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分享

[原创] 贾跃亭的“临门一脚”,为什么踢了8年还没进?

这个是认证
雪豹财经社 楼主
2022-12-05 18:23 广东 64149
举报 收藏本帖

图片

成立8年跳票4次,

贾跃亭的车呢?

Fast Reading

FF 91的量产交付至今已跳票4次,原因各不相同,但归根到底都是缺钱。

负面消息频出的法拉第未来屡屡获得投资,谁在为它的未来买单?

FF 91不断跳票的这6年,行业技术与市场格局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贾跃亭翻身的机会十分渺茫。

作者 | 瀚  星

封面来源 | FutureCar

时隔两年半,“鸽王”贾跃亭又画新饼。

11月30日,贾跃亭公开发文,宣称要把全力推动FF 91 Futurist交付作为第一目标,而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新任全球CEO陈雪峰的走马上任,让这个目标距离实现只剩“一步之遥”。

他上一次这么说,是在2020年7月,FF 91距离交付仅剩“临门一脚”。再上一次则是2019年1月31日,贾跃亭在微信朋友圈写道,FF 91距量产只差“临门一脚”。


贾跃亭与FF 91预量产车,图源:FutureCar

自2017年1月发布首款电动车产品以来,6年过去了,FF 91仍然没能实现量产,期间跳票4次,原因各异,但本质都是缺钱。

从PPT造车、割韭菜、破产到宫斗大戏,FF自成立之初便争议不断。虽然“贾跃亭又融到钱”的消息屡屡传出,但细看每一笔融资,对FF这只吞金兽来说都不过是杯水车薪。

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如今被资金问题压得喘不过气。拨乱反正不易,重回正轨更难,时间拖得越久,质疑声就越大。时至今日,还有谁愿意为贾跃亭的造车梦买单?


6年放了4次鸽子

老话说“事不过三”,但贾跃亭造车绝不认输。

11月22日,FF发布Q3业绩报告,期内经营亏损8060.5万美元,净亏损1.03亿美元;截至9月30日累计亏损33.23亿美元。

与财报同时提交的还有一份监管公告,宣布“受制于各种无法控制的外部条件”,FF 91的交付预计不会在2022年发生。不受控的外部条件中,包括能否获得新一轮融资,以及获得融资的时间和规模。

两份公告共同透露了两个关键信息:FF又缺钱了,FF 91又“鸽了”。


FF 91,图源:Faraday Future官网

算上这次,自2018年至今,FF 91的交付时间已经被推迟了4次。

第一次是在2018年12月,FF与原计划投资20亿美元的金主恒大告别蜜月期、走向决裂,并因此遭遇现金流危机。贾跃亭在2017年3月承诺的“FF 91在2018年顺利交付”,也就此不了了之。

FF 91第二次放鸽子,是在2019年。

是年3月,FF通过微信公众号宣布,将以4000万美元的报价出售一块900英亩的土地,努力筹钱,在年内将FF 91推向市场。11月,眼看年关将至,交付无望,刚接替贾跃亭担任FF全球CEO的毕福康出面,将首批量产车的交付时间推迟到了次年9月。

然而,到了第二年,毕福康承诺的100台左右FF 91并没有如约而至,取而代之的是第三次跳票。

这一次,FF并没有给出确切的延迟交付理由,只是公布了一笔高级过桥融资贷款计划,并将交付时间调整为“融资成功后的9个月内”。用大白话说,就是等拿到钱再说。

2021年7月,FF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两个月后,毕福康表示,有充足信心在上市后12月内,以高质量、高产品力按时交付FF 91。但直到今年Q4过半,临近年底,FF 91依然没有踪影。

这一次,和FF 91一样没能露面的,还有丢掉FF全球CEO之位的毕福康。

FF的屡屡失信并不令人意外。这家成立于2014年,定位高端电动车制造商的上市公司,如今已是诸疾缠身。

2021年10月,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发布了一份关于FF做空报告,长达28页。通过长时间的追踪调查,该报告认为,FF一辆车都不会卖出去,它只是一个“从美国投资者那里收集资金的桶,并将钱倒入贾跃亭创造的债务黑洞”。

报告称,贾跃亭虽已辞任CEO,但仍以“合伙人、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系统负责人”等头衔,通过FF全球执行委员会(FF Global Executive Committee)控制着公司关键开支决策。由于他的原因,FF在中国的美元账户已被冻结。

此外,FF唯一的汽车生产工厂——位于加州的汉福德工厂,建设进度屡次被推迟,且几乎没有任何生产动作。


汉福德工厂西南角

图片来源:J Capital researcher,2021.8

此外,J Capital认为,FF披露的财务数据存在多处不合理的地方,如订单数造假、不合理的咨询费支出、投资金额数目成疑等。

基于以上种种因素,这家做空机构将FF描述为“建立在一连串华而不实宣传之上的公司”,“我们认为FF什么都不是(FFIE is a zero)”。

比起FF 91何时量产交付,人们更关心的是,为什么这样一家公司还能融到钱?谁在为贾跃亭的梦想买单?


谁在投资FF?

“下周回国贾跃亭,一分不少许家印。”一位是满口梦想却被现实困在大洋彼岸的FF创始人,一位是曾被他的梦想打动又与之决裂的投资人。

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是贾跃亭的第一个盟友。2018年6月,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时颖投资67亿港元,成为FF第一大股东。双方达成协议,恒大将在此后3年分3次向FF投资共计20亿美元。

彼时,许家印囊橐丰盈,一心想在日益升温的新能源汽车赛道做一番事业。早在2016年就已“all in梦想”的贾跃亭,则为他勾勒出一幅足够诱人的蓝图。

但好景不长,双方很快对簿公堂,彻底决裂。恒大方面称,FF不到一个月就花完了第一笔8亿美元的投资,还要求提前支付7亿美元的后续投资款项。合作破裂后,恒大没有再继续支付剩余的12亿美元。

2021年初,FF获得来自珠海国资的20亿元的战略投资,再次拿到续命钱。J Capital的做空报告提及,时任FF中国区首席执行官陈雪峰在北京举行的“919未来主义者日”活动上,谈及可能与吉利汽车在珠海进行合作。

然而,看起来很美的新能源品牌+传统车企+地方政府的造车新模式,在2021年7月FF上市前戛然而止,珠海国资宣布撤回投资。

两笔融资草草收场,FF的财路上写满了高开低走。


从历史融资数据中可以看到,在2022年9月获得一笔来自美国风投机构ATW Partners 1亿美元的投资前,FF已有一年零一个月没有获得任何融资。

2022年11月14日,FF宣布与投资管理服务公司Yorkville Advisors Global的一家关联公司达成新的备用股本信贷额度协议。后者初始承诺投资2亿美元,但可根据FF的选择增加到3.5亿美元。

假设这笔投资能够如期到账,FF最近3年的融资总额为5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7亿元。与国内头部造车新势力的融资额度相比,这个数字并不算多。

FF向美国证监会(SEC)提交的文件显示,截至2022年9月21日,该公司在美国的现金款项为3350万美元,其中210万美元为限制性现金;预计将在9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消耗2.93亿美元的运营现金,2022年全年将消耗约7.08亿美元现金。

缺钱导致FF 91的量产交付一拖再拖,资本市场也逐渐失去耐心。

2021年7月,FF以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方式登录纳斯达克交易所,估值34亿美元。如今,一年多时间过去,FF的市值已经跌至1.6亿美元,不到上市时的5%。

比起投资这家公司,投资者有更多的理由看空它。处在被资本抛弃的边缘,贾跃亭造车这件事还有未来吗?


FF还有未来吗?

11月29日,FF全球CEO陈雪峰走马上任,首要任务就是将FF 91推向市场。但无论CEO由谁担任,曾在公司内斗中被削权的贾跃亭早已重回权力巅峰。

FF的管理层内斗源于J Capital的做空报告。为应对做空,FF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由Sue Swenson担任主席,贾跃亭需向其汇报。在调查期间,Sue联合其他几位董事,试图削弱贾跃亭对FF的控制,但并没有成功。

今年9月,FF发公告称,已经与大股东FF Top就融资和董事会重组达成最终协议,现任执行董事长Sue Swenson、原董事长Brian Krolicki将引咎辞职,且均不得重新任命或重新提名为董事会成员。贾跃亭团队重新获得FF的控制权。

随后,销声匿迹近5个月的贾跃亭发微博称,“拨乱反正、重回正轨,这是FF又一个重大拐点”。

贾跃亭仍然掌控着FF,但公司的生产和财务状况并未好转。

首先是产能。今年5月,FF宣布其汉福德工厂内全部机械、电气设备及管道系统已开始运转,以支持最终的汽车生产。毕福康表示,工厂已达成7个生产制造里程碑中的5个,确保将按计划在第三季度交付第一批FF 91电动车。

但随着又一次交付跳票,汉福德工厂的实际生产情况疑云密布。


汉福德工厂,图片来源:J Capital researcher

事实上,即便全力投入生产,汉福德工厂的年产能也只有一万辆。为了扩充产能,FF先后找过韩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Myoung Shin和中国汽车制造商吉利,但与前者的合作迟迟没有后续消息,后者表示只在技术和工程服务上与FF进行合作,不愿意做代工厂。

产能问题可以靠花钱解决,但FF现在最缺的就是钱。

FF上市后不久,老虎证券曾在一份研报中算过一笔账,称FF上市融资后的净现金预计超过6亿美金,而FF在路演材料中披露,完成量产共需要约3.7亿美金。因此,老虎证券认为,“假设量产开支不超过预期,那么公司目前拥有的资本已完全够完成量产”。

但计划显然赶不上变化,手头紧是FF眼下最大的难题。

今年9月,FF发布公告称,作为节约现金和减少开支的一部分,公司最近实施了一系列削减成本的措施,包括裁员和延长付款周期。根据公司的财务和市场情况,FF可能会采取进一步的成本削减措施,包括裁员。

FF还在Q3财报中警告称,基于经常性的经营亏损和经营活动持续的现金流出,该公司对其继续经营的能力存在“严重怀疑”。

被做空一年后,贾跃亭仍然深陷信任危机、资金短缺和产能不足的泥潭中,但时间不等人。屡次跳票,FF 91的先发优势早已消失殆尽。

一位FF前员工曾对做空机构J Capital表示,FF的许多技术在2018年是最先进的,但整个行业向前发展,FF却没有跟上。谷歌专利数据库内显示的FF公司绝大部分专利申请,都是在2015年和2016年提出的,2018年后便没有新的申请。

市场也已没有太多空间留给FF 91。今年前三季度,特斯拉累计销售超过90万辆新车,造车新势力“蔚小理”已突破年销10万辆的大关,以比亚迪为代表的传统车企销量一路高歌猛进。

贾跃亭对FF的未来仍充满憧憬,但在为梦想窒息前,他和团队必须走出资金困境。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END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