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1 1
分享

[转载] 10亿观众面前,奥运会赛场上,这名游泳运动员险些淹死在水里…

山河灵 楼主
2021-07-30 08:57 20647 1
举报 收藏本帖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21年前,悉尼奥运会男子100米自由泳比赛。

在现场17000名观众,和电视机前数十亿人的注视下,一位参赛的游泳运动员,在没有出现任何意外的情况下,却几乎淹死在水里。

他拼着命划水,却是以狗刨的姿势,划着“之”字形的前进路线。

他全程都让脑袋,保持在水面之上,因为他根本就不会换气。


漫长的1分52秒72之后,他抵达了终点。

1分52秒72,什么概念呢?

那一年的金牌得主,用时是47秒84,游两轮上岸再拍个照留影,都比他快。

这一时间,也打破了奥运会男子100米自由泳比赛的纪录。

当然是最慢纪录。

可是当他抵达终点的那一刻,现场掌声雷动,所有人都起立为他喝彩。

甚至多年之后,国际奥组委还专门为他制作了专题纪录片。

《传奇黑鳗》,一个勇士和大海的故事。


他叫,埃里克·穆桑巴尼。

来自赤道几内亚,一个面积只有2.8万平方公里,人口当时不足百万的非洲小国。

01

埃里克的“笑话”,从踏进奥运赛场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当被领进游泳馆时,埃里克呆立当场,手足无措,大脑一片空白。

因为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见到比赛标准泳池。

50 X 25米,那么长,那么宽,他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大的泳池。

比这更糟糕的是,他看到在泳池里训练的其他国家选手,一个个如浪里白条,才发现自己其实对游泳一无所知。

“那一刻,我知道我根本不会游泳。我死定了。”


但好不容易来到澳大利亚,奔赴万里跋山涉水,总不能半途而弃吧。

他决定,即便出糗,也要下水试试。

可是等不到下水,他就被安保人员拦住了。

“站住,你干嘛的?”

没有专业的泳裤,没有泳镜,穿着T恤和长裤,肩上搭着一条白毛巾,安保人员以为他是混进来捣乱的。


同为非裔的一位好心南非教练,帮他解了围。

他送给了埃里克一条泳裤和一只泳镜,虽然大了一码,但至少可以下水训练了。

正式比赛那天,埃里克一出场,又是一次哄堂大笑。

因为其他选手都穿着最新科技,水中阻力最小的鲨鱼皮泳衣。

只有他,穿着那条南非教练赠送的,松松垮垮的蓝色泳裤。

白色的泳裤带子,还懒洋洋地露在了外面,活脱脱像一个走错了片场的小丑。


还有更糟的。

派他参赛的祖国,赤道几内亚的体育局工作人员,一直跟他说报名的是男子50米自由泳比赛。

他在国内准备时,也一直是按照50米的赛程来训练的。

所以他压根就不会换气,就是憋着一口气,一股劲拼了命游到终点。

可是到了现场才知道,因为赤道几内亚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游泳比赛,所以报名表填错了,他实际的参赛项目是男子100米自由泳。

埃里克在绝望中站上起跳台。

发令枪想起,意外再次发生了。

跟他同一小组的另外两名选手,都因为紧张抢跳,而被取消了参赛资格。

这下好了,现场17000名观众,都盯着他一个人了。

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02

才刚入水,观众就发现了这名选手,好像有点不对劲。

和其他运动员的矫健敏捷不同,埃里克四肢划水都不协调,而且好像不会换气,所以头一直抬在水面上,左右晃动。

他越是努力学着专业的泳姿,就越显得滑稽可笑。

“这不就是狗刨吗?”


前50米,凭借着之前的训练,埃里克勉强撑了下来。

可50米,他这辈子就没有游过后50米。

他的身体斜躺着沉在水下,双脚已经脱力,只是象征性地不时动两下。

完全靠着双手,拼命扑腾,才保持身体没有沉下去。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快要被淹死了,在拼命挣扎。

这时候,现场的解说道出了原委,观众才恍然大悟。

所有人都被他惊呆了,没有了嘲笑,人们纷纷站起来,为他鼓劲呐喊。

20m、15m、10m、5m,观众的加油声灌进水底,他咬着牙,近乎以爬的姿势,到了终点。


这是埃里克人生中的第一趟100米自由泳,谁也想不到竟是诞生在奥运会的赛场上。

1分52秒72,他是小组第一,因为那个小组只剩他一个选手。

这也是奥运会历史上男子100米自由泳的最慢记录,甚至比200米的世界纪录还慢了足足7秒,却是赤道几内亚游泳史上最好的成绩。

不过显然,这个成绩,进不了决赛。

赛后,有媒体问埃里克比赛的心情,他说:

“我从没见过一个这么大的游泳池,我很怕……”

埃里克的故事,很快就传遍了世界,人们叫他“黑鳗”。

他在电视上看到了自己的脸。

这一幕,再次吓到了他。

自己明明游得那么糟,出了大丑,怎么还上电视了?

“天呐!我是不是闯祸了?”

直到他走出房门,发现有人找他要签名,才明白了原委。

埃里克红了,赞助商和记者蜂拥而至,他对着镜头自信大吼:

“雅典奥运,等我回来!”

当时的他,无法预料,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奥运会。


03

实际上,埃里克的悉尼之旅,从一开始,就是一次意外。

当年,国际奥委会制定了一项扶贫计划,让体育欠发达国家的运动员也有机会参加奥运会。

被联合国评为全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的赤道几内亚,因此获得了一个奥运游泳比赛资格。

那一年,20岁的埃里克在收音机里偶然听到这个消息,啥也没想就跑去报了名。

“至少能出国呀,看看外面的世界。”

他成功入选。

因为这个当年人口只有70万的非洲国家,全国都没有一个标准泳池,根本没有人真正的会游泳,所以他是唯一一个报名的人。

接下来,他要面对的问题只有一个:

他自己,也不会游泳,还找不到地方训练,更找不到教练指导。

而此时,距离奥运会开幕,只剩下几个月的时间。


多方辗转之下,他终于通过熟人,找到了一家酒店。

那家酒店有一个小泳池,只有不足20米长,管理员允许他每天清晨5-6点,可以来练1小时。

因为这个泳池,本来只对住店的客人开放。

也是这位管理员,成了他的第一个老师。

“你先得把自己浮起来,淹死了我还得捞你。”


可这一点训练时间,显然不够。

无奈之下,他只能在离开酒店之后,去河里和大海里练习。

赤道几内亚,看名字就知道,这个国家的夏天有多炎热。

他在沸腾的海水里扑腾,又被冲回岸上。

旁边的渔民都看不下去了,成了他的第二任老师。

“你腿得拍水,对,手往后拉到底,你这屁股怎么老往上拱呀!”

“小子你腰得用力啊,别跟条鳝鱼一样半死不活的,一下一下游!”


就这样,2020年悉尼奥运会开幕前5天,埃里克揣着50磅现金,和从二手商店买来的他认为最好的装备,出发了。

那一年的奥运会,赤道几内亚国家代表团,一共派出了4名运动员。

开幕式上,因为全队身高最高,埃里克还成了赤道几内亚代表团的旗手。

只不过从未到过大城市,从没见过这么富丽堂皇的体育场,和人山人海盛况的埃里克,像所有第一次进城的乡巴佬一样,紧张而又不安,全程都在低着头看地板。


之后的故事,正如前文所述。

埃里克的奥运之旅,以尴尬开场,又以尴尬收尾。

04

回国后的埃里克,因为这趟奥运之旅,一个更大的梦想,在他心底埋下了。

因为悉尼的经历,有人赞助了他。

他开始拥有了专业的泳池,还聘请了教练。

4年后,他成功把个人100米自由泳的成绩,提高到了57秒。

那一年,正好是雅典奥运会。

埃里克报了名,跃跃欲试。

可就在出关前,他却被拦了下来。

赤道几内亚奥委会,弄错了他的照片,说他与报名选手信息不一致。

2006年,德国杜塞尔多夫游泳邀请赛上,他的100米自由泳成绩,提高到了52.18 秒。

比当年在悉尼,足足快了1分多钟。

这个成绩,甚至超过了1968年前的历届奥运冠军。

可这也是他最后一次,作为运动员亮相赛场。

运动员的生命周期很短,这是残酷的现实。

“我多么想让全世界知道,100米自由泳,我已经能游到52秒了。”

“但我老了,再也没有机会了。”


后来的日子里,埃里克重新回到了当年自己训练的小泳池。

他打了两份工,一边赚钱,一边教赤道几内亚的孩子们游泳。

2012年,埃里克有了一个新的身份,赤道几内亚国家游泳队的教练。

正是在他的努力和感召下,赤道几内亚从一个全国都没有一座标准泳池的国家,到如今有了两个标准泳池。

50 X 25米,又长又宽。

就像当年,他在悉尼看到的那样。他说:

“当初我备战奥运时,没有游泳池可以训练。现在,年轻人都能在游泳池中训练,参加奥运会时,不会像我一样害怕了。

当然,现在的我们不可能在奥运会上赢得奖牌,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非洲孩子,开始喜欢游泳,并拥有了游泳的权利和自由……”

今年的东京奥运会,赤道几内亚一共派出了五名运动员。

其中一位,就是游泳运动员。


当年悉尼比赛的视频硬盘,埃里克一直放在家中最显眼的地方,没事的时候他就会翻出来看看。

闭上眼睛,他的脑海里,依然会浮现这样一幅场景:

现场人潮如海,掌声如浪,一个非洲来的黑人少年,一脸懵懂、战战兢兢,以近乎溺水的姿态,惊险而艰难地完成了比赛。

这是埃里克的一小步,却是无数非洲孩子看见世界的一大步。

正如“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说的那样:

“奥运会最重要的不是赢,而是参与。就像人生中最本质的东西,不是凯旋,而是奋力拼搏。”

来源:深後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打赏
1人点赞
全部回帖
吸管糖
1楼
2021-08-03 15:32
根本就不会换气
0 举报 引用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