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分享
[原创] 六年前我已入住奥运村 (星空侃奥运、记忆碎片)
这个是认证
宇声星空2 楼主
2021-04-15 07:21 14898
举报 收藏本帖

六年前我已入住奥运村 (星空侃奥运、记忆碎片)

 

六年前夏,受学弟老刘之邀我第二次进京。受聘于一家出版社,当了责任编辑。先住在好友老曹家,一周后小陈打电话说,刘老师托我给你找房,已经说好了。于是我就告别老曹,住在洼里。


洼里在北京市北郊,我的“新居”还在洼里十字街以北两站路。向北再过一个小村,可以看到北五环奔跑的汽车。这里的农民大都出租房屋,房东两口很热情,我就住在临街大约七八平米的西屋。同院还有“四家”,一对来自河北的年轻夫妻带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在村西头开了家卖驴肉火烧的小饭铺,孩子在类似牛群演的小品中的学校。另“三家” 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其实三家只有四个人,其中两个女孩是同学住在一起。听说我是老师,年轻夫妻常常带孩子向我“请教”。当然他们认为我比小品里的老师水平高些,总爱抱怨学校不行,但也无可奈何。几个大学生也常来,主要是借书看。三个月后,当我搬“家”到天通苑时,大家还依依不舍,我各送了一些书,作为纪念。后来还去过两次,那是找朋友喝酒。


附近许多村子住了许多外乡人。下了班,懒得做饭,都是买着吃。除了在家看看书,就各村去转。开小超市的安徽两姐妹、卖小百货的吉林老韩、开卤肉摊点的固始老刘、做电器生意的洪涛后来都成了朋友。当然少不了小陈和他的弟弟陈新。交往多的是老刘和洪涛,因为是酒友;每次都是我当东道,因为我算“白领” 。最难忘的是,洪涛主持,几个大学生,老刘还带来三四个固始朋友(河南老乡)为我过56岁生日。他们举杯,说:“为见过的年龄最大的老北漂干杯。”


洼里十字路口有一家真正的超市,门头上一行大字是已故相声大师马季先生题写。在街头多次见到过一位老人,印象颇深。后来从电视上我一眼就认出,他就是那忠老人。


那忠的祖祖辈辈17代居住在洼里乡,而他们家的老房子已住过5代人。2002年9月14日,那忠带头给奥运工程让路搬家,还积极宣传奥运。他说,“北京的界面儿那么大,奥运场馆用地偏偏就选在咱的地面儿上,这不就是缘分嘛。” 次年11月,北京奥运场馆在原洼里乡地区动工。2004年3月18日,那忠当选为雅典奥运会中国区首批火炬手。然而,他未能等到北京奥运会开幕的那一天。在参加火炬接力几个月后,那忠因心脏病突发而离开了人世。当我们今天终于迎来了北京奥运会,不会忘记这位“奥运老人”。


听房东说,我们“家”的位置是未来的网球馆,不知有何根据。北边不远再向东,是未来的奥运森林公园。我和小陈、洪涛,几个大学生分别去过几次。那时只有一些树,还不成规模。我几乎跑遍了附近的村子,每到一处,也想到几年后当奥运村建成后应是什么馆,什么场,什么楼等等。不过反正都在奥运村。今天我可以自豪地说:


六年前我已入住奥运村。


(旧文重发)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扫码下载凯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