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7 2
分享

[转载] K12机构大裁员,有人大哭有人躺平

这个是认证
旧日足迹 楼主
2021-07-31 21:05 164659 7
举报 收藏本帖

选择在尘埃落定的一个星期后,从K12机构员工的个人角度,回顾这场大战的过程。


你或许可以认识到在民生面前,教育培训机构的无力性,理想主义与商业利益的冲突性;你或许可以感受到是非面前,有人选择躺平,有人选择离开,教育初心不再;你或许可以理解,在监管后的每个垂直领域,这样的厮杀与阵痛不可避免。


关停、裁员

7月23日,“双减”政策的发出,让70万教培机构、1000多万从业人员慌了神。

紧接着,各大集团机构宣布裁员,可以说这是中国教育培训史上的首次暴击。

政策下发第二天,高途集团定下了裁员指标:全国13个地方中心,只留下郑州、武汉、成都三个辅导老师中心。这相当于高途有1/3的人会离开。


一位高途职业教育中层管理人员在对团队人员宣布裁员消息的时候,两次哭了出来。


7月29日,掌门教育也宣布了裁员消息,劳动合同当天解除。

K12机构大裁员,有人大哭有人躺平

(掌门教育内部员工正在办理离职手续,

来源:某内部员工)


这边办完离职手续,公司那边就退租。掌门教育某员工感慨,“昨天还在催着工作,今天说散就散了。”


短短一天,上万人被裁员。


小机构关停、腰部机构垂死挣扎、大机构加速裁员。教育从业者,无一幸免。

“身边小机构的朋友基本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开始准备资金进行退费了。”新东方前员工陈翔透露。

面对这场猝不及防的“暴风雨”,小机构毫无招架之力。

7月28日,这些机构就已经收到了被迫关停的通知书。紧接着,退费成了当前最为棘手的工作。

“预付款已经所剩无几,资金缺口很大一时很难拿出那么多现金进行退费。”

短时间,这些教培机构如多米诺骨牌效应一般,轰然倒下。

今年6月,K12旗下的机构星火教育更是开启了“不转正”通道,只要是试用期的员工基本都不转正,要么没有通过试用期,要么通过了按试用期工资来计算。

K12机构大裁员,有人大哭有人躺平

同月,学而思也进行了大量裁员,基层员工直接按5k赔偿处理。此外,幼儿园、小学的业务板块直接砍掉。

就在前几天,好未来创始人、CEO张邦鑫也向员工宣布了公司的命运,“我们这些机构配不上我们的客户了,我们公司也配不上我们的高管和干部了。”

张邦鑫第一次向好未来员工明确了大裁员的到来。

不安、慌张、焦虑的情绪弥漫整个教培圈。


黑色星期六

俞敏洪哭了。

这是最近一篇关于新东方文章里的一个细节。文中提到,俞敏洪在不久前的一次内部会议上谈论公司转型问题时落了泪。尽管众所周知俞敏洪是个感性的人,但新东方还是否认了这个细节。

这一切,都要从黑色星期六说起。

K12机构大裁员,有人大哭有人躺平

7月24日,一份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的政策文件(下称“双减”政策)发出。


(图源:教育部官网)

随即教育板块上市公司,全是绿油油一片:

高途从今年的最高点149.05跌到2.50,跌幅98.32% 。

好未来从今年最高点的90.96跌到4.40,跌幅95.16%。

新东方从今年最高点的19.97跌到1.94,跌幅 90.28%。

这意味着,校外培训机构学科类培训被关停,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

对K12机构来说,无疑是暴击,这相当于掐住了这些企业的咽喉。

即使忽略“双减”政策出台给这些机构带来的冲击,也仍有一些预兆,透露了事情的走向。

2021年一季度,高瓴资本清仓了好未来和一起教育;老虎环境基金清仓高途(跟谁学)。而早在去年三季度,高瓴资本就已陆续减持好未来。

尽管张磊说出那句,“教育是永远不需要退出的投资”,也依旧改变不了高瓴资本清仓的事实。

“早在去年11月,就有内部消息说节假日不允许补课。”新东方前市场总监梁冬冬去年就收到了风声。

梁冬冬所在的分公司有3000多人,每天都有人走,离职率20%以上,而基层员工离职率就高达30%。

但新东方依旧在不断招人,“新东方想把现有员工换掉,期待用自己的培训,通过文化改变人。”

梁冬冬向伯虎财经透露,今年开年起,公司年终奖砍了一半,绩效指标上调,大多数人只能拿底薪,而部分三管还直接不发年终奖,大家年收入少了20-50%。

一边离职潮,一边面临监管问题。

今年5月,K12机构集体被罚。

市场监管部门对新东方、学而思、精锐教育、掌门1对1、华尔街英语、哒哒英语等校外培训机构重点检查,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分别予以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

嗅到苗头的不仅仅是新东方,高途的陈豪在得知真格基金旗下的真格教育基金关闭后,也选择了今年3月提前跳槽转型。

6月15日,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的消息,被业内解读为“校外培训整顿进入新阶段”。

半年前,猿辅导完成了G轮22亿美元融资,估值155亿美元。作业帮完成了E+轮超16亿美元融资,估值超110亿美元。

K12机构大裁员,有人大哭有人躺平

(作业帮融资历程来源:天眼查)

不少主流媒体都在争论:猿辅导和作业帮,谁是在线教育第一独角兽?

然而,如今一切已成定论,樯橹灰飞烟灭。


K12机构大裁员,有人大哭有人躺平

侥幸与焦虑

雪崩前,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其实四五月份的时候就开始收到这些监管的消息,但因为当时政策没有落地,大家都可能还抱有一定的侥幸心理,觉得可能不会那么严格。”

星火教育的产品经理叶浩宇说道。

2019年,叶浩宇就收到了风声,教育行业收费不能超过三个月,三个月不能超过60课时。

但当时雷声大雨点小,“大家可能都抱有同样的侥幸心理,今年四五月份公司也做了一些应对教育局的检查工作,但当时没有料到会这么严格。”

作为重点监管对象,星火教育这回也受到了极大影响。最近集团董事会频繁开会,在探讨后续公司的一个业务发展模式。

整个集团都充斥着焦虑、不安的气息,在未公布裁员信息前,所有人都在担惊受怕。

“我们现在比较慌,也在等老板们的决策,现在没有方向。”

去年受疫情影响,星火教育进行了降薪处理,员工被降薪25%,而有的员工找了人事谈薪资就只降10%。

面对不确定的因素,叶浩宇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他计划明年年初再考虑换工作的事情,这半年也好好思考后续的一个发展方向。

刚从新东方离开不久的前员工梁冬冬就透露,今年政策情况和课效急转直下,业绩(加上新增校区)也不及前年。

尽管去年底有内部消息传政策会出来,但新东方似乎没有任何调整计划。“年会上我们每年都会提出很多问题,但公司依旧是虚心接受,屡教不改。”

“我离开这个行业,因为我改变不了什么,只能看着大家‘狂欢’。”新东方前员工陈翔感慨。

2016年6月,新东方宣布2016财年集团收入突破100亿元,成为中国第一家收入过百亿人民币的教育培训机构。


当时,俞敏洪还在大会上表示,“可以说在近十年中,16财年是我们做得最好的一年。”

当时的好未来也风头正猛,两大巨头纷纷发力在线业务、K12业务、“双师课堂”等,北京地区的寒假班“价格战”更是打得激烈。


背后,是焦虑的贩卖。

在K12机构里面,陈翔见证了业内销售为了开单抓住孩子的一个问题放大把家长说到哭;也见证了老师为了满班率,把一个孩子的水准拔高或者降低只为了满员。

整个行业都在谈新生业绩、老生续费,老师也离不开课时量、留存率、替换率这些考核。

K12机构大裁员,有人大哭有人躺平

(图源:网络)


这也让陈翔对K12这一领域感到失望,选择了彻底离开。“家长来试课觉得你老师好服务好就报名,这样更简单纯粹,反而更容易倒逼提升教学质量。”

一位教育博主“小仙女Nicole”就直呼,政策早该出台了。

Nicole在教育行业从事了7年,刚开始在百利天下教育集团做了半年,后面决定离职出来自己干。

早在7年前,Nicole就对行业的一些阴暗面不满。

“一是会营造孩子情况紧急,必须学习,不学习就完了的氛围感。二是会说课程学位好紧张,再不交费就没地方学习了。三是会打压小孩,让家长续费。四是会夸张教学产品的效果,但是提供的服务其实不到位。”

作为学而思的一名老师,李梦怡也深有同感。机构对老师的考核,不看平时的付出和教学本身质量如何,以最终续班率作为评估,最后10%则面临约谈和劝退淘汰的问题,非常残酷。

由于扛着续班率的指标,李梦怡除了备课上课之外还要和家长沟通续班问题,这也导致身体出现了问题,最后肾结石。

“教育本身是一件让人敬畏的工作,但是这个由资本决定的续班率让这个行业变味了……”李梦怡的男朋友感慨。

正是在这种焦虑下,催生了大量的鸡娃家长,而迫于压力每年从教培机构离职的老师也数不胜数。漂亮数据的背后,利刃随之而来。

K12机构大裁员,有人大哭有人躺平

何去何从

这次大刀下来,整体上看是阵痛。局部上看,大厂里的后勤员工几乎都受到了影响,而前线的老师似乎影响不大。

新东方老师李伟告诉伯虎财经,“上面不会让这么多小学初中机构的老师突然失业,初中的体量比高中大太多了。在厦门,一半的初中生才能读高中,所以初中的市场很大。”

但是,阵痛明显存在。

李伟感慨,这次政策对小学、初中的影响非常大,小学初中课程估计到九月或是秋季停掉。这些老师面临转岗或者考编制的可能。

K12机构大裁员,有人大哭有人躺平

(图源:网络)


当然,也有老师选择转行,或者出来自己开课。

“老师就算离职也不差钱,每个月也会有收入,而且比在职还多。那么多学生上课,还没有公司抽成。”

与大厂后勤人员相比,老师们的态度还是相对积极乐观。

从上面来看,资本的逐利也呈现出了行业众生相,有人对教培失去了信心,有人选择在里面蒙混过关。

李伟感慨,“新东方不是当初的新东方了。”

自校外辅导资本化运作后,机构迷失了教育初心,价格上去了,质量却下来了,公司越来越形式主义。

他透露,刚毕业的老师一届不如一届,吃不了苦、矫情,老师的培养没跟上。

更唏嘘的是,水平不行的老师通过和学生处好关系,就可以掩盖自己的水平。而这,是大部分机构的现实。

“不过老师们就躺平嘛,那又怎么样。”李伟无奈道。

“新东方是我见过的一家把鸡汤文化和企业文化融合得非常好的一家公司,管理不够文化来凑。”

梁冬冬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如果你愿意干活就干三个人的活。”

在这里,每个月都会有团建,一个月至少吃一次大餐,最疯狂是一周一次,醉生梦死。

酒桌文化,成了这家公司的“文化”。让梁冬冬无奈的是,跑市场的最后成了喝酒吃饭,而且业务还不能断,而这个问题早在罗永浩进新东方时就出现了。

机构的组织僵化及对待教育的热情消退,让不少心怀园丁梦想的年轻人寒了心。

这个行业价值观似乎已扭曲,但Nicole还是对行业抱有期待,“其实教育行业是可以良心循环的,因为有很多内容优质的老师也赚到钱了。可能那样会慢一些。但是确实有很多先例。”

如今,从新东方离开的员工大多转行做了房地产。

而面临被裁的员工,何去何从还是个问题。无疑,新一轮内卷开始了。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投喂支持
2人点赞
全部回帖
这个是认证
静心的云
1楼
2021-08-04 16:01
下一个会是游戏行业吗?
0 举报 引用
赚点小钱
2楼
2021-08-04 16:19
这个风来的太快了
0 举报 引用
这个是认证
庄子红颜
3楼
2021-08-04 17:27
线下的培训门店又要转让了吗?
0 举报 引用
这个是认证
草堂书生
4楼
2021-08-04 18:19
能剩下了来的才是最好的
0 举报 引用
whiteiat
5楼
2021-08-05 09:15
有需求就有市场
0 举报 引用
村男
6楼
2021-08-05 10:08
读书都没什么用了,你们还搞什么培训,浪费家长的钱。
0 举报 引用
驰骋天下2020
7楼
2021-08-06 11:54
只是对垄断的大资本进行打压,对中小机构影响不大。
0 举报 引用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