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1
分享
[原创] 记忆中的年
晚雪 楼主
2021-03-18 16:08 20039
举报 收藏本帖
        我儿时生活在东北,那时候,我最盼着过年,因为过年可以穿新衣、有肉吃,还可以跟小伙伴们一起鞭炮放、拎着灯笼捉迷藏……      
        记得每次快过年的时候,母亲会为我们姐妹三个先准备好新衣服,叠好放在衣柜里,这时候的我们都特别兴奋,时不时地就打开看一看,摸一摸。除了新衣服以外最开心的就是看父亲母亲准备年货了,母亲会去合作社买好多的瓜子,糖、冻梨、冻苹果、冻柿子等。父亲最拿手的就是炸丸子,炸的丸子最好吃,每次炸完后都会说等过年在吃啊。我们嘴上答应但并没有闲着,馋了就偷偷的去拿一两个吃。
        到了年三十,上午大人们贴对子、挂灯笼,我们小孩跑来跑去看一看,比一比、说一说谁家做的灯笼最漂亮。下午就有小孩把新衣服穿上了。妈妈看到后慈爱地说:“你们也去穿上吧!”可我舍不得总要等到初一才肯穿。          到了晚上一家人围在一起开心吃年夜饭。每到这个时候父亲就会对母亲说:“喝一点吧!解解乏!”母亲嘴上推辞手却拿起杯子与父亲一起喝起来。吃完年夜饭以后,父亲拿出蜡烛和灯笼,把折叠的灯笼打开、在灯笼的底部插上蜡烛点亮,并嘱咐我们不要跑,慢一点走。这时候大街上的灯笼星星点点特别热闹,我们小孩三五成群的一起拎着灯笼捉迷藏,做游戏。家里母亲早已将冻梨、冻柿子、冻苹果泡在凉水里,我们回家时都已经泡软了,坐在热炕上咬一口凉凉甜甜回味无穷。到了十二点以后,母亲给我们每人十元压岁钱,然后去煮水饺,吃完水饺守岁结束,睡前我们把新衣服叠好放在旁边,初一早上穿着新衣服出去拜年、放鞭炮。在放鞭炮前,我们姐妹三个先一起数一数平均分开,每个人点一根香,出去放的时候用舌头舔一下鞭炮的底部,然后放在铁制的东西上,马上就粘住了。我们在点鞭炮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点着了马上跑到一边捂起耳朵,每当鞭炮炸的时候我们都会开心的跳一会。
        长大回到山东奶奶家过年时,发现这里与东北的过年习俗不同,这边腊月二十三要过小年,过小年的时候,奶奶会把年集上买来的灶王爷的木版年画贴在厨房里,画像前摆上瓜果、烧上香,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奶奶看着我好奇的眼神,就笑着对我说:“这是为了让灶王爷去天庭时多为我们说好话。”因为我们一家的归来,奶奶多备了好多的年货,与东北不同的是水果和蔬菜都很新鲜,还有新鲜的海货。到大年初一早上,奶奶村里的姑姑、叔叔、大伯们和孩子们都到奶奶家的院子里给奶奶磕头拜年,奶奶高兴地拿着糖果分给他们。
结婚后到了婆婆家,婆婆家的风俗与东北和奶奶家又有所不同,婆婆家十二点后的年夜饭不是吃水饺,而是吃年糕,寓意一年更比一年高,开始有点不适应,现在入乡随俗,守岁后都是吃年糕。
        我记忆里的年就是这样简单而美好!虽然各地的习俗不同,但对新年的美好憧憬是相同的。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年龄的增长,我们对过年的期盼也变了,从简单的吃穿,到期望家人的平安健康,而唯一不变的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团团圆圆,享受温馨、甜蜜和幸福。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打赏
1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扫码下载凯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