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2
分享

[原创] 朱军确实被人诬陷了

这个是认证
大凯小区小哥 楼主
2022-09-26 18:24 148337 2
举报 收藏本帖

​​朱军被爆性骚扰案,沸沸扬扬好多年,我没有发过言。

一则该案过于匪夷所思,二则那会儿忙着和脊梁、韩胖肉搏,忙。

昨天该案二审判决周晓璇证据不足败诉,有好心铁粉给我提供了相关诉讼材料和证据,

花了三个多小时,比对了周晓璇的起诉事实和理由,发现存在大量前后矛盾和明显虚构细节。

据此,我可以很负责任的确定,朱军确实被人诬陷了。

进入正题。

根据刑事犯罪心理学常识,无论是受害人还是嫌疑人,案件经过对于当事人的心理冲击极大,以至于留下终身的心理阴影。

换言之,由于巨大的心理冲击,当事人对于案发经过的细节,记忆极为深刻,难以磨灭,也不会改变。

这也是有经验的刑侦案件警察,反复、不断重复讯问嫌疑人的主要原因。

周晓璇控诉的性骚扰案,发生于2014年6月9日,周晓璇于次日向公安机关报案,并于2018年委托好友麦烧公开发帖爆料。

《弦子:2014年6月9日的全部经历》

此案的关键,其实在于事发当时的场景和过程相关的直接证据,其他的间接证据和案外第三人陈述,可信度极低。

问题一、周晓璇究竟是如何与朱军单独相处在化妆间的?

根据周晓璇向公安机关报案时所作的笔录,以及周晓璇爆料自述,其打算采访朱军,请求其学长商同学引见,结果商同学借故先行离开,周晓璇被迫留在化妆间和朱军单独相处。

但是,根据法院调取的化妆间外走廊上的监控视频显示,周晓璇当时和商同学一起离开化妆间,然后独自一人再次返回了化妆间,和朱军单独相处。

很显然,周晓璇在报案时,虚构了这个细节。

问题二、周晓璇遭到性骚扰,究竟持续了多少时间?

根据周晓璇向公安机关报案的笔录,以及周晓璇爆料的自述,其受到性骚扰的持续时间,约为四十五分钟。

但是,周晓璇在起诉状中的自述,推翻了其在公安机关的报案陈述,将性骚扰持续时间,修改为“大约五分钟”

周晓璇的这个改口,显然是迫不得已,因为她无法解释,或者无法令人相信,在其留在化妆间的四十五分钟时间内,全程都遭到了朱军的骚扰,且过程中有二次来访人员进入化妆间。

因此,周晓璇将遭到性骚扰的持续时长,改为更为隐蔽、更为难以证伪的五分钟。

问题三、周晓璇遭到性骚扰的五分钟,究竟发生在哪个时间段?

根据法庭调取的化妆间门外走廊监控视频,事发当时,周晓璇总共在化妆间停留了约四十五分钟。期间有参与《艺术人生》节目的嘉宾和工作人员,四人二次进出该化妆间。

周晓璇在公安机关报案笔录,以及公开爆料,均稳定的陈述,其在四十五分钟时间内,持续受到朱军的性骚扰,期间郁钧剑等人进出化妆间时,其多次试图逃离未果,

但是周晓璇在起诉状中 ,将受到性骚扰侵害的持续时间,修改为五分钟,那么就出现一个关键的问题:受到侵害的五分钟,具体发生在哪个时间段?

根据周晓璇起诉状的陈述,明确表述了,其受到性骚扰侵害的时间,发生在最后离开化妆间之前。

那么,周晓璇在事发后向公安机关报案的陈述,以及公开发帖控诉的陈述,声称其受到长达四十五分钟的性骚扰侵害,显然就是捏造的虚假事实。

周晓璇虚构这个细节,迫使郁钧剑(周晓璇最初误认为是阎维文)等工作人员接受公安机关调查取证,完全就是属于诬陷。(此处应该同情阎维文五分钟)

问题四、周晓璇和朱军独处的前四十分钟,发生了什么?

​周晓璇在事发次日,向公安机关报案声称其受到持续四十五分钟的性骚扰,被周晓璇在起诉陈述中修改为发生在最后的五分钟,那么现在周晓璇就无法解释这样一个问题:

​她在化妆间和朱军独处的前四十分钟,究竟发生了什么?

周晓璇请求商同学引见朱军的目的,是采访朱军,那么在前四十分钟时间内,周晓璇必然应该和朱军发生过语言上的交流,作为采访人,也必然应该留下文字记录,或者录音笔的记录,以及合影照片。

​但是周晓璇在事发后向公安机关的报案笔录,以及公开爆料的陈述中,均未提及相关记录内容。

​这是一个令人无法理解的bug。

​如果周晓璇不能解释在受到五分钟的性骚扰侵害之前的四十分钟内,她和朱军之间发生过什么语言上的交流,以及周晓璇在前四十分钟的采访过程中,做过的采访笔记或录音,那么很显然,周晓璇在事发后的报案笔录,控诉其受到四十分钟的侵害,明显就是属于虚构和捏造。

​问题五、前后矛盾,不真实的侵害细节:

​周晓璇在事发后的报案笔录,以及公开的爆料控诉,对于其受到侵害的细节描述,稳定且一致:

​1、看相摸手;→2、隔着衣服触摸;→3、限制双手强吻;→4、穿过裙子摸下体;→5、逃离;

但是周晓璇在起诉状中的陈述,将4和5的次序,对换了。

​同时,周晓璇在起诉状的陈述,对于这个细节,做了详细的描述:

​“另一只手从裙子下摆伸进去向上……试图侵犯我的隐私部位……由于裙口太小……才使其无法继续……”

​周晓璇的控诉陈述,很具体也很详细。

​但问题出现了,根据公安机关的笔录和绘图,周晓璇在事发当时所穿的裙子,是下摆宽松的连衣裙,不存在周晓璇声称的“由于裙口太小”的障碍。

问题六、关于限制双手的强吻和触摸:

周晓璇在报案过程中的笔录陈述,以及爆料陈述,都详细描述了受到侵害的四十五分钟过程的相关细节:在受到侵害的过程中,多次站起来试图离开未果,并且为避免侵害,再次坐在折叠椅上。

由于周晓璇在起诉时,将受到侵害的持续时间修改为五分钟,就出现了新问题:

周晓璇在受到侵害的五分钟时间内,究竟是坐着还是站着?

根据公安机关的现场绘图,化妆间内,只有二张折叠椅,分别为红色和灰色。

周晓璇坐在灰色折叠椅上。

如果周晓璇起诉陈述的受到五分钟的侵害是其真实的表述,那么很显然,朱军不可能坐在红色折叠椅上,在五分钟之内,前后做出周晓璇所声称的从裙口伸入,用手紧紧卡住,限制周晓璇双手强吻等动作。

否则,朱军就需要分别采取站立、蹲下、坐着等多个姿势,才能完成周晓璇所声称的一系列动作。

………………………………

综上,个人认为,周晓璇对其受到侵害的过程以及细节,前后做出如此互相矛盾,前后不一的陈述,同时必须指出的是,个别关键细节的主动修改和变更,显然是出自刻意为之。

刑事案件,或者性骚扰类似的侵害案件,对于当事人造成的心理冲击是极其强烈的,以至于受害人终身难忘,通常而言,受害人很难记错细节和过程。

在周晓璇控诉受到朱军性骚扰事件过程中,周晓璇主动的不断修正、变更如此之多的案件细节和次序,且多个细节不合理,唯一能够解释的理由,就是周晓璇对于受到侵害的控诉,其实只是其个人的臆想和脑补。

另外,还有几个关键细节的真实性,由于无法查阅到公安机关的周晓璇报案笔录,姑且存疑。

如果朱军本人打算追究周晓璇的诬告陷害责任,有劳好事者转告朱军,本人可以提供帮助和参考。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投喂支持
点赞
全部回帖
猫友1342821
1楼
2022-09-26 18:44
和政治相比,都是小事。薄熙来被反贪了,你们有多少人相信?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被反贪了,结果家里一贫如洗,成为第一个反贪中的怪胎。
0 举报 引用
雨夜清扬
2楼
2022-09-26 19:07
一个骚一个扰。。
合在一起就是骚扰。,
0 举报 引用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