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4 20
分享
[原创] 蔚来理想小鹏亏损难解,还遭高瓴资本清仓,行业春天还有多远?
这个是认证
雷达财经 楼主
2021-03-09 22:51 120782 4
举报 收藏本帖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当地时间周一美股收盘,特斯拉报563美元,单日跌幅5.84%,已连阴五天,仅五个交易日市值就蒸发近1500亿美元。若从1月底股价最高时的900美元算起,特斯拉市值蒸发已超3200亿美元。

全球新能源汽车龙头跌跌不休,中国“造车新势力”也未能幸免。2月以来,蔚来、理想汽车、小鹏汽车股价回调的幅度分别达到38.23%、33.86%、44.13%,即使各家陆续发布的2020年财报多有亮点,也未能提振股价。而这四家公司,恰恰是前不久高瓴资本清仓的公司。

这是泡沫破裂的预演?还是黎明前的黑暗?

雷达财经注意到,从各家公布的财报来看,蔚来、理想、小鹏在2020年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亏损,但三家企业也同时将自己的毛利率由负转正,摆脱了“卖一辆亏一辆”的窘境。

具体而言,蔚来的用户体验、理想的增程式技术以及小鹏的智能化在树立各自品牌形象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公司间财报的差异。三家公司的一大共同点是,目前手中都拥有充沛的现金流,并准备在2021年大举扩张。

然而,亮眼的财报无法掩盖新能源汽车行业整体存在的一些问题,在安全、召回问题频发,冬天各自化身“电动爹”以及基础设施配套不完全的情况下,2021年的新能源汽车将何去何从?

造车新势力难逃亏损

3月8日,小鹏公布了2020年Q4及整个2020财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至此,三家在美股上市的中国造车新势力均已公布2020年财报。从结果上来看,造车三杰都实现了营收增长、亏损收窄,但也有所不同。

“我最大的特长就是善于从悬崖边把自己捞回来。”在央视《遇见大咖》采访中,蔚来创始人李斌曾这样评价自己。以财报来看,李斌所言非虚。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蔚来营收24.9亿美元(约合162.58亿元),同比增长107.77%,虽然略低于此前16名华尔街分析师25.1亿美元的平均预期,但仍是三家“新势力”之最,仅就营收来看,蔚来大约相当于1.7个理想,2.7个小鹏。

2020年,蔚来交付量约为4.37万辆,遥遥领先于理想和小鹏,不过蔚来在“卖最多的车”的同时,也在亏着最多的钱。

2020年蔚来净亏损为53.04亿元,自成立至今累计亏损已超300亿元。这一年,蔚来的亏损趋势呈U字型,Q1净亏近17亿元,随后两个季度略有收窄,至Q4亏损又环比扩大32.6%,总体上而言,相较2019年净亏112.96亿元的成绩已大幅收窄。

蔚来身后,小鹏2020年净亏损达27.32亿元,位列三杰中第二。

2020年8月,小鹏刚刚登陆纽交所,因此这也是公司上市以后交出的首份年报。从数据上来看,2020年小鹏实现营收58.44亿元,同比增长151.8%;公司全年交付量约为2.7万辆,其中仅Q4就贡献了1.2万辆,单季同比增幅达302.9%。

与上一年相比,小鹏取得了长足进步,不过在营收和交付量方面,公司与蔚来、理想尚存差距。尽管体量落后,小鹏仍需直面竞争。资料显示,小鹏最初主推G3车型,但限于市场定位问题销量难言出色,2020年7月,小鹏P7正式交付,定价区间30万以上。自此之后,三杰中最晚推出高端车型的小鹏才得以拥有与蔚来、理想的一战之力。

三杰中,理想亏的最少。2020年,理想汽车净亏损仅1.52亿元,相较2019年的24.39亿元大幅收窄93.8%。此外,公司2020年Q4实现净利润1.08亿元,是造车新势力三杰中首个实现单季度盈利的企业。

2020年,理想实现营收94.61亿元,同比增长3231.33%,如此大幅度的增长也让理想实现了对小鹏的反超,同时进一步缩小了与蔚来的差距。梳理财报可知,截至2019年末,蔚来、理想和小鹏的营收分别为78.25亿元、2.84亿元和23.21亿元。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雷达财经表示,新能源汽车行业十分烧钱,对资金的需求巨大,且面临着质量、安全、续航、交付、充电和交付等方面的一系列问题,只有待这些问题逐一得到解决之后,才可能会盈利。

毛利均转正,“三杰”光景各不相同

业绩变化的背后,造车新势力三杰均实现了毛利率转正,但彼此之间还是存在不小的差异。

过去的一年,蔚来、理想、小鹏均摆脱了“卖一辆亏一辆”的窘境。财报显示,三者2020年的毛利率分别为11.52%、16.38%和4.6%,均首次达成全年毛利率为正。其中,理想无论是单季度还是全年,毛利率均呈现领跑态势,2020年Q3毛利率一度高达19.8%,接近汽车行业的平均水平。

毛利率方面的差距是如何塑造出来的?

一方面,素有“抠厂”之称的理想省去了大量支出。市场、销售和管理费用方面,理想全年耗资11.19亿元,远低于蔚来的39.32亿元和小鹏的29.21亿元;研发费用方面,蔚来、小鹏2020年分别耗费24.9亿元、17.25亿元,而理想仅有不到11亿元。

而这也从侧面反映了三家公司在发力点方向上的差异。

蔚来向来以海底捞式的服务闻名,有知乎答主将此总结为:黄金的地段加高端的特权服务。

2017年11月,第一家蔚来中心在北京东方广场开业,这里坐落于长安街,距离天安门直线距离2公里左右,可谓是货真价实的黄金地带;2018年8月,深圳的第一家蔚来中心选在平安金融中心开业,这也是深圳的地标性建筑,由此可窥见蔚来在选址上花费的大手笔。除此之外,蔚来中心里不仅有展示车辆,还包括大面积开放式的功能区,用以打造车主共同成长的社区。

七麦数据显示,在细分类排名中,蔚来App排名78,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则在500名开外,这正是得益于其更浓郁的社区性质。网络上甚至还出现了“蔚来车主为什么被洗脑了”等类似帖子,并有网友于2021年1月发布视频称约100名蔚来车主包下了国航的一个航班,前往成都参加NIO DAY发布会。种种迹象都昭示着蔚来在服务成本上的巨大投入。

小鹏则是主攻智能化路线,其自研的自动驾驶辅助系统XPILOT3.0已于2021年1月通过OTA释放,成为用户购车的核心卖点。在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小鹏汽车表示,截至2月底,XPILOT3.0核心功能NGP自OTA以来,已在超过20%的P7上激活,累计行驶里程超130万公里。

另外,小鹏汽车即将于2021年下半年推出第三款量产车型,该车型将成为全球首款搭载激光雷达的量产智能汽车。

2018年,小鹏在研发费用上投入了10.51亿元,这一数字虽不及蔚来的39.98亿元,但占营业费用的比例高达62%;2019年,小鹏再度投入20.70亿元做研发,占营业费用的64%,比例甚至还在上升;2020年,在蔚来研发费用近乎减半、理想基本维持在11亿元不动的情况下,小鹏依旧投入17.25亿元。这也能部分解释,为何小鹏净亏损如此高企。

另一方面,理想鼓吹的增程式技术发挥了作用。简单来讲,增程技术是通过增程器,把汽油转化为电能来驱动电机,输出牵引力的技术手段。

有行业人士分析称,这个技术方案在满足用户需求的同时,也兼顾了商业效率。增程式并不像纯电动汽车那样对绿牌政策有较强依赖,而是可以获得更多的燃油车用户订单。在成本结构上,理想汽车的电动力部分,需要的电量仅为纯电动车的一半,在增程器部分,理想ONE则可以借助传统汽车的成熟供应链。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即使是特斯拉,也无可避免地为了更高的毛利选择压榨动力电池供应商的利润,而如果不具备像特斯拉一样强大的议价能力,纯电动车的利润将是一场和动力电池供应商之间的长久拉锯战。

由此观之,增程式技术或为理想在毛利率方面领先的关键。

现金流充沛,大举扩张一触即发?

得益于业绩的上涨和年内的融资,目前造车新势力三杰账上均躺着充足的储备资金。

截至2020年底,蔚来、理想、小鹏现金储备分别为425亿元、298.7亿元、353.42亿元。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手握充沛现金的三家公司也先后借着发布财报的契机宣告了自己未来的宏图壮志。

李斌在公布业绩后的电话会议中表示,蔚来2021年的研发投入预计将增加一倍,达到50亿元左右;目前为蔚来代工的江淮汽车已启动工厂扩建,计划到年底实现单班15万,双班30万的产能,为新车型ET7和后续产品生产做好准备。

销售和服务网络方面,蔚来现有23个蔚来中心和203个蔚来空间,覆盖121个城市。2021年计划再增设20个蔚来中心和120个蔚来空间,“奔驰、宝马、奥迪、雷克萨斯覆盖的城市,蔚来都会开设销售网点。”李斌称。

此外,在补能网络铺设上,2021年蔚来预计将换电站从191座增加到至少500座;超充站从127座增加到600座;目的地充电桩从1700多根增加到15000根。

理想CEO李想则是在财报前夕发布的内部信中,对公司全员宣告了理想汽车2025战略。据悉,战略的核心目标是要在2025年拿到中国智能电动车20%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第一的智能电动车企业。

李想预测称,2025年中国会销售超800万辆智能电动车,这意味着,理想汽车2025年的销售目标是160万,是2020年销量的近50倍。

另据媒体报道,截至2021年1月,理想门店总计60家,而公司则计划在2021年将门店扩张到200家。理想的常州工厂也正在扩建,预计增设年产能10万的新厂房,为后续车型量产做准备。

相同的计划也体现在小鹏身上。据悉,截至2020年底,小鹏汽车全国销售网点160家,服务网点54家,覆盖69个城市。公司CEO何小鹏表示,将进一步提升自营销售网点占比,并在2021年将总销售网点数提高到300家,覆盖超过110个城市。

何小鹏还预计,2021年底,小鹏汽车品牌的超充站将超过500座,远超2020年底的159座;与此同时,春节期间小鹏肇庆工厂已完成升级改线,广州生产基地也开始了施工建设,预计2022年三季度投产。

“需要集中所有能力做到全球第一的自动驾驶技术。”何小鹏在电话会上表示。

雷达财经注意到,扩产、广泛铺设销售点和充电网络已经成了三家公司2021年的“既定路线”,而这还不算诸如蔚来下半年登陆欧洲、理想将设海外办公室等国际计划。

行业人士认为,在特斯拉的降价屠刀与传统车企在智能汽车领域全面发力的夹击下,造车新势力进行扩张或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选择。但诸多先例表明,企业在大举扩张的同时,服务质量下降、品控出现瑕疵的现象时有发生,这也意味着,造车新势力在此道路上也将经历严峻的考验。

新能源汽车行业任重道远

何小鹏曾在社交平台发表动态称,2020年是智能汽车的元年,就像2010年智能手机时代的开启。

这句话一方面揭示了新能源汽车在过去一年的火热,另一方面也说明了这一行业仍处于起步阶段的事实。显然,目前行业内还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

2021年两会,新能源汽车在连续7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后,此次未再被单独提及。媒体报道称,报告中虽未提及“新能源汽车”,但涉及到了不少关于其使用方面的描述,包括充电桩、换电站、电池回收利用等。

从报告内容来看,目前新能源汽车的配套基础设施仍不完善,充电桩不足,换电模式又存在包括标准难以统一、新能源汽车保有量不高带来的盈利艰难等困难;此外,在针对动力电池的回收方面,现在也没有完整的渠道。

新能源汽车的安全问题也是一大痛点。数据统计显示,2011年到2019年新能源汽车爆炸起火的事故(公开报道的)有127件,涉及38家企业和48种车型。

据中国青年网报道,2020年新能源汽车召回共包含8.18万辆车,涉及企业共计21家,同比去年暴涨161.79%。其中特斯拉、威马、极星、理想、零跑5家造车新势力共发起8次召回公告,累计召回问题车型超过4万辆,存在安全隐患的车型比例实属不低。

2021年,小鹏也宣布召回13399辆G3汽车,至此,造车新势力全数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官网上留下了自己的召回记录。

此外,冬天的续航更是传统的“老大难”问题,电动车电量不足趴窝导致路况拥堵的新闻已经屡见不鲜,敢把电动车开回老家的人甚至被予以“勇士”的美称,由此纯电动车也被诸多网友叫作“电动爹”。

面对堆积如山的问题,李想的一句话或许最为真切:“这个世界上能找到和发现问题的人比耗子的数量都多,能够找到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的人比猫还要多,而能发现问题的同时提出解决方案,并且能快速的去做到的人就和熊猫的比率差不多了,不管是选择创业还是就业,就踏踏实实做一只NB的熊猫吧。”

有汽车行业人士向雷达财经表示,新能源汽车依旧任重道远。

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打赏
20人点赞
全部回帖
不要冲动呵
1楼
2021-03-10 08:21
造车新势力难逃亏损
0 举报 引用
理由一个
2楼
2021-03-10 09:51
这是泡沫破裂的预演?还是黎明前的黑暗?
0 举报 引用
猫友1041715
3楼
2021-03-09 22:56
有趣及时的新闻推送多一点,快一点,点赞
0 举报 引用
猫友1501579
4楼
2021-03-09 22:55
会说话就唱首歌。
0 举报 引用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扫码下载凯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