外的是,在回答诸多问题时,他频频用到了“孤独”一词。

在唐永波的自我定位里,一个成熟的创业者,必然是孤独的;一个成熟的创业者,要懂得将不好的情绪留给自己,带给别人的永远是热情。

来源:被访者

有些人一出生就活在别人的终点,有些人一生奋斗的终点可能是别人的起点。唐永波属于后者,这让他拥有了超越常人的理解力和共情力。

找不到北

唐永波创业算不上一帆风顺,小电算是他第一个成功的项目。

在小电之前,唐永波的创业项目是生活服务平台“空格”。当时,他从阿里带着光芒离职创业,90天里吸金1亿元,团队从十几个人迅速扩张到300多人。但由于方向判断失误,“空格”很快从波峰滑落至谷底。他将招来的员工一个一个“劝退”。2016年年末,“空格”仅剩下20余人。

那几个月里,唐永波最怕晚上,周围没有声音,安静得可怕。每天躺在床上,都必须打开手机音频节目,也不知道到底听的是新闻、音乐还是白噪音,“反正没有声音就睡不着”,“以前手机里回不完的信息也突然不再传来,没有投资人问项目,没有同事探讨业务”。

“CEO是非常孤独的,只能把情绪留给自己。你是决策者,所以要有很强的对抗孤独的能力。”讲到这里,唐永波想起小时候父母卖鱼的时候,怕他走丢,把他锁在家里。二层小楼里,唐永波每天踩在煤堆上,趴在窗边,等着大姑中午十二点接他去吃饭。“现在八十多岁的大姑妈还会说,你天天等着我来救你。”

唐永波觉得,从小一个人,长大了也就不怕孤独了。只有懂得了直面孤独,才能看清问题的本质,从而直面挑战,变得坚强和清醒,在冗杂的信息中做出正确的判断。

“你既然决定做一个创业者和CEO,你的工作任务就是解决问题,所以你不需要有情绪。”在唐永波的时间规划里,每周六天是要工作的,还有一天属于家庭,剩下的零碎时间玩一把王者荣耀,“把别人(的塔)推了,就会比较开心”。

回忆“空格”失败后那段过渡期,唐永波觉得最痛苦之处在于,“有很多力,却不知道往哪里使”。他形容那种感觉,“就像在广阔无垠的沙漠里,找不到北”。也是从那时候,他开始抽烟。

刚创业时,投资人让唐永波讲讲想法,他回答:现在有“三流”,淘宝解决了物流,支付宝解决了金流,我们则为人提供服务及商品,解决“人流”。投资人听完问道:“你们的切入点是什么?”唐永波答不出来。每次见面,朱啸虎都劝他:“时间共享很难标准化,也很难衡量效果。”

这个问题放在小电身上,要简单很多。一直以来,唐对外宣讲的都是一句:解决手机“红”慌。“小电无论多难,我再也没有过那个时候的感觉。”唐永波觉得自己是幸运的。然而这份幸运,恰恰更多来自于过往的丰富经历磨炼出的成熟和专业。

来源:被访者

“接下来几年,我会再进入一个阶段。虽然我们现在有些方向非常明确了,但在未知的领域,一步一步走的时候,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唐永波知道,未来的路还很长,那种“找不着北”的状态很可能还会在未来再次袭来,但他坦陈,已经更有信心直面不确定性,享受孤独。

一种判断力

朱啸虎认为,共享充电宝项目值不值得投资,三两句话便能判断:需求成立,电池性能提升的速度跟不上用户需求,导致手机电耗的增长;单位经济模型简单;人是旧相识,团队靠谱。

所以,唐永波拿着共享充电宝项目与朱啸虎见面时,剩下唯一关键问题:新旧交替,唐永波换赛道会怎么处理与上个项目投资人之间的关系?

当这个问题抛向唐永波时,他给出了朱啸虎希望看到的答案:项目转向的三个月前,他已逐户拜访,开诚布公。在公开信息里,多位股东陪着唐永波从“空格”走到了“小电”。

对于投资人来说,小电这个项目不算大,唐永波很清楚这一点:“今天朱啸虎也好,王刚也好,或者红杉、腾讯也好,他们在我这个项目上能赚多少钱?他多这一单、少这一单,对他生活有影响吗?没有影响。但他帮你的这一下,对你来说很重要。”

这位生于1982年的创业者,似乎也无法明确表达当初决定带“老股东”背后更多理性的原因,更像是一种在基层长期摸爬滚打中潜移默化养成的直觉和本能。

不过,唐永波在思考片刻后补充:“我处理上任投资者的方式其实是我身上的一种情绪,这种情绪折射了我过往的经历和成长环境。”这是一种饱经世事后的宽厚和体谅,也是一种对患难与共的感激和敬畏。

有两件事的处理让我很敬佩唐永波,一是对待老股东,二是疫情期间带领高管降薪。非常专业,是投资人最喜欢的。他有自己的判断,带领高管主动降薪,级别越高降得越多。”朱啸虎对《中国企业家》说,“那时候我出来说,成本一定要一次性砍到骨头里面去,忌讳慢刀割肉。结果被媒体批评一通。其实很多人不是创业者他不明白,一刀一次真的很伤,我自己创业也碰到过一样的情况。”

盯着对手

唐永波是个好胜心强的人。

有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是,投资人与创业者组成两队打王者荣耀,唐永波这队开局不利,晚上快到饭点了,投资人一直劝他,要不投降?“投什么降,绝对不投降。要不把我灭了,要不就跟你干到底。”唐永波复述这个四年前的故事,依然激动。

好胜心强的人往往都喜欢竞争性强的to C业务。“不会因为对手超前了沮丧,而是会很兴奋,会觉得,‘怎么他想到这一点,我要赶紧去学习’,他是发自内心热爱这件事情。”小时候,唐永波打篮球就总挑最厉害的对手,打不过就苦练,直到成为球场上技术最好的人。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共享充电宝是一个确定性极强的行业,硬件产品、消费者体验、渠道能力、品牌认知力、财务能力等十五六个关键指标决定了成败。

“每一项你比对手要领先一两点,整体优势就非常明显。”唐永波认为。另一方面是要快,“企业最重要有两件事情——纠察、纠错。纠察是知道企业的问题,纠错是改正问题。”唐永波认同一种说法:“我们去看对手的时候,需要去观察一个指标:改正问题的周期。”

目前,由于采取直营和商户定价的模式,共享充电宝一方面面临着高额入场费,另一方面也面临用户体验变差的问题。

4月1日,怪兽正式登陆纳斯达克。从怪兽此前发布的招股书来看,2019年,怪兽的营销费用为13.62亿元,而2020年这笔费用增至21.21亿元,增幅达55.7%。怪兽指出,销售和营销费用主要包括支付给合作伙伴的奖励费,对业务开发人员的补偿及与销售和营销功能相关的其他费用。

“在今天,用户体验真的是第一位的,另外还是要扩场景。唐永波在最近几年一直在说要扩张,他们确实有些尝试。”朱啸虎认为。只要在外出差遇到手机没电,唐永波一定会去借自家的充电宝,作为用户体验一下,并看看当地的市场状况。

四年来,共享充电宝行业没走到尽头,反而开始收获果实。回顾行业的起起落落,唐永波感慨:“很感谢整个共享行业里的各种现象,为充电宝行业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就像在一场跑步比赛里,原本的狮子、豹子跑着跑着发现都偏航了,忽然之间只剩下“充电宝”这个选手了。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哲铭

头图摄影丨曾靖


举报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