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原创] 蚂蚁链:在产业互联网里「修路」

这个是认证

深响

2021-06-28 22:00

64749 0 0

蚂蚁链:在产业互联网里「修路」

©深响原创 · 作者|刘亚澜

三十年前,互联网还是“少数派”。虽然当时的互联网先锋们不至于像中世纪的科学家那样被教会大火烧死,但类似比尔·盖茨这样的人物也免不了被电视主持人当面揶揄,互联网就是收音机,他做的事情“funny”(搞笑)没有前途。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无比熟悉了,互联网技术摧枯拉朽地重塑了商业社会,链接了整个世界。

然而就在互联网成为常态的此刻,这项技术在资本退潮、流量见顶的大背景下完成了早期启蒙,“产业数字化”接棒互联网为走上历史舞台。如果说早期的B端用户上网是为了获取流量做销售,那么产业数字化则是深入到供应链的上下游,用数据引导生产、制造,以及行业之间的协作,最后再去服务好每一位用户。

从争夺流量入口面向产业侧进行深层改革,人们也逐渐认识到,“链接”和“信任”变得至关重要。其中,“链接”是系统层面的链接,如果两个村子之间没有路,他们不可能发生交易;那么有了路敢不敢做交易又是另一回事,因为涉及风险,必须有信任机制的构建,来降低信任成本。

从被揶揄到站在浪潮之巅,曾经的互联网又到了一个需要重新改写的时代。

蚂蚁链:在产业互联网里「修路」

重塑信任

信息折叠,信任羸弱,过去几十年互联网的发展主要集中在容易出成绩的应用层面,但对于产业底层逻辑的思考并不充分,真正能推动互联网高效透明的信任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

当互联网本身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迈进,与之匹配的信任机制却没有进步。担保交易解决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问题,可以说,把风险转移到了平台身上。但那不能成为当前产业价值网络的信任机制。产业与产业的信任,企业本身数字化或者产业协作中的信任问题,摆在面前。

事实上,我们从互联网的发展历史上已经见识过了信任问题的解决能撬动起多大的势能。当淘宝电商很好地解决了信息不对称问题,支付宝用“担保交易”触及了用户与用户之间的信任机制。那并不是什么产品意义上的重大创新,但却迅速成为电商的基石,为整个互联网打开了局面。

当时做支付宝所面临的困难历历在目,“先付款还是先发货,是个永恒的难题。”蚂蚁集团CTO倪行军说,“谁也不相信谁,最终陷入死循环。”

蚂蚁链:在产业互联网里「修路」

如他所言,信任问题在中国格外严重,因为在中国的商业史上,“信用”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一种道德内涵而不是明确的制度约束、契约精神。

支付宝依托“担保”解决了线上交易中陌生人之间的“信任”,但这远远不够。互联网的爆发式发展让信任问题不止出现在消费交易场景,不止存在于人与人之间,担保对象也不再局限于物品——这都呼唤着一种更加强大、全面、彻底的新信任机制。

于是,有着寻求新增量的巨头们把目光聚焦到了主张“去中心化”、“信息不可伪造和篡改”、“透明可追溯”的区块链技术上。腾讯的可信区块链、蚂蚁集团的蚂蚁链、百度的超级链……大家试图重塑链接与信任。

蚂蚁集团副总裁、智能科技事业群总裁蒋国飞曾如是归纳这一微妙的转变:“电商等平台拉平了端到端的交易关系,而区块链拉平的式产、供、销的多方协作关系,会让我们以一种全新的纬度去思考这个世界。”

难而正确

前一阵子,人们被“做难而正确的事”感动,这是贝壳创始人左晖常挂在嘴边的话。

2018年4月,脱胎于链家网的贝壳腾空而出,一伸脚就进入了一个客单价高、交易频率低、服务周期长、人员鱼龙混杂、服务标准极度不规范的行业,业内的潜规则就是跳单、抢单、坑一单算一单。要在这个行业中赢得信任,是何等的难。

但是左晖明白,只有“做难而正确的事”,才能从中受益。他说,“让行业良性发展,是一件正确的事。虽然难,但做成了,生意也就成了。”

如今的区块链产业又何尝不是这样,想在现有互联网信任体系的基础上做深、做透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甚至比当年做支付难度更大。

首先是行业乱的问题。一个有意思的故事是,2018年的时候,蚂蚁最早的区块链小组成员邱鸿霖曾在婚恋交友网注册了一个账号,从无人问津,到收到238封交友私信,唯一的差别是他在自己的介绍里加上了“区块链工程师”六个字。

虚拟货币的吊诡行情妖魔化了大多数人对于区块链技术的印象。炒币声中,区块链真正的价值被浮躁的舆论掩盖,人才、社会认知,到处都是问题。

其次是发展阶段问题。2015年蚂蚁集团开始布局区块链;2017年百度与佰仟租赁等联合发行国内首单区块链技术支持的ABS项目;2018年腾讯发布第一款区块链游戏……这些在区块链行业里值得纪念的日子,在整个互联网商业里并没有太多人在意。

2015年的风口是P2P、共享经济;2018年人们热衷于讨论新零售和人工智能;如今注意力的中心则是直播带货、国产替代。资本、社会、商业裹挟在流量上,基础学科、区块链产业经济等需要花长时间“慢养”的领域并不是众人追逐的对象。

尽管去年7月蚂蚁链首次公布“日活”超1亿,但相信大部分人对于这一数据并无概念。如果人们在意识上对于这件事并不重视,那么区块链的推进就如同冻土开疆。

蚂蚁链:在产业互联网里「修路」

2020年,在蚂蚁链品牌升级发布会上,蒋国飞第一次喊出“始于区块,链接产业”。区块链可以从计算机最小单位比特出发,可以从区块做探索,但最终追求的是产业的繁荣。

而在前几天举办的蚂蚁链开发者大会上,蒋国飞再次凝练出三个词来概括蚂蚁链——链接产业、链接技术、链接生态。“你看蚂蚁链的logo,就是一只小蚂蚁在孜孜不倦的修路,链接产业,链接信任。”他如是说道。

作为蚂蚁链的一号位,蒋国飞清楚的知道蚂蚁链要走向哪里,“下一个数字浪潮将从企业自身的数字化,走向产业协作的数字化。先是从点到线,从单个企业到跨机构产业价值链的协作关系,然后从线到网,构建数字化的产业协作网络。”

C2C是人与人的信任,这通过第三方担保就能解决。但不同行业问题不同,庞杂的行业协作链路排列组合,产业信任相当于把信任难题乘以了成千上万倍。

可想而知,这路一点都不简单,但是要走吗?要走。为什么?因为正确。

建立链接

“要想富,先修路。” 现在,如果想要链接信任,区块链本身的基础设施建设就格外重要。

上周,蚂蚁链发布区块链高速通信网络(BTN),这是一个面向全球可信数字网络建设的通信技术方案,相当于数字世界的“高速公路”,可以提升区块链网络的稳定性、连通性和实时性。

早在2018年,全球首笔区块链跨境汇款在香港诞生,到账时间从10分钟到几天不等缩短到3秒到账,重新改写一个时代。这背后的技术由蚂蚁链技术支撑。而这次业务的创新,也是BTN萌芽的发端。

“我们在最初测试时会遇到网络问题,后来我们发现这是整个行业的普遍性问题。” 蚂蚁集团智能科技事业群资深技术总监张辉表示,很多情况下,区块链共识不是本地硬件的问题,而是网与网连接的问题。

正如信息互联网的发展诉求一致,价值互联网时代同样需要一个支撑规模化、全球化的通信基础设施。据了解,BTN已经在上海、张家口、香港、法兰克福、新加坡等城市设立“高速路口”,这意味着中国、西欧和东南亚的区块链平台可以选择就近接入,共享BTN带来的高速通信网络服务。

据蚂蚁集团区块链平台技术总监闫莺介绍,传统的区块链跨境网络,有一百个节点,1KB的交易大小时,每秒1千个交易就要消耗1GB,这样费用一年大概是60-100万。BTN就是要解决这巨额的成本。最终,BTN实现了将区块链网络的吞吐量提升186%,带宽成本降低80%,时延降低40%。

而逻辑也正是这样,只有建好基础设施,才能开门迎客。过去4年,全球区块链发明专利申请数量排行榜中,蚂蚁链连续4年获得第一,技术上支持10亿账户规模和10亿的日交易量。在基础能力之上,解决了50多个实际场景的信任问题。

蚂蚁链:在产业互联网里「修路」

在通信之外,还有一个重要技术不可忽视,那就是IoT。

产业的数字化升级第一步就是要完成对资产的数字化改造,资产数字化不是简单的信息化,IoT技术就像价值网络的“触手”,去链接物理世界的实物资产。

举个例子,就在上个月,蚂蚁链与奇瑞商用车签署了合作协议,通过在奇瑞商用车“车规级”芯片中嵌入深度优化的区块链模块,让每个设备产生的车辆、行车、电池等数据在加密后流转在区块链上,在保护隐私的前提下保证源头数据安全可信,不可篡改且不被滥用。

奇瑞相当于把自己的身价性命都上了链,不仅如此,主机厂、资产方、保险方、维修方、C端也都需要参与进来。这个调度协同的难度可想而知。

不破不立,在如此一番通力合作下,商用车市场长期存在的数据孤岛被打破,整个链条的运行效率,大幅提高。

蚂蚁链:在产业互联网里「修路」

“区块链”技术是蚂蚁链的技术起点,也是人们探索价值互联网的起点。

“今天蚂蚁链已经成功的迈出了第一步,落地了大量的区块链应用,证明的区块链的技术价值。”张辉表示,接下来我们的方向,是要把握区块链技术所带来的核心能力——即数字化世界中的价值确定和转移的能力,来构建一个全面立体化的信任基础设施,承载数字化世界的价值流转体系。”

蒋国飞常常拿“村子”说事,说只有路通了,产业才能繁荣。而对于蚂蚁链来说,自己就是那个修路工,之前给村子修了柏油马路,建了平台,今天又通过BTN给村里架起了“光缆”,IoT负责把田里刚摘下来的瓜果运搬到网上去卖。原本一个闭塞的村子,开始走出去,经济在变得越来越好。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