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1
分享

[转载] 高校婚恋课:不以脱单为目的

魅川擂苦 楼主
2022-02-22 10:17 18918 1
举报 收藏本帖

图片为什么现在爱情变得像速食,来得快,去得快?

撰文 | 王一博

编辑 | 谌彦辉

运营 | 屈昕雨

《看天下》杂志原创出品 

“如果以下的男性品质换算成金钱,而你的手里只有5块钱,会怎么选?” 武汉理工大学职业发展教研室教师张晓文在大屏幕上列出这道题,课堂上的学生们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

“帅气的外表3块钱,忠诚3块钱,富有3块,浪漫1块,身体健壮1块,幽默风趣1块,聪明机智1块。”大二学生邹涛觉得不可思议,帅气、忠诚、富有都是3块,只能选择一个,意味着做人生选择时,面临着舍弃。他把这道题发给在长沙上大学的女友,问她怎么选,女友夸了他一通,“你身上的品质远远不止5块钱。”

大部分学生都优先选择了“忠诚”。一个高个子、声音洪亮的女生站了起来,她是第一个选择“富有”的女孩,她认为物质是维持一段亲密关系的基础。底下有学生带头鼓掌,张晓文鼓励她说,“这是非常诚实的答案。”

图片武汉理工大学职业发展教研室教师张晓文 / 王一博摄

另一位娇小的女生站起来,给出一个新的思路,“找男朋友和找老公是不一样的”。如果是男朋友,她会选择帅气的外表、身体健壮和幽默风趣;如果是结婚对象,她会选择忠诚、浪漫、身体健壮。在她看来,忠诚、浪漫的人会懂得如何经营婚姻。

有个男生在小组讨论的时候私下嘀咕,“讲这么多有什么用,还不是要有钱”。他甚至觉得,女孩喜欢有钱的就是不要脸。

“我想diss他。”碰到价值观不同的学生,张晓文也想站出来理论一番,这是《爱情心理学》选修课上脑力激荡的时刻,各种观点在交锋。她认真听取学生们的想法,同时向他们强调,“上进、勤奋、风趣,是人们都会欣赏的”。

图片

大部分女生对问题的理解透彻多了,“男孩天生就不知道他的脑袋在想啥。”张晓文说,有时候需要激发他们心中表达的欲望。如果是关于性别对立的话题,年轻人之间会立刻争吵起来。“不管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张晓文总会告诉学生,“我们都是地球人,首先要做好朋友。”

这些年,《爱情心理学》一直深受大学生们追捧,张晓文之后又在中国的大学慕课平台开课,其他高校也将这门课程作为选修课。今年“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建议构建和完善高校婚恋教育体系,将婚恋教育设为高校学生必修课。还有媒体调查称,近九成大学生支持开设婚恋课。

这是张晓文不曾预料的,她十年前开设《爱情心理学》,“更多的时候是让我们认识爱情,或者激发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但不是把你培养成一个恋爱高手。”

图片

一堂课,10秒被抢光

邹涛提前坐在电脑前,选课时间一到,他准备快速抢下张晓文的选修课《爱情心理学》。按照学长们传授的经验,《爱情心理学》总是“秒没”。这一次,全校有1400人选了这门课,最后只有100多人选上了。落选的学生不甘心,托人联系张晓文,让自己也能上课。

“这个课在学校特别火。”抢课成功后,邹涛松了一口气。他和女朋友高中时就在一起了,上大学后,两人一个在武汉,一个在长沙,20天见一次。在异地恋中,邹涛遇到不少烦心事,女友偶尔耍小脾气,恰好赶上他的心情不好,两个人就冷战,而距离更加深了彼此之间的误会。邹涛感觉这种状态不对,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他想这个课程可能对自己有帮助。

“十八九岁的男孩女孩,正是对异性充满好奇和渴望的年纪。但他们往往不懂得如何与异性交往,缺乏与异性相处的能力。”张晓文做过辅导员,当过心理健康老师,和学生接触多,积累了大量情感实例。恋爱的困惑、表白的困难、被拒绝的失落,她很清楚这个年纪的学生在迷茫什么。

在武汉理工大学,男女比例是7:3,还有那种“和尚班”,全班一个女生都没有。张晓文感觉学生的情感需求旺盛。她曾开过一门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的必修课,其中一部分涉及爱情。学生们总是对这一章节最感兴趣,催促她“先讲爱情吧”。

图片武汉理工大学的学生们在《爱情心理学》课堂上 / 王一博摄

有一次,她让班里的男生夸奖一位女生,有人站起来直接背了一首情诗。“所有人都要倒地了。”张晓文单手扶额,假装晕倒,“这个例子告诉他们,面对喜欢的女孩越自然越好,不要讲一些金光闪闪的大话。”

在人际交往和亲密关系上,大学生们往往不会表达,不敢表达。张晓文说,“女孩基本不用教,她们可能会面对很多的选择,这个时候需要帮她们认清现实,而男生更需要的是鼓起勇气、树立信心,他们是不一样的。”

但在中国的传统教育里面,人们普遍认为爱情不值得学,不该学,年纪大了自然就会。“这其实是最可怕的观念。” 张晓文说,一些年轻人对爱情缺乏敬畏感,觉得感情不需要花精力维系。她觉得,真心愿意学习的人,收获幸福的可能性会更大。

2011年,张晓文决定开设《爱情心理学》,课程一直没有间断。因为广受好评,其他老师也加入进来。四年前,《爱情心理学》在中国大学慕课平台开课。张晓文记得,第一期开课时就有13万多的选课量,讨论区有20万的帖子。还有中年人慕名而来,一位38岁的离异人士在评论区分享自己的情感困惑。

图片电视剧《何以笙箫默》/  男女主相恋于大学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高校也开设了恋爱课程,比如中国人民大学的《情感心理学》、天津大学的《恋爱学理论与实践》等。2013年,南宁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梁颖涛也开设了《爱情社会学》课程。他在征求学生意见时,发现大家对爱情的内容最感兴趣。

 “它应该更普及一点,现在大学生的爱情感觉旱的旱死,涝的涝死。”邹涛说,有些男生一个月换一个女朋友,有的四年都找不到一个,他们可能在人际交往和爱情观念上有问题,而婚恋课的开设有助于他们寻找爱情。

图片

它不是一门鸡汤课

爱情是什么?张晓文站在讲台上探讨《爱情心理学》的时候才25岁。她向学生们列举了爱情困惑中的大量实例,并没有把它当作一门科学化的心理学课程,而是侧重于实用。以前,马克思学院也有老师讲爱情,但他们偏向于哲学或者文学层面,很空泛地谈一些影视剧和文学作品中的爱情。

作为心理健康老师,张晓文自认为最接近学生群体,积累了大量真情实感的案例,《爱情心理学》要对学生有实际的指导。“我们比较看重的是学生用脚投票,他们觉得有用或好玩才会来。”

这些年,《爱情心理学》的内容一直在更新迭代,张晓文会及时补充个案,改进课程的教学方法,在课堂上采取大量讨论的形式。“现在学生都有抒发的欲望,很多人都是带着问题来的。”

与其他婚恋课不同,《爱情心理学》最大的差别在于张晓文很少强调自己的观点,“它不是一门鸡汤课,更没有人生忠告。”她结合现实个案,让学生们开展讨论。张晓文认为,每个人的爱情可以在那些研究中找到共性,但也有自己独特的地方。

图片电视剧《何以笙箫默》

《爱情心理学》第一章是讲人际吸引,“我们喜欢什么样的人,这就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张晓文说,很多人在网上攻击她,“你长成这个样子还敢讲。”其实,她也可以讲鸡汤,但是她觉得,“我们必须平静地接受,科学研究的是现实世界。”

在课堂上,她一般先讲一下友情,很多爱情从朋友开始。然后是关于爱的表达,如何表白。之后会谈一些爱情的理论,比如亲密关系是什么。大部分学生其实很难获得爱情,孤独也是很重要的篇章。张晓文还会提及失恋的应对,关于大学的爱情与性,基本上围绕八个主题展开。

2018年,张晓文和同事们又对课程进行调整,增加了大量的心理学研究数据,引入最新的一些文献和书籍内容,比如罗勒•米兰写的《亲密关系》。他们将西方研究本土化,结合当前大学生的实际授课,“人类在情感上是共通的,这样更有指导意义,让爱情少走弯路。”张晓文说,关于爱情三元论、人际吸引等课程内容现在结合了科学性与趣味性。

图片电视剧《何以笙箫默》

新西兰奥克兰大学性别与教育研究博士崔乐在研究中发现,国内一些高校的恋爱课往往有很强的实用性,“一些课程除了会介绍关于搭讪、撒娇、沟通等相关的技能外,教师还会化身红娘,把课堂变成相亲现场”。

上海大学《爱情心理密码》的课堂上,老师收集了一份正在谈恋爱的学生名单,并让这些学生分享恋爱的经验。河南师范大学的老师也在课堂上提问,“有谁能骄傲地举一下手,你现在正在恋爱中”。

张晓文曾和一些高校老师沟通交流,他们希望婚恋教育成为一门必修课,同时强调科学性、实用性和趣味性。

崔乐则建议,教师的视野不应仅仅局限于婚恋,应当引导学生批判性地反思主流的性与性别规范,倡导性与性别的多元平等,致力于建立一个公正的性别秩序。“比如说,我们是引导学生进入婚姻,视婚姻为人生幸福的唯一目标,还是鼓励学生批判性地反思主流的婚恋观念,尊重多元的亲密关系实践?”

图片

年轻人都不恋爱了

张晓文曾受邀去计算机学院讲课,她发现学生们都迷迷糊糊,一脸懵懂。张晓文忍不住发问,底下有学生小声回应,“老师,我们连恋爱都没谈过”。

男生们普遍觉得生活压力大,连自己都养不活,怎么恋爱?女生中有独身想法的人也越来越多,她们更愿意追求事业,觉得爱情会耽误前程,未来可以和闺蜜一起生活。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恋爱了。”张晓文有时候会突发感慨,自己快失业了。

图片电视剧《二十不惑》

有一次线上课,她和一个学生连麦,那个男生觉得现在没必要谈恋爱,他认为,“男人有钱了,女人就会扑上来”。张晓文立即反驳他:“这种话表达出来,好女孩就离你很远。而且你有钱想找的那些女孩,也未必是你真心想要的。”

她最终也没有说服这名学生,“其实不是说年轻人不想恋爱,只是觉得网络时代让大家更孤单,现在大家连朋友都没有,爱人就更难了”。

张晓文希望自己的课程能够激发学生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并不断地维护亲密关系。但现在大学校园里,最常见的爱情是,在一起很简单,只要遇到一点困难,两人就可以立刻分开。

有一次在课堂上,一位男生站起来分享,自己谈恋爱三周就分手了,他的理由是:“我每天早上要给女朋友占座位,中午要陪她吃饭,每天要陪她八个小时……我觉得好累,我没有自己的生活,我不能打游戏。”

 听到这些,张晓文为他惋惜:“为什么现在爱情变得像速食,来得快,去得快?因为大家都不愿意忍让。但是有时候你不愿意忍让,你也得不到更好的。”

图片电视剧《二十不惑》

邹涛也觉得身边朋友的恋爱观不太正常,一星期谈一个,爱情变成了速食主义。“有的男生挺作的,说难听点就是死鸭子嘴硬那种,明明喜欢得要死,但就是不说。” 还有男生说,“谈恋爱干什么,女朋友哪有游戏香。”

  “大家都不愿意付出和忍耐,现在所有的奉献牺牲这些词全部成了贬义词,助人型人格、付出型人格现在都慢慢消失了。”张晓文说。

有的学生现在很享受自己的单身状态,他可以有朋友,友谊也是一种亲密关系。但当他们进入社会工作,他们可能面对的不仅是没有爱情,也会失去友谊。

“这样的趋势看下去也很可怕,大家又孤独,又难受,又压抑,其实并没有幸福可言。”张晓文一直鼓励学生寻找爱情,去努力维护亲密关系,但现在整个局势不一样了,他们觉得谈恋爱还不如不谈。这让她隐隐觉得,高校婚恋教育势在必行,学生们需要大力地去引导。

图片

脱单不是最终目的

在武汉理工大学,有的学生猜想张晓文肯定有丰富的恋爱经验,想跟她学点恋爱技巧,有人在线上、线下听了三遍,张晓文问他怎么还来啊,学生回答:“还没有脱单啊。”

“他们想多了,真的没有什么技巧,就是一些自我表达,与他人交往这种基本的技巧。”张晓文说。

上完课后,一些男生会去冲动表白,结果让女孩很尴尬,自己当了炮灰。张晓文经常对学生说:“表白是水到渠成后自然的表达,不是我要发起追你的冲锋号。”

有时,她在课堂上也会传授一些技巧。至于课程在实践中对学生会有多少帮助,还是要看每个学生的领悟力。有的人带着问题来,他就可能会得到答案;有的人迷迷糊糊、懵懵懂懂,他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很多学生是抱着脱单的目的来上课,他们最关注的问题也就是脱单。大部分学生没有恋爱经验,他们可能有喜欢的人,只是在观望等待。

为了鼓励他们做出行动,张晓文布置的作业是让学生们在本学期找到一个异性朋友,她还让学生制定一份详细的脱单计划,有人在作业里写道,“三天内,要勇敢地坐到喜欢的人身边”。

图片电视剧《二十不惑》

张晓文没想到,有的学生一发不可收拾,接连在课堂上“撒狗粮”,发的照片还“辣眼睛”。“他又恋爱了,还在拼命刺激其他人。” 尽管脱单的学生能直接获得满分,但张晓文表示,脱单不是这门课的最终目的,“对爱情要有敬畏之心,学会维持亲密关系,这才是目的”。

邹涛也是这样想的,“谈恋爱就是找一个你喜欢的人,把自己也变得更优秀”。他很认同张晓文的看法,这门课程对大学生的恋爱观会有一些改变,许多人对谈恋爱没有概念,最后就去相亲,甚至没谈恋爱就结婚了。

“当然也不是说跟着教科书谈恋爱,老师最多给你讲一些前人的经验,你学到之后再运用到自己的感情生活中。” 邹涛认为,课堂上学到的知识可能会让自己有一个更好的定位,对未来不会过于焦虑,内心会有一个方向感。他和女朋友谈恋爱三年了,两个人常一起有商有量。

每次课后,邹涛总会将张晓文提出的问题和讨论,在QQ上发给女朋友,就像他们一起在上课。上一节课中,张晓文提到女生耍小脾气小性子,是为了看看男生有没有担当和责任心,邹涛觉得在理,以后要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

张晓文每天仍在接收无数人的爱情故事。自从在慕课平台讲课,很多人给她写信,有时候会发邮件,还有人给她打电话,求助于她的人也多是情感经历中遇到了困惑。张晓文一般会以鼓励为主,若对方有特别严重的情绪问题,她会主张去看心理医生。

图片电视剧《二十不惑》

“心理健康课最重要的不是知识的仓库,而是正向心理能量互相的给予。”张晓文说。授课的过程中,她也在感受这门课的意义。有一次,张晓文让学生们画一条生命线,在不同的时间点上,遇到的好事向上画一个箭头,坏事则向下画。

一个学生的生命线上,所有的箭头都是朝下的。这个男孩个头矮小,从不主动回答问题,被点名时总是结巴、脸红。在他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婚了。后来,父亲出车祸去世,他被寄养在亲戚的家里。

张晓文仔细看了他的生命线,发现有一个小小的箭头是朝上的,旁边写着“遇见晓文老师”。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投喂支持
点赞
全部回帖
姚传本
1楼
2022-02-23 14:59
婚姻、家庭、爱情这些概念要充分理解,是要经过实践检验和考验的。
0 举报 引用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