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2
分享
[原创] 发财年代 第三十七章:自产自销
这个是认证
熊大雄-般若 楼主
2021-03-18 06:33 18358 2
举报 收藏本帖
第三十七章 自产自销

 进入三月,学校陆续开始上课,店里文化用品的生意骤然就热络起来,不久,清明节也就到了。

清明节这天,关起铺子,留黄三嬢看家,其他四人先到黑林铺后面班庄村坡头为沐开荣扫墓。一年不到,沐开荣的坟头都已长出青草了。祭奠完毕,小兰又陪着黎自耘顺着山路爬到筇竹寺,到寺后面的骨灰寄存处祭拜黎自耘的母亲。整整一天,四人都满怀伤感,直到傍晚才倦怠归家。

清明节一过,夏季便旋踵而至,春风渐歇,气温攀升,与此同时,爱民商店的买卖也重又兴旺起来。文具的热卖刚退潮,夏季用品和饮料的热卖就又如火如荼地展开了。丝袜、凉鞋、背心、阳伞、游泳衣游泳裤、汽水、汽酒、啤酒等等,几乎样样走俏,好卖得不得了。

看着如此之好的生意,何老板也就把弄丢那两百块钱的事渐渐淡忘,不再每天都耿耿于怀了。

除去门面上的生意红火,何老板新近还得了一桩更为重大的收获,那就是他的户口,在严无忌的帮助下,也已经从西郊迁进市区来了。而且,他还凭此去工商所申领了一份经营土杂副食兼营小百货的营业执照,至此,他做生意终于也就有了正儿八经的合法身份了。

在办理他的营业执照时,何老板还一并带上了黄老婆子的无业证明和黎自耘的知识青年待业证。凭着这两份证明文件,在他的这一份营业执照上,核准的从业人员一共达到三人。这样一来,爱民商店如今就有了三份营业执照,从业人员则增加到了五人。

这一番变更,意义重大,在绝大多数商品仍实行限量配给的供销体制下,它对爱民商店而言真是好处多多。单是春城烟这一项,五个人每月就可以批发到两箱半共计一千二百五十包;每包有六分钱零售利润,卖完后就可获利七十五块,这一家五口人的日常生活,就基本可以维持过去了。

不过何老板辞职出来经商做个体户,并不是为了来讨一种基本的生活,根据他的才智天赋与初衷,他自有更为远大的目标和抱负。因此自打入夏以来,他每一刻都在关注铺子上的生意,既想着要千方百计扩大销售量,同时则更为关切要怎样来提高利润率。有天夜里为了利润问题睡不着时,不知怎么他竟突然记起了严无忌把他的招牌改为“爱钱商店”的那回事,他忍不住偷偷笑了,自个儿在肚里道:

“妈的,这个混蛋!他改得倒真是对得很哩!可是,这样的招牌怎么能挂出去呢?混蛋!真是混蛋啊!”

眼下铺面上最热销的东西,当然是汽水,每天要卖出去四箱多五箱,近两百瓶,星期天和节假日卖得还要多。黎自耘每过三天去拉一三轮车回来,有时还不够卖。可是,卖一瓶汽水只有区区三分钱利润,一天手递酸挣不到六块钱,这样的利润,实在是太薄了呀!想一想春节期间卖的洞庭橘子酒,每卖一瓶要赚四五毛,找对本的生意,百分百的利润,那才真叫赚钱哩!

为此,何老板常常会站在铺子对面的街沿口,默默看着小兰一瓶又一瓶为顾客开汽水瓶;有时顾客多了忙不过来,赵桂花还得跑出来帮着收钱和回收空瓶。然而卖一瓶就只有那么三分钱利润,何老板越看就越觉得不开心。他心里算了一盘帐:一瓶三分,十瓶三毛,一百瓶三块,一千瓶三十块;要卖出去六七千瓶,才能把那天一不留神弄丢的两百块赚回来。这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说明这卖汽水的利润,确实也太薄太薄了。

就这样,为了汽水的利润问题,何老板好长时间伤透了脑筋,但却一直没有能够找到好方法来破解。这天吃过早点抽罢烟,他决定还是出去到街市上走一走,看一看。他相信到那喧嚣嘈杂的市廛间,买来卖去一派繁忙的生意场里,更能唤起他奇妙的想象,激发出他非凡的灵感。可是他刚起身跨出店门,就见小翠已挑着一挑水豆腐来到门前了。小姑娘生性腼腆,歇下担子后怯生生冲他叫了一声姑爹,就朝向后面院子里喊道:

“三奶!今天咯要水豆腐呐?”

何老板知道,自从老壮娶回“豆腐老张”家姑娘不久,老赵家也就做起豆腐来了。老壮小两口在家做,老赵的老婆和女儿小翠每天出来卖,地里的农活,统由老赵顶着。小翠她妈卖的是板豆腐,运到螺峰街菜市场里摆摊。小翠卖水豆腐,两只铁皮桶装了,白布帕子盖住,挑了顺街走,或是前面菜街子上摆一阵,一挑豆腐要卖大半天,卖完才回家。她每天挑了豆腐从这里过,都要歇下来,问一声黄三嬢要不要水豆腐,如果要,就拿大碗出来装一碗,反正是亲的,也不收钱。

黄三嬢在里面听见小翠喊,忙拿了一只大碗出来,一路走一路大声应道:“今天要一碗,晌午做汤菜!”

小翠揭开白布帕,用一把长柄铜勺满满装了一大碗水豆腐给黄三嬢,然后盖好桶就想挑着走。可是何老板把她叫住了,用长者严肃的口气对她道:

“小翠,像你这样卖水豆腐,恐怕不行喔!”

小姑娘一时也不明白是回什么事,眨巴着眼睛望着他。

何老板于是放大嗓门开导她说:“你要喊唦!卖东西你不吭气,那个晓得你卖啥子?不会喊听我教你。说着,老板扯起嗓子就长声吆喝出一声道:

“水豆腐!豆腐脑!又好又便宜,快来买啰噢!”

小姑娘看着他伸长脖子老公鸡打鸣一样叫唤,想笑又不敢笑,赶紧埋下头,一弯腰挑起桶来走了。看见自己的热心遭到冷遇,何老板冲小姑娘的背后悻悻地训斥道:

“这种姑娘,三槌打不出两个屁来!你教她她还不想听,真是的!”

黄老婆子端着水豆腐,一直就站在旁边听他教导小翠,待听了他后面的训斥,不以为然地吱声道:“大侄啊!她一个十七八岁小姑娘家,咋会好意思挑起东西长声吆吆的满街喊?我家云南人不兴!常言说得好,酒好嘛不怕巷子深;只要她家的豆腐做得好,价钱公道,以后肯定不愁卖,何消大喊大叫?”

见黄老婆子出面驳他,何老板知道这老婆子嘴巴厉害,斗她不过,便乜斜了一眼,气鼓鼓走了。

临近中午时分,何老板从街上转回来,一副若惊若喜若有所思的模样。走进店里,他对黎自耘和小兰神秘兮兮说道:“你们知道吗,有人自己都会做汽水卖呀!”

那两个听了也十分好奇,问道:“是哪一家?”

老板眨眨眼努努嘴说:“就那边,莲花池正街上那一家。他们自己做了汽水,就着用人家果品厂的瓶子来装上,别人也看不出来。我去买了一瓶尝尝,嘻!味道还真是差不多哩!”

稍停了片刻后他很表困惑地问道:“你们说怪不怪,汽水自己都能造得出来吗?”

不料黎自耘竟表情轻松地回应道:“做汽水有什么稀奇?我们化学老师就教我们做来喝过,太简单了!”

“什么!你也会做?”老板一听欢喜得直要跳起来。“你说说你说说,怎么个做法?”

黎自耘不慌不忙答道:“只要镇些冷开水,加些白砂糖,再添加几样化工原料,搅几搅就做出来了。”

“化工原料?什么化工原料?街上买得到买不到?”何老板紧张得不得了,担心这些化工原料,会是国家严格管控的东西。

黎自耘笑道:“都是些一般的原料,像什么柠檬酸、小苏打、香精、食色跟糖精之类的,街上那些化工商店里面多得是!记得那一次老师教我们做,是在武成路一家化工商店买的;我还跟着去买呐。哪一家呀?就是从洪化桥对直穿出去,斜对着的那一家呗,里面什么都有。”

老板仍有些不大放心,问道:“那些原料贵不贵?”

黎自耘回忆了一下说:“也不怎么贵。”

老板于是当即作出决定,让黎自耘吃过午饭后就去把那些化工原料买回来,然后先做点汽水出来尝尝。

午饭后,黎自耘带了二十块钱,骑上自行车去了。一个小时后,小伙子就把所有需要的化工原料,尽数买上带回来了;回来后一盘点,总共只用了十四块多钱。其中最贵的,要数那五百克一整瓶的柠檬酸精,因人家不零卖,一整瓶花了九块多钱。其余的,都是些小包小袋的零星包装,每样也就一两块甚至几毛钱。

黎自耘临走前让小兰烧下的一壶开水,倒在瓷盆里早放凉了。黎自耘去洗净了手后,就开始在后院里来做汽水,老板和小兰在一旁站着用心看。只见他先到外面柜台上撮来一小口缸白砂糖,约两百来克,放进那盆冷开水里用筷子搅化了。然后,他打开柠檬酸精瓶子,照着瓶贴上的说明文字,用小勺挑了半小勺柠檬酸晶体加进糖水中,搅一搅,一盆水顷刻就变成了柠檬黄颜色。他用筷头蘸起一点尝尝味道,嫌甜味差点,便往里面加了几粒糖精。接下去,他加上一点点橘子香精。再往下,他让小兰到柜台上拿来一瓶正板的橘子汽水,作为参照,比对着一点一点往盆里加入大红的食色;他一边加,一边搅,看看差不多了时就停了下来。最后一道工序,是往盆里加入小苏打。他舀了两汤匙小苏打倾入盆内一搅,顿时就见那盆里满盆冒泡,许多小泡泡,还蹿出水面,小飞虫一般乱蹦乱跳。这时就见小伙子站起身来宣布道:

“汽水好了!可以喝了!”

小兰飞快去取来几只杯子,黎自耘用长柄勺先给老板装了一杯。老板接过去,尝一口,咂咂嘴,再尝一口,再咂咂嘴,顿时满脸绽出笑来,连声叫好。他叫来赵桂花和黄三嬢,让她们也来尝一杯“自家生产的”汽水。他还把那瓶正板的汽水开了,一样尝上几口来对比两者的味道。经过对比后他热情赞道:

“一样的一样的!绝、绝对一样的味道!”

可是,这汽水的制造者却在一旁摇几下头说:“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绝对一样?自己做的,再怎么也不可能有人家汽水厂做的好。”

“为什么?怎么不可能?我尝着味道完全一样啊!”老板对小伙子的说法明显感到不快。

小伙子于是跟他解释说:“人家汽水厂加进汽水里的产气成分是干冰,也就是固体二氧化碳,加进去不会产生化学反应,所以没有怪味。我们加的产气成分是小苏打,也就是碳酸氢钠,加进去以后它会跟酸进行反应,一方面产生出二氧化碳气体,同时生成钠盐沉淀;这种盐就会影响汽水的味道。”

“管它什么反应不反应!”老板有些不耐烦道:“买汽水喝的人,有几个懂化学?只要差不多就行了!”

老板此言,还真是不错,这自产的汽水,还连自家人都爱喝,两小时不到,一盆汽水就被一家五口喝光了。老板特别特别关照感情集体的每一位成员,要严守机密,决不能出去对任何人说。

产品试制一经完成,何老板就再接再厉,当天晚上就进行成本核算。他让小兰准备下两大盆凉开水,让黎自耘清洗出四十只空汽水瓶。入夜,在后院里的电灯光下,由黎自耘动手配兑,他亲自逐项作记录,记下所用各种原料的准确数量。

半个小时左右,四十瓶汽水就做出来灌装完毕,到前面找了些损坏轻微的废弃瓶盖来盖上。何老板精确计算了一番各种原料的投入,又一一换算成金额,再加起来分摊到四十瓶汽水头上,他于是就得到了每瓶汽水的成本构成,大致如下:

自来水 燃料=1分;柠檬酸 橘子香精=1分;小苏打=1分;白砂糖=2分;食色 糖精=1分。

每瓶合计六分钱。

测算结果一出来,何老板先把自己吓了一跳,想不到这么一瓶水水,成本如此之低,利润如此之高。他惊喜交集,连声赞叹道:

“哎呀呀呀呀!真是暴利啊!妈妈的这些汽水厂,一瓶汽水六分钱的成本,他们一毛二批发出来,真是把钱找滥了啊!”

从次日开始,爱民商店的汽水便基本实现了自产自销。现在,每递出去一瓶,便有九分钱利润,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利润率,真是赚钱赚到心跳啊!何老板叼着一支烟站在对面街沿口,隔街欣赏着顾客们递票子买汽水的迷人风景,快活得像脚底下踏着一片彩云。这种心情,就如同一个养鸡的个体户,看见他那些原本每天只为他生一个蛋的鸡婆,现在突然每天要为他生下三个蛋,而成本却一点都没有增加,想想,他会不会高兴得要死快乐得发晕?

可是何老板只高兴了半天不到,麻烦就来了。

用过的汽水瓶可以涮洗一下重复使用,瓶子上的瓶贴一般变化不大,即使有些破损也无所谓。但瓶盖的情形就完全不同了,每次用开瓶器打开瓶盖时,瓶盖或轻或重总会受到损伤,留下创痕甚至严重变形,再拿去盖自产的汽水,常常会被顾客看出破绽,从而引发质疑和争拗。

为应对这一困境,何老板经过一夜思谋,想出了一计妙招。他教他的售货员们,往柜台上放上几瓶正板的汽水,作为摆样,而把自产的汽水放到柜台里边。有人来买汽水时,就从柜台里边拿起自产的汽水来,开瓶盖的时候,要像玩魔术那样,手法快捷,要让顾客觉得,那瓶盖是你用力打开的。

然而,这一招却也只能蒙过那些粗心的人,遇上心眼细的顾客,照样扯皮。有的还会把头探进柜台里来,指着那些自产的汽水嚷道:

“看看看看!你们这些汽水瓶上的盖子,都像是开过一次的;瓶盖上的印迹那么明显,还说不是假汽水,你们刷抹西藏人啊?”

两个年轻人脸上挂不住了,特别是小兰,坚决要求买新瓶盖来盖。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可是哪里去买新瓶盖呢?可巧,黄三嬢一个相识的老姊妹,现今在圆通山坡头下面一个叫做米厂心的背街子上开间小铺子,就专卖这类零七杂八的小东西。何老板蹬车前往,一个小时不到就驮回来一麻袋新瓶盖,总共两千只,用了二十块钱。打开袋子大家一看,还真是些崭新发亮镀了膜的汽水瓶盖子。

使用新瓶盖,每瓶汽水凭空增加了一分钱成本,何老板心虽不怿,但也认了,可是,却还是未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新瓶盖不知怎么搞的,总盖不紧,总无法妥妥贴贴严严嵌嵌地盖住瓶子,这样在卖汽水给顾客时,仍需要手疾眼快“耍魔术”。两个年轻人耍起来,尚可遮人眼目,而老板和赵桂花耍起来,就总是捉襟见肘,破绽百出。

为了解决这个技术难题,何老板发动感情集体的全体成员都来想法攻关,但努力了好几天,却依旧毫无办法。难点在于,瓶子盖外沿口那一圈铳压出的、褶皱细密的卷边,无法同步收缩回去箍紧玻璃瓶的瓶口。用钳子去夹吧,夹紧了两个边却又会同时弄奓了另外两个边,仍是盖不牢,而且瓶盖也会由此变了形,一眼就能看出来。

何老板于是再度跑到莲花池正街,到那家先行自产汽水的铺子门前去窥探,想把别人弄紧瓶盖的先进技术,偷学回来。可是在那附近待了不久,就见那家人因为汽水瓶子盖不紧,遭顾客怀疑是卖假汽水,从而引发了争执。何老板这才知道,原来彼此彼此,大家都面临着同一道技术难题。

何老板闷闷不乐归来,挠破头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这种纯粹技术性的问题,对他而言实在太过枯燥,一点都不对他的脾胃,不符合他的爱好,跟生意上的思谋赚算,压根儿不属于同一类性质。然而这个枯燥的技术问题,如今却直接关系到销售状况和利润高低,想绕都绕不过去。最后,他突然灵机一动,决定把这枚坚果丢给黎自耘独自去啃;他于是找他单独长谈,作了一番充满激情的鼓励。

何老板一点都没有选错人。两天以后,做过两年水电安装工的黎自耘就破解了这个难题,虽然,由于苦苦思索,小伙子这两天时间里人都弄得像丢了魂似的,去进货时还差点撞车弄出大问题。

黎自耘想出的办法巧妙而又简单。他去水电安装队锯回来十多厘米长一根钢管;钢管的内径,刚好跟汽水瓶盖顶部的外沿相当。这样,当把一只新瓶盖盖到瓶子上后,他一手握住钢管,使钢管垂直对准瓶盖,钢管内孔恰好套住瓶盖的顶部,然后另一只手握住一块木头,当做锤子朝钢管的上方向下一敲。这时,瓶盖下口奓出来的那一圈波纹状卷边,由于受到钢管内壁的均匀挤压而产生同步收缩,便紧紧箍到了瓶子口的那一圈凹槽里。把钢管提起来一查看,只见盖子盖得严丝合缝,跟厂家弄出来的毫无二致。

这一重大的技术突破,让何老板激动万分,他拍着小伙子的背由衷赞叹道:“自耘!自耘!真吾家之千里驹也!”

从此以后,爱民商店自产的汽水便堂堂正正地摆上了柜台,可以大大方方告诉顾客,这绝对是汽水厂家生产的,如果还有人怀疑,就递过开瓶器让他自己开去。当然美中不足,每过两月还得去进一车果品厂生产的正板汽水回来,原因是瓶子反复使用久了,上面的瓶贴难免损坏;自家没有开彩印厂,瓶贴总归印不出来。

另外,就像黎自耘先前说过的那样,自产的汽水做出来摆上一夜之后,瓶底就会出现一层白色沉淀,还非常显眼。有一次,顾客为此提出疑问,好在卖汽水的正是何老板,他转瞬之间就作出解释道:

“这个吗?哎呀!这是榨橘子汁的时候榨出来的橘子粉粉呀!可以吃的!”

  这一解释,分外得体,后来就变成了一种经典性的解释。它甚至让许多顾客觉得,这种有“橘子粉粉”在里面的汽水,才是真正的鲜橘汁呢!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打赏
点赞
全部回帖
这个是认证
熊大雄-般若 楼主
1楼
2021-03-19 08:29
请小编看一下,这一章书怎么没有贴到原创文学栏。拜托!
0 举报 引用
值班编辑08
2楼
2021-03-19 08:33
您发布的时候需要选择“原创文学”栏目,贴文发布后就不能转移栏目了
0 举报 引用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扫码下载凯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