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3
分享
[转载] 小叔子终于离婚了,我一面暗自高兴,一面心有不安
松鼠小饼 楼主
2021-04-15 13:37 36066 3
举报 收藏本帖

  大家好,我叫大艳,我今年已经六十二岁了。下面,我想把我的故事讲给大家,希望大家能够谅解我,以解我心中的内疚。

  四十年前,我是一个二十二岁的农村姑娘,在生产队做会计工作。我性格开朗,爱说爱笑,头脑还算比较聪明,所以在去生产队劳动的第二年,就被选为会计兼出纳。

  在当时的农村,我这样的工作比较让人羡慕,也很让人高看一眼。就在这一年,我被亲戚介绍给本村一个很帅气的小伙,名叫大伟。大伟高高的个子,浓眉大眼,长得还很白净。我们双方都没意见,一年后就结婚了。

  大伟家有两个男孩,他弟弟二伟小他三岁。在我婚后的第五年,二伟也娶了媳妇,和我同住一所房子,我住西屋,他们一家和公公婆婆住在东屋。

  二伟长得又黑又壮,人很能干,但说话办事意气用事,头脑有些简单。在他没成家之前,他对我的一双儿女非常好,整天领着孩子跑来跑去。二伟媳妇个头不高,长得又瘦又小,说话小声小气的,干起活来也是慢悠悠的,没有沙楞劲,整个一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够爽快和大气。

  比较起来,我能明显感到婆婆公公不太喜欢她,他们见到我总是眉开眼笑,每天我一下班回来,他们就围在我周围听我谈笑风生。说来也是,说话是我的特长,无论在哪里,我基本都是谈话中心,大家都说我说话风趣、有声有色;当然我干活也快,什么农活到我手里一会就能保质保量地做完。

  我在这个家有很高的地位,他们一家人都尊重我,家里的大事小情在做决定之前都要问问我。我记得别人和我说道,婆婆说“我家大媳妇样样都好,就连说话声都比二媳妇好听。”在这样的氛围下,二伟对我也自然是十分言听计从。可以说,我有意无意的一句话,我不经意的一个眼神,对这个家庭成员都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就家庭地位来讲,二伟媳妇本来和我不在一个档次上,按理说我不应该对她有什么看不惯的。但是也说不清为什么,我看了她就烦,听她说话就闹心。尤其是她这个人虽然笨嘴舌塞,干活不紧不慢的,但是她总不闲着,慢工出细活,他们家的屋子总是比我的屋子收拾得干净,她的女儿又被她打扮得水水灵灵的。我呢,没事就爱侃大山,耍嘴皮子,对家务活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我的儿子自从生下来后我自己就没管过,吃喝拉撒都是婆婆全权负责,我只负责忽悠老太太就可以了。但毕竟婆婆年岁大,不会打扮孩子,相比之下,我的儿子竟然没有她的孩子穿得漂亮。

  我对二伟媳妇有一种说不出的嫉妒和不喜欢,看到她和二伟过得风平浪静,我的内心特别不平衡。于是我开始动脑筋,心想:让他们两口子出点洋相、干几架,我看看热闹那该多好呀。从哪里下手呢?就从她没生儿子这方面下手吧。于是,在公婆面前、在二伟面前,我总是夸赞队里谁家儿子帮父母盖房子了,谁家小子浑身是力气、父母不挨欺负了,还有,老王家一家四个丫头到老没人养了,老李家五个女儿被人骂“绝户”了,等等。一来二去,二伟在媳妇面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说话也常常是骂骂咧咧了;公婆对二伟媳妇和女儿的言语、态度越来越不满了。我看了之后心中暗暗高兴,一切果然都向着我希望的方向发展。

  然而,二伟媳妇却特别能忍,她不高兴了就暗自掉眼泪,有时还找我诉苦,说二伟如何不讲理、对她如何不尊重。然后她该干嘛干嘛,而且更加努力地做家务,我期待的一场家庭大战并没有如期上演。

  机会终于来了,那天二伟出去帮工,回来时喝多了。看到我儿子和她女儿一起玩,就大声呵斥她女儿:“死丫头片子你过来,给我舀一瓢凉水来。”孩子正在疯玩呢,没有听到,他又大声喊叫,上前撕扯,孩子莫名其妙,就扯开嗓子哭了起来。这时,二伟抡起巴掌狠命地打了起来。二伟媳妇听到哭声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前去劝阻。二伟飞起一脚,把媳妇踹出好远,并大声骂道:"滚,都给我滚,两个没用的东西。”说着又跑过去,对坐在地上的媳妇扇了两个耳光,口中骂声不绝。

  二伟媳妇捂着脸跑了,一去就是十多天。公婆有点着急了,劝二伟去接回来,二伟坚决不同意。在这期间,我一言不发。只等不唠这个话题时,我就开始称赞二伟如何有能力、如何精明强干,并说凭二伟的能力,在村里做个村长、日后当个乡长什么的绰绰有余。然后举各种例子,让公婆和二伟都充分相信有朝一日,家族的兴旺就在二伟身上实现。公婆和二伟也都明白了,身为村长和乡长的二伟,一定要有一个出类拔萃的媳妇相配呀,眼前这个媳妇不回来不是更好吗?

  双方僵持起来,男的不接,女的不回。后来实在挺不住了,二伟媳妇以给孩子做了一双鞋为借口,悄悄地溜了回来,但是全家人没有一个吱声挽留的。二伟媳妇的目光几次投向我这里,想让我出面说一句,我假装领孩子学习,什么也没说出去了。

  这下二伟媳妇没办法再回来了,就试探性地提出离婚。婆家人正中下怀,立马答应,给了两千块钱,把二媳妇和那个和她妈长得一样的小孙女打发走了。

  离婚后的二伟相亲屡屡失败,竞选村长屡屡落选,人一天比一天消沉,酒越喝越多,眼看没什么希望再婚或当官了,便想着去接回十里外的媳妇。而那个媳妇别看外表柔弱,内心却很坚硬,高低不回。又过了两年,听说那个媳妇改嫁了,在新的婆家备受宠爱,并且和新老公生了一个儿子,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我又开始行使大嫂的权力,每天开导、批评二伟,二伟对我的话总是特别信服。渐渐地,二伟振作起来了,每天又开始好好干活了。公婆去世后,他把我们家当作了自己的家,把我的儿子当作了自己的儿子,又像从前一样宠爱着他的宝贝侄子了。随着年龄增大,他越来越把养老的希望寄托在我儿子身上。他挣钱自己舍不得花,但我儿子读书、结婚,他都倾其所有;我家大伟有点懒,侍弄菜园子、种地的活没有他舍得下力气,所以,我们家的活大部分都是二伟干。当然,我也不亏待他,公婆去世后,他基本上都在我家吃饭,每年换季时,我看他的衣服太破了,也张罗给他买件新衣服。

  就在五年前,二伟突发脑溢血走了,丧事都是我家给办的。他的女儿已经长大成人,但从来没有回来过一次,二伟也没有给过她一分钱。二伟去世时,我想着给他女儿一个信,让她回来见她爹最后一面,被拒绝了。

  二伟就这样走了,他一生所挣的家当都给了我们。前些年我很得意,感觉自己是个人生赢家,家里多了个无私奉献的长工。可是,这几年,我越来越感觉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有点缺德,我常常设想,如果当初不是我的一再暗示和挑拨,二伟现在是不是还会活着?他的一生会不会不是这样凄惨?年龄越大,我越害怕,怕有一天死去之后,阎王爷会不会找我算账?

  大家说,我该怎么做,才能摆脱目前的心理折磨呢?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打赏
点赞
全部回帖
女政委
1楼
2021-04-15 15:30
该怎么做,才能摆脱目前的心理折磨呢?
0 举报 引用
雄风2013天王
2楼
2021-04-15 22:32
楼主无知,会计怎么能兼出纳呢?
1条回复
0 举报 引用
zhenzhi1981
3楼
2021-04-16 12:10

引用雄风2013天王发表的:

楼主无知,会计怎么能兼出纳呢?

以前村里就这样的,就一个会计,什么都管
0 举报 引用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扫码下载凯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