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1
分享
[原创] 新版《〈红楼梦〉烛隐》024-08
言也之1 楼主
2021-03-17 19:46 18382 1
举报 收藏本帖

    正说着,只见一群人簇拥着凤姐出来了。贾芸深知凤姐是喜奉承尚排场的,忙把手逼着,恭恭敬敬抢上来请安。凤姐连正眼也不看,仍往前走着,只问他母亲好,“怎么不来我们这里逛逛?”

    贾芸道:“只是身上不大好,倒时常记挂着婶子,要来瞧瞧,又不能来。”

    凤姐笑道:“可是会撒谎,不是我提起他来,你就不说他想我了。”

    贾芸笑道:“侄儿不怕雷打了,就敢在长辈前撒谎。昨儿晚上还提起婶子来,说婶子身子生的单弱,事情又多,亏婶子好大精神,竟料理的周周全全,要是差一点儿的,早累的不知怎么样呢。”

    凤姐听了满脸是笑,不由的便止了步,问道:“怎么好好的你娘儿们在背地里嚼起我来?”

    贾芸道:“有个原故,只因我有个朋友,家里有几个钱,现开香铺。只因他身上捐着个通判,前儿选了云南点吴三桂。不知那一处,连家眷一齐去,把这香铺也不在这里开了。便把帐物攒了一攒,该给人的给人,该贱发的贱发了,像这细贵的货,都分着送与亲朋。他就一共送了我些冰片、麝香。我就和我母亲商量,若要转卖,不但卖不出原价来,而且谁家拿这些银子买这个作什么,便是很有钱的大家子,也不过使个几分几钱就挺折腰了,若说送人,也没个人配使这些,倒叫他一文不值半文转卖了。因此我就想起婶子来。往年间我还见婶子大包的银子买这些东西呢,别说今年贵妃宫中,就是这个端阳节下,不用说这些香料自然是比往常加上十倍去的。因此想来想去,只孝顺婶子一个人才合式,方不算遭塌这东西。”一边说,一边将一个锦匣举起来。

    凤姐正是要办端阳的节礼,采买香料药饵的时节,忽见贾芸如此一来,听这一篇话,心下又是得意又是欢喜,便命丰儿:“接过芸哥儿的来,送了家去,交给平儿。”因又说道:“看着你这样知好歹,怪道你叔叔常提你,说你说话儿也明白,心里有见识。”

贾芸听这话入了港,便打进一步来,故意问道:“原来叔叔也曾提我的?”

    凤姐见问,才要告诉他与他管事情的那话,便忙又止住,心下想道:“我如今要告诉他那话,倒叫他看着我见不得东西似的,为得了这点子香,就混许他管事了。今儿先别提起这事。”想毕,便把派他监种花木工程的事都隐瞒的一字不提,随口说了两句淡话,便往贾母那里去了。贾芸也不好提的,只得回来。

    因昨日见了宝玉,叫他到外书房既有外书房,就有内书房,加上宁府专为宝二爷预备的房子,“曹雪芹”有这些吗?我不仅认为没有,而且认为“曹雪芹”根本就不是这个档次。等着,贾芸吃了饭便又进来,到贾母那边仪门外绮霰斋此斋名仅此回两例。书房里来。只见焙茗、《俞平伯论红楼梦》686页:“大体讲来,二十三回以前叫茗烟,二十四回起便叫焙茗。从脂评抄本这系列来说,二十三回尚是茗烟,到了二十四回便没头没脑地变成焙茗。我认为这是曹雪芹稿本的情形。程高觉得不大好,要替他圆全。所以就刻本这系列来说,程甲本二十四回上明写着‘只见茗烟改名焙茗的’,以后各本均沿用此文。”锄药两个小厮下象棋,为夺“车”正拌嘴,还有引泉、扫花、扫花,扫华。扫红,扫明。挑云、伴鹤四五个,又在房檐上掏小雀儿玩。贾宝玉在大观园是由以袭人为首的一批人侍候,出了大观园是由以焙茗为首的一批人侍候。这两批人内外分明,就像内外朝一样。外面的绝对不能进去,里面的轻易也不能出来。这应该是隐就贾宝玉实为帝王而言,若曰贾就是曹,则无毫厘似之矣。贾芸进入院内,把脚一跺,说道:“猴头们淘气,我来了。”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打赏
点赞
全部回帖
言也之1 楼主
1楼
2021-03-17 19:50
下接:
新版《〈红楼梦〉烛隐》024-09
0 举报 引用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扫码下载凯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