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2
分享

从“小弟”到大佬!揭秘马云入“会”往事

来源 | 雷达财经 2021-02-16 18:00
193578 1 2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昔日被誉为国内最神秘商会之一的泰山会已经解散,一个时代结束。

泰山会正式登上历史舞台是在2005年,最初发起于山东。马云也曾是其中的一员,据柳传志所述,马云曾因多次年会未到连续缴纳20万元罚款。

这是马云的其中一个富豪朋友圈。2006年,马云参加了江南会,但这里,马云最初也是“小弟”,2014年,江南会解散。

2015年时,马云已成为“大佬“,发起成立了浙商总会,并表示要“打造全球最大商帮”。此后数年,阿里巴巴和马云迎来了黄金时代,阿里成长为市值7000多亿美元的巨头,马云连续多次成为首富。

不过在蚂蚁上市被叫停后,马云缺席了以往每年都要参加的世界浙商大会。此外,监管机构一度进驻阿里调查,支付宝下架了所有的存款业务,蚂蚁金服副总裁尹铭也宣告离职。

有投资者感慨,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或许这就是江湖吧。

马云加入泰山会时不算出挑,因缺席多次被罚20万

据媒体报道,泰山会已向有关部门完成了注销登记手续,解散原因是内部成员分歧较大,且创始人早已于2017年退会。

资料显示,泰山会发起于1993年末,由四通公司董事长段永基提起成立,系企业资产超过亿元的企业家交流、开拓民营企业生存环境的平台。

成立之初会员就达成一致:聚会不录音、不记录、不邀请当地领导、不宣传,因此外界鲜有泰山会相关的消息。

2005年,泰山产业研究院更名为泰山会,首批成员包括四通段永基、科海陈庆振、联想柳传志、信远控股林荣强、泛海卢志强、横店徐文荣、巨人史玉柱等15家企业掌门人。

据悉,泰山会入会门槛极高,新成员加入需有两名泰山会成员介绍,全体成员投票一致通过后才能成为预备会员,一年后转为正式会员。会员除每年需要缴纳会费外,还需轮流坐庄承担年会费用,若年会未到场则需上交罚款,第一次1万,后每次20万。

值得一提的是,阿里巴巴马云也曾加入泰山会,不过入会之初,马云的江湖地位在老一辈企业家的面前,并不算出挑。

1988年,柳传志创办了香港联想,而这一年的马云才刚刚从杭州师范学院外语系毕业;1991年,段永基任四通集团公司总裁,此时的马云还是一位人民教师;1995年,马云下海创业,一年后,徐文荣首开企业界与影视界联姻的先河,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横店影视文化旅游产业;当史玉柱的“脑白金”在全国广泛传播时,阿里巴巴还未成立……

阿里的成长速度很快。2005年,美国《财富》杂志评出的中国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领袖中,柳传志高居第二,马云已上升至第十一位。那时的阿里巴巴还不是上市公司,双十一也并未被赋予“购物狂欢节”的含义。

据公开资料,2014年1月,柳传志接受扬子晚报采访时表示,马云曾连续请假,多次缴纳20万元罚款。

此时的马云确实很忙,因为他的阿里巴巴,马上就要在美股上市了。

阿里成功登陆美股后,马云虽然参加了2015年在远大城召开的泰山会冬季年会,但也很快就退出了泰山会。

有关退出原因,坊间有说法是马云认为泰山会入会门槛高,不符合阿里帮扶小企业的理念,也有人称是泰山会创始人段永基与马云在理念与价值观上存有差异。

与冯仑郭广昌等发起江南会,身价位列倒数第三

在泰山会成立后一年,“江南会”在8位掌门人的撮合下成型,其名头较之泰山会丝毫不落下风,8人分别是马云、冯根生、郭广昌、沈国军、鲁伟鼎、宋卫平、丁磊和陈天桥。

有报道称,江南会的地点位于孤山南麓俞曲园纪念馆,而“江南会”这三个字,则是金庸亲自题写,据媒体报道,会所内还有价值500万的紫檀木家具。在2006年的胡润富豪榜上,丁磊、郭广昌和鲁伟鼎家族以90亿元的资产并列第11位,陈天桥家族排名第25,绿城宋卫平排名第29,身家40亿元的马云排名56,在八人中仅排第六。

成立之初,江南会一度神秘而低调,实行严格的会员制,会员费为20万元人民币,通过严格审核才可以成为会员,一年的会员考核期满后转为终身会员。

有报道称,江南会还立下行规,若遇难事,只要发出“江湖令”,八位发起人无论身在何地,均会亲自赶来出手相助。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报团取暖”的功效开始逐渐显现。除了圈子给予的无形力量外,圈内大佬也曾共同投资、相互纾困。

2005年,急速扩张的银泰已将产业遍布百货、地产、证券、银行、水电站、电缆厂甚至食品加工等多个领域。彼时证券市场乱象丛生,证监会为整肃市场,下达了不鼓励民营企业做证券公司大股东的命令,这也导致沈国军投资十多个亿的天一证券直接被整体划给光大证券。

据南方财富网报道,急火攻心的沈国军甚至在电梯上吐了血。不过也正是在这一年,沈国军在飞机上偶遇了马云,两人迅速成为好友,并共同组建了江南会。

2007年,沈国军的银泰百货在港交所上市,并创下了240倍的单股超额认购记录。一年后,工期耗时十年的北京银泰中心顺利开业,成为“长安街第一高度”,而前来捧场的众多社会名流中,就包括马云和郭广昌。

2006年,马云以个人身份投资了华谊;2008年,云锋基金参与了华谊兄弟首次股权融资。很快,鲁伟鼎也加入了华谊的资本局,2009年华谊兄弟上市时,其十大股东名单中,马云、鲁伟鼎持股比例分别为10.97%和4.69%,为第三和第五大股东,而第四大股东江南春,亦为浙商中的佼佼者,这位分众传媒创始人,是多年后浙商会的重要一员。

2011年年中,杭州绿城的净负债率已飙升至163%,作为对比,2020年央行推出的“三道红线”规定房企净负债率超过100%即为踩中红线。陷入困境的绿城接连被传出将被海航收购、申请破产、将从港交所退市等消息,宋卫平不得不屡屡站出辟谣。

危急之际,阿里发出内部邮件,“员工在绿城3座楼盘购房可享受9.2折加团购折扣”,引得百余名阿里员工前往绿城看房。虽最终成交额并未公布,但马云的入局无疑适时地释放出了利好讯号,并在一定程度上对绿城的燃眉之急有所缓解。

2013年,阿里还携银泰、复星和“三通一达”共同创立了“菜鸟网络”,并在一年后成为了银泰的二股东。

然而2013年底,作为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的重要行动之一,“会所中的歪风”成为整治重点, 包括西湖会在内的30家西湖景区高档会所被关停。

江南会也于2014年1月主动关停整顿。

马云九年化身商会掌门,欲打造全球最大商帮

江南会解散时,马云已成为大佬。

2015年10月,以浙商为主体,自愿组成的非营利性、联合性社会团体—浙商总会成立,马云担任第一届浙商总会第一届会长。此时的马云身家已达1450亿元,胡润百富榜中排在他前面的只有万达的王健林家族。

“我希望,浙商永远不参与任何行贿,如果我们的会员参与行贿,就清除出去。我们拼真本事,拼的是睡地板,拼的是勤奋,拼的是不断改变自己,拥抱变化。”浙商总会成立伊始,就职会长的马云在演讲时提到。

马云还称,“第一,要市场化运作;第二,规范化管理,第三,全球化的视野。希望大家共同努力,共同打造生机勃勃的全球最大商帮。”

浙江总会的执行会长是沈国军,总会成立前夕,阿里已经通过增持成为银泰商业大股东,沈国军随即辞任银泰商业董事局主席及战略发展委员会主席,阿里系高管张勇接手。值得一提的是,张勇是马云2007年从陈天桥手下挖来的,那时的张勇还是盛大互娱的首席财务官。

总会的副会长包括浙商银行沈仁康、吉利控股李书福、郭广昌、奥克斯集团郑坚江、富通集团王建沂、海亮集团冯亚丽、德国冯氏贸易进出口公司冯定献、华立集团汪力成、香港詹氏有限公司詹耀良、上海银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廖春荣十位知名浙商。

此外,娃哈哈集团宗庆后、原青春宝集团冯根生、传化集团徐冠巨、正泰集团南存辉被聘为浙商总会顾问,美特斯邦威创始人周成建担任监事长。

2018年浙商总会年度会议上,14名新的副会长诞生,分别为江南春、鲁伟鼎、海康威视陈宗年、华策影视赵依芳、森马集团邱光和、富润控股赵林中、圆通速递喻会蛟、康恩贝胡季强、贝达药业丁列明、上海均瑶集团王均金、万丰奥特陈爱莲、杭州民生医药控股集团竺福江、湖北省浙江企业联合会(总商会)会长何明东和四川省浙江商会会长陈朝钦。

截至2020年7月,浙商总会已有会员578名,团体会员20余家,专业委员会30余家。

事实上,“浙商”素有“中国第一商帮”之称,媒体统计中,2020年10月公布的胡润百富榜上,有308人均为浙商,其中马云、钟睒睒、丁磊和黄峥更是占据了榜单前十的四席,只不过,四位大佬中只有马云在浙商总会。

在坊间看来,浙商总会的成立被视为浙江企业家们的“强强联合”,不过雷达财经梳理发现,与浙商会有关的合作多是围绕阿里展开的。

新的浙商总会成员中,马云、郭广昌、鲁伟鼎是自江南会就流传下来的“老班底”。

郭广昌旗下的复星系,不仅是菜鸟网络的股东,亦是阿里小贷的股东,2015年,阿里银行定名为浙江网商银行并正式开业,复星是其二股东,持股25%。

2015年底,浙商银行筹划上市,其股东名单中,鲁伟鼎的民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合计持7.70%股份。2016年4月,浙商银行公告显示,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香港公司已斥资3000万美元成为浙商银行基石投资者。

不过2017年3月,支付宝香港就清空了浙商银行,分析人士猜测,此举或是为上市扫除障碍,因蚂蚁金服已有网商银行,两家银行存在同业竞争关系。

2018、2019年,顾家家居连续两年冠名天猫双十一狂欢夜,有消息称,顾家家居董事长顾江生正是在鲁伟鼎的介绍下才得以与马云认识,并借此跻身浙商顶级圈子。

阿里与浙商会中的其他富商也存在不少交集。

2015年,南存辉的正泰集团开始与阿里合作,向后者出售电池组件。2017年,正泰被阿里选中,为其下属的菜鸟网络公司建造一座300兆瓦的分布式屋顶光伏电站。

2017年,马云和沈国军联手以177亿元将银泰商业私有化,此后阿里持股比例升至74%。对此,零售业内有人称,作为行业标杆,银泰就是个“叛徒”,但马云却称,沈国军是第一个意识到危机并转型的传统零售商。

2018年,阿里在各个领域出手投资项目130个,其中在中国内地投资金额最高的公司即为江南春的分众传媒。

彼时分众传媒正内外交困,一方面,公司屏幕数进入低增长,营业利润的同比增幅从2017年四季度至2018年四季度下滑了超过130个百分点。另一方面,公司的“霸主”地位还面临挑战。新潮传媒不仅获得了成都高新区产业引导基金的20亿元投资,还以“凡是在分众投放1亿元广告额以上的客户,与新潮合伙人见面,便赠送刊例价为1000万元的广告资源”的方式向分众传媒宣战。

据悉,新潮传媒在2年多时间内已拿下45个城市的35万个电梯资源,日均覆盖1亿中产人群。而2003年成立的分众,覆盖150个城市的150万个终端,用了十几年的时间。

阿里在当年7月以150亿元战略入股分众,交割完成后持有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0.3%,并将在未来的12个月内增持不超过5%的股份,成为仅次于江南春的二股东。不过阿里入股后,分众传媒自2018年四季度起连续六季度净利润出现负增长,2019年一季度起连续六季度营收出现负增长,直至2020三季度才回归正轨。

蚂蚁上市折戟,马云缺席浙商大会

2018年浙商总会半年度的工作会议中,马云曾表示,国家三令五申的政策要非常注意,“要提前两、三年做好转移、升级的准备,而不能等到来了以后再改,那只能是断臂,来了再不改,你还想等待机会?没机会了。”

马云还称,“公司在形势最好的时候、业绩最好的时候、利润最好的时候、士气最好的时候必须改革,一定要在阳光灿烂的时候爬到屋顶上修屋顶,千万不要下雨、下暴雪的时候再跑到屋顶上修一修,可能就摔死在屋顶上了。”

未成想,两年后“摔倒”的公司变成了蚂蚁。

2020年11月,蚂蚁回A计划按下骤停键,而上市的搁浅对阿里来说仅是个开始。12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调查组执法人员进驻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开展调查。整个过程平稳有序,当天现场调查全部结束。

据市场监管总局官网12月14日消息,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2014年时对银泰商业的股权收购做出惩罚,按照两家企业当时的体量和在全球范围以及中国境内的营业额,经营者在并购前应向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申报,但银泰和阿里均未申报。

至2020年年底,阿里巴巴的市值在两个月内迎来了自2014年上市以来的首次暴跌。市值一度从8200亿美元下降到6000亿美元,降幅超1.3万亿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蚂蚁金服的估值也被全球顶级金融咨询公司彭博连续下调,目前已从超过2万亿下调至7000亿元。

阿里“朋友圈”也出现一些问题。2020年12月,金科文化董事长王建和顾家家居董事长顾江生先后被立案调查,两人被调查的原因相似,都是涉嫌股票内幕交易。

顾江生收到调查函的同日,市场监管总局公告称将依法对阿里“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2019年双十一马云与顾江生在猫晚现场

2021年1月,支付宝下架了所有的存款业务,蚂蚁金服副总裁尹铭也宣告离职。

而马云则缺席了以往每年都要参加的世界浙商大会。他在时隔88天后的首次公开露面是以视频连线的方式与全国100名乡村教师进行“交流”,并发表线上讲话。

有投资者感叹,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或许这就是江湖吧。(张凯旌)

举报
2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猫友1508790
“江湖”现象是否为中国所独有?
2021-02-17 07:58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