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转载] 亚马逊快读送的越快,美国卖家们可能亏的越惨

这个是认证

财经小圆桌

2021-06-14 13:49

30030 0 0

腾讯科技讯 6月14日消息,查尔斯顿美食汉堡(Charleston Gourmet Burger)是总部位于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小型家族企业,运营效益始终不错。该公司由威尔森德布里亚诺(Wilsondebriano)夫妇于2012年创立,在美国各地数千家门店、购物频道QVC以及其网站上销售汉堡酱和腌料。就在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去年3月份经济停摆之前,这对夫妇决定停止通过门店销售,专注于在线销售。

事实证明,对于他们这样的小企业来说,这几乎是个致命的错误。这家企业是他们家唯一的收入来源,员工几乎都是家人,包括这对夫妇的四个孩子,以及威尔森德布里亚诺夫人的妹妹和母亲。在亚马逊时代,在线销售是一回事,但真正以足够快的速度将产品送到客户手中,让他们感到满意则是另一回事。

如果像威尔森德布里亚诺夫妇一样,商家没有通过亚马逊销售商品,但仍然需要遵守这家电商巨头许下的免费快速送货承诺,他们将面临巨大挑战。威尔森德布里亚诺说,他们的销售额直线下降,从每月2万多美元降到了每月3000美元。这家人别无选择,只能自己打包和发货,因为他们支付不起第三方服务费用。

像威尔森德布里亚诺这样的小企业很难从亚马逊快速、免费的送货服务中受益。许多潜在买家抱怨运费太高,40美元订单的运费约为8美元,而且汉堡酱和腌料花了太长时间才送到。威尔森德布里亚诺说:“这是一场日复一日的战斗,我们试图跟上亚马逊的步伐,但这并不好玩。”

递送服务更快

事实上,虽然查尔斯顿美食汉堡在两年前因为费用太高而离开了亚马逊,但这家家族企业正在考虑回归。根据适应物流变化的能力,美国的中小型在线商家被分为赢家和输家,这些变化主要是由亚马逊和其他大型零售商推动的。亚马逊持续的招聘狂潮和仓库建设狂潮促进了更快的免费Prime送货服务。

因此,即使是不在亚马逊上销售的商家也在竞相以最快的速度发货,要么承担额外的成本,要么提高价格,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销售额下降,同时还要应对供应链瓶颈。每两周,一盘盘货物(从1500瓶到3000瓶汉堡酱)从工厂运出,放在威尔森德布里亚诺夫妇车库附属的车间,那里是个临时仓库。除了开展用来招揽销售额的在线广告活动外,这对夫妇还必须处理来自该网站的每份订单。

在Zoom上完成远程课程的空闲时间,威尔森德布里亚诺夫妇15岁和16岁的女儿帮助打包箱子,并写下个性化的纸条来感谢顾客。他们25岁的儿子、大女儿以及威尔森德布里亚诺夫人的母亲都在有空的时候帮忙。一旦他们在盒子上贴上标签,夫妻团队就会把它们装上一辆SUV,然后开车送到当地的邮局。威尔森德布里亚诺夫人说:“这就像一条流水线。” 然而,这不是一条真正的流水线,毕竟那需要在仓库中部署更多人类和机器人,采用软件优化的工作流程以降低每次在线购物的成本。

帮助商家建立和运营在线商店的BigCommerce总经理马特·克劳福德(Matt Crawford)表示,亚马逊是首批将供应链转化为竞争优势的电子商务公司之一。一旦亚马逊创建了自己的Marketplace,任何人都可以在那里销售商品,并通过亚马逊提供的物流服务实现了快速送货上门服务。亚马逊为这些企业在亚马逊上销售的商品提供仓储和运输服务,这种优势延伸到了所有愿意为这些服务付费的卖家身上。

随着亚马逊将Prime Now服务推出到其主网站和应用程序中,亚马逊不断加快其网站上出售的大多数商品到达购物者家门口的速度,最初提供两日达送货服务,然后是次日达,现在则更多推广当日达送货服务。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PS)子公司Ware2Go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丹顿(Steve Denton)表示,这让那些想要亚马逊梦寐以求的Prime徽章的卖家面临艰难选择。Prime徽章象征着快速发货,销售额要高得多。

卖家成本更高

丹顿还说,卖家要么向亚马逊支付更高的费用,让他们提供仓储和发货服务。或者,他们可以从非亚马逊仓库发货,这些仓库满足亚马逊卖家履行Prime计划的严格要求,包括在全国范围内的可用性和快速发货。有些卖家,特别是那些经营大件商品或通常卖得不快的卖家,发现这是个更实惠的选择。

克劳福德说:“你会看到商家不断遭到淘汰,因为他们无法解决在线销售的供应链问题。”随着需求的飙升,商家UPS、美国邮政服务公司和联邦快递(FedEx)等运营商的运输成本今年上涨了5%至7%。由于疫情扰乱了全球供应链,商家不得不支付更高的价格来储存更多货物。他补充说,与此同时,对更快发货速度的需求意味着,零售商必须准确计算出在遍布全国的网络中哪些仓库要储存多少商品。

要加入亚马逊的Sell Fuled Prime(SFP)计划,卖家必须将商品储存在亚马逊仓库中,这样才能在一两天的送货时间内联系到客户,以便在亚马逊的网站和应用程序上获得大多数产品的浏览量。亚马逊在其市场上的成功催生了许多模仿者。我们在沃尔玛、Target、Wayfair和其他几十家大商家的网站上购买的商品,可能不是由这些公司销售和发货的,而是由规模较小的企业代劳,这些零售巨头会从销售额中分成,并可能支付其他费用来换取小企业上线。

丹顿说,市场模式的激增,以及亚马逊塑造顾客期望的方式,意味着该公司对Prime卖家日益增长的需求将波及整个电子商务行业。这些其他市场在很大程度上基于亚马逊的标准,不断提高对其卖家的要求。亚马逊表示,该公司已经“对SFP项目进行了更改,这样客户就可以拥有一致的Prime送货体验,而不管什么配送方式。当卖家成功时,亚马逊就成功了,这些变化有助于确保SFP卖家继续用他们期待的购物体验取悦Prime客户。”

对于中小型在线卖家来说,跟上最新的Prime需求需要采取直到最近还被视为激进的措施。这意味着每周至少运营6天的仓库,有时还会求助于昂贵的次日达或隔夜递送服务。

第三方服务介入

有些卖家在这个新世界里取得了成功。21世纪初,李·西格尔(Lee Siegel)创立了ECR4Kids,这是一家为儿童生产扁平包装现成家具和游戏设备的制造商。该公司向传统买家(比如学区的经销商)销售产品,同时也直接向大卖场甚至亚马逊销售,但仅作为批发商和卖家销售。2018年末,为了增加销售额,西格尔把他的部分商品直接放到了亚马逊的市场上。

疫情来袭时,西格尔认为他的销售额会下降,但结果却是销量猛增,因为孩子在家学习的父母争先恐后地购买儿童桌椅和小隔间等东西。大约在他开始在亚马逊的市场上销售的同时,ECR4Kids从经营自己的仓库转向将其配送外包给包括Ware2Go在内的第三方物流提供商。

西格尔说,以前,任何人都可以提供送货服务,只需要有“一辆叉车、一个装货码头和一个有货架的大仓库”。但要与沃尔玛、好市多(Costco)、亚马逊和维Wayfair抗衡,需要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来提高客户满意度和递送速度。

很多人求助于Productiv等公司,该公司运营着6个分销仓库。亚马逊依靠自己的货架搬运和包裹分拣机器人,而Productiv这样的公司正在用“跟随式”机器人测试系统,这些机器人可以跟踪仓库员工在一排排货架上行走,然后将人类从货架上挑选的任何物品送到传送带上。与许多其他行业一样,这种自动化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工资上涨和劳动力短缺的回应。对仓储和配送的需求正在逐月刷新和打破纪录,导致对这些服务的竞争更加激烈,可供选择的产品种类也越来越多。

在查尔斯顿美食汉堡,情况有了很大改善。天气变暖了,数百万接种疫苗的美国人再次与朋友和家人外出聚会,并点燃了烤架。5月份的月度销售额反弹至近1.4万美元,威尔森德布里亚诺预计6月份的情况会更好。

此外,这家人还将开始尝试使用亚马逊来销售和配送订单。亚马逊正在启动一项试点计划,旨在为威尔逊德布里亚诺夫妇等黑人企业主提供额外的帮助,包括免费广告、免费寄存和退货处理、免除部分费用、免费咨询服务等。在接下来的两周内,这家人网站上约90%的订单将由亚马逊完成,他们的产品也将出现在亚马逊的市场上。

威尔森德布里亚诺夫人说:“免除这么多费用听起来像是双赢,但我不知道这件事最终会怎样发展。”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