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分享

[转载] 从谷爱凌的经历看到的:天才经历无法复制,但每个孩子都能通过运动成就自我

kaidishequ123 楼主
2022-02-16 15:50 19193
举报 收藏本帖

2月15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坡面障碍技巧决赛,谷爱凌在第二轮失误摔倒的情况下顶住压力,做出86.23的高分锁定银牌!这是她在本届冬奥会上继大跳台夺金之后的第二块奖牌,未完待续!

作为全日制学生及职业运动员,18岁的谷爱凌拥有妥妥的开挂式人生,甚至可以说利用“放寒假”的时间就把奥运奖牌拿了。从家庭条件、教育资源到职业生涯的高起点,她的成长道路可谓完美。

家庭运动启蒙高起点

时间管理能力无人能及

谷爱凌的妈妈谷燕在北大读书期间是速度滑冰队的,赴美留学后深深爱上了滑雪运动,“一接触就敢上黑道(高级道)了”。

2003-04雪季,3个月大的谷爱凌第一次被妈妈带去加州太浩湖Northstar滑雪度假区,这里的日托服务完善,甚至设计了雪地游乐场。谷燕回忆,自己当时“每滑两个小时就下去看看女儿”。

2006-08年雪季,谷燕在Northstar兼职滑雪教练。这个时期的谷爱凌年满3岁,已经满足滑雪学校的入学条件,谷燕专门为她请了儿童滑雪教练。


“谷三岁”在滑雪场

很快爱凌滑雪的水平就已经追上并且超过谷燕,4岁时就能完成猫跳动作,7岁敢上内华达山脉。“青蛙公主”的爱称,源于她戴过的头盔款式。


“青蛙公主”爱称源于头盔

不过,谷爱凌的生活中不止有滑雪。从一开始,她每天的时间就都泡在各种运动中,谷燕也愿意花精力陪着她将各个运动项目玩个遍、玩过瘾。谷燕曾透露,谷爱凌小时候所有的活动就是体育运动,没有专门的体能训练,体能也是在玩各种运动锻炼起来的。


谷爱凌的体能是玩各种运动中锻炼起来的

谷家“以体育人”的教育理念,预示着谷爱凌人生的高起点。妈妈并没有把冠军作为培养孩子的目标,她希望让孩子健康和谐的发展,建立起良好的生活方式。尽管为女儿付出巨大,谷燕并不要求回报,她在比赛训练时对女儿最常说的是“注意安全”、“不要有压力”。她也会对女儿说:“你一点都不欠我的,你长大不用感谢我,我谢谢你就行了。”


谷爱凌和妈妈滑雪

谷妈妈育儿有道之外,也将超强的时间管理和自律传授给女儿。谷爱凌每天9点睡、7点起,睡足10小时。

打上学起,每天谷燕接女儿放学,就会在车里备好3套衣服,“换衣服,踢足球;然后换衣服,练芭蕾;再换衣服,学钢琴”。

母女俩连续10个雪季的周末及寒假都泡在太浩湖的滑雪场。从旧金山的家出发到雪场有4小时车程,谷爱凌学会了在车上写作业和吃饭。

暑假里,谷爱凌有时一天参加完8到10个小时的时尚杂志拍摄,之后还要去健身房2-3个小时。谷爱凌表示:“从阅历来说我已经60岁了,每分钟都很重要,几乎不浪费一点时间。”就连她的教练都说,谷爱凌一天12小时完成的事,比别人一天16小时做的还要多。

作为全日制学生,谷爱凌一直不忘记当个青少年,“做青少年的事情很重要”,她会做随机的心血来潮的事情,如美食、撸猫、旅行。


边逗猫边背圆周率

当然,在学校里玩体育也是其中之一。 小学和初中,谷爱凌就读于凯瑟琳·德尔玛·伯克(Katherine Delmar Burke)女子学校。该校创办于1908年,相信女孩能通过运动获得身心、学业、社交等多方面提升。

伯克学校的课后体育活动为女生提供了提高运动技能、获得团队经验以及参加排球、越野跑、篮球、足球和垒球比赛的机会。此外,作为健康计划的一部分,学校开设的社交情感学习课程 (SEL) 增加了正念冥想内容,帮助学生调节心理、管理压力、建立自信。

谷爱凌曾表示, “在伯克的经历教会我不要害怕犯错,不要为做正确的事而道歉,对自己充满信心…从伯克毕业后,我继续和同学们保持联系,他们中的许多人仍是我最好的朋友…只有在一起九年才能建立如此持久的联系和信任。”兴许正是这样稳定的成长环境让谷爱凌能够在竞技体育中释放更多的冒险精神。在伯克上学期间,谷爱凌获得旧金山5公里越野跑女子成人组冠军,并赢下九个USASA自由式滑雪全国青少年冠军。

高中阶段,谷爱凌就读于旧金山大学预备高中(SFUH),该校同样拥有悠久的体育传统。SFUH学校官网显示,学校体育部的使命是“帮助学生通过运动项目、团队参与和校际比赛,在身体、心理、情感和社交方面获得成长。强调体育是教育性的,旨在丰富和补充学生的学术经验。”

谷爱凌高中母校体育代表团绰号“红魔”。对于该校学生来说,体育运动是非常重要的高中体验。75%在校学生深度参与体育项目,每人在学校至少参加一个体育社团。


谷爱凌是高中越野跑队主力

该校体育部认为,当今的体育运动(即使是在高中阶段)也可能被媒体过度炒作、大学录取过程和商业主义所掩盖。学校的目标是让体育植根于校园,让学生充分发挥潜能,透过体育活动、比赛和团队合作得到成长。无论预备役还是校队代表,都受到教练的重视和尊重。

SFUH学校运动队及体育教学的内容均根据地方教育体系、本地气候及地理特色精心设计,体育老师及教练配置豪华,有的教练执教经历长达30年,助教中不少人拥有多个学位。

高中期间,谷爱凌每天放学后会参加越野跑(田径)和篮球校队的训练,冬季学期的周末寒假则全部用来滑雪。由于坡面障碍比赛会占用上学时间,谷爱凌在项目上做出了优化,将更多精力用于U池。


高中篮球比赛接到队友传球上篮命中

作为越野队主力,谷爱凌帮助学校取得了5公里越野团体赛旧金山冠军、加州州亚军。她在州比赛中跑出19分19秒的好成绩,平均配速3分52秒。


参加高中篮球与越野跑训练

后面的事情已众所周知,谷爱凌提前一年高中毕业,顺利被斯坦福大学录取。斯坦福大学的不仅是全美顶级名校,也是奥运人才的摇篮,该校学生曾在2016里约奥运会上豪取27枚金牌。

13岁参加成年组比赛勇敢挑战男子纪录

谷爱凌8岁进入太浩湖南北联盟滑雪队,成为当时队里唯一的女孩。自由式滑雪结合了空中技巧和单板滑雪的刺激感,是一项考验思维和创造力的运动,在谷爱凌看来,这是一个表达个性的运动,可以“有自己的范儿、发明自己的动作、表达自己的心情、展示最好的自己。”

2014年,自由式滑雪大项进入冬奥会正式比赛项目。这一年,11岁的谷爱凌已是全美自由式滑雪13岁以下级别坡道障碍赛和果酱赛的冠军以及全能亚军,她决定开始参加成人组比赛获取积分。

正如李娜作为阿加西粉丝拥有令人惊艳的双手反拍,谷爱凌以自由式滑雪名将Bobby Brown为努力方向。后者发明了Switch Double Misty 1440 ,是三届Winter X-Games冠军,也是第一批成功做出Triple Cork 1440的玩家。也许在未来,谷爱凌也会发明更多自己的标志性动作。她描述滑雪是个人风格加一点肾上腺素: “创造性表达、挑战自己、活出自己的舒适圈”。

2019年谷爱凌开始代表中国参赛,计划成为北京冬奥会唯一的跨三项参赛滑雪运动员,“我承认,我爱上了恐惧。”在《纽约时报》的一篇令人印象深刻的文章中,谷爱凌写了她与运动风险之间的关系。“兴奋、不确定和压力的混合。”


谷爱凌2019年开始代表中国参赛

尽管是小众运动,自由式滑雪领域的竞争同样激烈,更多的人在做高难度动作。作为斗士与勇者,谷爱凌的DNA里就写着自信。 “必须要非常自信,你必须相信自己能够完成新的动作”。她认为训练是苦中作乐,“这是每个人在为自己的爱好付出时都会有的感受。 ”

从某种意义上说,谷爱凌凭借实力与魅力已成为自由式滑雪运动的领域开创者,帮助发展了冰雪运动,她正激励中国年轻一代突破界限,勇敢展现自我。


天才经历无法复制 但每个孩子都能通过运动成就自我

谷爱凌的成功无法复制,但她的运动经历能为年轻一代和家长提供一定的参照。在成为职业运动员前,每个暑假回到北京,谷爱凌曾在北京乔波、南山、奔流极限等滑雪场地训练;在加州时,谷爱凌常去设有奥运规格蹦床及滑雪设施的Woodward Tahoe。


谷爱凌在蹦床上训练后空翻

Woodward的经营者加里·雷姆 (Gary Ream)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工商管理专业,于上世纪70年代做体操训练营地起家,近50年来逐渐将公司发展为全美连锁体育教育机构。

体操作为基础体育大项,可以锻炼儿童青少年的空间感和肌肉力量。创业初期,Woodward对外招募的第一个体操营为期一周,费用约为140美元。当时大约有140个孩子报名,女孩占95%。由于Woodward在体操方面的专业度远远领先于大学,在每届奥运会之后,报名体操营的学员数量都会经历短期增长,加里·雷姆完全不担心没生源。

随着业务的拓展,Woodward营地所教授的体育项目也由体操拓展至时下最受年轻人欢迎的新兴运动。典型的产品是为7-17岁儿童和青少年提供为期八周的沉浸式运动营,辅导员和教练尊重孩子喜欢独立的感觉,在体育教育中培养孩子的创造力。

针对年幼的孩子,Woodward开设有运动选择营,类似霍格沃茨的分院仪式,让孩子找到擅长的领域和对运动的兴趣。另一个的特色在于尽可能让体育融入孩子的生活。Woodward内设专业影像实验室,学生在课程中采集到的大量运动影像可以在实验室中完成后期制作。Woodward还与媒体合作录制了十季青少年体育真人秀节目。

Woodward在美国帮助培养出不少世界冠军,其在中国的发展历程也非常值得复盘。加里·雷姆一度非常看好亚洲市场,希望能助力培养这里的运动氛围。2008年12月,Woodward和北京兴邑世纪国际新媒体产业投资公司签约,双方共投资1.5亿元打造北京国际时尚体育公园。这座国际一流的体育场地由大兴星明湖度假村配套基础上改建,室内场馆面积4000平米、室外场地面积4000平米,可移动道具1000平米。

2010年5月,北京国际时尚体育公园开业。当天,加里·雷姆邀请了体操奥运冠军肖恩·约翰逊、滑板名宿托尼·霍克以及前青岛滑板队运动员、影帝夏雨等现场助阵。遗憾的是,他们来得太早了。青少年滑板、小轮车、轮滑、体操、滑雪、数字媒体艺术、平面设计培训等概念在中国还太过超前。

直到2016年滑板、攀岩、冲浪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后,情况才有了改观。北京国际时尚体育公园成为国家队训练基地,以专业场地和资源支持为运动员照亮了职业的道路。照片中当年和托尼·霍克合影的高群翔,在陕西全运会滑板街式比赛中拿到了金牌。


2010年和2021年的高群翔

Woodward的经历映射出十年前发展青少年体育的种种疑难。随着2020年底云南试点中考体育100分、2021年“双减”政策在全国落地,青少年体育发展迎来新的周期:体育成绩开始与学生综合评价和升学挂钩,体育老师终于“不生病了”,学生得以从学科学习中解放出来,将更多时间和精力分配给体育运动。

当前,各地中考体育分值不断提升,校内体育教育受硬件、师资等方面制约,系统开展教学、满足个体需求及提升学习兴趣等方面在系统仍需进一步完善。为此,国家体育总局已在部分省市试点退役运动员进入校园担任学校体育教练员,缓解基层体育教师师资不足的问题。

体育课程设置也在向人性化的方向改变。举例来说,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平谷分校的学生每天早上到校先上40分钟体育课再上文化课。操场按照学生身体素质和体育技能水平划分为三个基础训练区和两个特殊训练区。其中一个区域便专门关照及辅导超重和特异体质的学生。

在校外体育培训层面,有关部门已出台多项监管细则,严打趁机涨价、倾销课时、制造焦虑等行为,促进市场规范化发展。

在体育竞赛和选拔层面,根据教育部官网,2022年中国将举办首届青少年足球联赛,晋江世中运与成都大运会在年内的举办也将对中国学校体育赛事发展带来一定正面影响。

学校体育与校外培训的补强将给予土壤,让每个中国孩子都能在体育中找到挚爱的项目,在运动中尽情展示、释放自我。有理由相信,未来每个中国孩子都将有1-2个热爱的体育项目,养成终生运动习惯,活出更精彩的人生。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