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1
分享
[原创] 一棵松树的凄美故事
这个是认证
巴音郭 楼主
2021-04-01 13:37 30654 1
举报 收藏本帖

 

                          

    现在,很多人都难于静下心来看完一篇长文章了,但关于这棵松树的文章,我还是不想写得太短。因为,这实在是一棵非同寻常的松树。

    这棵松树,就长在我老家屋背后的山岗上。

    它高大的枝杈上,有两个大大的阿鹊斗。

    阿鹊斗是客家话,就是喜鹊窝。

  “阿鹊鹊,尾噗噗,家官挑箩阁……“至今,我还记得小时候阿婆讲的故事。

    很久以前,家公挑着箩阁,带着礼物,领着儿媳去看望亲家公。没料途中发生了不测,儿媳投塘自尽了。

    过了几天,水塘边的树上出现了一只鹊鸟,它每天不停地唱着:“阿鹊鹊,尾噗噗,家官挑箩阁……“。

    这鹊鸟就是那媳妇变的,它每天在向路人述说自己的不幸遭遇。

    ……

    尽管过了几十年,这凄美的故事,至今难忘。

    而更令我难忘的,是屋背后那棵松树的命运。它的不幸,似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我得从头说起。

 

                  

    没人知道这棵松树的来历。

    它生于何时?有多大岁数了?是几百年还是几千年?就连周边最年长的人都不清楚。

    大家只知道,长着松树的地方叫松树岗。可见,是先有树,后才因树有了这地名,且祖祖辈㹃就这么叫过来的,可想树之年代久远。

    大家也知道,这松树已通体油质化。削开它粗糙的皮,露出来的是澄黄透亮的材质,完全油化了,只要劈下一点点,就可以燃烧许久。

    这树,实际上成了凝固的油!

    要不是经历了跨越千年的风霜雨雪,又怎能锤炼成这金灿灿的身子?

    其高则有二十多层楼高,巍巍然立于群山之上;其粗则过于磨房(客家人磨豆腐用的桶),成人应二三人才能合抱之;其形则上小下大,如一片风帆,扬起于万山绿色波涛之中。

    我走南闯北,但这么高大的松树,在其他地方从未见到过。

    记得有一次出差赣西某地,路过几株大松树,当地朋友告知这是石达开当年拴过战马的,很有名,是当地的”松树王“。我当面称赞,心里却很是不屑。

    这算什么”松树王“,与我老家屋背后那棵松树比起来,只是小巫见大巫!

 

                  

    它带给我的,除了高大、神秘之外,还有诸多的乐趣。

    小时候,会和小伙伴们时不时到树底下玩。捉迷藏、捡松果、玩打仗的游戏。

    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捡到松树菌。

    这松树菌可不是松茸。它是一种圆圆的、富有弹性的、完全实心的菌,形状及大小如鸭蛋,外黄里黑,切开后有一圏一圏的纹,非常的香。

    这种东西,能吃到它,是一种真正的口福。我相信很多人都没这种口福、也没有看到它的眼福,甚至连听都没听到过。

    我在离开家乡的几十年中,也再没见过、吃过这种东西。它的味道,也就永远地留在了记忆中。

 

                      

    对于这样的一棵松树,要是放到现在,那肯定是当宝贝,要重点保护起来。

    但当时没有这种意识。

    即使有这种意识,也难保不发生意外。

    人人都以为,这么粗壮伟岸的树,会永远地矗立在那里,默默地陪伴着我们,一代又一代。

    谁也没料到,厄运有一天突然降临。这棵松树以自己的生命之躯,承受着不可抗拒的灭顶之灾。

    晴天霹雳!晴天霹雳!

    几声石破天惊的响雷过后,人们发现这棵高大的松树惨遭雷劈!

    从树顶到树根,高大的松树被雷电劈出一道有几十公分宽的深深印痕。

    说来也怪,这印痕从上到下竟绕开众多的枝节,转弯却一气呵成地贯通到底!

    而顶部的松叶,被烧得焦黄。

    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惊恐不安。不仅是因为目睹了松树活生生地遭到雷击,更是因为在大家的心目中,只有妖怪和成精了东西才会遭雷劈。

    人们交头接耳,认为树上那大大的阿鹊斗,就是妖怪的藏身处;而不知长了多少世纪的这松树,可能早就成精了。

也许正是这些想法,减轻了人们失去这棵树的痛楚。因为这样想,大家就觉得,雷公是做了一件好事,是为大家除了害。

 

                

    在被雷击过后二三年,这棵松树终于完全死去,并被村民斫倒。

    村民们把它当成了做饭用的柴火。每一块劈开的柴,就是一块凝固的油,没有比这更好的燃料了。

    这棵松树,也为村民作了最后的奉献。在发出了所有的光和热之后,化为灰烬,灰飞烟灭。

    一棵传奇的松树就这样永远地消失了,空留下松树岗这个地名。

    然而在我的心中,它却一直未曾离去。

    在我的心目中,它从来就不是什么精怪。如果说世间的竹兰梅菊是“真君子”,那这棵松树就是“伟丈夫”!

    我崇尚这棵松树,不仅在它有着“直上数千尺”的伟岸,更在于它有着不畏严寒、不惧风雪的品格和“地耸苍龙势抱云“的气概。

     老家屋壁背的这棵松树,是我心目中的“松树王”,已深深地植根在我心之沃土。它会一直郁郁葱葱、傲然屹立,即使八千里风暴也吹不倒,哪怕九千个雷霆也难轰……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打赏
点赞
全部回帖
这个是认证
巴音郭 楼主
1楼
2021-04-01 13:39
清明时节念松树!
0 举报 引用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扫码下载凯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